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5、原因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赤霞宫无人应声。

    井宿重伤,他们已经无人可战。

    他们惊惧地看着这位近年名声大嗓的天才修士,心中对天命之人的说法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灵玉也不需要他们回应,只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强势就行了。说完那句话,她衣袖一甩,身化遁光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离去之前,她往冰彤仙子两人藏身之处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看着她远去,冰彤仙子舒了口气。刚才那一刻,她真怕灵玉会对他们两个出手,幸好没有。

    她与流明真人对视一眼,道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默默飞了一阵子,流明真人问:“师姐,你看这事,我们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心事重重,听他此言,心不在焉地应了声:“嗯?”

    流明真人说:“既然是立威,程灵玉应是刻意让我们看到这一幕,她是不是想让我们宣扬出去?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将此事从头到尾仔仔细细想了一番,道:“你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们迟了一会儿才到,按正常情况来说,应该只赶得及看到双方斗法的最后一刻,而不是看了全部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办?”流明真人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不假思索:“既然她这么想,我们就这么做吧。”说着,她看了眼汇灵湖的方向,叹息道,“可惜了,这样的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井宿虽然强大,但还是不能跟昭明剑君相比。因为,现在的井宿,并不是全盛时期的井宿,虽然未死,却是老态毕露。而昭明,始终保持着修士最强盛的状态,他寿元是不多,可身上无伤,本源损耗有限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不敢说灵玉一定输,但昭明剑君的赢面较大,这是事实。如果灵玉输了,太白宗好不容易培养出这么一个弟子,却要白白折损,顾真人他们肯定要吐血吧?换成他们化阳门,冰彤仙子想想都心疼。

    灵玉在汇灵湖落下。

    她衣着整洁,没有血迹。可是,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,身上的杀意还未完全收敛,再加上没有刻意收敛威压,一出现在汇灵湖,就引起了众多修士的注意。

    她毫不在意,直接去了传送阵处,抛给看守修士几枚中品灵石。

    当她的身影消失在传送阵中,汇灵湖的散修们议论纷纷,猜测这位元后大修士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杀意那么明显,就连炼气修士都看得出,刚刚动过手。于是,各种猜测出炉了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,灵玉已经回了太白宗。

    她这模样,引起了端木澄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程师妹!”端木澄直接把她请到了主峰,“你到底办什么事去了?”

    灵玉答:“去了趟赤霞宫。”

    “赤霞宫……”不用她解释,端木澄猜到了,“你去找井宿了?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:“对,井宿受了伤,赤霞宫眼下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当年井宿来找麻烦,端木澄并不在宗门内,只是后来听顾真人说过当时的情形。他无语了许久:“你真是……怎么去之前不跟我说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刚才说了,你会让我去吗?”

    端木澄摇摇头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灵玉笑:“这不就是了。”还有半年就到莲台之会,端木澄为求稳妥,肯定不会让她在这个时候去找井宿的麻烦,可这件事现在不做,就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“程师妹,”端木澄叹气,“你这么做,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或许外人会以为,程灵玉继承了观云峰的传统,处事随意由心,但端木澄知道,她只是随心而不是妄为。这个时候上门挑战井宿,必然有她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有三个原因。”灵玉说,“第一,我要让世人知道,程灵玉不好惹,太白宗更不好惹,赤霞宫惹了,就要承受后果。第二,井宿擅长雷法,实力不弱,是战前最好的练手对象。第三,跟昭明打个招呼,我已经准备好了,别再把我当成小辈,那样我们都会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三条理由摆出来,端木澄反驳不得,只得道,“出其不意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灵玉摇头而笑:“端木师兄,这对我来说,不仅仅是生死之战,还是正名之战。就是要堂堂正正地打败昭明,这一切才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正名?这跟正名什么关系?

    端木澄想不明白,直到灵玉回了天池峰,他才恍然。

    她是想替那位正名吗?

    天池峰,徐月迎了上来:“主母。”

    灵玉接过袁冬儿递来的帕子擦了把手,在温泉边坐下,饮了几口茶,方道:“赤霞宫那边盯紧了,说不定有什么动静。”

    徐月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还有个理由,灵玉没有告诉端木澄。

    当年井宿突然跑到太白宗找茬,灵玉起了疑心。就算朱千律临死前泼了她一盆污水,井宿明知道太白宗实力强大,也不该气势汹汹上门问罪。太白宗老一辈修士还在,正是实力最强大的时候,两名元后,一干元中,井宿上门问罪可以,但是直接攻击护山大阵,这摆明了是挑衅。

    后来,到星罗海走了一遭,一个念头出现在灵玉心中。回到太白宗,接了首座印信,她让人盯着赤霞宫那边,果然发现井宿有些不寻常。

    她此时打上赤霞宫,除了那三个原因,也是想让井宿暂时出不了门。到莲台之会,她都无法分心,万一井宿受人指使,岂不麻烦?

    现在井宿被她所伤,说不定会露出马脚,所以,一定要多盯着赤霞宫。

    干了这么件事后,蔚无怏把灵玉叫过去斥了一顿,说她任意妄为。不过,灵玉没当回事,蔚无怏说是斥责她,可那满脸笑意,分明是在得意。苍华真人更直接,拍着她的肩,大呼“干得好”。

    几位前辈那里,没什么动静,显化真人说放手,就真的放手了,一句也没问。

    接下来,灵玉留在天池峰休息,除了日常修炼,什么也没干。

    赤霞宫一战,她伤了井宿,自身损耗也颇大。

    数日后,钱家乐过来了。

    灵玉从星罗海回来不久,钱家乐闭关结婴,接着,灵玉自己闭关苦修。而灵玉出关时,钱家乐结婴不久,还有一堆杂务要处理,现在才有时间坐下来好好谈一谈。

    “喏,给你。”

    钱家乐接过灵玉抛来的玉盒,好奇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的元婴贺礼。”灵玉答道。

    钱家乐打开一瞧,惊讶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送他的,正是当年在东溟,鸟族大战时捡的羽毛。

    “这金乌羽毛,你不是送过了吗?”钱家乐说。

    灵玉确实送过了,当年她从东溟回来,给钱家乐留了礼物,其中就有金乌羽毛。不过,钱家乐那时只是结丹修士,她送的只是元婴初期的金乌羽毛。而今日玉盒中的两根羽毛,品相完整,火焰熊熊,太阳之力精粹无比,是那金乌族长岱渊的羽毛。

    “之前是之前,现在是现在,我现在拿不出别的东西,你可别收过了就拒收。”灵玉笑道。

    钱家乐确实想拒收,被这么一说,无奈地缩了回来:“我脸皮没那么厚,东西收多了,也会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灵玉道:“我结婴的时候,你不也送了贺礼吗?我们之间还用客气?”

    “我的贺礼怎么能跟你这个相比……”说到后来,钱家乐收了声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,自与他人不同。灵玉在太白宗,不止钱家乐一个好友,但只有他,是从炼气时期一路相伴至今天。这份情谊,无论如何,也不是他人能比的。

    钱家乐苦笑:“当年我们初识,我想着,既然投缘,以后要多多照拂你,不料最后竟被你照拂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这么天资纵横吧?”灵玉笑眯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钱家乐的苦笑变成啼笑皆非,“你能别这么自夸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不也这么自夸吗?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,哈哈一笑。当年还是炼气修士时,他们没有师承,修为又低,只是宗门的底层弟子。那几年混迹小剑池,修炼辛苦,他们时常坐在一起吹牛。这个说,自己要成为宗门第一剑修,那个说,宗门第一剑修算什么,要成为陵苍第一修士才对。

    当时只是练剑闲暇,吹吹牛放松一下,顺便激励自己,没想到几百年过去,他们真的走到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钱家乐得了断岳真人的真传,宗门第一剑修已经不远了。而灵玉,如今是元后大修士,假以时日,陵苍第一修士也不是妄想。

    时光有时残忍得无法回头,有时却又温情满满。

    灵玉静心修炼了一段时日,赤霞宫一战的消息传遍了陵苍。

    她坐在温泉旁,听着袁冬儿的禀报。

    “……凌云城的修士们都在说,真人是陵苍有史以来最天才的修士,一定可以胜过昭明剑君。”

    灵玉笑笑,没当回事。凌云城是离太白宗最近的仙城,言论偏向她一点也不奇怪,其他仙城就说不好了。她以势强压,坏了赤霞宫的护山大阵,又击伤井宿,肯定会有人说她残暴无理。

    “紫霄剑派那边呢?可有什么传闻?”

    袁冬儿答道:“奇怪的就在这里,那些紫霄剑派那边没有动静。就连平海城,都绝少议论此事。”

    灵玉敲了敲桌面,挥挥手: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真人。”袁冬儿离开了。

    灵玉摸着下巴,暗暗思索。什么反应都没有,可不符合昭明剑君的个性……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