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7、分析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宗门事务繁杂,徐逆又是刚接任不久,一通忙乱,才大致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这番忙乱,让灵玉知道了心腹存在的意义。若非徐逆带回来袁复三人,哪能这么轻松地把事情一甩,自己走人?她不应该抱怨首座没名没份的,要真像掌门那样,她也不能想走就走。

    再一想,她觉得这事情值得深思。看看徐逆,他身边都是些什么人?立下认主魂契的袁复和徐月,择他为主的莫沉和花有溪。个个能文能武,就算他当了剑君,也能把他身边的事全部包圆了。

    而她呢?阿碧那是小时候不懂事,不知道怎么处理,觉得多个灵宠好拉风,于是收在身边,结果她比谁都好吃懒做,连结丹都是偷吃东西才踏上那一步的。

    雷天一家更不用说了,当时收了他们,主要还是动了恻隐之心,又怕泄露出那个秘密。他们来到太白宗后,接管了天池峰的杂务,算是给了他们一个安身之所,也让灵玉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至于仙书里那几只,修为足够,倒是可以拉出来帮忙打架,可其他事情就没办法了。一群讹兽,随便放出来,还不搅得天翻地覆?

    雷天他们修为不足,不到那个层次,仙书里的妖兽,对人类了解又不足,这么一算,等她离开沧溟界,竟然没一个用得上。

    徐逆看她一脸烦恼,便问什么事。听了她的说法,道:“还有徐月,你忘了她了吗?”

    灵玉茫然:“她是你的人啊!”

    徐逆笑:“我知道你肯定考虑不到这方面,所以徐月闯进上真宫的时候,就打算把她留给你。”

    灵玉呆了呆:“难怪她说,你吩咐她,见到我跟着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没发现,就算我回来了。她也一直跟着你吗?”徐逆顿了顿,又笑,“再说,有她在身边。你这里有事,我会感应到。同心契这个东西太危险了,将来我们还是要解除。”

    连这种事情,徐逆都替她考虑到了。灵玉不忍直视自己的办事能力,一点都没有长远的考虑。这样看起来,她真不是做一宗之长的料,就算做,也只能做个象征意义的首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出所料,顾昊那里,根本问不到什么消息。把他关到冰牢才几天。袁复就过来禀报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徐逆的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袁复低着头:“是属下的疏忽,没有防备他早就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他自己动的手脚,还是别人?”

    袁复仔细回想了一下,肯定地说:“是他自己。他将剑气埋伏在自己体内,稍一引动。就自爆了,没有其他人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徐逆点头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死了就算了,你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灵玉见他神情不对,便问:“怎么,你觉得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顾昊贪生怕死,事前哪有这样的勇气?就算要自尽,必是受了折磨。才会产生这个念头。几天时间,还不够磨掉他的意志。”想到顾昊死得这么容易,徐逆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“可是,剑气究竟是谁所有,袁复不应该连这个都分辨不出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徐逆叹了口气,“我想。算计我们的人真可怕,他在紫霄剑派内,肯定还有别的眼线。”

    当日在莲台会面,八个人大致沟通一下。

    其一,天命之前。大家没必要彼此为敌。其二,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遭遇?似乎有人刻意算计他们。

    第二点,灵玉已经跟大部分人确认过了,没沟通过的也默认了,包括渊源之中的鬼帝。

    本来,他们以为鬼帝会幸免,因为他身处渊溟,幕后人的手,只怕伸不过去。不料,鬼帝却道,他所遭遇的事情,确实没有他们这么多,但并不是完全没有。

    经由这次短暂的会面,他们确定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个人,并不仅仅通过阴谋暗算他们,最根本的是,利用秘法影响了他们的气运,以达到改变命运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种手法,超过他们所知,就算在卜算之道上再有天分,仅仅元婴的他们,也做不到这件事。

    大乘期的对手,果然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另外,不管他们曾经是什么人,现在都已经转世了,不复前世的修为与能力,那个人用这种迂回的方式对付他们,可见自己也有为难之处。

    所以,找出他的最好的机会,是在沧溟界开启之前。

    若是沧溟界开启,不再与世隔绝,再想抓那个人的尾巴就难了。

    私底下,灵玉将自己这些年来探听到的消息都告诉了徐逆。

    “……得知缘修佛心破碎,我就产生了这个念头,各大宗门,恐怕都有那位的眼线。显化师伯将首座印信传给我之后,我便借此机会,安排人手在各大宗门里探听。虽然没有实质上的证据,但各种迹象显示,几乎每个宗门里,都有那位安插的人手,而且,修为都不低,最起码是结丹期。最明显的,就是井宿了。”说到这个,灵玉疑惑,“我想不明白,井宿是元后修为,就这么暴露了也太可惜了吧?”

    莲台之会前,井宿被灵玉重伤,目前毫无动静,以他的年纪,伤势应该没那么快好。

    徐逆也想不明白,他问:“紫霄剑派呢?也有眼线?”

    “应该有的。”灵玉犹豫了一下,“不过,我没有任何证据,这些年来,只是找出了几个可疑的人物。你现在是剑君了,也许可以查一查这几个人跟顾昊之间有没有联系。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个很好的方向,能省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顾昊之死,恐怕没什么可查的,说不定很久以前,就已经安排好了。以那个幕后人的手段,这种低层次的斗法,不可能露出马脚,哪怕他本尊并不在沧溟界内,暗算他们的是分身之类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昭明那边呢?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徐逆道:“昭明已经疯了。他自己身上恐怕查不出什么,所幸,这件事不算太久远,也距今不过四百多年。我准备从时间入手。四百多年前,昭明见过什么人,发生了什么事,说不定会有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灵玉想了想,确实没有更好的方法。他和徐正之间诡异的关系,说没有人插手,灵玉真不信。倒因为果,必定有一个诱因存在。

    将这件事从头到尾理一遍,就会发现,起因很有可疑。昭明因为算出徐正是天命之人。才会有那个分担天命的念头。一切的起因,就在于此。

    为什么徐正会被认为是天命之人?那个时候,他未出母胎,身上没有徐逆的精血气运,就算他是剑心之体。身上剑气浓郁,也不至于把天命安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关键就在于,他为什么会被算成天命之人。

    “当年,紫霄剑派有位化神前辈回到宗门,看出徐正的天命身份,才引出了后面这些事情。这次去大衍城,是弄清此事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灵玉却踌躇了:“你说。会不会大衍城里,也有那个人安排的棋子?”

    徐逆毫不犹豫地否定:“不会。如果有化神修士是棋子,大可以一个一个地找到我们,在我们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,就将我们杀了。我觉得,这个人的处境可能跟我们差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。他突然收了音,脸色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逆转过视线望着她,有些吃力地问:“你说,那个人会不会就在我们之中?”

    不用他解释,灵玉马上猜到这话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我们。指的是天命之人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吧?”灵玉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徐逆慢慢冷静下来:“还是多留个心眼吧。”

    灵玉沉默着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八个人中,她是与其他人关系最密切的一个。

    东溟的参商、方心妍,陵苍的徐逆、缘修,还有星罗海的范闲书,双成,每个人都跟她有私交,不管哪一个有问题,她都觉得难受。

    “……对了,莲台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灵玉打起精神问。

    徐逆道:“既然有虚空魔物从那里进来,就不安全了,前几天真华仙门那边通知过,要派人去那边镇守。”

    两人默契地没再提幕后人的事。

    昭明剑君赴莲台赌约时,紫霄剑派镇守在凌天舟的修士也跟过去了,后来直接回了宗门。现在,徐逆登位,大局底定,紫霄剑派也该派出元婴修士,尽一份力了。

    “梦花先生说,很可能溟渊那一带会持续出现漏洞,经历过虚空魔物之事,要更加小心。还好当时我们那么多人在场,不然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想到当日惊险的局面,灵玉也心有余悸,如果不是他们及时将魔物狙杀,天知道后来会发展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“他们也派人联系星罗海和大梦泽那边了,先进行一次彻查,再派人守着两个地方,安排巡视。”

    目前来说,只能如此处理。大衍城那边,早就递过来消息,除非化神修士从溟渊挣脱出来,又或者,沧溟出现新的化神修士,否则,上面的漏洞无法可堵。

    天地元气、虚空元磁和飓风,这些都是化神以下修士无能为力的。

    决定了镇守的人选,将各项事务分别交给袁复等人,徐逆决定动身。

    灵玉特意给太白宗传了消息,表示自己会去大衍城一趟。

    回信的是端木澄,告诉她尽管去。另外,委婉地提示了她一下,怎么躲也躲不过师父的怒火,还是早点回来的好。

    灵玉……暂时当没看到,反正都要挨骂,等事情办完,再回去向师父请罪吧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还有下一章。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