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0、挑战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夏侯真人说得口沫横飞,仿佛紫霄剑峰现在面临的不是可能要沉寂数百年的难关,而是即将前途无量的辉煌未来。

    徐正和沈清宵木然地听着。

    真是患难见人心。这么多年来,这位夏侯师叔,在剑君面前一派乖巧,说什么做什么,从来没有异议。而且,脾气温和,一派君子风范,在门派名声甚佳。

    没想到,昭明剑君一出事,上面压着的巨石被搬开了,他压抑了太久突然获得了自由,连掩饰都不屑做了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才回来,这么迫不及待地把昭明剑君赶去映月谷,自己好入主紫剑峰吗?

    徐正并不觉得愤怒或者什么,只是心冷如灰。

    他不恨夏侯真人,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在昭明剑君的威压之下,身为宗门第二高手,却因为昭明剑君太强势而只能处处附和。如果不是这次意外,他根本没有成为剑君的机会。因为,再有几十年时间,徐正就突破中期了,到时候,昭明剑君坐化,这剑君之位自然要交到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可是,谁都没想到,昭明剑君本来十拿九稳的决战,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紫霄剑派弟子心中不败的昭明剑君,败于程灵玉之手,还被归来的徐逆一剑击溃。

    昭明剑君毁了,徐正还没有中期,沈清宵虽然是昭明剑君的忠实拥护者,实力却比不上中期多年的夏侯真人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老天成全,多年来被压得连声音都没有的夏侯真人,突然就有了入主紫剑峰,成为剑君的机会。

    天上突然掉个大馅饼,能够稳住的人有几个?夏侯真人一直以来压抑自己,一朝得志失态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徐正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夏侯真人起冲突,他想当剑君就当剑君,想入主紫剑峰就入主紫剑峰。

    紫霄剑派正是危难当头,他如果还为这种事跟夏侯真人起冲突。是嫌紫霄剑派还不够落魄吗?

    反正,接下来几十年他要照顾剑君,努力修炼,没功夫管门派杂务。只有尽快出现元后修士。紫霄剑派才能够恢复昔日的荣光。

    徐正的目光缓缓扫过广场,那些来来回回的弟子,垂头丧气,情绪低落。

    如果连内部都不能团结,紫霄剑派还怎么度过这个难关?

    “对了,新任剑君的人选,你们有什么意见?”夏侯真人笑眯眯地问。

    沈清宵握着剑的手紧了紧。他们刚到,洞府都没有回过,昭明剑君也刚刚带过去安置,就这么在山门急着问这个问题……呵。他以前真没发现,这位夏侯师兄,原来这么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“剑君……”徐正开口,正要说下去,忽然感觉到什么。转头看向山门之外。

    紫霄剑派的山门上方,凭空出现一座宫殿,纯白的玉阶,晶体筑成的宫殿,透着清冷而疏朗的气息。

    庞大的气势随之压来,引来护山大阵的反弹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紫霄剑派修士,吃惊地瞪大眼。呆呆地望着这个宫殿,没弄明白,这东西到底从何而来,为什么出现时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    徐正等人一眼看到,宫殿玉阶前,那几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想干什么?”夏侯真人惊慌的声音传来。“护山大阵……”

    昭明剑君离开山门,护山大阵的阵令自然交到了坐镇宗门的夏侯真人手上。他抛出阵令,山门前那块巨大的剑石上,骤然闪过一道粗大的紫光,向整个紫霄剑派覆盖而下。

    “这人……莫非就是徐逆?”夏侯真人不确定地问。

    沈清宵点头。语气敷衍: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跟徐正相似度这么高的脸,不是徐逆是谁?

    夏侯真人看了看徐正,见他静静地看着山门外的徐逆,没有说话的意思,便咬咬牙,高声喊道:“徐逆,你这个叛徒!既然已经叛出宗门,还回来做什么?剑君已经心志崩溃,难道你还觉得不够吗?”

    灵玉坐在侧边的栏杆上,悠闲地晃着腿,听到这喊话,不由一笑。

    对方想摆出气势,可惜啊,说着说着就变成示弱了。

    不管徐逆做出什么决定,她都会支持。跟她回太白宗,行,保证让他做首座夫人;打算回星罗海,那她有时间也会过去相聚;想回紫霄剑派,好吧,那就帮他打下来吧。

    再说,回紫霄剑派也没什么不好。昭明剑君已经不能再操控他了,紫霄剑派没有元后修士,回去了,就是他一人独大。

    灵玉清楚,徐逆对紫霄剑派有归属感,这种东西,她在罗蕴、行端等人身上都看到过。如果他不回紫霄剑派,不管去了哪里,大概都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就像她,无论去哪里,都会自称“太白宗程灵玉”。

    徐逆站在上真宫前,看着紫霄剑派山门内的弟子们,这是他第一次,以真面目出现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听到夏侯真人的喊话,他淡淡开口:“夏侯师叔,你方才在问,剑君这个位置,该怎么办吗?”

    夏侯真人很想回他,谁是你师叔!可是,徐逆站在上真宫前,用这种淡漠的语气和表情说着话,让他不由自主地心生凉意。

    这种凉意,他面对昭明剑君时也有,就好像,昭明剑君回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与你何干?”夏侯真人喊道,声音不自觉地有点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意见。”徐逆一边转动着手腕,一边缓缓说道,“按紫霄剑派的规矩,每代剑君,都要通过护山大阵的考验,否则,只能算代理剑君。夏侯师叔,你应该不会违背门规吧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徐正和沈清宵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,既有惊讶,又有淡淡的喜意。

    夏侯真人心中凉意更甚,他喊道:“门规之事,与你何干?该不会你想做剑君吧?”

    徐逆微微扬了扬嘴角,露出一闪而逝的笑意:“不错,我回来,就是为了挑战护山大阵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徐正提起的心落到了实处。

    他肯回来就好,剑君让他来做最好。紫霄剑派不会堕落了,有这么一位元后修士坐镇,紫霄剑派的前程,前所未有地光明。

    与他一般想法的弟子不少,纷纷露出放松的表情。

    且不说本来就有人觉得徐逆遭遇不公,连沈清宵这样的死忠,听说徐逆的目的是挑战护山大阵,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管昭明剑君与徐逆之间有多少恩怨,昭明剑君是个合格的剑君,他做的许多事,都是为了紫霄剑派。沈清宵宁愿将剑君之位交到徐逆手中,也不愿意昭明剑君的心血化为乌有,宗门就此沦落。

    如果让夏侯真人做了剑君,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?徐家被打压是肯定的,说不定徐正也会被他干扰,一直不能晋阶。若是如此,紫霄剑派还有什么希望?

    徐逆当剑君,也许也会打压徐家,但有他本人在,紫霄剑派就不会倒。

    沈清宵拥护昭明剑君,并不等于拥护徐家,徐家和紫霄剑派的前程相比,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。

    夏侯真人察觉到周围的氛围,慌了:“徐逆!你不是紫霄剑派的弟子,凭什么挑战护山大阵?”

    徐逆轻轻一笑,气定神闲:“谁说我不是紫霄剑派的弟子?弟子身份,有宗门名录、身份令牌为证,什么时候由你说了算了?”

    在夏侯真人惊讶的目光中,徐逆取出一枚令牌:“这是我的身份令牌,要不要回去查一查宗门名录?夏侯师叔!”

    这枚身份令牌,正是莲台上徐正给他的。他消失之后,徐正才做了这个令牌,所以,给他时是死的。徐逆注入自身真元,身份令牌生效,如今已经货真价实。

    当然了,宗门名录上,肯定没有他的名字。因为,写宗门名录,要本人留下真元印记才行。写宗门名录和制作身份令牌同时进行,从来没有缺一个的情况发生,徐逆料想夏侯真人不敢去查。

    夏侯真人确实不敢去查,昭明剑君在时,宗门所有事务皆在他掌握之中,谁知道他是不是干了这件事?身份令牌为真,他哪里还会怀疑?

    他在心里暗骂昭明剑君,给徐逆制作身份令牌想干什么?现在被他害得成了废人不说,连剑君之位都要被抢了。

    这个话,他不敢说出口。徐逆的气势太强大,身边还带着好几个元婴修士,就算紫霄剑派的元婴倾巢而出,也未必打得过人家,何况沈清宵绝对不会站在他这边。

    眼看着落在自己头上的馅饼,还没吃到嘴里,就被别人抢走了,夏侯真人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可他被昭明剑君压制多年,已经习惯了服从,徐逆这样气势汹汹地打上门来,他只是挣扎了一下,就顺从了。

    算了,他要挑战护山大阵,那就让他进,阵令还在自己手中呢,未必能够挑战成功。

    看到夏侯真人闭口不言,徐逆道:“看来,夏侯师叔没意见了,你们呢?”

    他看的是沈清宵,以及刚刚赶到山门的其他元婴。

    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人有意见,那我就进阵了,有劳诸位在旁见证。”说罢,徐逆身裹剑光,飞掠进护山大阵。

    剑石察觉有人入阵,骤然放出炫目的紫光。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