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8、数年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送云章去客居,并且让冬儿当他的向导后,灵玉回了天池峰。

    一个无声的人影走到她身边,什么也没说,只是静静地站着。

    “最近怎么样?”灵玉问。

    徐月答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的性格有着徐逆的痕迹,并不沉默,但很寡言,回答问题时,一向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灵玉说:“如果我说,把事情都交给你,自己不再插手,你能处理吗?”

    徐月考虑了一会儿:“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?”

    徐月道:“我不是太白宗的人。”

    灵玉所说的把事情都交给她处理,意思是那些埋下的暗线都交给她盯着,及时收取消息,调整策略,发出命令。

    在太白宗,首座印信的权力很大,它和掌门印信是太白宗最高权力的象征。除了某些涉及宗门生死存亡的重大事件需要两枚印信同时起用,寻常时候,只要一枚印信,就能调动太白宗绝大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不过,首座和掌门的区别就是,一般情况下,宗门事务由掌门处理,首座是不会轻易动用印信的。

    灵玉不可能把印信交到别人手上,徐月也不是太白宗的人,连普通的长老权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会告诉掌门,如果发生你处理不了的事情,就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徐月略一思索,这次点了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问:“主母,你准备闭关吗?”

    灵玉答非所问:“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参商和方心妍派来的信使,传递了同一个消息:溟渊之侧天机显露,一旦出现机会,就在天机出现之地会合!

    至于他们两个是不是已经沟通过了,灵玉没有细究。这两个人,同为妖族天命之子,隔海相望,彼此怀有很深的戒心,即使当初以灵玉为纽带达成了初步的共识,也没能打消对彼此的敌意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他们目前不会翻脸,也没必要翻脸,灵玉可以放心地跟他们合作。

    灵玉又去见了一次端木澄。

    太白宗的习惯,宗门事务,一概交由掌门处理,掌管首座印信的宗门修士,只在重大事务参与决策。本来,灵玉不理俗务,一点问题也没有,但端木澄也是刚刚接管掌门印信,那些隐藏力量,甚至连端木澄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端木澄听她说了来意,问:“程师妹要闭关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灵玉说,“至少在莲台之会前,我不会再接触宗门事务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番来,是有一个请求。”灵玉说,“我之前埋下的棋子,将全部交给徐月处理,她手中没有印信,所以,请端木师兄稍稍看顾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直言不讳:“帮你没有问题,只是,徐月可信吗?”

    灵玉笑道:“放心吧,这点眼力我还是有的。”她相信徐月,并不仅仅因为她是徐逆的仆从,更是因为她一旦背叛,就不会有前途。

    徐月的身体是上真宫创造出来的,她身上还保留着徐逆的一抹神念,只要徐月起了反叛之心,徐逆可以在瞬间夺取她的身体控制权,抹掉她的自身意识。

    而且,上真宫创造出来的身体,到底不是真正的人类,徐月背叛,对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,反而会修为滞后,甚至于突破无门。

    灵玉将这段时间自己做的安排一一告诉端木澄,末了道:“若是有事,徐月会来找师兄帮忙,师兄只要偶尔看一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端木澄说,“非常时期,我不会闭关,你安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掌门,需要亲自处理的事务也不多。太白宗有着严整的宗门结构和明确的职责,若非如今是多事之秋,端木澄这个掌门,闭关十来年也不会有问题。而且,端木澄与他人不同,他的修炼方式,即使不闭关也没什么影响,这也是顾真人挑中他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交代完,灵玉问了件事:“陆师姐呢?她如今可好?”

    灵玉远去星罗海期间,陆盈风圆满了,但是,一直没有闭关结婴,也没有离宗游历。

    端木澄难得叹了口气:“有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灵玉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乾坤袋递给端木澄:“这是我为陆师姐准备的结婴之物,现在交给她,怕是不妥,还是交给端木师兄保管吧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目光更加柔和:“你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轻轻一笑:“这算什么有心?我知道陆师姐现在情况不对,可自己焦头烂额,一堆烂账,没功夫管她,能拿出来的,只有这些身外之物……端木师兄,我说一句,你别介意。陆师姐的心结,恐怕还是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微愕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感觉而已,究竟如何,还要师兄再行试探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冷静下来,仔细想了想,缓缓点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回到天池峰,灵玉一刻不停地投入到修炼之中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不能浪费一丝一毫。既是因为莲台之会,也是因为开始运转的天命。

    当天机显露的那一刻开始,她的目标就不再是昭明剑君,而是天命背后的那个幕后人。

    昭明剑君很强,但他也只是通往天命之路的一颗绊脚石。如果连昭明剑君都没办法打倒,有什么底气和幕后人作对?

    修炼、锻体、练剑,修为提升的同时,灵玉的荷包跟着飞快地瘪下去。

    幸好凤启及时送来矿脉四十年的收益,否则,灵玉就要动用沧海派小库房里得到的奇珍了。现在的话,灵玉可以保住一部分珍稀宝物,留做它用。

    个把月后,云章率先前来告辞。这段时间里,他游遍了太白山,画出了一叠厚厚的画册。

    灵玉看着那些惟妙惟肖的山水图,啧啧称奇。修士中,有这种文艺爱好的不多,也只有儒修会花时间修习这种技艺,没想到云章有这样的天赋。

    不过,她毫不客气地把这些山水图的一部分抽走了,云章问起,她说了一句:“事关太白宗机密,岂能任由你流出去?”

    太白山延绵万里,其他地方便罢,太白宗驻地绝对不允许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云章只好作罢,拿着灵玉给的送信报酬,带着一名特意找来的向导,离开了太白宗。

    他打算花几十年时间好好游历西溟,太白宗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至于凤启,他在太白宗足足留了半年。

    与云章不同,这半年时间,他哪里也没去,成天窝成凌霄的炼丹室,研究炼丹之术。

    半年后,凌霄教无可教。她遵从灵玉的意思,将一些不大要紧的丹术教给了凤启,剩下的基本都是秘方,不便外泄。

    凤启学成,告辞离开。他和云章一样,没有马上回东溟,而是浪迹在陵苍的各个仙城,收集丹方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关灵玉的事,她全心投入到修炼之中,就连凌天舟之事,都不管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年,蔚无怏回归。他此行收获甚丰,但怎么也赶不上灵玉。

    师父被徒弟超过这种事,并没有让蔚无怏感到沮丧。很久以前,灵玉结丹的时候,他已经有了预感。

    况且,收徒是为了什么?一是延续道统,二不就是指望青出于蓝吗?拥有一个天分极高的徒弟,反过来拉自己一把,说不定能够挣脱出困局,这是在某个境界卡了很久的修士共同的愿望。

    蔚无怏如今六百多岁,后期有望,没必要嫉妒自家徒儿。他这样的修炼速度才是正常的,灵玉那是非人。

    转眼三年过去,程孝玉仍如往常一般,在规定的时间里来到天池峰。

    让他惊讶的是,灵玉并没有在修炼,而是坐在温泉边喝茶发呆。

    以程孝玉三年的经验来看,这是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自从拜入蔚无怏门下,程孝玉就知道,自己这位大师姐是个修炼狂。别看她性格那样,勤奋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这三年来,他每隔几天就会来到天池峰,每次过来,无一例外看到灵玉在修炼。她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赶一样,生怕时间不够用。

    程孝玉曾经以为,是昭明剑君的赌约给她的紧迫感,可后来听说,哪怕是之前,她的修炼态度也是如此,只是放松的时间略微多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程孝玉终于明白,这位大师姐能够脱颖而出,乃至后来居上,并非没有原因。至少,在修炼上,他从来没有见过比灵玉更勤奋的人。

    不怕别人天分高,不怕别人气运佳,也不怕别人够勤奋,怕的是,天分高、气运佳的人,比你还勤奋!

    见识过灵玉的修炼方式,程孝玉再也不敢说自己勤奋了,这三年来,为了跟上灵玉的思路,他一步步地调整自己的修炼方式,总算有点成效。

    “师姐,发生什么事了?”面对这反常的情况,程孝玉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“哦,孝玉。”灵玉回神,指了指对面,示意他坐下,“以后你不用来了。”

    程孝玉刚刚挨到石凳,听了这句话,猛然站起来:“师姐,是我做错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灵玉笑了:“别紧张,我要闭关了,所以没时间再教你。”

    程孝玉松了口气,重新坐下:“原来是这样。这几年来,因为我的缘故,耽误了师姐不少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留你旁观而已,算不上耽误。”灵玉说,“今天,我会单独指点你一次,到底能够领悟多少,就看你自己的天分了。”

    单独指点!

    程孝玉大喜,这几年,他在修炼上不是没有疑问,只是怕打扰灵玉,一直不敢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姐,我一定好好把握!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