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8、决战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“这是谁?”钱家乐愕然。

    东溟那边也就罢了,到底有多少大妖,他们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西溟这边,怎么从来没听过这么两位?陵苍总共也就十来名元后修士,其中半数来了莲台,还有一两位在凌天舟坐镇,剩下的几位,与他们的形貌都不符合。

    灵玉看了一眼,笑了:“竟然都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显化真人沉吟片刻,指着那艘飞舟问:“这是无双城的标记,这位可是新任无双城主?”

    灵玉点头:“不错,那位便是无双城主,至于这位,是我一位好友。”

    她指的是范闲书。

    显化真人目光颇有深意:“他们是因你而来?”

    “应该吧。”元后之战虽然难得,但还不到引动整个沧溟界的地步。星罗海来的只有他们两位,东溟那边也只有方心妍和参商,可见是出于私人原因。

    说话间,鬼哭陵那座云台上,有人飞过去,与这两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飞舟和玉辇上的修士却没有下去的意思,跟那两名东溟大妖一样,找了个适合观战的地方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众云台上,骚动慢慢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越是高阶,星罗海和陵苍的来往就越多,这两人的身份并不难猜。无双城主和群英会范真人一同出现,虽然吸引眼球,但也没必要太在意。

    观战而已,莲台之会并不阻止别人观战,只要你过得来。

    所以,张千影只是看了他们一眼,就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“莲台之会结丹期比试结束,若有需要借此机会解决恩怨的道友,请自便吧。”

    张千影说了这一句,化光飞回真华仙门的云台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中,灵玉飞掠上莲台,向紫霄剑派遥遥拱手,平静的声音远远传开:“太白宗程灵玉,向紫霄剑派昭明剑君请教!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移向紫霄剑派。

    一道紫气剑光掠起,飞落莲台,正是昭明剑君。

    他神情睥睨,负手望着眼前的灵玉:“本君言出必行,既然应了,万没有避战的道理!”

    灵玉无视了他毫不掩饰的轻蔑,拱手为礼:“昭明前辈,两百年不见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这句话听起来很寻常,可昭明剑君是个多疑的人,看着灵玉的笑容,总觉得另有含意。他眯起眼,沉声道:“本君过得很好,你很失望吗?”

    灵玉不为他的挑衅所动,点头:“如此甚好,若是前辈状态不佳,就算打败了,也没什么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昭明剑君不禁冷笑,“好大的口气!你该不会以为,晋阶元后,就能将本君击败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昭明前辈该不会以为,自己永远也不会落败吧?”灵玉轻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”昭明剑君并不是个擅长口舌的人,这句话,他应是也不对,不是也不对。

    他是自认实力不输给张千影,但对方到底是个元婴圆满的修士,若是大大咧咧地应是,岂不是自认陵苍第一修士?昭明剑君可没有那么厚的脸皮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恼怒,他道:“别人本君不知道,你么……哼!就算那个小子还活着,本君也不惧,何况是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灵玉叹道,“你如此高看他,为什么还要那样待他?如果你堂堂正正收他为弟子,就算要他为宗门卖命,他也是肯的。”

    刚才昭明剑君话中之意,分明承认了徐逆的天分。灵玉理解昭明剑君这么做的原因,却不理解为什么他不撞南墙不回头。就算他认为天命之人是徐正,难道徐逆的价值,还不如当一个随时会背叛的替身吗?

    灵玉不禁转过头,看向紫霄剑派的方向。

    徐正就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是他回归身份后,第一次出现在外人面前。

    见过徐逆的人,无不惊叹两人形貌的相似,根本分不出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可现在大家都知道了,众人看着徐正的目光,带着不明的意义。

    这就是那位徐公子,被替身抢了身份的徐公子。

    同情有之,幸灾乐祸有之,轻视有之。

    他一概平静以对。

    灵玉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来到莲台之后,他们相隔如此之近,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对方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徐正的心情一定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这一天,他们站在了对立面。

    看着这张面容,灵玉好像看的是徐正,好像看的是徐逆。

    “……本君怎么做,何事?我紫霄剑派的内务,哪有你一个外人置喙的余地?”

    听到昭明剑君的声音,灵玉转回来,淡淡道:“不错,你们紫霄剑派怎么做,我控制不了。而我能做的,只有在他拼死抗争后,为他讨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她身上释出浓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这杀意如此浓烈,以至于许多修士出现了幻觉,好像她身上爆出一篷血雾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七杀谷的云台上,一名修士惊呼。

    血色杀意,这是许多修习血煞的魔修求而不得的一种状态,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一个法修身上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,这种状态法修修炼不成,而是,血色杀意对心态、经历要求很高,就连嗜杀的血煞魔修,都不一定能够修炼成,何况相对平和的法修。

    灵玉悬在莲台半空,眼睛仿佛也变成了一双血瞳。

    她一字一字地说:“已经发生过的事,我没有办法让它回到过去,我只能去证明,这两百年,你做了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!昭明,你觉得拿一个徐逆去换天命之人,很合算?我就让你看看,你错得有多离谱!”

    灵玉抢先出手了,她一出手,就是绝技,并没有进行试探。

    仙书飞出,法阵铺开,层层叠叠,绵绵不绝,整个莲台,瞬间成了青蓝色的海洋。

    一个个符文,将莲台所有的空间抢占,它们带着玄奥的气息,将莲台变成它们的天地。

    云台上的程孝玉,一眨不眨地盯着莲台。

    灵玉施展出来的也是八化玄真。同样是八化玄真,威力与他的天差地别,技巧也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八个法阵,没有明显的界线,互相融合、勾连,形成无可争议的整体。无论对方触到哪个法阵的哪个点,立时就会受到反扑。八个法阵又能随时分离,各踞一方,相互呼应。

    此时,法阵将莲台全部占据,没有给昭明剑君留出一丝一毫的空间。

    众人当然不会认为,昭明剑君这么容易就会落败。他们在等,灵玉越强大,昭明剑君的反扑就越猛烈!

    果然,昭明剑君没让他们等多久。青蓝色的海洋中,一点紫光出现,霹雳炸响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,紫光原本只是一个点,骤然化成光柱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雷声不绝,霹雳闪烁,将青蓝色的海洋撕开,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符文遇到紫雷,展开了一场厮杀。

    紫雷露出狰狞的面目,向符文扑去。它们张开大嘴,打算一口将这些悠闲的小个子吞下去。可是,这些符文并不像它们以为的毫无威胁。

    它们扑来时,法阵缩紧,符文进行转化,与紫雷撕咬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些细微处,观战之人看不到,他们只看到,眨眼间,那紫气剑光已经破开了青蓝色的法阵,独占一方。

    那紫气剑光强悍而暴烈,非青蓝色法阵可比。

    紫霄剑派的弟子松了口气。这才对嘛,一个刚刚晋阶元后的后辈,怎么可能比得过剑君?就连元婴修士也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沈清宵轻松了一些,眼角瞥到徐正面沉如水,盯着莲台,出言安慰:“徐师弟,剑君一出手,那程灵玉就退避三舍,胜负还用说吗?你莫担心。”

    徐正却没有放松一丝一毫,仍然紧紧盯着莲台。

    沈清宵意识到有什么不对,忙问:“怎么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徐正才抽空答道:“沈师兄,你与她对战过一场,应该知道她的手段,仅仅如此……还早呢!”

    沈清宵回想起镇守小岛上的那一战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的法阵,十分玄妙,似进实退,似退实进,都说不好。刚刚还在防御状态,一转眼就露出獠牙,确实说不好。

    场中的昭明剑君,感受比沈清宵更深刻。

    面对昭明剑君,灵玉不敢有丝毫保留,她此时拿出来的,就是自己的最高水平。八个法阵互相勾连,随时呼应,谨慎地细微处。饶是如此,昭明剑君给她的压力,还是让她有窒息之感。

    踏上仙路至今,昭明剑君是灵玉遇见过的,最强大的敌人。面对他,灵玉深切地感觉到,修为不是判断实力的惟一标准。这种压力,显化真人不能给她,杨真人不能给她,井宿也不能给她。

    好像,在他的剑气下,一切都会被荡平,连自己也会跟着覆灭。

    灵玉终于明白,为什么紫霄剑派近年人才凋零,却仍然能够威压陵苍。因为昭明剑君,只需要有这么一个强横的存在,就足以支撑起一个宗门的辉煌。

    但是,她知道自己不可能认输,也远远不到认输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想起沧海派中,行端真人的那番话:“他这人,剑意确实纯粹,可剑心不够通明,所谓另辟蹊径,其实只是无力打破阻挡而为之,你若与他决战,不妨以此为突破点。”

    灵玉沉下心思,慢慢寻找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没错,昭明剑君剑意强横纯粹,难以正面攻破。剑心……剑心是否通明,直接表现在剑气之中……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