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38、云篆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东海上空,掠过两道遁光,往溟渊的方向飞快而去。

    越靠近溟渊,镇守的修士越多,许多小岛,都被改造成镇守之地。

    最外围的镇守修士是结丹期的,越往里修为越高。

    看到这两道遁光,结丹期的没敢上去拦。元后修为,自有元婴修士去拦,结丹修士在这里,只是警示,以防低阶修士误闯。

    数日后,灵玉他们到了第一个元婴关卡。

    示意身份令牌,镇守小队很干脆地放行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身份,已经有资格主持最高层面的事务,不需要再请示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时隔三百多年,他们再次踏入大衍城所在地。

    筑基时,与他们一起来的几位修士,萧正谊夫妇未能结丹,已经坐化了,燕星和枯禅倒是结丹了。但是,徐逆失踪,灵玉忙于修炼,再加上修为差距越来越大,不可避免地关系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两人停留在溟渊之侧,灵玉心中一动,指间聚起灵气,往眼睛处一抹。

    光芒闪动,她的眼睛亮起青光。

    片刻后,灵玉收回青光,说道:“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过来,见到此物的情景?”

    徐逆怎么会不记得?当时他们才筑基期,来到此处,不知道下面有什么,不敢下去。后来,枯禅仗着自身功法特殊,入内一探,他们这才找到大衍城所在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们修为不足,没办法看清此物,猜不出这是什么,现在看来,这东西像不像一把锁?”

    徐逆亦运起剑气,往周围稀薄的溟渊之气扫荡了一番。观察了一会儿,他道:“确实很像,像小儿用的长生锁。”

    此物太大,当日枯禅以为是鼎。灵玉倒是想到了胭脂盒和长生锁,不过当日他们修为不足,不好判断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们不但能够看清此物全貌。还能感觉到此物存在的牵引之力。

    “大衍城是被此物拖入溟渊的,如此看来,此物的本体说不定真是什么锁。”灵玉说罢,招呼一声,“我们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跃入溟渊,仍旧从破损处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下来时,见到的还是那太极之地,虚空长河缓缓流过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不再漫无目的,因为他们一进来。就感觉到了力量,法宝的内部力量,还有,法宝深处,与之抗衡的修士力量。

    二人几乎没有犹豫。往阴阳鱼的头部行去。

    他们先去的是阳极。

    阳极生阴,那一点黑色,透出彻骨的阴气。

    “诸位前辈,紫霄剑派徐逆前来拜见。”徐逆站在阳极,扬声道。

    没有回音。

    灵玉与徐逆对视一眼。他们分明能够感觉,那些化神前辈就在法宝之中。阴阳相生之处,有诸多变化。也最易渗透,如果要见他们,应该就在此处才对。当年他们进入此处,那些高阶修士就是借助阴阳变化,与法宝之力抗衡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两人耳边传来一声冷哼。一个冰冷冷的男声道:“传召的明明只是一人,为何来了两人?”

    灵玉恍然,原来化神前辈心中不快,这才不理他们。

    她道:“晚辈太白宗程灵玉,见过诸位前辈。”说罢。袖子一拢,打算旁听,完全没有告罪暂避的意思。

    又是好长时间没动静,不知道化神前辈们是不是内部也在争论。

    许久,灵玉听到一个祥和的女声响起:“丫头,你是太白宗的晚辈?”

    比起刚才那位前辈,这语气好多了,堪称慈祥。灵玉心中一动:“是,敢问前辈,可是我太白宗的师祖婆婆?”

    这女声带着笑意道:“老身妙竹,出身紫盖峰。”

    灵玉恍然:“原来您就是紫盖峰的妙竹师祖婆婆,晚辈听说您的事迹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身许久没有见到本门晚辈了,丫头,我们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妙竹婆婆说完,灵玉便感到眼前景物一晃,身处之地已经不是阳极,而是阴极了。

    灵玉失望:“师祖婆婆,为什么不让我留在那里?反正也没什么可瞒我的!”

    妙竹轻笑:“星河老鬼有事要问后辈,怎么会愿意让你听到。他们紫霄剑派的就是这点臭脾气讨厌,家丑不可外扬,其实谁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紫霄剑派那点事,外面已是人尽皆知,当时观战的人太多了。大衍城虽然被拖入溟渊中,想知道这些事并不难。再说,莲台就在左近。

    “原来那位就是紫霄剑派的前辈……”灵玉眼珠一转,“按他们的门规,我现在也算是紫霄剑派的人,给我听见怎么能算家丑外扬呢?”

    妙竹笑道:“你这丫头,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?你打败了昭明,星河老鬼怎么会给你好脸色看?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啊……

    灵玉很想翻白眼,紫霄剑派这臭脾气果然是代代相传,都关到这法宝里来了,还这么傲气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你回去问就是,不必理会星河老鬼。”妙竹轻描淡写地道,“听说我们太白宗近年来势头大好,老身一直想看看你,正好趁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灵玉道:“师祖婆婆想见晚辈,那还不容易?只要您发出召令,不管晚辈在哪里,一定会赶过来,让您看个够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妙竹笑了起来,“你这油嘴滑舌的脾气,和苍华那小鬼挺像的,果然是一脉相传。”

    灵玉眨巴着眼睛,万分无辜地道:“晚辈说的都是实话,怎么会是油嘴滑舌呢?”

    妙竹又笑了一阵,她道:“行了,这些话,留给别人听吧,老身算起来是你老祖宗,自然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问:“许久没见显化、显宣他们了,紫盖峰一脉可还好?”

    灵玉答道:“两位师伯挺好的,就是忙……”

    显化、显宣两位真人已经放弃了晋阶,这些年。不是在教导弟子,就是在外奔波,算是安排后事。

    这种事,没必要详说。妙竹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果然,她叹道:“这两个小鬼,也到了大限了!唉,当年他们来大衍城拜见,还以为我紫盖峰后继有人,说不定又能出一位化神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感慨了一会儿,妙竹又笑道:“不过,我们太白宗时隔两千多年,又要出化神修士。实乃幸事。”

    灵玉记得,西溟这边,每隔几百年,才会出一位化神修士。上一位化神的修士好像是星罗海出身,距今已八百多年。陵苍这边。张千影本来是最有希望的,她七百岁达到元婴圆满,许多人都以为,她等于预定了化神名额。没想到,五百多年过去,张千影还没有动静,反而天命之人纷纷出世了。

    妙竹又问了一些太白宗的问题。灵玉一一答了。

    说完宗门之事,妙竹顿了顿,笑问:“以后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灵玉想了想:“自然是尽快化神了。只有化神了,才有能力开启通途,才能将大衍城从溟渊拖出来。”

    妙竹接着问:“听说那小子回去抢了剑君之位,那可不是件好差事。会不会影响到你?”

    灵玉听得有点迷糊:“影响?不会啊,他做他的剑君,我又不插手他们的宗门事务。”

    妙竹见她不开窍,干脆直言:“你以后是留在太白宗,还是跟他留在紫霄剑派?”

    灵玉恍然:“师祖婆婆是担心我留在紫霄剑派吗?我想。等他把事务安排好,应该会跟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妙竹不动声色,“紫霄剑派的人,都自傲得很,他会同意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同意?他本身并不是很想做剑君,只是,他要不回去,紫霄剑派就没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妙竹若有所思,“严格算来,是紫霄剑派负他在先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杂七杂八地说了一阵,妙竹道:“丫头,你难得来一趟,祖师婆婆给你点礼物吧。”

    礼物?灵玉眼睛发亮,话接得非常快:“谢师祖婆婆赏赐!”

    这反应,让妙竹哈哈笑了起来,意有所指地道:“这东西,可不好接,你别失望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灵玉只觉得一点灵光,不知从哪里飞出,骤然向她压来,瞬间没入她的识海中。

    许许多多玄奥的文字,出现在灵玉的识海内,它们的结构,似乎包含了玄妙的奥义,每一个运行轨迹,都有深刻的涵义。

    妙竹道:“大衍城建在此处,是因为在此发现了这件法宝。大概四百多年前,此宝发生异变,出现破损。此后,我们一直与此宝对抗。支撑了几十年,到底没扛住,大衍城终于被此宝拖入其中。既然天命之人已经出世,这件事可以交给你们了。此件法宝,与沧溟界被困有很大的关系,这些云篆,是我们研究此宝所得,你回去细想想,说不定会有收获。等到你们化神之日,也许就是我们重见天日之时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的神识还困在这些云篆之中,等到她清醒过来,人已经出现在大衍城的附属之城内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徐逆也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的样子看起来没什么不寻常,表情也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徐逆说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灵玉晃了晃脑袋,还晕乎乎的,“我可能有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徐逆听了此话,再看她的样子,紧张起来:“怎么了?那位不是你们太白宗的师祖婆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这个问题。”灵玉倚着石柱坐下来,抱着脑袋,“师祖婆婆给我看的东西,我觉得很熟……”

    ps:

    这段不是副本,只是剧情……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