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6、幕起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昭明剑君不是没有反应,而是没心思反应。

    他被徐逆那部不完整的《先天紫气诀》拖累,空耗了一百多年时间。接下来三十年,潜心修炼,总算排除了那部功法的影响。

    《先天紫气诀》和《紫霄剑典》没有冲突,但昭明剑君修炼的功法,却是修改过的。他的紫气雷霆,并不在《紫霄剑典》之中,而是自己另辟蹊径,独创而成。

    所以,他修炼《先天紫气诀》,要将紫气雷霆压在丹田,排除干扰,才能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两百年时间,昭明剑君的修为并没有太大的进步,因为专注于《先天紫气诀》,也绝少出门。换句话说,他的实力并没有增强。

    但他的实力本身就已经达到了元后顶尖的境界,想要有所突破,除非达到圆满之境,或者突破化神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当他出关,听说了那个传闻,冷冷一笑:“随她去!她以为这样就能让我自乱阵脚吗?”

    不是昭明自大,听说灵玉击败井宿,他心中也感到震惊。但是,井宿那个老不死,还真不放在他眼中。两千年未死,谁知道为了延寿用了什么秘法,哪能与他这个堂堂正正的元后修士相比?整个陵苍,能够让他重视的,只有那么一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哦?击败了井宿?”真华仙门内,一名少女侧头问。

    她外表不过十六七岁,容貌清丽,娇小玲珑,身上却有浓厚的冰雪之意,站在那里,如同一座冰雪塑像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答话的是梦花先生,在这名少女面前,他态度恭敬,“张师姐,这个小辈,不同寻常啊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脸上殊无笑容,沉默许久,忽然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也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梦花先生惊讶:“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声音淡淡:“你也一起去吧,元后之争,难得一见。”

    梦花先生想了想,点头应下:“好。”

    太白宗越来越强,他们真华仙门不能再等闲视之,重视一点没什么坏处。

    随着莲台之会越来越近,这种对话在各大宗门越来越多。尤其赤霞宫一战后,原本关注的更关注,原本不关注的也有了兴趣,俨然成了陵苍第一要事,就连凌天舟那边,都要靠后了。

    以往的莲台之会,虽是陵苍宗门的盛事,但主要还是宗门的脸面。这一次,将有元后之战,可说是千载难逢。

    此时的灵玉,却甩开了一切,每日静心修炼,不理俗务。

    大战将至,没有人会来打扰她。

    这倒让灵玉过了一段清净的日子。

    随着莲台之会临近,太白宗气氛越来越紧张。哪怕是名小弟子,也知道这一战对宗门来说有多重要。如果胜了,太白宗声势无两,如果败了,他们将失去有史以来最天才的弟子。

    称不上生死存亡,但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战。

    又过了月余,紫盖峰那边来人相请。

    灵玉去了那边,显化真人和显宣真人在闲谈。

    虽说显宣真人的洞府在玄女峰,可她是紫盖峰长大的,只是后来成为元婴真人,才搬去了玄女峰,如今紫盖峰上,还保留了她旧日洞府。

    看到灵玉,显化真人脸上露出和善的笑意:“你要的东西,老夫已经弄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袖口摸出一物,推了过来。

    灵玉接过,掐了个指诀,那物散出灵光,骤然化出一人高的形体。

    此物便是她在沧海派藏宝室里得到的人偶。

    这人偶颇有些玄妙,灵玉自己没有时间,就交给师祖苍华真人折腾。苍华真人杂学皆通,但傀儡术并不能算擅长,又交到了显化真人手上。

    显化真人已经将宗门事务都抛开,没什么要事,见了这人偶,甚是喜爱,干脆钻研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驭使之法在这里。”显化真人将一枚玉简抛给她,“你拿去细心摸索,若有不懂的,只管来问。”

    灵玉谢过,回了天池峰。

    过了数日,她又去了少阳峰。

    杨真人给她的,则是几件法宝。

    这几件法宝,也是灵玉从沧海派库房得的,搁置太久,不便使用,杨真人擅炼器,将之重新炼了一遍。

    接下来,灵玉足不出户,日日熟悉操纵人偶和几件法宝,为决斗做准备。

    半年之期转眼就到,因为莲台之会,整个陵苍都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灵玉坐在飞舟上时,还有一种不真实感。

    两百年之期,居然就这么到了……

    想当初,立下这个赌约的时候,她以为徐逆已死,满心愤懑,要拿昭明为他祭奠,顺便激怒昭明,为自己赢得时间。后来,得知徐逆未死,这个赌约就成了掩人耳目的最佳方式。

    但这不代表灵玉没有斗志,长久以来,打倒昭明剑君成了她最重要的目标,如果连这个都跨不过去,她拿什么面对幕后布理重重罗网的敌人?

    数日后,飞舟抵达溟渊上的莲台。

    这一次,来观战的人特别多。

    太白宗本身来的人就不少。

    苍华真人和蔚无怏不用说,身为师祖和师父,怎么也要过来。另外还有丹锦真人和纪承天。老一辈修士,显化真人亲自出马,就连坐化在即的断岳真人,也撑着过来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离开宗门。

    灵玉称得上相熟的朋友,端木澄坐镇宗门,陆盈风游历未归,宋诩和胡芷芳自身都有麻烦,只有钱家乐来了。

    太白宗出动了八位元婴,堪称有史以来第一次。真华仙门那边,亦有七位元婴到场,据说两位元后修士都来了。

    说起真华仙门的元后修士,那可是传奇人物。

    灵玉听师父说过,这两位都是年少成名,论年纪,跟苍华真人差不多。其中一位,就是常年坐镇凌天舟的梦花先生,学识渊博,堪比儒修。还有一位,叫做张千影。

    这位张千影张真人,是位女修。昭明剑君还不能称为陵苍第一修士,就是因为她。

    因为,她不但元后了,还达到了圆满。

    陵苍惟一一位后期圆满修士,有望化神的人物。

    张千影是名符其实的天才修士,她三百岁未到,就晋阶元婴,五百岁达到后期,七百岁后期圆满。

    当年,张千影之名不比灵玉今日在陵苍的名声小。不过,她跟大部分女修一样,多数时候潜居修行,不爱露面,久而久之,陵苍的修士只知道有这么一位元后大修士,对她的事迹却所知寥寥。

    要论修为,昭明剑君比不上她,可论实力,张千影未必能胜过他。

    修为和实力,不一定相等,要不然,怎么会有越阶这么一说?

    当然,修为不同,所能调动的力量也不同,修为高的,天然占优。

    另外,灵玉听说了一个惊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缘修后期了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既在她的意料之中,又在她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意料之中是因为,缘修也是天命之人,其他人纷纷晋阶元后,没道理他一个人那么倒霉。意料之外则是,当年她从东溟回来,缘修被人暗算,连中期都没有突破,这才七十多年,居然就后期了。

    灵玉觉得,这其中应该有什么隐情,有时间最好跟他碰一面。

    太白宗宫观所在的山峰上,灵玉随意走着,转过一处巨岩,看到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许……师妹?”她讶然出声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许寄波,她跟着丹锦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许寄波转过头,行了一礼:“程师姐。”

    她的态度仍然很冷淡,但没有以往的不平之色。

    灵玉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许寄波的消息了,也不知道她后来过得如何,只是听胡芷芳说过,她突破了中期。而如今,她的修为也还是中期,想来是因为结丹时埋下的隐患的缘故。

    只要许寄波不来找她的麻烦,她也懒得跟人家计较。元后大修士,总要有点气度的不是?

    招呼过后,灵玉正要离开,许寄波忽然出声:“我见过的,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灵玉停住步伐。

    许寄波望着被溟渊之气环绕、朦朦胧胧的莲台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明明记得,当年莲台之会,徐逆才是魁首,大约一百多年后,才听到他叛出紫霄剑派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灵玉想了想,说道:“你还觉得,你记忆中的事是真实的吗?”

    许寄波没有立刻回答,过了一会儿,慢慢摇头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我的记忆肯定被人做了手脚,只是,能做出这种手脚的人,一定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许寄波会说出这么一番话,灵玉笑道:“你这些年,过得不错。”能够冷静地思索背后的因果,她已经挣脱出了那个名为机缘的陷阱。

    许寄波没有搭话,继续说道:“我想,我的记忆,应该是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,可现实里,却被破坏了。到底是人为的,还是巧合?”

    灵玉的脸色慢慢严肃了起来。不错,许寄波的记忆,很少出现大偏差,如果这是人为,原因何在?

    这件事之所以演变成那样,是因为有人告密,而告密的那个人……

    灵玉觉得,自己有必要去查一查顾昊。

    以此之前,她并没有把许寄波的记忆当一回事,也就没有细想,如今被她一提醒,才发现自己可能错过了一个线索。

    “许师妹,多谢了。”灵玉留下一句话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许寄波转回头,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露出微微的愕然。

    她……有说什么吗?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