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6、信使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显化真人离开前,将一枚印信交到灵玉手上。

    “太白宗最高决策,有两枚印信,一枚是掌门印信,还有一枚就是首座印信。如今,掌门印信已经交到阿澄的手上,这枚印信,就交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灵玉面有动容之色:“显化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这枚首座印信,代表宗门第一修士的身份,显化真人这么做,也就是将首座的位置交到她手上。

    两枚印信都交了出去,老一辈修士是真的打算退居幕后了。

    灵玉从来没有像现在感触这么深刻,太白宗辉煌的一代,将要落幕。

    “我们年纪大了,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,你好好布局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灵玉向两位真人请求宗门的帮助,显化真人和顾真人都没有明确表态,原来,他们打的这个主意,直接将权力交到她手上。这是他们能给予的最多的信任。

    灵玉深吸一口气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事情紧急,没过两日,两位真人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同时,灵玉着手自己的安排。

    显化真人交出印信的同时,将实权也交给了她,灵玉渐渐了解到太白宗的隐藏实力。

    太白宗身为陵苍实力排在前列的大宗门,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手段,这正是灵玉现在需要的。

    她将天命之人的遭遇仔细思索过,然后秘密安排了一些人,去往各处。天命开始运转,她相信那个幕后之人一定不会放过机会,到那个时候,总会露出一些破绽,这就是找出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果说,天命是还掉上一世种下的因果,灵玉并不反感。沧溟界之所以与世隔绝,是怀素元君那些人搞出来的麻烦,就算她没有怀素的记忆,到底有着同样的真灵,果报只会还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,要是有人在其中做手脚,又另当别论。

    自身命运,岂容他人插手?即便灵玉不是怀素,也不会甘愿被他人之手捉弄。

    数日后,溟渊那边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想到此事的,果然不止灵玉一个人。刚开始的震惊过后,陆陆续续有修士提及虚空魔物之事,现在各宗门又派了许多修士赶去,其中不乏顾真人和显化真人这样的老牌修士。

    端木澄跟她这样感叹:“若是大衍城的化神前辈们在就好了,拥有化神修为,不惧虚空飓风和磁力,也有能力面对虚空魔物。这结界松动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,他们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许久都没见灵玉搭话,端木澄便问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灵玉从沉思中回过神,说,“真不知道是沧溟界的运道太差,还是冥冥之中似有天定。当年大衍城发出天机令,天命之人即将出世,可紧接着,大衍派便被拖入溟渊之中。现在天机出现,竟没有一位化神修士可以去探路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澄听得一怔,回过味来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摇头:“我没有什么意思,只是觉得,老天似乎刻意把一个难题摆在我们面前……”

    就好像,有一只手在刻意安排,让天命之人出世,承担这个后果。否则,有大衍城在,有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天命之人承担。

    这几百年来,一件件事情发生,似乎就是一步步促使天命之人按照天命运转,踏入命定的路途。

    灵玉不知道这到底是因果,还是人为,姑且就当是命数吧。

    个把月后,凌天舟那边再次传来消息,大衍城再一次发出天机令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天机令,不但发到了陵苍各宗门手上,就连星罗海和大梦泽,也在其中。甚至于,东溟那边,也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大衍城并不独属于陵苍,大梦泽没有出过化神修士,暂且不提,星罗海和东溟妖修,化神之后同样也会进入大衍城,无一例外。西溟这边,大衍城之所以与陵苍关系最密切,一是离陵苍最近,二是陵苍宗门的形式,最适合当他们的执行人。

    而现在,天机显露,事关整个沧溟界,谁都不能置身事外了。

    西溟三地,因为这枚天机令而动了起来,无数的高阶修士,前往溟渊之侧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低阶修士,多数只是感觉到气氛不同寻常,并不知道沧溟即将面临万年来最大的考验。

    松动的结界,是不是会引来虚空魔物?万一虚空魔物通过结界进入沧溟界,他们该如何应对?

    太白宗游历在外的元婴修士纷纷回归,闭关的也都出关了。

    天机令发出,除了顾真人和显化真人外,端木澄又安排了一批高阶修士前往溟渊,其中包括十来名结丹修士,三名元婴修士。纪承天和任云举位列其中,还有一位是显化真人门下的初期修士。

    纪承天是自己请命,任云举被派过去,则是灵玉的意思。

    任云举归入观云峰,虽未被苍华真人收为弟子,却得他指点而结婴。许多人暗中笑话,觉得苍华真人八成悔青了肠子,若是他将任云举也收为弟子,一门四元婴,岂不是佳话?

    不过,这只是外人猜测而已。苍华真人对任云举,只是平平,因他侍奉恭敬,结婴时便也当做弟子对待,看顾了一番。等到他结婴成功,便将他的洞府迁到了侧峰连灵玉这个嫡系徒孙,都因为观云峰灵脉不足而另外迁居,有了这个好理由,苍华真人岂会由着任云举继续住在观云峰上?

    这一点,他们祖孙三人感觉一致。入太白宗多年,任云举看起来规规矩矩,似乎真心想找个宗门依靠,可他们始终不交心,任凭任云举再努力都没有用。而原因,若是任云举知道,也会觉得无力。

    这祖孙三人,有个共同的习性,那就是信赖自己的直觉。他们直觉地不喜欢任云举,不管他做得再多,始终不能付予信任。

    而灵玉,因为她和任公子有过交集,除了直觉外,还有别的猜想。

    不管任云举到底是什么人,有着什么样的目的,就这么留在太白宗,她还是觉得不放心,所以,她干脆把任云举发配出去,放到显化真人和顾真人的眼皮子底下。相信以他们两只老狐狸的眼光,任云举真的有问题,一定会被发现的。

    又数月,凌天舟传来消息,沧溟界的结界确实已经松动,但上方好像有什么东西,将之堵住了。他们去大衍城请教化神前辈,最终只是得了四个字:静待时机。

    毕竟结界松动了,万一虚空魔物入侵,将会给沧溟界带来灭顶之灾。因此,经过商议,凌天舟并未撤去,而是规整了镇守之策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有一位特别的客人来到了太白宗。

    “贵客请在此稍待,我家真人忙完要事,就会过来。”雷天的神情略带恭敬,说话行事却很淡然,似乎来人只是一个寻常的客人。

    这位客人外表是个英俊得有些妖异的男子,尽管他已经极力遮掩自己的异状,可眼角的凤纹和重瞳双目还是展露出了他的特别。

    自从进入太白宗,他就被大宗门的气派镇住了。倒不是太白宗有多讲究,而是那种大宗门自然流露出来的气度,让他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是结丹期,可来到太白宗后,哪怕一个炼气小弟子,面对他都是神情如常。

    听雷天这么说了,他略略躬身,施了半礼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雷天回礼,等到灵茶送上来,执事有事来报,便告罪一声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灵玉回来了。

    自从接了首座印信,她比以前更加忙碌。端木澄知道她事情多,许多事都不来打扰她,饶是如此,灵玉还是忙得片刻不得闲。

    修炼自然是重中之重,另外布局一事,不好假手他人。

    还好有徐月在,替她担去了杂事,让她能够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修炼之中。

    “凤道友,多年不见,别来无恙?”看到此人,灵玉笑着招呼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东溟重明鸟部族的凤启。

    他看到灵玉,连忙起身见礼:“程前辈。”

    灵玉摆摆手:“别客气,坐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坐下,灵玉屏退弟子,笑问:“你怎么来了,不放心陶朱吗?”

    凤启笑道:“陶朱交给程前辈,有什么不放心的?晚辈是来送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取出一件宝塔形状的法宝:“一百年之期已到,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这宝塔是件空间法宝,用来储物正好。

    灵玉接过,笑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客气,当着凤启的面,探出神识,看了下宝塔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宝塔的空间极大,灵玉略略数过,发现矿石数量比自己预料的还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是四十年来的账册。”凤启递过一枚玉简,“程前辈看看,是否有疏漏之处。”

    灵玉收了玉简,但没有察看。她道:“四十年之期刚到,我还以为你要过几年才来,怎么来得这么快?”

    凤启说:“原本打算理一理再过来的,不料临时接了个差事。”他对灵玉抱歉地笑笑,“除了送还财物,晚辈还是做信使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灵玉神情一凛。

    她将宝塔收入袖中,对凤启道:“你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