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1、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听完徐月的禀报,灵玉心中有数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再下指令,只是吩咐徐月继续盯着。

    现在还不到时候,这些人也无关大局,仙娥那边,才是真正的战场。

    灵玉去观云峰拜见师父和师祖。

    三十多年过去,蔚无怏的修炼进展颇快,已经触到了后期的门槛,再打磨一阵子,就能闭关冲击后期了。

    蔚无怏如今七百岁未到,对后期修士来说,仍然算年轻,他也是宗门最期待的突破人选。

    一旦蔚无怏突破后期,太白宗未来千年的格局,就稳定了。

    至于苍华真人,他在这个瓶颈卡了数百年,迟迟迈不过去,后期的希望越来越小。过了千岁,再突破后期,成就不会很高,因为化神的希望很渺茫了。

    这是无可奈何的事,结丹之前还能用丹药堆,结丹之后,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看着刻意展露身上杀意的灵玉,蔚无怏喜中带忧。

    如此浓烈的杀意,代表着她这一次闭关完美地完成了预定目标。可是,如此求成,不知道是不是会留下隐患,要知道,她突破后期、以及疗伤时,已经走了捷径……

    灵玉却不放在心上,她如此说道:“就算留下了隐患,那也是化神时要考虑的事情。师父,您不相信我能化神吗?”

    面对意气风发的灵玉,蔚无怏不禁微笑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:“为师当然相信,只是,前路多舛。莫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“徒儿明白。”

    自从灵玉结婴后。师徒俩很少有这样温情的时候。灵玉时时刻刻都忙着修炼,蔚无怏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蔚无怏其实是个冷情的人,他对待几名徒弟,只有灵玉这个首徒感情最深。一则,收下灵玉时,他还只是个结丹修士,师徒俩有过孤独相伴的岁月。二则,几个徒弟中。灵玉最像他。苍华真人最宠爱蔚无怏,因为他最像自己,蔚无怏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闭关三十多年,观云峰一如往常。程孝玉这些年实力大涨,莲台之会魁首有望。丁皓玄晋阶后期,修炼不算快,但还过得去。冷青琼结丹不久,没那么快晋阶,只是刚刚稳定了境界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原本不属于观云峰的任云举,一直留在凌天舟。没有回转。

    总之,对太白宗来说。天下太平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喜事。

    钱家乐闭关二十年后,结成元婴,擎岳峰一脉,终于有了合格的继承人。当时,太白宗内风起云涌,出现结婴天象,着实惊到了一批人。

    如今的太白宗,已经够强大了,再添一名元婴修士,是要逆天吗?

    还有陆盈风,圆满之后出去游历,未曾归来,她早有天才之名,说不定下一个结婴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灵玉默默地推算了一下,许寄波当年所说的未来,该发生的都发生了,除了徐逆。

    许寄波的记忆里,徐逆并没有在莲台之会时自堕溟渊,也就没有后来她与昭明剑君的赌约。他好好地活到了结婴,直到与昭明剑君翻脸。然后,不知因为什么缘故,出现在太白宗。

    而真实的情况,与之完全不同。徐逆消失了两百年,世人都以为他死了。

    现在,离莲台赌约只有半年时间,也不知道他身在何方……

    出关后,调整状态花了大半个月,灵玉去找端木澄。

    “你要离山?”端木澄微讶。莲台之会只有半年,这个时候离山,是不是不妥当?

    灵玉点头,态度很坚决:“我要去办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让别人去吗?你已经出关了,有事情可以差遣徐月去办。”

    灵玉笑道:“这件事,别人办不了,只有我自己能办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危险之事,你更该留在宗门,等莲台之会结束再办。”端木澄试图劝阻。

    灵玉轻笑着摇头:“此事非得在莲台之会前办了不可,否则就没有意义了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已经铁了心,端木澄最终没有劝住她,眼睁睁地看着她独自离开,化为遁光,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当日,汇灵湖畔的传送阵走出来一名白衣修士,修为看起来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在汇灵湖散修的注目下,这人毫不遮掩气息,一拂袖,身裹遁光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元婴修士,那是元婴修士吧?”散修们议论纷纷,那般强大的气息,是他们生平仅见。

    “看她的道袍,好像是太白宗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白宗?听说太白宗有四位元婴女修,这一位的形容样貌好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程真人!一定是那位程真人!天哪,我居然见到了元后修士!”

    散修们对于高阶修士的崇拜,更在宗门修士之上,平日里,他们连结丹修士都难见到,更不用说元婴修士。何况,这位可不是普通的元婴修士,陵苍最年轻的元后修士,有望化神的人物,关于她的传奇事迹,早就传遍了陵苍。

    “程真人怎么会到我们汇灵湖来?看她的方向,好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赤霞宫!对,就是赤霞宫!”

    汇灵湖附近,只有两大宗门值得元后修士踏足,化阳门在北,赤霞宫在南,那道遁光往南而去,目的地是哪还用说吗?

    这些散修们没有猜错,灵玉的目的地确实是赤霞宫。

    个把时辰后,赤霞宫的山门已经出现在视野中。

    她没有收敛,反而刻意放出威压,似乎在宣告自己的到来。

    还没飞到山门,赤霞宫那边光芒闪动,一道红艳如火的霞光升起,护住山门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!”远远传来一声高喝,声音滚滚如雷。

    灵玉没有放慢速度,遁光瞬息便至。直到山门前才停下。

    赤霞宫的山门内。数名元婴修士并立。一名元婴中期,其余都是初期。

    陵苍各大宗门,赤霞宫只能排在二线,如果不算那个不知道死没死的井宿,总计八名元婴。

    这个数量,也就能跟一线的紫霄剑派比一比,可惜,紫霄剑派是剑修门派。人数虽少,实力却稳稳压了他们一头。

    站在中间的那位元中修士,正是对灵玉发出警告的那位。他不高不矮、面容白净,留了一把漂亮的长须,行为举止气度俨然,任谁见了,都要赞一声仙风道骨。这位便是赤霞宫掌门元嘉真人。

    看清灵玉的样貌和衣着,即使没有见过她的人,也猜出了她的身份,心中不由升起恐慌。这位近年在陵苍风头大盛的天才修士。威压外放、气势汹汹地跑到赤霞宫山门来,想做什么?

    看着这些或镇定或不安的赤霞宫修士。灵玉露出微笑,朗声道:“太白宗程灵玉,特来拜会井宿前辈!”

    元嘉真人闻言,心中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当年,井宿借口朱千律之死,跑到太白宗示威,在陵苍掀起了不大不小的风浪。

    那一战,井宿宣告世人,赤霞宫还有一位元后修士活着。而太白宗也没吃亏,显化真人将他成功击退。

    事后,两大宗门闭口不谈,好像什么也没发生。

    因为,这笔账根本没法细算。

    太白宗难道还能打上门去?赤霞宫就算只是二流宗门,也有元后修士坐镇,贸然起了纷争,反而会给别人可趁之机。而赤霞宫,井宿退走也不算丢人,太白宗有两位元后呢!

    这件事就这么心照不宣地搁置了,虽然平日里难免不和,到底不会摆到台面上。

    可今日,灵玉这么气势汹汹地跑来赤霞宫,与当日井宿的所做所为何其相似?要是还看不出她的目的,赤霞宫的各位元婴修士不如自戳双目算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程道友,真是年少有为啊!”元嘉真人摆出笑脸,口中却道,“道友来得不巧,井宿师伯正在闭关。不过,老夫身为赤霞宫掌门,自当代井宿师伯招待。程道友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轻轻一笑:“既然如此,那就请元嘉道友赐教!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刚落,她的身上骤然爆开一阵血雾,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杀意沉下,透过赤霞宫的护山大阵,压向里面的赤霞宫弟子。

    元嘉真人正想斥责她修炼了什么邪法,目光一闪,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血雾。他恍惚了一下,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。灵玉身上杀意太浓,已近实质,这才让他产生了幻觉!

    要知道,他是积年元中修士,即使元后修士在场,威压对他造成的影响也很有限,可他竟然因为这杀意而产生了幻觉!如果没有护山大阵,这杀意会浓厚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赤霞宫山门内,此起彼落的痛喊声拉回了元嘉真人的神智。他低头一看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元婴修士只是产生幻觉,那些低阶修士却几乎要被这杀戮毁灭之意摧毁神念!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一声轻响,他的身侧,一名初期修士及时祭出法宝。清音响起,缓缓净化灵玉骤然释出的杀意。

    终于,这些低阶修士缓过来。

    灵玉并没有下杀手,只是警示而已。

    “众弟子听令,全部回洞府去!”已经有结丹修士醒悟过来,扬声喊道。

    大宗门的行动力从来不弱,不过片刻,这些低阶修士就退得一个不剩。

    元嘉真人再也维持不住笑容,目光沉沉地望着护山大阵外的灵玉。

    灵玉脸上仍然带着浅笑,面色从容:“元嘉道友这般招待,好像有点不周啊!不如,还是请井宿前辈出关吧!”

    元嘉真人再也忍不住,寒声道:“程道友,你当真要以势压人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灵玉身上爆开更强烈的杀意,哪怕有大阵护持,那几位初期修士的身上都见了汗。

    她淡淡道:“我就是以势压人,你又能如何?你们赤霞宫做过的事,难道不许我们太白宗做?要么,请井宿前辈出来,要么……呵,本座少不得要给赤霞宫留点纪念了!”

    ps:终于把欠更还了。早更早睡,大家晚安。顺便,继续求粉红,反正都求了……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