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3、悔不悔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这个答案自然是……是。

    昭明剑君回想了一遍此次决斗的过程,心里忽然一凉。

    是太久没有对手了吗?他竟然一开始就被这个小丫头牵着鼻子走!

    剑修,一往无回,决绝不悔。可是,从一开始,这场决斗就由灵玉出招,他来应对。这不是剑修该有的战斗方式,更不应该是他昭明剑君的战斗方式。

    回想他这一千多年,何时有过这般被动的时候?

    当年入紫霄剑派,昭明剑君并非天资最高的一个,也不是进益最快的一个。

    他那一辈,也是有天才修士的!

    天生剑心之体的行端,从一开始,就压在了他的头上。宗门上下,无论是谁,都将行端捧在手心。不管他取得什么样的成就,终是差了行端一着。就连他隐约有好感的灵枢,都钟情于行端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昭明剑君却从来没有改过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他拼命练剑,将自己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修炼中去。他以身犯险,只为了更多地体验生死之交的决然剑意。如此一步一步,在行端真人意外被人偷袭后,他脱颖而出,成为紫霄剑派新一任剑君。

    走到今天,成为威压陵苍近千年的昭明剑君,他徐照敢说,没有过半分侥幸。

    正因为他的搏命与坚持,才有今日的昭明剑君。就算行端真人复活,也未必能有他今日的成就。

    可是,今日这场决斗,从一开始,主动权就不在他的手上。哪怕他中间大发神威,将程灵玉压制得喘不过气来,也在她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开始,他竟然连这点警惕都丢失了?是因为晋阶元后以来,没有遇到过一个真正的对手,还是因为他对自己太自信了?

    灵玉站直身躯,紫光在她身边流动。

    “昭明,时到今日,你悔不悔?”

    昭明剑君抬起头,大笑起来:“悔?我为什么要悔?如果不是本君,那个小子未出世就已经葬身于玄冰岛了!我只怨,自己掉以轻心,竟然没有发现他包藏祸心!”

    灵玉也笑起来,她伸手抹掉嘴角溢出的鲜血,说:“昭明,你到今日,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啊!”

    她转过头,望着紫霄剑派的云台,徐正静静地坐在那里,神情寥落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最珍爱的玄孙,被你害成了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”昭明剑君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“他本是天之骄子。”灵玉冷声道,“天生剑心之体,就算不是天命之人,他的一生注定辉煌。可是你做了什么?就因为你的异想天开,害了一个无辜的人不说,他又得到了什么好处?一个人在星罗海,不敢用自己的脸,不敢用自己的姓名。回归身份以后,还要承受本不该他承受的非议!昭明,你费尽心思,却害了两个人,真是蠢得无药可救!”

    昭明剑君大怒,提剑指着她:“程灵玉!莫要胡言乱语,什么不是天命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?”灵玉打断他的话,目光冷若寒冰,“天命之人,需得符合三个条件,难道这些年你从来没有想过,谁才是真正的天命之人吗?”

    谁才是……真正的天命之人。

    昭明剑君心头大乱。他当然想过,只是,他不能接受,自己辛苦谋划了几百年,怎么可能会……当年本门前辈明明说过,徐正是天命之人!

    如果徐正不是天命之人,那……那他做一切,意义何在?还有大衍城的推算,又是怎么回事?难道说,他做的这一切,只是为了那个小子铺路吗?若是如此,徐正该如何面对世人的眼光?

    “昭明。”紫气浮出仙书,汇入她手中的长剑,“有件事,你可能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剑,剑身上,紫光流动不止。

    “他的紫郢剑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昭明剑君抬起眼,瞪视着她。

    灵玉轻笑:“不相信?好,我就让你看看,什么是紫郢剑气!”

    说罢,她手中长剑倏然分解,化为剑气。

    整个沧溟界,对紫气最熟悉的莫过于昭明剑君,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瞪大眼睛,看着那越来越清明的紫色剑气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好像看到了天地初开、万物衍化,又好像看到了电闪雷鸣、清升浊降,还好像看到了风雪雨露、生灵繁衍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那么一点点紫气,却让他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,有世界的形成,也有天地的毁灭。

    他竟然觉得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这道剑气的气势有多强横,而是因为,对于比自己高阶太多的事物的本能畏惧。

    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剑气斩落,甚至于,连眼睛都眨不了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

    他在心中狂喊,可心神却已经被这道剑气夺去了。

    莲台之外,范闲书和双成忽然同时移开目光,望向某一处。

    一道紫光,快得不可思议,从天际飞来,跃入莲台。

    它的速度实在太快,以至于观战的众多修士,没来得及反应,就已经将莲台上的紫郢剑气一裹,消去了所有杀意。

    灵玉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紫光团团一绕,飞出云台。光芒中,一个紫衣人悄然出现。

    挺拔的身姿,俊美的面容,衣袍上虽然没有紫霄剑派的标识,却与紫霄剑派的剑袍如出一辙。他负手立在半空中,浑身剑气萦绕,似乎挥手间,便可剑化流光,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看清此人的一瞬间,许多人不由自主地看向紫霄剑派的云台。

    徐正猛然站了起来,瞪大眼睛望着他,脸上似惊乍喜。

    这人,与徐正竟有六七分相似!

    他到底是……

    灵玉手中剑落地,眨也不眨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有神,他的脸庞有血色,他的皮肤有光泽……他是真的……真的回来了!

    徐逆也看着她,轻轻一笑:“剑败昭明,这种事还是我自己来做的好。”他迈入云台,走到灵玉身边,那柄剑重新化为剑丸,飞回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缓缓拉起灵玉的手掌,将剑丸放在她的手心,就像上一次,他们在生死树内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他不用再写字了。

    “到外面等我。”温柔的声线,仿佛带着醉人的熏意,与以往有些微不同,就和他的脸庞一样。

    灵玉发现,自己不用习惯,就适应了他如今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年在大梦泽寒鸦山,她看到的未来,就是这么一张脸。以至于后来的一百多年,出现在她的思念里的,一直是这张脸。

    这是他自己的脸,独一无二,再也不用做别人的替身了。

    徐正跌坐下来,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他说不清自己现在的感觉。明明是欢喜的,却又带了一点酸涩。

    他活着,不但活得好好的,还结成了元婴,突破了元后。自己再也不用背负内疚,不必日夜难安。

    原来,这张脸并不是他的,占便宜的人不是徐逆,而是他自己。原来,天命……真的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徐正的身边,沈清宵轻呼。

    紫霄剑派的云台上,已经骚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灵玉与昭明剑君,他们绝对会站在昭明剑君这边,事关紫霄剑派的尊严,不容许他们低头认输。可徐逆与昭明剑君之间,就是他们的内务了,还是一笔算不清的糊涂账。

    昭明剑君在紫霄剑派说一不二,拥护者众,但不代表他的所有决定,都没有异议。因为徐逆,这些年紫霄剑派没少受人攻讦,尤其是极意宗。

    当年灵玉在莲台上说了那番话,极意宗查了,发现徐逆的父母原是极意宗弟子,为此,没少找紫霄剑派的麻烦。

    紫霄剑派的弟子当然不肯认输,但,他们私底下对此另有疑义。有些人觉得,既然从极意宗抢回来这么个修剑的苗子,不好好培养,却当成了替身牺牲,违反了祖师创立宗门的初衷。只是,徐逆死都死了,除了私底下发发牢骚,还有什么用?

    没想到,徐逆竟然回来了,而且同样成为元后大修士。

    有什么比眼下的局面,更能说明昭明剑君决策的错误?

    一个四百年就达到元后的剑修,对其宗门来说,是何等的运势?这运势原先是属于紫霄剑派的,可现在呢?人家没来报仇就不错了!

    不对,人家摆明了要来报仇!

    又有数道遁光飞掠而来,在云台之侧停下,远远望着莲台上的情景。

    看清这几人的模样,紫霄剑派再次大哗。

    来人共有三位,他们身穿紫衣,身后负剑,俊秀挺拔,一派紫霄剑派的剑修风采。

    紫霄剑派的弟子们,在其中看到了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沈清宵猛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莫沉、花有溪、袁复!

    没错,是已经恢复本来面貌的袁复,而不是伏元青。

    袁复离开紫霄剑派快四百年了,许多人忘记了他的存在,但认得莫沉和花有溪的人很多。莫沉是在徐逆自堕溟渊后离开的,说是游历,结果一去不回。花有溪倒是一直没走,二十多年前,为了结婴而离山游历,至今未归,没想到竟然和莫沉他们在一起。

    沈清宵向自己的弟子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这名结丹修士意会,离开云台。

    飞到三人面前,这名修士拱手一礼:“花师兄,没想到你离山多年,已经结婴成功了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花有溪客气回礼:“有劳师弟惦记。”

    这名修士道:“不只是小弟惦记,徐师叔也很惦记。既然师兄已经归来,回去叙叙旧吧。”

    花有溪轻轻一笑,却没有挪步:“叙旧么,有的是时间,等此事结束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这名修士还欲再劝,莫沉忽然开口:“这位师弟,此事本与你无关,你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莫沉冷冷的脸色,这人咽了咽口水,草草行了一礼,回紫霄剑派的云台去了。

    别看莫沉后来那么好说话,在紫霄剑派的时候,他可是出了名的性格阴沉,不好打交道。

    他们这番对话,并没有刻意遮掩,现场那么多高阶修士,哪会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立场明显。

    真有意思,紫霄剑派近年人才凋零,原来有机会结婴的,都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培养了一个替身,不但没有达到预定的效果,令他叛出了宗门,还带走了这么多的优秀弟子。到这个地步,昭明剑君到底是悔,还是不悔?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