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7、群英聚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随着时日临近,莲台周围的山峰渐渐被修士挤满。这一次,来观战的元婴修士格外地多,除了坐镇凌天舟的,其他多半都来了,甚至还有星罗海修士慕名而来。

    当年鬼哭陵从各大宗门中除名,空出了一座山峰。

    那些不在莲台之会其列的中小宗门,以及慕名而来的修士,都在这座空出来的山峰上。

    各大宗门并没有驱赶,也是默认之意。

    莲台之会,历来是陵苍大宗门的传统,若是借此机会做大名声,倒也是一件好事。毕竟,天机已经显露,将来沧溟界天途开启,三地必然会逐渐融合。

    莲台之会就这样在众人期待中到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因为那个元后赌约,原本众人瞩目的结丹之战,失色了许多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代表各大宗门没有出色的结丹修士。只是,两百年前的那届莲台之会,出现的后起之秀太过耀眼,这两届的后辈被压制得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且不提自堕溟渊的那位,上上届竟然有两位突破了元后!纵观莲台之会的历史,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灵玉倒还罢了,因为这个赌约,一直被人关注着。缘修却是实实在在吓了别人一跳。

    缘修结婴之事,没有大肆宣扬。一则,佛修结婴没有办元婴大典的传统,二则,他自从莲台之会发生后,一直很低调,少有引人注目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他结婴之后,又遇到了佛心之祸,此后便消失在世人面前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结婴成功,这并不稀奇,灵玉这一辈的修士,莲台之会百年后,陆续迈入元婴。比如太白宗的端木澄,赤霞宫的白子文,刑天门的林绮,皇风书院的聂正奇,缘修并没有哪里值得别人瞩目。

    可是,谁也没想到,此届莲台之会,突然传出缘修晋阶后期的消息。算来,他堪堪过了四百岁。

    许多人在心里嘀咕,莫非真是天命之会?真华仙门的张千影五百岁元婴后期,已经算是无可辩驳的天才,如今四百岁的元婴后期,也不鲜见。

    有的人近年去过星罗海,联想到群英会的范真人,还有无双城主……

    往日千年都未必出一个的天才修士,怎么跟下饺子似的?

    灵玉坐在太白宗的云台上,感受到四面射来的目光。有的好奇,有的钦佩,有的轻蔑。

    她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天黑了下来,莲台上各色玄奥的符文发出亮光。

    真华仙门那边,掠起一道遁光,坐在莲台上。

    遁光散去,显露出一张清丽的少女面容。

    蔚无怏眉头一皱:“怎么会是她?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真华仙门第一修士,也是陵苍惟一一个达到后期圆满的张千影。

    张千影潜修数百年,以至于众多后辈都不认得她。

    众云台上响起嗡嗡的声音,似是各家长辈在介绍张千影的身份。

    显化真人笑了起来:“真华仙门坐不住了啊!”

    众人望向他。

    显化真人道:“近年来,我们太白宗风头大盛,隐隐有赶超之势。真华仙门向来自傲,岂肯落于人后?张千影此次出面,正是告诉世人,陵苍第一修士在真华仙门,不在太白宗。若是灵玉赢了,那倒还罢,灵玉输了,真华仙门正好借机宣扬声势。”

    蔚无怏轻嗤一声:“他们也只能用这种方法了,新一代弟子,真华仙门没几个拿得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听他此言,其他人露出会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真华仙门招收弟子极为严格,弟子成材率很稳,倒不至于后继无人,只是,天命之人的机缘,没他们的份了。

    以前,太白宗只能看着真华仙门的弟子流口水,现在终于轮到真华仙门对着太白宗流口水了。

    莲台上,张千影开口了,她的声音和人一样,如冰棱落地般清冷:“本座张千影,真华仙门修士,本次莲台之会,由我主持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清寒的眸子注视着周围的云台,简洁利落地宣布:“参与之人,上来抽签吧。”

    此次太白宗共有五名结丹修士参加,其中就有程孝玉。

    程孝玉深吸一口气,转头看了看后方。

    师祖、师父、师姐,来参加莲台之会的,他的亲友带得最多吧?

    程孝玉觉得好笑,紧张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次来莲台观战的,大多冲着灵玉的赌约来的,结丹期的比试,只是开胃小菜。不过,他还是会努力争取魁首。

    师父是魁首,师姐也是魁首,他岂能落后?师姐要在莲台之上生死相斗,他若是不拿个魁首,岂不是堕了师姐的威名?

    程孝玉飞入莲台,抽签去了。

    正如程孝玉所想,结丹期的比试,只是开胃小菜而已,结丹修士看得认真,高阶修士却没几个关注的。

    随着赛程的推进,显化真人摸着胡须笑道:“苍华师弟,只怕你们观云峰又要多一个魁首了。”

    苍华真人满脸得意:“那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蔚无怏没说话,不过看他脸上的笑容,就知道心情愉快。

    程孝玉打得很稳。他正好卡在一百五十年的边缘,修为深厚不说,实力也很强。

    一轮轮过去,他的比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目光。

    程孝玉这个名字已经足够引人遐思,他的法术还与灵玉如出一辙,怎能不引人注目?许多人想从他的身上,推测出灵玉的底牌。

    灵玉镇定自若,殊无异色。

    五轮过后,决胜局的名单出了。

    程孝玉预料之中占了一个名额。

    还有两个,一个是真华仙门的弟子,一个出身七杀谷。

    七杀谷在各大宗门中,连二线都排不进去,能够进入决胜局,着实是个惊喜。而这位弟子,确实出色,将魔道血煞融会贯通,战力颇强。

    决胜局前,灵玉对程孝玉进行了单独指点,同时,将宗门准备的法宝交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这是惯例了,只有进入决胜局,宗门才会提供外在助力。这件法宝,只能助他一二,并不能奠定胜局。

    程孝玉谢过,闭门三天。

    三天后,决胜局开启。

    此时,灵玉收到了一份传讯符。

    莲台上打得如火如荼,灵玉下了云台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人僧衣芒鞋,踏莲而来。

    灵玉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嘀咕:“骚包!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缘修。

    他出场的架势着实张扬。火红袈裟,金光禅杖,从远处行来,闲庭信步般悠闲,每踏出一步,便有一朵莲花在他脚下涌出

    “啧啧,地涌金莲,好威风啊!要不要来一句天上天下,唯我独尊?”灵玉调笑。

    这是佛典上记述的一个典故。有位佛陀出世,步步生莲,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,说:“天上天下,唯我独尊;三界皆苦,吾当安之。”

    缘修摸了摸光头,嬉笑道:“这不是给别人看的吗?现在的人啊,就会看表相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懒得跟他扯,问:“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?叫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给他们看的。”缘修笑眯眯道,“顺便给你支个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跟昭明老头打了吗?我这里有个秘诀。”

    灵玉一脸怀疑地看着他:“你有这么好心?”

    “当然!你要死了,我找谁合作去?”缘修凑上前,密语几句。

    灵玉听罢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缘修挥挥手,笑嘻嘻地走了。

    灵玉回到云台上,蔚无怏问了一句:“那小和尚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说给我支个招。”灵玉道,“说不定对付昭明有用。”

    蔚无怏挑了挑眉头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以修为来说,灵玉比他还高,不需要他指点,能不能用,她自己会判断。

    决胜局第一场出乎意料地快,那位七杀谷的结丹修士,用力过猛,反被真华仙门的弟子抓住机会,一举击败。

    随后,程孝玉上场,同样将这位七杀谷修士挫败。

    七杀谷的血煞魔功对敌时很强大,但缺点也很明显。那就是一击不中,后继乏力。

    到了决胜局,没有弱者,自然就难打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场很快开始了。

    程孝玉心态很稳,一个个法术,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。

    比试过半,显化真人露出微笑:“看来,太白宗又要添一个魁首了。”

    那位真华仙门的弟子不弱,只不过,程孝玉更稳,也更强而已。

    当那名弟子的身影消失在莲台上,张千影出现。

    自家弟子落败,她脸上仍然没有半点表情,波澜不起地宣布:“太白宗,程孝玉胜。”

    程孝玉松了口气,向张千影施了一礼,回到太白宗的云台上。

    当张千影宣布魁首之后,所有人的目光,都投注到太白宗或紫霄剑派的云台上。

    莲台之会的魁首已经决出,现下,是元婴修士们解决恩怨的时候了。那个赌约,到底谁会先站出来呢?

    没等到答案,云台上起了骚动。

    众位元婴修士纷纷转过了目光。

    东溟的方向,两拨遁光飞速掠来。红的如火,绿的青翠,相隔甚远,显然并非同行,可目的却一致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两拨遁光到了溟渊之侧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遁光散去,露出几个人哦,不对,应该是妖修的身影。

    其中一拨,为首的是个美貌惊人的女子,清丽绝艳,为生平仅见。

    另一边,一名男子立在最前方。他面容英俊,整个人却如同火焰般明亮热烈,身穿红衣,别有一番潇洒飞扬。

    这一男一女两位大妖,毫不掩饰自己身上的气息,抵达之后,彼此看了一眼,便各找位置观战。

    云台上的骚动没有停止,因为,西溟这边,也有人过来了,同样也是两拨人。

    一方乘坐金丝玉辇,雪犼拉车,侍女分列,排场极盛。

    再看另一方,有些低阶修士直接看傻了。如果说乘坐玉辇的是气派,这边简直就是……

    一艘小型飞舟往莲台这边飞来,闪着灵光的船板,似乎在告诉世人它有多么珍贵,上面镶嵌着的闪耀的宝石,简直是赤裸裸的炫耀!

    一车一船,转眼便至。

    玉辇上的鲛纱掀起,一名峨冠博带的俊秀公子跨了出来,他的容貌、衣着,以及举手投足的风度,似乎在向世人说明,什么叫翩翩浊世佳公子。

    飞舟的船头,站着一名端庄凛然的宫裙女子,美貌尚在其次,那少见于女子身上的睥睨气势,让人一见难忘。

    这两人同样没有遮掩气息,抵达之后,互相点头一笑。

    陵苍的修士惊呆了。这四个人,全都是元后修为!

    元后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吗?一个一个,简直就是卖萝卜啊!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