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5、不恨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虽然有了方向,可要实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段飞羽的情况,是本源耗尽,就跟那些老修士寿元终尽一样,这种情况,涉及到的是天地法则。

    天地法则岂是连天道都感应模模糊糊的他们能够改变的?那些古老的典籍中记载,能够插手天地法则的,怎么也需要合体以上修为,而且不能插手太多,以免天地法则反噬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这个修为,就算能够改变,也承受不住反噬。

    徐月的诞生,有着她独特的机缘,想要人为创造出这个机缘,谈何容易!

    “段飞羽的修为能不能恢复?”灵玉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徐逆说:“可以,他本身境界还在。”

    昭明只是将他修为禁锢了,并没有废除。肉身没有灵气的滋润,才会被玄冰冻伤,丹田和经脉虽然也伤了,但它们本身比肉身牢固得多,伤得并不是太严重。

    “先恢复他的修为吧。”灵玉想了想,“我觉得,涉及天地法则,不好提前结束他的寿元。再说,他恢复修为,才能撑更久,我们也有时间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逆同意她的看法。

    段飞羽现在还好好活着,提前结束他的寿元,不跟杀了他一样么?万一出了差错,没能够给他重塑身躯,后悔也来不及。

    总之,此事要从长计议,万万不能着急,段飞羽的命只有一条,再经不起折腾了。

    段飞羽温养了个把月,才勉强有了个人形。

    从药池中出来的段飞羽,瘦得不像样子,形容枯槁,头发稀疏,根本看不出昔日俊秀青年的影子。

    徐逆看着这个样子的段飞羽,眼中隐隐有了泪意。

    反倒是段飞羽,安然恬静。既没有愤怒,也没有哀怜。

    他似乎还不习惯已经得到了自由,时不时地拉拉身上的衣衫。

    灵玉和徐逆进来时,花有溪正在跟他说着什么。段飞羽的现状。似乎触痛了花有溪,这些天,一直由他陪着段飞羽。

    徐逆当了剑君后,宗门事务由莫沉接手,私人事务则交给袁复,花有溪便专心为段飞羽寻找能人异士,想办法医治他。

    个把月下来,效果还算不错,段飞羽的修为在缓慢恢复,除了肉身太虚弱。没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最大的问题,那是没有办法医治的。

    “剑君。”看到他们进来,花有溪站起来行礼。

    段飞羽关节不灵活,行走不便,花有溪给他做了个轮椅。他抬起没有焦距的眼睛。转向门口,也跟着行礼:“……剑君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嗓子还没好,还是因为害怕这两个字,他的声音很生涩。

    “没有外人,不必多礼了。”徐逆说,“段师弟,你还是照以前那样称呼吧。”

    段飞羽牵动枯瘦的脸颊。笑容有些怪模怪样:“我巴不得剑君换人,徐师兄也让我习惯习惯。”

    徐逆心里一抽,沉默了数息,点头:“好,你想怎么就怎么叫。”

    坐下后,徐逆问了情况。花有溪一一答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段师兄的眼睛,已经彻底冻伤了,除非元婴后肢体再生,否则怕是好不了。”花有溪直言不讳,“不过。数日前请来的一位医士,说有办法另外做一对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哦?另外做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那个医士精通炼器,他说可以炼制一对法宝,代替眼睛。”

    徐逆点点头。元婴之前,修士若是残了,多半用这种方法制作假肢代替,只是眼睛不同手脚,复杂得多。

    “那就照他说的做吧,不管要什么,到莫师弟那里支取就是。厚待那位医士,炼制完成,重礼相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说罢此事,灵玉察言观色,向花有溪招招手,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他情绪还好吗?”离得远了些,灵玉问。

    花有溪叹了口气,声音低落:“还好吧,反正,看不出异常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花有溪警惕地扫了她一眼:“我?没什么好想的,段师兄关得太久,不爱说话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一处八角亭停下,花有溪斟酌着说:“以前,我总是偷懒,段师兄经常顶我的班,陪在徐师兄身边最多,所以他们感情最好。况且,当年段师兄虽说是为了自己求生,到底也是为徐师兄牺牲,徐师兄待他,自然与常人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一半,灵玉便转过来,一眨不眨地盯着他,盯得花有溪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了,灵玉道:“你干嘛跟我说这个?算是解释吗?”

    花有溪轻咳一声,眼神游移:“只是希望程真人不要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误会什么?”灵玉眨巴着眼,“误会他们有一腿吗?”

    花有溪的轻咳变成了重咳,因为他真的呛到了。

    他通红着脸,望着灵玉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挥挥手,在亭角坐下:“我有什么好误会的?难道只许他眼睛看着我一个人?那还不如戳瞎了算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花有溪心想,他这不是防范于未然吗?这个把月,徐师兄一直围着段师兄转,万一程真人火了,以她的个性,还不拆了紫剑峰?徐师兄这个剑君位置还没坐稳呢,要是后院起了火,这是要死啊!

    “这边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处理完,我师父那里……哎呀,那才是天大的麻烦!”

    当日从莲台离开,她本打算回去禀报一声,徐逆却说,让袁复去就好。灵玉想想,不管怎么的,师父都会生气,就由他去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事,她想到一点,猛然拍了下大腿:“回来拿嫁妆?该不会他说的嫁妆就是紫霄剑派吧?”

    花有溪刚刚顺了气,一听这话,又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段师弟,这些年,苦了你了。”徐逆低声说。

    段飞羽坐在轮椅上,声音平和:“也说不上多苦。剑君把我关起来后,就不理会我了,刚开始有点难熬,后来就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道:“徐师兄,你不必觉得愧疚,当年我们那个计划,本是为了自救,你知道,在那个时候,我们没有太多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尽管如此,他怎么能不愧疚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样,我们还能怎么做呢?剑君认定我是叛徒,当时我已经假意投诚,他还是把我关起来了,这跟我把假功法传给他没有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徐逆沉默许久,方道:“我还以为,你投诚之后,他就算会惩戒你,也不会太重,何况花师弟还在门派中,能照料一二。没想到,他不仅仅断了你的前途,还这样折磨于你,我……”徐逆双拳握紧,闭了闭眼,松开:“我对不起你,答应了徐正,没有杀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听说了。”段飞羽的声音沙哑而温和,“徐师兄,我不恨剑君。身为紫霄剑派的弟子,本该惟剑君之命是从,我选择与他对立,落到什么样的下场,没什么好恨的,这是我自己的选择。再说,以剑君的个性,如今这样,算是生不如死。他再也不能操纵我们了,没必要恨下去。”

    徐逆默默地看着段飞羽,这般反应,在他预料之中。段飞羽的死心眼,也是一种豁达,当初他选择徐逆,就算失败了,也没什么好后悔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活不了多久了?”安静中,段飞羽如此问道。寿元的流失,修士本人最清楚,从冰牢出来,逐渐恢复修为,段飞羽明显感觉自己不同以前了。

    徐逆没有瞒他:“……本源流失,无法可治。那些延寿药物,说到底是遏制本源流失的速度,只可治标,不可治本。”

    段飞羽的身体这样,就算服用了延寿丹药,也不会有太好的药效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恐怕没有办法结婴了。”说这句话时,段飞羽仍然很平静。

    最初的时候,他时时盼着徐逆回来,自己只是浪费了百余年时间,仍然可以继续修炼。随着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,他渐渐明白,就算徐逆回来,他也错失了良机。肉身坏到这个程度,对剑修来说,连剑气都无法容纳,怎么结婴?早就放弃了希望,如今并不觉得多么失望。

    “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。”徐逆说,“不止是结婴,等到沧溟界与其他各界通行,我还会带你去其他大千世界,元婴、化神、炼虚、合体……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……”

    段飞羽仍然微笑地听着,尽管他心中并没有当一回事。他相信徐逆会这样走下去,可是,他恐怕等不到那一天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紫霄剑派更换了剑君,各大宗门陆续派弟子前来道贺,送来贺礼。

    真华仙门、极意宗、太白宗……没有一个漏下。

    就算不承认也不行啊,看徐逆的态度,登位之后,连通知各派都懒得做,可知他根本不在乎别人承不承认。反正,紫霄剑派现在是他一人独大,压根没人能跟他抗衡。夏侯真人?算了吧,就他那个胆子,还不乖乖夹着尾巴做人。

    灵玉听说太白宗派人前来道贺,顺便问了一下,没想到来的居然还是她的熟人。

    “陆师姐?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她惊讶地看着走进来的陆盈风。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