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3、立威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元嘉真人灰头土脸。刚才,为了加持护山大阵,他一不注意,被坍塌的阵法波及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剑,他心里清楚,就算有护山大阵在,他们几个也不是灵玉的对手。除非井宿出马,不然,赤霞宫的脸丢定了!

    想到这一幕被冰彤仙子和流明真人看到,元嘉真人心中暗恨!

    他实力不差,就算比冰彤略低,也低得有限,可今日却让他们看到了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。如果不是杀不过对方,他简直想将这两人灭口!

    那程灵玉,难道打的就是这个主意?刚才故意拖延,等到他们到来,才真正出手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元嘉真人心中怒火狂燃,可实力不及人,这把火除了在心里烧,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他忍不住转头看向后山,井宿师伯会不会出面?

    都说元嘉真人性格霸道狠辣,但要跟井宿比起来了,那不算什么。因为,元嘉真人只在宗门里霸道,他还没有在外面霸道的本事。而这位井宿前辈,可是凶名远扬,比之昭明剑君,也不遑多让。若非他隐世多年,在陵苍的名声不会比昭明剑君小。

    元嘉真人可不敢让人去请井宿。这么大的动静,井宿肯定已经知道了,他愿意出来,自己就会出来,若是不出来,去请也没有用,反而会被一顿斥责。

    可是,赤霞宫的后山,始终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说,井宿那老家伙,是不是已经坐化了?”流明真人轻声说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沉吟道:“不好说。算起来,井宿的年纪早就该坐化了,他活到现在,必然用了什么秘法,或者吞服了某种天材地宝。近几百年来,陵苍一直以为他坐化了,结果几十年前突然冒出来……现在想来,当年那件事,赤霞宫根本没有立场去找太白宗的麻烦,说不定是他故意为之,宣告世人他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流明真人说出了她未说完的话:“说不定,井宿即将坐化,而赤霞宫的下一代又不如人意,他才故意出现,震一震世人,好给赤霞宫留出发展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冰彤话意又一转,“不过,他既然能活两千年,再多活几十年,也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总之,还是那句话,井宿活着还是死了,都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“看来,井宿前辈是打算付利息了。”灵玉捏了捏手指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护山大阵内,元嘉真人全力操纵着阵法,没有分心回答。

    其他元婴修士,有的助他一臂之力,有的抢修碎裂的阵法一角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除非井宿出来,否则,他们只能硬扛。

    灵玉身侧,灵光再起,杀意再度压下。

    明明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,忽然刮起了风。风声越来越大,呜呜的像是万鬼号哭。狂风卷来,撕扯着赤霞宫周围茂盛的草木。

    断水山是陵苍最适合种灵药的地方,赤霞宫附近,这些郁郁葱葱的草木,不知道费了赤霞宫弟子几代的心血。可是现在,这些心血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风毁坏大半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见了,心中一抽:“这个程灵玉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化阳门的草木被人如此破坏,她哪里忍得住?

    流明真人道:“太白宗观云峰,从上到下都是这个德性!”说罢,颇为郁闷地叹了口气。他与苍华真人争了半辈子的闲气,自认什么都不输给对方,可在传承上,还真是没法比。

    想想蔚无怏,想想程灵玉,他收了一个好徒弟也就罢了,连徒孙都这么出色,实在是人比人气死人啊!

    狂风过后,剑光再现,这次却没有攻击阵法,而是在周围游走。

    紫色剑光何等狂暴,所到之处,那些被狂风压得紧紧伏在地上的草木,化为碎屑,纷纷扬扬,转眼就被大风刮走了。

    赤霞宗内,那些元婴修士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这些草木,不仅仅只是装饰,其中还有许多灵药,都破坏了,他们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够种回来?可要是理论有用,人家还打上门来做什么?

    他们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那位老祖宗身上。

    终于,当赤霞宫山门附近变得寸草不生时,后山传来隆隆的雷鸣声。

    乌云滚动,往山门急速掠来,直到山门前停下。

    而雷声隆隆不绝,空中风起云涌,将灵玉的风头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可惜地叹了口气:“原来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乌云散去,露出一个灰袍修士。

    这灰袍是件法宝,遮住了样貌。

    不过,修士认人,样貌从来都是其次。乌云与他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,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井宿前辈。”灵玉露出笑容,亲切和善,“七十多年不见,您老人家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托福,老骨头还在!”井宿的声音亦如雷声般轰鸣。

    灵玉顺口接道:“那就好,要是您不在,晚辈可就麻烦了……鞭尸这种事,做起来太没气质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赤霞宗大大被激怒了。

    听到此言的修士,全都露出愤怒的神情。

    仇恨恩怨,你来我往,不管谁杀了谁,这就是修士的行事规则。鞭尸?这种事除了泄愤,有什么用?身为修仙之人,却纠缠于坐化之后的一具枯骨,心性何等低下?这种人,怎么会是元后修士?这是对赤霞宗的羞辱!

    流明真人也皱起了眉头:“这个程灵玉,她怎么敢……这种话,连苍华都说不出口!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反而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:“确实,太不寻常了……”

    流明真人听出她言下之意,便问:“师姐,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?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淡淡一笑:“能修炼到元后的,岂会连这个都不懂?就算昭明那老匹夫,也不会当众说出这种话。她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故意?”流明真人细细思索片刻,恍然,“她想激怒井宿?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点点头:“我们之前怕是想错了,她来赤霞宫,未必就是为了报复。”

    流明真人揪了揪头发,有点跟不上思路:“那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轻叹一声,说:“为了立威。”

    “立威?”流明真人更不明白了。现在的太白宗,还需要立威吗?前不久又有一名小辈结婴,如今有整整十八名元婴修士!这个数量,何其可怖?显化真人那一代尽数坐化,他们仍然能维持在十三位之数,实力没有丝毫下降。虽说真华仙门并不比太白宗弱,可在新一代弟子上,还真没有太白宗这么耀眼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眼中的叹息之意更浓:“半年后,就是莲台之会了。到时候,她将与昭明生死一战,若是落败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流明真人明白了。如果昭明落败,就自废修为,终身不出紫霄剑派。这对昭明来说,与死无异,他本身已经没有太多寿元了,废了修为,也没多少年好活。而程灵玉落败,则要自堕溟渊。溟渊那个地方,就算化神修士,也不敢说全身而退,她跳下去,不就是自杀吗?

    也就是说,半年之后的那一战,输的人等同陨落。

    尽管今日的灵玉表现出强大的实力,可昭明剑君的威压之下,流明真人还是觉得,她输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她这是担心自己陨落后,太白宗短期内出不了元后修士,显化真人和杨真人即将坐化,所以跑来赤霞宗立威吗?若是如此,倒是用心良苦。倘若接下来与井宿一战不露败迹,今日一战之威,应当能给太白宗留下数百年威名。

    毕竟,一名三百多岁就晋阶元后的大修士,谁知道她是不是给宗门留下了什么?

    那边,井宿果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黄毛丫头,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!你师父没教过你尊敬长辈吗?”

    灵玉笑道:“我师父只叫我尊敬该尊敬的长辈,那些为老不尊的,反正都不要脸的,还给脸做什么?”

    灰袍之下,看不清井宿的表情,那几名赤霞宫修士,个个怒发冲冠。

    井宿似乎说了什么,赤霞宫的护山大阵打开一个出口,他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老夫就替你们祖师爷教训教训你!”

    灵玉脸上带着淡笑:“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天上风云会聚,雷声滚滚,转眼电闪雷鸣,赤霞宗百里范围内,都被雷云覆盖。

    井宿已经出手了。

    灵玉抬起头,目光平静地看着上方翻滚的雷云。当年井宿上门问罪,她已经见识过他的绝招,并不觉得惊讶。何况,以元后大修士的眼光来看,这般手段,只是声势浩大而已。

    流明真人却大吃一惊:“难怪说井宿老头实力不凡,还未出战,就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叹道:“井宿成名时,我们才刚刚踏上仙路,当年我们还在结丹,他就已经名满陵苍,若不是后来销声匿迹,他的名头不输昭明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想必当年他遇到了什么烦,否则的话,以他的声名,赤霞宫岂会甘心屈居二流宗门?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微笑:“这是我们化阳门的运道,若非如此,这些年我们早就被他们压得喘不过气了。”

    看看紫霄剑派和极意宗,他们的宗门相隔比赤霞宫和化阳门还远,可因为昭明剑君的强势,极意宗没少吃亏。当然,极意宗实力也很强,吃亏有限。据说当年莲台之会的变故发生后,极意宗打听到徐公子的替身原是极意宗弟子的后人,没少找紫霄剑派的麻烦。一旦昭明剑君陨落,紫霄剑派人才不继,极意宗一定会反过来压制他们。

    说话间,灵玉和井宿已经动手了。

    雷光铺满天际,法阵与剑气穿梭其中,难分难解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