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4、做不到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紫剑峰的深处,有一处不为人知的山坳,从天然溶洞进去,处处禁制,步步机关。

    袁复引着徐逆往里行去,一边走一边禀报:“还好花师弟及时赶回来,不然人就跑了。他倒是聪明,一听说剑君出事,知道徐师弟不会保他,就想着开溜。”

    这个徐师弟,指的是徐正。

    徐逆一路上都没有说话,不多时,他们到达溶洞深处,看到一个洞口水潭。

    这水潭不大,也就数丈见方,溶洞越深,周围玄冰越厚,到了水潭这里,已经没有一块裸露的岩石了。

    偏偏这水潭没有结冰,被玄冰簇拥着,看起来分外寒冷。

    水潭之侧,布有密密麻麻的禁制,根根透明的玄冰,将水潭做成了一个牢笼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水牢的角落里,缩着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看穿着,这个身影是个紫霄剑派的弟子,他手上套着禁锢修为的索链,因为寒冰而缩在玄冰较薄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徐逆看着这个人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看过段飞羽的惨状,既恨过也怒过,到了现在,已经麻木了。

    袁复弹出一个法术,落在那人身上。

    那人呻吟一声,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两人站在水牢外面,急忙忙地扑过来:“徐师兄,徐师兄,你饶了我吧,我不是故意的!剑君要我监视你们,我不敢不听啊!”

    徐逆的眼神没有一丝波动,他用一种冷漠到极致的目光看着顾昊。

    两百年没见,顾昊仍然是少年模样,修为达到了结丹后期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自己身为剑修,宗门内,最优秀的那批弟子,才能在四百岁前结婴。可是,当他看到结婴归来的花有溪。同样达到元婴的袁复和莫沉,心中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他何必为昭明剑君卖命?

    袁复冷冷地看着他,眼神轻蔑:“顾师弟。你的骨头这么软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顾昊想伸出手抓他的衣摆,要刚刚一伸出玄冰牢笼,就被禁制触了一下,因为剧痛而发出一声哀嚎。

    他抓着自己的手,脸上全是冷汗,口中不忘解释:“袁师兄,我真的不是故意骗你的,我不敢不听剑君的啊!”

    袁复脸上露出大大的冷笑:“你的意思是,昭明让你到我身边探听情报?你是自己太蠢了,还是以为我太蠢?当年昭明要是在意我。大可以派出戒律堂将我抓回来,以昭明的手段,让我生死不能太容易了,还怕探听不到情报?分明是你心生妄念,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消息。讨好昭明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袁师兄,真的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袁复的表情,让顾昊惊惧极了。他对徐逆没有这么怕,对袁复却心怀恐惧。当年他假意投靠,袁复甚是感动,两人颇有一段兄弟相得的日子。袁复这个人。报复心重,连徐正徐逆他都不怎么放在心上,何况顾昊?骗了他的人,他绝对会十倍还之!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徐逆出声,他看着顾昊的眼神一点情绪也没有,就好像看着一个死人。“把他关到冰牢去,段师弟经历过什么,就让他经历一遍!”

    顾昊好歹曾是他和徐正的剑侍,多年相处,就算不如段飞羽亲近。多少也有情分在。所以,徐逆过来,想亲耳听听他会说什么。没想到,他看到就是这么一个顾昊,这让他兴致索然。

    “不要,徐师兄,不要!我是你的剑侍啊!徐师兄你忘了吗?那年我们刚到紫剑峰的时候,经常一起受罚,那时候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一个人被罚,就大家一起受罚。”袁复接了下来,望着顾昊的眼神冷到极致,“当日你告密的时候,可曾想过我们的情分?既然做了,就别想推托责任,让人厌恶!”

    顾昊绝望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,徐逆的眼中,连厌恶都没有,就好像他是微不足道的尘埃,不值得自己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他们毫不犹豫地走了,连一个问题都没有问。这个顾昊想好的答案都没处出口,他在后面狂喊:“徐师兄,我、我知道剑君的事情,你问我,你问我啊!!”

    可是,没有人回头。

    出了水牢,徐逆说:“那件事就交给你了,我不想再看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袁复知道他说的什么,“不过,依属下看来,顾昊他恐怕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徐逆何尝不知?顾昊这种人,那个幕后人怎么会让他知道内情?他算不上多么聪明,内心又贪婪,只要稍微引诱一下,就会上钩。

    不过,任何线索都不可以放过,这种细微的线索收集多了,也许能找到什么规律。

    袁复面露踌躇:“主上,问完之后,怎么处置他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吗?他害得段师弟如何,就让他自己尝尝同样的滋味!”徐逆一甩袖,到底泄露出了一丝愤怒。

    回到剑宫,徐逆直接去了段飞羽那里。

    救出来之后,他就被泡在药池中温养,此时安静地坐着,像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灵玉就在屋中,看到他过来,摆了摆手,两人一同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些东西哪来的?”徐逆一眼看到外面堆着的许多盒罐。

    “徐正送来的。”灵玉说,“他来看过了。”

    徐逆的眼神动了一下,到底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灵玉道:“知道段飞羽囚禁在哪里的,除了昭明,就只有顾昊。徐正并不知情,他一直以为,昭明只是想他囚禁到老死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话不错,昭明确实就是打算将段飞羽囚禁到老死,只不过,这囚禁生涯他不想让段飞羽好过,安排在那么一个冰牢中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为他说话,我知道这件事跟他没关系。”徐逆说,“我也不生他的气,很多事情,他也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徐逆脸上显露出一丝疲惫:“我只是觉得,太无力了。不管怎么样,我都没有办法为段师弟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且不说昭明疯了,就算报复,他也感受不到。就算他还完好,用在顾昊身上的报复手段,对昭明一点用也没有。

    昭明刚愎自用,意志极强,他并不在乎肉体的折磨。那些事顾昊会害怕,他却不会。

    只要他的自我还在,不管什么样的手段,都打击不了他。

    最根本的报复之道,就是击溃他的自我。这比杀了他,或者折磨他,都要有用。只有这样,昭明才会觉得痛苦。

    所以,徐逆在莲台上击溃他的自我后,放弃了另行报复。

    从某个意义上来说,昭明已经死了,他的自我被连番的打击杀死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还清醒,看到这样疯癫的自己,恐怕宁愿死了。

    在他崩溃之时,徐逆就已经不恨了。

    就像他自己对徐正说的那样,他和徐家的恩怨,算是两清了。

    昭明夺他亲缘,改他命运,他击溃昭明的自我。徐正处处帮他,对他有恩,所以他放过昭明的性命。

    可是,看到段飞羽的惨状,他心中的怒火又燃了起来。而这一次,他已经没有办法报复了。杀了已经疯癫的昭明,对他来说反而是解脱。

    他的愤怒和不甘,都来源于此。

    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就算徐正不拦着,他都没有办法为段飞羽报仇。

    就算他将紫霄剑派覆灭,杀光徐家子弟,都出不了这口气。

    因为,这些对疯了的昭明一点用也没有。

    除非,昭明恢复正常,再被他逼疯一次。

    “世事不就是如此吗?”这样脆弱的徐逆,让灵玉想到当年他得知母亲已故的消息,跑到天池峰找她的情形。

    她上前一步,抬起手臂,环绕过去,轻轻抱着他。

    “就算居于人界之巅,拥有无上的力量,有些事情,做不到就是做不到。遗憾在那里,抹不掉丢不了,除了接受它又能如何?仇恨可以有很多很多,报仇却未必能够全部宣泄。这种事,经历的不止你一个。还有那些受到不公的待遇,终生无法报复的人,又该如何?说是因果循环,可因果哪里能毫不相欠?那些修为高的,可以凭借自身气运抵挡恶果,可以凭借各种法宝化去业火,这又公平吗?”

    徐逆动了动嘴角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知道灵玉说的有理,从来没有绝对的公平,因果也不是加加减减,最终为零的算术。

    “别把心思放在这里,不如想想,该怎么救段飞羽。”灵玉松开手,对他说,“我问过莫沉了,目前没有一个人有办法救他,我觉得,我们也许该另外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徐逆揉了揉眉心,疲惫地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灵玉说:“本源耗尽,这不是伤,也不是病,无药可医。可寿命不能延长,未必不能继续生存下去啊!”

    徐逆一怔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们太白宗,之前有一位客人,她是倾天之祸发生前的修士,这件事我跟你说过的。当然,她自身寿元未到,与段飞羽情况不同,可还有徐月啊!”

    提到徐月,徐逆的眼睛骤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徐月没有本源一说,因为她是纯粹的魂体,可她现在的样子,与人何异?我问过徐月了,她的身体跟修士的肉身没什么两样,一样能够修炼各种功法,也会流血疼痛。”

    灵玉说的,徐逆太明白了。因为他自己,就是这样一具身体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今天休息一下,晚上不会再有更新了。明天争取早点更新。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