702、各有心思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夜黑风高,月悬天际。

    高空中,乌云汹涌翻滚,景象奇诡却安静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光芒从乌云中射出,璀璨耀目。随后,整个爆开,仿若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那是剑光,清冷的月下,散发着凛凛的寒气,如游鱼,如利刃,灵活无比,寒气森森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在此,只会觉得漫天都是剑光,如浪涛源源不断地拍下,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忽然,剑海一收,剑光瞬间淹没。

    一名青年,出现在云涛之间。

    “纪师兄?”灵玉看清此人面貌,惊讶道。

    这青年正是纪承天。

    他回过神,对灵玉见了一礼,说道:“抱歉,突然看到上空有剑气出没,觉得奇怪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回了一礼,笑道:“一时忘形,没有布下结界,惊扰纪师兄了,该我说抱歉才是。”

    纪承天摇头:“程师妹,你这么客气,是觉得我不通情理吗?”

    灵玉一愣,瞅着他冷峻的表情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纪承天的性格,她多少知道一点,这位纪师兄,行事从来不会刻意给别人脸面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不是个好相处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会故意找茬就是了。

    说了这句,他便道:“我们如今修为差距甚大,我本不该提出这样的要求,只是见程师妹剑术惊人,技痒得很,可否请师妹赐教,指点一番?”

    纪承天结婴几十年,境界已稳,不过还在元婴初期。不过,以他的天分,就算修为不高,实力也不会差。

    灵玉只是半夜练剑而已,有个对手倒是更好:“赐教不敢,互相切磋而已。”

    见她应下,纪承天也不客气,伸手一招,周身灵光顿起:“请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天上陡然垂下无数藤条,如同锁链,将周围全部锁住。

    这一招,灵玉曾经在莲台之会上见过,当时就觉得威力不凡,如今亲身体验,方觉出其中妙处。

    这锁链,竟然能锁住空间。

    此术并非空间法术,只是玄妙无比,控制对方行动的同时,也将空间一并锁住。又或者,纪承天结婴之后,这法术也高明了不少。

    灵玉一指点出,剑光在藤条锁链间游走。

    初时,因为空间被控制的原因,剑光有些滞涩,后来,剑光越来越多,逐渐将藤条控制的空间切割开来。

    好像一尾尾游鱼,在藤条间飞快地游动,每每这些藤条卷过去,都会被逃开。

    纪承天眉头越锁越紧,不知不觉中,他的法术被灵玉散碎的剑光破坏了,若是再坚持下去,只怕会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他当机立断,便要收回。

    可惜太迟了,灵玉已经夺得主动权,陡然引爆了剑气。

    低低的轰鸣声响起,剑光越璀璨耀目,陡然间横扫整片空间。

    纪承天迟了一步,法术所化成的藤条被引爆,强大的灵息反冲回来。

    他及时护住经脉,而灵玉也将剑光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招而已,胜负便分。

    纪承天稳住气息,向灵玉抱拳:“多谢程师妹指教,还以为能多撑一会儿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是生死相拼,他确实还有众多法宝秘术没出,但这没有意义,因为,灵玉也是留了手的,她若是全力出手,一个照面,就可以将他灭杀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和元后修士真正交手,没想到差距如此之大。以往总是听说,元初胜元中还有可能,与元后根本无比相比,一位元后修士,能够同时与十几位元初修士对敌,还以为是夸大之辞,直到自己亲身体验,才知道所言不虚。

    他全力出手,却没能遏制住灵玉的剑气,那种根本抓住的感觉,是因为实力相关巨大,再多的技巧都无法弥补。

    灵玉笑道:“师兄不必妄自菲薄,我只是仗着修为强压而已,若是我们修为相当,哪能胜得这么轻松?”

    不能胜得轻松,但还是能胜的吧?

    当年灵玉夺得莲台之会的魁首,纪承天心里不是没有怨气。他总觉得,是自己受伤的原因,才失去了魁首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要求极高,当年出事后,一直耿耿于怀。如果他再小心一点,何至于中了丁玉成的圈套,白白浪费那么多时间?

    如今,他终于结成了元婴,可与自己心中的目标差距太远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只是宗门一个普通的元婴修士,既不能像灵玉一样,凭借强大的实力,成为宗门的后盾,也不能像端木澄一样,用另一种方式,体现自己的价值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个想法有些钻牛角尖,只是心中无法不怅然……

    “程师妹修为高深,实力强大,我甘拜下风。”甩开这些杂乱的思绪,纪承天对着灵玉一揖。

    他结婴时破了心魔,虽然偶有芥蒂,但也不会纠结于此了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几句,灵玉问起:“纪师兄,听说胡师妹闭关了,不知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纪承天语气和缓了一些,答道:“还好,等她出关,是时候为结婴做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胡芷芳修炼不快,但一直很稳。放在以前,灵玉怎么也不会相信,这位胡师妹居然会是最有可能结婴的人选之一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从乾坤袋中取出一物,抛了过去:“此物是我在星罗海所得,也许对胡师妹有帮助,烦请纪师兄转交。”

    纪承天接过,发现是一只玉盒,打开之后,里面躺着一枚微微泛着金光的丹药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:“这是星罗海翰墨居士的升霄丹?”

    灵玉微讶:“师兄认得?”这枚丹药,是琳琅阁送来的,翰墨居士出了名通精杂学,所炼丹药经常引起哄抢。这枚升霄丹,据说对结婴有帮助,伏元青为了结婴,花了不少心力搜罗宝物,升霄丹就是其中之一,这枚是多出来的。

    纪承天轻轻点头,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:“当年我在星罗海时,为了求得升霄丹,费了不少心力。原本我打算,过些日子,再去星罗海一趟,多谢师妹帮我省了功夫。”

    纪承天不是喜欢欠人情的人,如果是他自己需要,八成不会愿意收下。可他没有拒绝,言下之意,还打算亲自去星罗海求药,对胡芷芳也算上心了。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几句,纪承天回了扶海峰。

    灵玉已经尽兴,正要回天池峰。

    忽然,她感觉到什么,转了方向,往另一座大峰而去。

    紫盖峰的半空中,一人迎风而立,灵玉看到此人,笑道:“纪师兄便罢了,你怎么也半夜到处溜达?”

    这人白衣秀发,正是太白宗第一仙子陆盈风。

    陆盈风摇头叹气:“元婴修士,真是好强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中,带了向往与羡慕。

    炼气筑基时,陆盈风怎么也想不到,有朝一日她会如此仰望着同阶修士,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她的师妹。可事实就是如此,如今的她,与灵玉之间的差距,已经不是奋起直追就能缩小的了。

    元后修士,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准备,得知灵玉突破归来时,陆盈风还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她是灵玉的朋友,不会像那些人嘲笑她自不量力,但心中对她能否完成那个赌约,也是有疑问的。

    昭明剑君是元后剑修,想打败他,没有元后的修为根本行不通。

    两百年,从结丹到元后,谈何容易?就说她自己,两百年将至,也不过从结丹中期冲到结丹圆满,结婴的契机至今不知道在何方。

    纪承天结婴了,端木澄结婴了,就连钱家乐,很快就要闭关冲击元婴,而她却迟迟不敢闭关。如果不是还有个宋诩跟她一样还在结丹蹉跎,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心境崩溃。

    可她和宋诩的情况不一样,宋诩是因为功法之故,才蹉跎至今,她却是自身的原因……

    “陆师姐,你还没想好什么时候出去游历吗?”

    听到灵玉的声音,陆盈风回过神。她沉默了一会儿,好像在思索这个问题,许久方道:“不知道,总觉得以我现在的心境,就算出去游历,也不会有什么进展。”

    这次回来,灵玉明显感觉到陆盈风和以前不同了。以前的陆盈风,尽管也会心情低落自我怀疑,但总体还保持着乐观。可今日的陆盈风,虽然达到了圆满,却始终不敢迈出那一步。

    不是不能,而是不敢。

    灵玉不知道是端木澄结婴给了她刺激,还是钱家乐和胡芷芳让她自我怀疑,总之,陆盈风现在的状态,真的无法结婴。

    但是,仔细一想,灵玉又觉得是好事。陆盈风很乐观,这是她优点,但也给了她致命的缺点。灵玉的后来居上,剥去了她自小的天才光环,她能够淡定以对,不怀芥蒂。可正因为这种淡定,始终下不了破釜沉舟的决心。

    她的承受能力太强了,所以,反而刺激不到她。

    现在,陆盈风的自我怀疑达到了最高点,使她的信心开始动摇。一旦信心崩解,说不定能够促使她迈出这一步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不能够完全崩解,否则,她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别人帮不忙,灵玉只能祝她好运了。

    “我近期不会离开宗门,没事的话,来天池峰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盈风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不回去吗?”离开前,灵玉问。

    陆盈风摇摇头:“回去挺闷的,我再溜达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既然她这么说,灵玉也不多问了,转身回天池峰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