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2、回礼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灵玉袖手站在赤霞宫山门上空,神情淡淡地望着护山大阵内的赤霞宫修士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不用做,只是放出身上的杀意,就足够赤霞宫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这就是元后修士,除了同阶修士,无人可挡。

    让元嘉真人恐惧的是,灵玉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,明显不是刚刚突破,而是积年后期。他在心中默算,这位晋阶后期,应该也就……四十年左右,怎么会这么可怕?难道那个说法是真的?

    赤霞宫这一代,人才只是平平,新一代弟子中,只有朱千律和白子文晋阶元婴,可惜,朱千律自作孽,想谋害灵玉,反被击成重伤而殒命。

    天命之人的说法,赤霞宫掺和不上,但他们怎么也是大宗门,那些流传的小道消息,该听说的都听说了。

    据传,天命之人不止一人。这个说法一出来,就有人将陵苍数百年来的天才修士代入进去,一一比对。其中,程灵玉是天命之人的说法十分盛行,不过,太白宗对此不置可否,从来不曾正面答复过。

    灵玉晋阶后期归来时,元嘉真人和那些人一样,只是在心里嘀咕。可是,看到晋阶后期没多久的灵玉,挟带着如此威势而来,他不禁相信,那个说法是真的。

    四十年左右,对元婴修士来说,能干成什么事?元嘉真人自己,晋阶中期三百多年了,后期在哪还摸不着呢!

    这么强大的威压,这么森寒的杀意,就连老祖宗井宿身上,他都没有感受过。

    “掌门。”身边一人低声道,“要不,请老祖宗出来?”

    元嘉真人瞪了他一眼:“你这是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吗?”

    还没交上手呢,刚刚说井宿闭关了,现在就急忙忙地请出来,岂不是说明他们这些后辈太无能了?就算井宿出面,也要先挫一挫程灵玉的锐气,才不失颜面。

    那名元初修士缩了缩脑袋,不敢再说。别看元嘉真人外表一派和善,其实性格霸道狠辣,接掌赤霞宫后,排除异己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元嘉真人此时却想,护山大阵是一派之基,怎么也要五六名元后修士出手,才有可能动摇,自己有什么好担心的?她程灵玉再天才,也不可能凭一己之力破了护山大阵吧?赤霞宫可不是那些没底蕴的小宗门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心中一定。元嘉真人扬声喊道:“程道友,既然你打定主意以势压人,那就来吧!我们赤霞宫,就算强敌临头,也绝不屈服!”

    灵玉轻笑一声,慢条斯理地道:“话说得可真漂亮。不过,无所谓,口头上的便宜,你爱占就占,本座只要打到你们服气就好!”

    实力面前,便是舌灿莲花又如何?今日之事传出去,别人只会说,赤霞宫被程灵玉一力压服,而不会说程灵玉恃强凌弱。修仙界,就是这么一个现实的世界,舆论只有在双方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,才有存在的意义。

    说罢,灵玉伸出一根手指。指尖上似有点点灵光,在跳跃飞舞。

    这些灵光越来越多,越来越亮,渐渐漫延开来,眨眼间,就铺出了长达数里的灵光区域。

    点点灵光,如雀儿般环绕飞舞,淡淡的青蓝色光晕下,乌发白衣的灵玉,有如天人。

    但这赏心悦目的一幕,在赤霞宫修士的眼中,却一点也不美丽,因为他们都感觉到了其中隐藏的杀机。

    灵光凝聚,终成法阵,一个一个漫天铺下。

    “轰”一声巨响,骤然爆开。

    刹那间,地动山摇,仿佛断水山这条分脉,都被掀了起来。

    元嘉真人大骇,一枚玉印抛出,将自身真元加持上去。

    护山大阵渐渐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灵玉淡然以对,法阵再次铺开,然后爆裂。

    她没用其他手段,就是以自身根本的法术,一点点消耗赤霞宫护山大阵的守护之力。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这种方法是愚蠢的。护山大阵再薄弱,也有灵石不停地提供力量,而修士呢?真元用尽,可没那么容易恢复。尤其元后修士,体身真元充沛如海,就算有绝顶的灵药,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恢复的。

    元嘉真人本来也是这么想的,但是,数次攻击过后,他却发现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灵玉的每一次攻击,都落在护山大阵某个节点上,灵气可以补充,坏掉的节点,却不容易在对敌时修复。长此以往,这护山大阵就会慢慢损坏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一名元后修士的真元,还不足以将关键点击破,灵玉这么做,必然是她的真元率先耗尽。

    三百多岁就晋阶元后的天才修士,不可能这么没脑子吧?

    元嘉真人看向灵玉,发现她神态悠闲,有如闲庭信步,根本不是力拼的架势,心里就有点疑虑。

    就算他不了解程灵玉这个人,也知道她此时根本没有尽全力。面对护山大阵,没有尽全力就做到这个程度,如果全力出手呢?又会怎样?

    还有,她不出全力的原因何在?想留手和井宿打过吗?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灵玉飞过汇灵湖时,化阳门内,冰彤仙子与流明真人收到了汇灵湖传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太白宗的程灵玉,突然出现在汇灵湖,往赤霞宫而去?”发话的是冰彤仙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一名弟子禀报,“弟子已经确认过了,这个消息无误。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没再说话,挥挥手,勒令弟子退下。

    思度片刻,她开口问:“师弟,依你所见,程灵玉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流明真人摸着下巴,露出兴味的笑:“据说苍华这个徒孙,性情与她师父、师祖颇有相似之处,以苍华的行事风格,当年井宿老头上门找麻烦,肯定想报复回去!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讶然:“你的意思是,程灵玉跑去赤霞宫,是故意找麻烦?”

    “八成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冰彤仙子无语了一会儿,方道,“真是个孩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苍华可不就是个老小子?”流明真人笑问,“师姐,我们要去看看热闹吗?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眉头微皱:“这是他们两派之间的恩怨,我们插手的话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流明真人道:“只是去看旁观而已。井宿那老不死,活这么长时间,肯定有什么隐秘。程灵玉上门砸场子,我们正好看看赤霞宫有什么问题。说不定,井宿几十年没露面,其实已经坐化了,若是如此,我们也不必对赤霞宫继续礼让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打动了冰彤仙子。如果没有井宿,化阳门的实力要比赤霞宫高些,可井宿在,化阳门不能不退让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尽快去,说不定还能看到收场。”

    灵玉慢悠悠地攻击着赤霞宫的护山大阵,手心一直握着极品灵石补充灵气。表面看来,她攻击护山大阵,吃亏的是自己,可因为不计灵石地补充灵气,她的真元始终处于饱满状态。

    不多时,元嘉真人就镇定下来了。他一边操纵着阵法,一边吩咐门下弟子,赶紧修复被她破坏的节点。只是,临战状态,节点修复起来不易,要耗费极多。

    双方就处于这么一种僵持状态。

    元嘉真人似乎认为,她这么做是为了引出井宿,反而淡定了。

    灵玉也不着急,双方就这么干耗着。

    汇灵湖的消息传到化阳门,需要的时间很短,冰彤仙子和流明真人出发前,灵玉亦在路上。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后,两道气息出现在赤霞宫附近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和流明真人并没有刻意收敛气息,但也没有将威压外放。无论是灵玉,还是赤霞宫修士,都感觉到了他们的到来。不过,他们很有分寸,离得远远地观看,似乎表明自己没有插手之意。

    元嘉真人暗暗啐了一声,他就知道,化阳门肯定要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哼!赤霞宫有元后修士,他们嫉妒吗?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。”灵玉低低地说了声,刚才收敛下来的杀意猛然爆开。

    元嘉真人的眼前,仿佛又一次爆开了血雾,然后就看到一道璀璨至极的剑光,挟带着毁灭之势而来。

    那剑光呈紫色,上面似有点点星芒,当它出现时,毁灭之意大盛,与身上的血色杀意合为一体,瞬间让人有一种置身地狱的错觉。

    远处观战的冰彤仙子倒吸一口凉气:“好狂暴的剑法!”

    这一剑,堪称狂暴二字。说不好那一抹紫色剑光中,挟带着多少威势,当它出现时,杀戮、死亡、毁灭等等字眼不由自由出现在观战之人心头。

    仅仅观战,就已经有这么强烈的感受,何况身处其中?

    元嘉真人倒罢,另外几名元婴初期修士,一时间竟然被夺去了心志。

    赤霞宫的修士中,白子文勉强稳住心神,看向山门外的灵玉,心头五味杂陈、百般滋味。

    当年莲台之会,他亦是魁首的有力争夺者,可惜,那一界人才辈出,他惜败于缘修之手。没有进入决胜局。灵玉夺得魁首,他心中亦有不服,觉得自己到了决胜局,未必没有希望。至少,杀入决胜局的丁玉成,并不比他强。

    可此时此刻,他哪里还会这么想?他结婴未久,当年同台竞技的对手,就已经成了元后大修士,凭借一己之力,上他们赤霞宫踢馆。更丢人的是,他们这么多人,有护山大阵在前,竟然还处于下风!

    剑光终于落在了护山大阵上面。

    一声巨响,引发接连不断的“轰隆”声响,护山大阵竟然被这道剑光打碎了一个角。

    尘烟散去,剑光回到灵玉手中,化回剑丸。她轻轻道:“这是回礼,井宿前辈要是还不出来,本座就要收利息了!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