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7、前后脚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灵玉带着凤启进了修炼室,请凤启坐下后,她问:“是你家少主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凤启道:“不是少主,是主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此事既在灵玉预料之中,也在灵玉预料之外。她知道参商和方心妍八成已经后期了,但没想到会这么快正名。

    果然,凤启说:“不久前,主上突破后期,将各大部族收服,一统大荒,已是名符其实的鸟兽之王。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:“天阿那边呢。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位比我们主上处境好得多,一突破,就正位为国主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离开东溟时,方心妍已经是实际上的国主了,只是没有正名而已。她一旦晋阶元后,仲杨等再也拦不住她成为国主。对草木妖修来说,三百多年时间太短了,连个小境界都不够突破,何况从化妖到元后。做到这件事的方心妍,说明了她天命之子的身份无可置疑。

    不用灵玉问,凤启慢慢说起东溟之事。

    参商和方心妍都是在不久前晋阶的,天阿那边,凤启不大清楚,大荒各部族统一,却是实实在在经历了一番铁与血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参商已经收服了朔月之丘,尊其为主,等到他突破,立刻剑指炎风之野,将那些桀骜不驯的部族狠狠地收拾了一番。

    灵玉在时,他刚刚结婴,用的怀柔之法,与朔月之丘的部族达成协议。等到他突破后期,就可没那么好打发了。参商不是好说话的性格,他的前身焱升神君,向来肆意,转世之后,亦是不肯吃亏。

    “这才多少年,你家主上就后期了,真是晋阶迅速啊!”灵玉感叹。

    她离开东溟时,参商晋阶中期不久,算起来,也不过四十多年而已。她自己修炼已经很快了,也是花了将近八十年才从中期修炼到后期。参商晋阶如此之快,八成有什么内情。

    果然,凤启道:“主上乃是天命之子,自然有天降机缘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灵玉和凤启在室内密谈,那边雷天又接到了山门值守弟子发来的传讯符。

    “又有客到?”雷天疑惑。

    传讯符上称,来客手中有程真人的信物,问他是来何历,只道是东边来的故人。

    所谓的信物,是宗门给高阶修士特别制作的玉符,上面有宗门的标记,值守弟子不会认错。而且,对方还是元婴修为,这个修为的客人,可不能随意打发走。

    雷天想了想,唤来袁冬儿:“真人呢?会客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袁冬儿答道:“真人带着客人进了修炼室,还没出来呢!”

    修炼室可不会让寻常人进去……雷天想了想,便回了讯,让执事带着客人过来。

    他当天池峰的执事总管已经一百多年了,虽然灵玉时常在外,但他多少摸清了主人的脾气,这种事情,他还做得了主。

    不多时,值守的执事便带着客人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少年,白皙的肤色、清瘦的身材,外表不过十七八岁,修为却是元婴初期。

    雷天在天池峰半山腰等待,看到客人到来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天池峰执事总管雷天,见过贵客。”

    对方很好奇地四处打量,学着雷天的样子回礼。他的动作有些生疏,看起来很奇怪。

    雷天心中嘀咕,刚才那位客人,看起来就不像普通人,这位怎么也这么奇怪呢?

    一边带着客人上山,雷天一边问:“贵客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叫云章。”这位客人很随和的样子。

    雷天又问:“请问贵客出身何处?来拜访我家真人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东边来的。”云章果然如此答道,“至于事情么,受人之托,等见到程道友,我再亲自跟她说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抱歉地对雷天笑笑。

    此人就是曾经的天阿王子云章。他倒不是不通事务,只是草木妖族生性平和,不擅勾心斗角,像方心妍那样的是异数,是以显得单纯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做信使的。”云章想了想,补充道,“程道友见了我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雷天便道:“贵客怕是要等一等,真人现在还有事情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云章很好说话:“行,反正我也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灵玉与凤启足足谈了一个时辰,才从修炼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冬儿。”

    袁冬儿连忙过来:“真人。”

    灵玉指了指凤启:“带客人去休息。明日拿我的手令到百草长老那里,就说我答应这位客人,让百草长老酌情传他炼丹之术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百草长老,仍然是凌霄。她一直卡在圆满境界,突破无望,如今已经六百多岁,结婴的希望越来越小,渐渐收了心,整日守在百药园,研习炼丹之术。

    其实,她心中不是没有进取心,只是,结丹修士的寿元,也就八百左右,她寿元无多,不得不让自己认命。

    当年,她亦位列精英弟子,蔚无怏、蓝沐阳、方入微等人一一步入元婴,她却始终不得突破,心中失落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灵玉从东溟回来,曾经送了她几株西溟没有的珍稀灵药,可惜,借助丹药之力,仍然结婴失败了。

    灵玉让她教凤启,也是想让她借机了解一下妖族的炼丹术。尽管妖族的炼丹之术不及人类,但也有独特之处,说不定对她有所启发。

    袁冬儿带着凤启刚离开,那边雷天过来禀报了:“真人,有一位东边来的客人求见,他手中有您的信物,说是您的故人。”

    “东边来的客人?”灵玉讶然,凤启不就是东边来的客人吗?怎么又有一位?

    “是,他说他叫云章。”

    灵玉不由失笑。参商和方心妍还真是,派人来也不商量一声,偏偏又那么巧,前后脚到了太白宗。

    “请他过来吧。”灵玉吩咐一句,重新进了修炼室。

    不多时,云章上来了,来到峰顶,他左看右看,盯着温泉眼睛都不眨:“好地方,程道友真是个风雅之士。”

    雷天听了,面色不动,心中却想,真人哪里是风雅,根本是懒得挪窝……

    “真人已经在修炼室等候,贵客请。”

    云章点点头:“多谢。”说着,迈步进了修炼室。

    “云章道友。”灵玉站起身,与他见礼。

    云章回了礼,笑道:“你们人类真是多礼,我自来了你们这里,就在不停地行礼。”

    灵玉笑道:“是啊,做人哪能像你们草木妖修那般随性?”

    两人坐下后,灵玉关切地问:“多年不见,你可还好?身体恢复了吗?”

    云章在生死树里困了几百年,修为没有倒退,但身体长年没有灵气的滋养,经脉枯竭,后来,徐逆发现生死树果可以服用,这才重新开始修炼。然而,他的身体荒废了几百年,想要调整过来,是长期的事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碍了,所以我才向国主讨了个差事,到西溟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灵玉想起来,云章的心愿,就是能够游历天下,现在方心妍得了国主之位,想必他也报了仇,总算能够放下一切了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如了你的愿,如何,觉得西溟怎样?”

    云章说:“我身负差事,哪敢乱走?来了西溟,就直奔太白宗而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错过了不少好风光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等了了这趟差事,我就不回去了。先在陵苍游历一番,再去星罗海。听你们人类说,星罗海很繁荣,比陵苍半点不差。”

    灵玉笑着点头:“星罗海的风光,和陵苍全然不同,你可以去看看。还有大梦泽,虽然从修士角度来说,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历练之地,但风景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都去看看。”云章顿了顿,问起,“对了,你找到……那位了吗?”

    灵玉恍惚了一会儿,才想起他说的是谁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云章不是很会察言观色的人,没发现有什么不对,笑道:“他不会有事的,你不必太放在心上。”好像觉得自己的安慰太流于表面,云章想了想又说,“听你的描述,我总觉得,他是个有大气运的人。在那样的环境里,敢于死中求生,甚至还活了下来,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,能难得住他?”

    当年在生死树里,灵玉曾经断断续续地向他说起过自己的事,拼拼凑凑,云章大致了解了她的经历。

    此时听云章这么说,灵玉不禁笑了。她当然知道云章这话有安慰的成分,可听起来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两人叙过旧,说起正事。

    “是方师姐让你来的?可是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云章取出一枚玉简,递给灵玉,“这是国主让我转交的。”

    灵玉接过,解开玉简上的禁制,直接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吐出一口气,将玉简捏碎。

    “信我收到了,你的任务算是完成了。难得来一趟西溟,不如在太白宗住一阵子吧?我们太白山,也是陵苍出了名的洞天福地。”

    灵玉与凤启之间没什么私交,说的都是公事。云章却不同,他们曾经在生死树共患难四十多年,交情甚深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样想的。”云章一点也不客气,“听说你在太白宗地位很高,正好借借你的势。”

    灵玉笑了:“只要有我在一天,这太白山,无论何处,你尽可去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真是豪气。”云章抚掌道,“要是哪一天,你说西溟哪里都去得,那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会有的。”灵玉很自信,“这一天,不会太久。”

    云章哈哈一笑:“我等着呢!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