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0、血色杀意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进入红云界,除了来此收集火蚁晶的弟子,灵玉没再见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闭关之前,她就跟端木澄说过,除非出了事关宗门前程的大事,否则都不要打扰她。

    宗门事务有端木澄,埋下的暗线有徐月,那些不方便出面的事还有仙娥,灵玉没什么可挂心的,只管安心修炼就是。

    几十年匆匆而过……

    太白宗主峰太一殿内,端木澄有些坐卧不宁。

    他接管掌门印信已经三十多年了,宗门事务得心应手,不需多费心思,日子很好过。

    而那几位面临坐化的老一辈修士,或是在凌天舟镇守,或是专心授徒,不再插手宗门事务,完全放权。

    可以说,端木澄目前的日子过得很舒心,除了两件事。

    第一件,就是陆盈风。当年灵玉提醒过他,可端木澄始终找不到要点,十几年后,胡芷芳达到结丹圆满,大大刺激了陆盈风。经过一番恳谈,端木澄发现,灵玉说的没错,陆盈风心结的根源,还在于他。

    他自小与陆盈风一起长大,一直落于她后,可在结婴这个关口,他轻轻松松地迈过,陆盈风却蹉跎几十年。

    灵玉结婴,陆盈风在意,但还刺激不到她。纪承天结婴,她也没什么可嫉妒的,毕竟他也是名声在外,最后更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可端木澄结婴,使得陆盈风不得不面对现实。现在,就连胡芷芳都圆满了,与她站在了同一个上。

    陆盈风不像纪承天,纪承天这么自傲的人,下决心破而后立,很快就能见到成效。她心态比纪承天乐观得多,使得她很难真正地破局,可长时间不断受到刺激,又是不争的事实,这使得她在漫长的时间,逐渐失去信心,反而难以挽救。

    找到症结,端木澄拿出掌门的魄力,勒令陆盈风出门游历。

    陆盈风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的端木澄,一时间呆住了。她心中越发酸涩,原来那个对她言听计从的端木澄,已经是一派掌门了,而她,却连结婴都过不去。

    她听从了端木澄的指令,离宗远行。

    离开太白宗时,她没有来辞行。

    端木澄对她的性情了如指掌,知道她心中自伤自怜,但硬下心肠,不去理会。

    这一关,只能自己跨去过,谁也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,回来的陆盈风,能够像以前那样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可是,十几年过去,陆盈风始终没有音信,若非本命灯安然无恙,端木澄几乎要以为,她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端木澄怎么都安不下心……

    第二件,就是灵玉闭关之事。

    眼看莲台之会就要到了,灵玉却一直没有出关。

    这些年,因为天机显露,陵苍局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这其中勾心斗角不足为外人道,不过,到底维持着平衡。

    端木澄很清楚,灵玉身上背负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太白宗的未来,还有沧溟界的未来。

    天机显露,灵玉这个天命之人,一定要参与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虽然天命之人的说法并没有公开,但高阶修士们心里有数。太白宗什么也没透露,可灵玉的经历不是什么秘密,仔细一想,就知道她多半位列其中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啊,她与昭明剑君还有一战,若是不能战胜,身上的天命也就废了。反正,天命之人不止她一个。

    对灵玉,太白宗的高层也很矛盾。

    因为信心不足,他们提出要求,让程孝玉跟着她,希望留下传承。又因为对她期望很高,早早将首座印信交到她手上。

    如果灵玉不能赢得那个赌约,那么太白宗在她身投下的赌注都将付诸流水。三百多岁的元后修士,培养起来哪有那么容易?就算是正常情况下出现元后修士,都很难,太白宗也不是每一代都有人晋阶元后的。

    一位有希望化神的元后修士,却因为赌约的缘故陨落,这对太白宗来说,是多大的打击?不仅仅实力,更重要的是士气。

    眼看着莲台之会将至,灵玉没有出关,这让端木澄很担忧。是不是因为闭关没有达到应有的目标,所以才迟迟没有出关?

    正在沉思,端木澄忽然感应到什么,抬眼往天池峰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天池峰的方向,传来一阵灵气波动。这灵气波动很隐晦,没有结丹以上的修为,根本感应不到。同时,这波动也很强烈,蕴含着强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端木澄坐不住了,他出了太一殿,一振袖,往天池峰而去。

    掌门莅临,雷天没有阻拦,他一路畅通地到了天池峰顶。

    越靠近峰顶,那股杀机就越强烈。这种仿佛天机尽毁的杀意,让端木澄心惊。难道发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“阿澄!”身后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端木澄转身行礼:“方师姐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方入微。她回了礼,说道:“灵玉出关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正要去看。”端木澄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神情都有些凝重,直到踏入峰顶,这股杀意仿佛已经实化,好像一把明晃晃的刀悬在头顶。

    当下,别说初期的端木澄,就连中期的方入微都觉得浑身汗毛直竖,控制不住背后的凉气。

    这么浓烈的杀意,难道真的出事了?

    端木澄勉强抚平心情,扬声喊道:“程师妹,你出关了吗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和方入微手腕微动,法宝在手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那股杀意流动了一下,一个人从修炼室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人的瞬间,端木澄便感到杀气扑面而来,仿佛刀锋逼近,下一刻自己就会身首异处。而事实上,他连来人的模样都没看清。

    “方师伯,端木师兄。”灵玉的声音响起,下一刻,悬在头顶的杀意之刀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端木澄长出一口气,发现自己后背已经汗湿。

    已经多久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了?仅仅只是面对面,就被逼出了一身冷汗,没想到元婴之后,自己竟然还会感受到这么强烈的压迫。

    他收好心情,仔细打量过灵玉。

    几十年不见,灵玉的模样没有什么改变。仍然是俊俏无瑕的面容,挺直修长的身姿,连笑时嘴角扬起的弧度,都跟原来一样。不同的是,她身上的气息更凝实了,随随便便站在那里,就如渊渟岳峙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端木澄提了几十年的心终于放下了,至少灵玉表面看起来没有异常,而且修为更加精进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强烈的杀意……灵玉,这几十年,你闭关大有收获啊!”方入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算是完成预定目标了。”灵玉说,向温泉边扬了扬手,请他们坐下。

    “程师妹……”端木澄想想还是觉得不安心,开口欲问。

    他还没问出口,灵玉便笑出声:“端木师兄,是不是当了掌门,就会变得啰嗦?”

    端木澄一愣。

    灵玉道:“你现在这样子,和顾掌门真像,以前的你,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回过味了,笑道:“当了掌门,就要操心多一些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,却道:“既然如此,我这边,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了这一句,她立刻转了话题:“我闭关这些年,局势可还好?”

    端木澄和方入微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灵玉眉头微微蹙起:“情况不好?”

    斟酌片刻,端木澄道:“也不能说不好,只能说……有些乱。”

    “乱?”

    “是,自从天机显露,凌天舟那边就是一团乱。”

    不用过多解释,灵玉明白了。仅仅只是天机,就已经引得各宗门躁动,恐怕大梦泽和星罗海也参与其中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开启通途,要付出相应的代价,但他们又不能不参与,因为成功之后,沧溟界的势力将会进行一次洗牌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想付出更少,得到更多,是非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在意那些。”灵玉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,“事情哪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想问什么,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有问出口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他接触到灵玉布下的暗手,知道那是一张巨大的网。而灵玉,并不打算让他插手太多。

    端木澄没有想太多,他本来就不是疑心重的人,而且,实力的差距,使得他面对灵玉,不自觉处于下风。

    掌门和首座两枚印信,历来就是如此互相牵制。

    确认无事,端木澄和方入微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徐月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几十年时间,她的修为也有精进,不过晋阶的话,只有跟徐逆会合了才有可能。她的身体是上真宫捏出来的,只有徐逆这个主人亲自引动,才能完全发挥出力量。

    “主母。”徐月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灵玉点头,示意她坐下。

    在红云界闭关的三十多年间,她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,除了修炼,就是战斗。数不清多少次,她带着一身伤痕回到入口处。每一次,都达到了她所能做到的极限。正是因为一次次面临生死,才激发出自身的潜力,借助大量资材的情况下,修为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而修炼的同时,也没有错过实力的提升。实战才是磨练战力最好的方式,无论法术还是剑术,都有了长足的进步。

    几十年的浴血拼杀,好像在她身凝出了一层形而外的血色煞气,意志稍微薄弱些,面对她释出的杀意,都会承受不住。就算意志坚定,也同样会被杀意影响,看端木澄和方入微的反应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灵玉刚才是故意放出杀气,没想到效果比她想像的还好。端木澄强自忍耐,方入微也出现了不适的症状。这种杀意,可比单纯的威压强得多。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?”她问

    徐月答道:“如主母所料,确实有几位反应不同寻常……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