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6、一百年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陆盈风笑嘻嘻地进来行礼:“见过剑君夫人。”

    灵玉道:“哪来的剑君夫人?这里只有首座大人!”

    “好吧,见过首座大人。”陆盈从善如流,换了称呼,顺便问一句,“对了,首座夫人呢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在哪,天天不见人影的。”灵玉挥挥手,打发了这个问题,“陆师姐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陆盈风心虚地笑:“本来想赶回来看你打昭明的,没想到,对自己的实力估计错误,没来得及赶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她大概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下,灵玉才知道,陆盈风这些年去了很多地方,西溟三地都游历遍了,之前在大梦泽,应一个世家之请,去了一处遗迹探险。

    “阳川湖邱家?”灵玉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,“对了,邱家可有一个叫邱元的人?”

    “有啊!”陆盈风说,“我这次就是遇到了他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个江元白没说谎,他真的叫邱元。

    “这位邱道友,甚是了得,结丹两百年不到,就已经圆满了。”

    等等!灵玉问:“结丹两百年不到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陆盈风不解,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当然不对了!当初灵玉在大梦泽遇到江元白,他已经结丹中期了,而那时距今,大概一百八十年!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时候中期的?”

    陆盈风想了想:“好像五十年冲到中期。”

    灵玉确定了,陆盈风说的邱元,肯定不是她认识的江元白。果然,他没说真名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,反正也就一面之缘,没说真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程师妹,莫非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灵玉便将当初大梦泽遇到江元白事大概说了一遍:“……那个人,他说他是阳川湖邱家的邱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陆盈风好笑,“这人要么是邱家的对头,要么是邱元的竞争对手。嘿,原来他被人冒过名,下次写信问问他,到底是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反正他也不是我的朋友,骗了就骗了。”灵玉满不在乎,“陆师姐,你这次游历回来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陆盈风笑嘻嘻:“出去看看,感觉挺好的,没意外的话,我回去就会闭关结婴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,看陆盈风的气色,就觉得挺好的。如果她这次能顺利结婴最好,就算结不成婴,有这个心态,多试几次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回来,就听说了这件大事,特意向阿澄讨了这个差事,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。”陆盈风凑上前,贼兮兮地问,“你们……是不是成其好事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当师姐该问的问题吗?”灵玉嘀咕。

    陆盈风理直气壮:“这问题当师姐的不问,难道当师兄的问?还是当师父的问?”

    灵玉拍拍额头,被她打败了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好像是已经……”陆盈风抱着胸,一边打量一边点头。

    灵玉顾左右而言他:“对了,我师父呢?有没有生气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陆盈风白她一眼,“蔚师叔的性子,你难道不知道?估计在洞府里磨刀呢!”想想又补充了一句,“还有你师祖也是。”

    灵玉拍额头:“我就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叫首座夫人那么嚣张?”陆盈风忿忿道,“我也想揍他呢,可惜就是……揍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回到剑宫,发现极意宗的一名结丹修士正好出来,看到她,行了一礼,寒暄两句。

    这是位中年女修,打扮得素净利落,双眉斜飞,很有极意宗的气质。对着灵玉,态度虽然也称得上恭敬,却多了一分不明的打量意味,看得灵玉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进了剑宫,徐逆还留在大殿里,手中拿着一枚陈旧的玉簪,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灵玉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她看到旁边的小几上,放着一个木箱,也很陈旧了。

    徐逆回神,答道:“说是我母亲的遗物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灵玉想到刚才那名女修的眼神,突然明白过来,“那位极意宗来客,该不会与你母亲有旧吧?”

    徐逆点点头:“你见过我母亲的画像,与她有几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灵玉回想了一下,好像鼻子和眉毛有点像:“她是你母亲的姐妹?”

    徐逆点点头:“说是远房表姐。我母亲所在的家族,不算世家,能出筑基修士就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打开木箱看了看,里面放着许多东西,钗环、手镜,还有婴儿戴的长命锁、小手镯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徐逆看着她手中的小手镯:“她说,这是我母亲给我准备的,可惜没用上。”

    灵玉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伤感,便笑道:“留起来吧,说不定以后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徐逆的眼神变了,视线下移,望着她的小腹。

    “别想太多。”灵玉忍不住有点脸热,“只是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修为越高,越不容易生育,元婴修士有后代的不多,就算有,多半也是早年生的。

    灵玉本身对此并不热心,他们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,像凡人一样生儿育女,太麻烦了。只是看到徐逆那种眼神,觉得有些心疼而已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逆轻轻应了一声,将手中的玉簪放进去,合上木箱,将之收了起来,同时也收起伤感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恢复一贯的冷静,说道:“极意宗很有意思,他们派了这位……算是我的表姨过来,还送来这些东西,要说没有别的想法,我可不信。”

    灵玉道:“这不是明摆着吗?你当了剑君,紫霄剑派一下子多了好几位元婴,实力大涨,他们怎么可能坐得住?我敢打赌,之前他们还想把你召回极意宗,毕竟你父母都是极意宗弟子,你也算半个极意宗的人。”

    徐逆淡淡道:“如果没有昭明,我自然是极意宗弟子。如今这般,只能说我与极意宗没有缘分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看得开,可惜极意宗肯定看不开。”

    极意宗看不看得开,徐逆才不管。他对父母有感情,可对极意宗没什么旧情可言。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杂事处理完,夏侯真人拿着一枚令牌求见。

    “大衍城召见?”徐逆摩挲着那枚令牌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夏侯真人果然被吓到了,看到灵玉在场,战战兢兢的。他比怕徐逆更怕灵玉,因为徐逆不会随便出手,灵玉却有可能盖他麻袋,拖过去暴打一顿。

    “可有前例?”

    夏侯真人连忙答道:“有,各大宗门都有这样一枚通行令,一旦有大事发生,大衍城的前辈会通过此令召集各派掌门。”

    徐逆看向灵玉,灵玉点点头,表示太白宗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夏侯真人将通行令留下,离开了。

    徐逆把玩着这枚小巧的通行令,对灵玉道:“你要不要问问太白宗,他们是不是也收到了?”

    灵玉却道:“不用问,太白宗的通行令就在我手中。”

    按理,通行令由掌门保管,但因为灵玉就是身负天命之人,经过商议,这枚通行令直接交给了她。

    徐逆有些为难:“你和我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啊!”灵玉理所当然地道,“反正你也没什么可瞒我的,料想大衍城的前辈不会反对。”

    就算反正她也要跟,不服?从溟渊里面出来咬她啊!

    当然,这个话灵玉只是在心里想想,表面上还是得对化神前辈尊重些……

    去大衍城,最快的方式是乘坐传送阵,直达临海,再自行飞过去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方式更简单,就是大衍城的前辈亲自出手,将他们转移过去。不过,非必要的话,他们估计不会这么做,还是老老实实自己飞吧。

    徐逆没有马上动身,身为一派剑君,他不像以前那样,可以说走就走,许多事情,都要安排好才行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他看完段飞羽出来,在门前停了停:“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安静了一会儿,沙沙的脚步声响起,徐正慢慢从阴影处出来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回来后,两个人第一次单独相见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段师弟。”徐正说。

    徐逆点点头,让开了:“你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徐正却没有进去,而是转过身,跟在他身后:“真的没有办法救他了吗?”

    徐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直到走过大半个园子,才停下来反问:“本源流失,寿元终尽,你说有没有办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徐正默然。他当然知道,想要解决这个问题,最根本的方式就是晋阶,在晋阶的过程中,天地本源会有所提升。可段飞羽如今只是结丹初期,身体又坏到了那个程度,想要晋阶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是想为他做些什么,就当还债。”

    五名剑侍中,段飞羽也是徐正最亲近的一个,只是他后来被迫放弃身份,与段飞羽很少接触,感情不如徐逆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你不必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徐正心情一黯,随后又听徐逆说道:“你没有多少时间,一百年,我最多给你一百年。”

    徐正一愣,猛然抬头。

    徐逆正好转过身来,直视着他:“一百年后,无论你有没有达到元后,我都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好半天,徐正才回过神,“原来你回来,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要离开沧溟界。”徐逆说,“如果一百年后,你不能通过护山大阵的考验,我就会把剑君之位传给能通过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徐逆便走了。

    徐正一个人默默站了许久,才回身往段飞羽的休养室走去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