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3、提携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同门亲友各有境遇,事关修行,他人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从星罗海回来,灵玉又继续往常的平静生活,日日埋头苦修。

    清晨,天池峰顶萦绕着淡淡的灵光,灵玉盘坐在最高的那块山石上,周身灵光点点,浓郁得几乎化为液态。

    她的身侧,布下了一个阵法,几件珍稀材料被当作灵力之源,安置在阵法中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灵力被抽取到极限,那几件珍稀之宝失去光芒,就这么碎裂了。

    灵玉收回灵力,调息一番,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看着已经灵力用尽的阵法,她一抖袖,将废弃的阵法收回。

    这次回来,她没有将所得归入宗门库房,就是准备这么用的。

    得自沧海派库房的法宝,太久没有人打理,需要重新炼化。她突破后期时,借助了外力,需要巩固。想要打败昭明,仅仅突破元后还不够,修为越高越好,时间太短,只能用财力来堆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,都需要大量的资源。还好她离开星罗海时发了一笔财,不然,恐怕之前在东溟得到的那些宝物都要赔进去。

    即便得了那个小库房的宝物,三十年过去,到底还能剩下多少,灵玉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用财力堆修为,这一般是结丹之前做的事,结丹之后,绝少有人用这种手段修炼。一则,这么做只是徒增修为,缺乏心境与经义的修炼,根基会不稳,二则结丹以上用这种手法,需要的资源极其恐怖,几乎没人用得起。

    灵玉若不是得了这么一大笔财富,也不敢用这种方法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昭明剑君在元后浸yin数百年,积累不是她这个刚刚晋阶的能比的,这种情况下,修为提得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刚刚结束修炼,一道传讯符飞来,落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灵玉捡起来看了一眼,弹指将之烧了,自己身化流光,飞出天池峰。

    不多时,她在紫盖峰的一处石台落下,那里早有弟子在等候。

    “程师叔。”一名女弟子上前施礼。

    灵玉颔首:“带我去见显化师伯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叔请。”女弟子羡慕的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,恭恭敬敬转身带路。

    她的年纪和这位程师叔差不了多少,可人家是元后大修士,她却只是结丹初期。唉,人比人,气死人啊!

    紫盖峰顶,太白宗老一辈修士几乎都在,包括处于半退位状态的顾真人。

    灵玉一一见礼,而几位真人也都起身回礼。

    几位真人如此行事,是对她的尊重,等到他们故去,灵玉就是太白宗第一修士,未来的宗门掌舵人。

    重新坐下后,灵玉问:“几位师伯,唤我来可是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显化真人等彼此交换了几个眼色,最后由顾真人开口相问:“莲台之会,你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灵玉略感诧异,她回来也有段日子了,几位真人都没问,她还以为他们不打算问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灵玉答道:“如果顺利的话,胜负各半。”

    胜负各半,要是寻常情况下,几位真人一定很欣慰,自家弟子不过四百岁,便能够与威压陵苍千年的昭明剑君对敌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生死之斗,若是败了,她便要自堕溟渊。那么多人面前立下的赌约,不能反悔。宗门出了一位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元后修士,眼看着兴盛就在眼前,叫他们怎么不纠结?

    几位真人沉默着,灵玉也不说话,静静等待着他们的结论。

    最终,显化真人叹了口气:“好好努力,有什么需要的,就跟我们说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他们没什么可说的,莲台赌约是必行之事,无法逃避。他们只能祈祷,昭明年老体衰,不复当年之勇……

    “是。”灵玉顿了顿,问道,“几位师伯便是想问此事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我们想征得你的同意……”顾真人斟酌着说。

    灵玉点头:“掌门请说。”

    顾真人道:“下次莲台之会,代表我们太白宗出战的,有你的师弟程孝玉。他所修炼的功法与你相同,我们几个老家伙商讨了一番,觉得让他跟着你最好。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灵玉一怔,略加思索,大致明白了几位真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来,他们还是不相信她能够胜出,所以早一步安排弟子跟在她身边,若能学到点什么,也算是给太白宗留下了传承。

    灵玉并不怪他们,昭明剑君的威名,陵苍有谁不知?尤其是身为同阶修士的显化真人等,体会更加深刻,虽然她一再地做到他们以为不可能有人做到的事,但让他们相信灵玉能够战胜昭明,仍然很难。

    况且,连灵玉自己都不能肯定,一定能够胜出。

    显宣真人笑道:“我们不是把程孝玉丢给你教导,那样的话,只怕你也没什么时间。只是,言传身教,有些东西,我们教了,也未必有效果。不如每隔几日,你有空闲的话,就让他跟着你学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灵玉不好再推脱,况且,程孝玉是蔚无怏的弟子,她身为大师姐,教导一二也是应当。

    “几位师伯这么说了,我岂敢不从?”

    灵玉这么好说话,几位真人反倒不好意思了。他们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,是对灵玉的不信任……

    “灵玉,若是有所不便,你也不必勉强。”显化真人道,“我们希望门下弟子得传衣钵,但更希望你能赢得赌约。你是我们太白宗未来千年的支柱,不管什么情况,我们都会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灵玉笑了笑:“几位师伯为了宗门殚精竭虑,我岂会不知?自入宗门以来,我所得极多,又岂会吝惜小小的付出?这没什么为难的,我只当自己收了个侍奉的弟子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明白就好。”一向很少说话的杨真人忽然道,“断岳师兄已经闭门不出,专心记录平生所学。你以后若是需要对手,便来少阳峰寻我。”

    灵玉目光一闪,笑容不变:“多谢杨师伯。”

    能让杨真人说出这番话可不容易,在几位前辈中,最沉默孤僻的,非杨真人莫属。

    随后,几位真人谈起了修炼之事。他们皆是经验丰富的老修士,各自都有绝招,言谈之间,让灵玉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离开时,显宣真人再次叮嘱:“若是需要论道,直接来找我们就是,以后我们应该不会再闭关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会再闭关,也就是放弃了再进一步的机会。灵玉知道他们做出这个决定不容易,这是要把余生都献给宗门了。

    尽管到了这个年纪,心里比谁都清楚,自己很难再进一步,可能够如此明确地放弃希望,这也是一种勇气。很多修士,到了坐化之期,反而会更频繁地闭关,皆是因为放不下心中的执念,比如那位星罗海第一修士的杜晋。

    相比起他们,灵玉对宗门没有这么强烈的使命感,或许是因为,她的传承并非来自宗门。不过,她至少能够保证,自己做得到的情况下,以宗门利益为先。

    第二日,程孝玉便从观云峰过来了。

    程孝玉比她小了百岁不到,如今也将近三百岁了。他结丹已经一百一十多年,前几年刚刚突破后期。

    也许真是两人的缘分,太白宗内,程孝玉不是第一个修炼修正版《明尘经》的结丹修士,却是修为最高、修炼最顺利的一个。

    说起来,灵玉回来后,居住在几座侧峰上的后辈都来拜访过了。

    当年,灵玉结成元婴,因为没有合适的洞府给元婴修士居住,宗门大费周章转移灵脉,顺带起了几座侧峰。

    那时的灵玉,只是个寻常的元婴修士,只是年纪轻些而已,还有莲台之会这个危机存在。搬来天池峰侧峰的结丹修士并不多,多数是在宗门内不大得意,或者与她修炼了同一种功法的晚辈。没想到百来年过去,她一举成为元后大修士,这几位结丹修士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他们并非灵玉的直系晚辈,可是,按宗门规矩,住在天池峰侧峰,便属天池峰一脉,自然要沾些好处。再说,一位元后大修士住在附近,勤快一点去问安,总能得些机缘。不说别的,被随口指两句,可能就省却十来年闭关的功夫。

    灵玉不是苛刻的长辈,那些结丹修士来问安求见,如果是第一次,她闲着就见了,稍加指点,再给点小见面礼。她虽属观云峰一脉,但自身已是元后,又另开洞府,以后天池峰必然脱离观云峰,成为独立一脉。

    宗门分脉,底气是元婴修士给的,兴盛却是结丹修士的缘故。如果只有她这位不管事的元后修士,天池峰终究也只是一个让低阶弟子仰望的存在,而无法兴盛起来。

    灵玉既然听从了几位真人的意见,便打算给太白宗留下传承的一脉。

    “大师姐。”程孝玉恭恭敬敬地见礼。

    灵玉挥手,示意他不必多礼,说:“丑话说在前头,我如今没有太多的时间,你跟在旁边,能学多少是多少,我不会花时间特意指点。”

    程孝玉早有心理准备,说道:“莲台之会对师姐的意义更大,孝玉明白,能够跟在师姐身边,我已经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他这些话是真心还是假意,灵玉都当他明白了,道:“既如此,每隔三日,你过来一日。不想来,或者来了做什么,我都不会管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程孝玉郑重应下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