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0、滴水不漏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等到争吵平息,气氛有些凝滞。

    星河真人并不是真的一点都不明白情理,昭明的脾气,他还能不明白?只不过,事情发生都已经发生了,否认没有意义。徐逆一来,他首先这么说,就是想点明,紫霄剑派对他也是有恩的,先拿恩情压住,免得他拿大。

    星河真人比谁都清楚,剑君这个位置对紫霄剑派来说有多重要。别的宗门的掌门,没有这么重的权柄,惟独紫霄剑派,剑君说一不二。

    万一徐逆是因为心生不满,才回去抢了剑君之位,毫不夸张地说,他完全可以将紫霄剑派折腾散架。

    不过,徐逆的回应让星河真人明白,这小子的脾气硬得很,恐怕越是强压,他就越反感。

    极意宗那位前辈的声音消失了,现场恢复了静默。

    “小子,莫非你也是这么想的?”星河真人平息了一下心情,重又开口。

    徐逆道:“师祖前辈为何如此在意?我与昭明之间的恩怨,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星河真人沉默片刻,答道:“昭明是昭明,你要报仇,本君拦不住,只是,不希望你对昭明的仇恨,牵连到宗门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还是那句话。”徐逆说,“我对紫霄剑派无怨。”

    他如此坦然,倒让星河真人有些心虚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的意思是说,不会拿宗门来撒气?”

    徐逆道:“我若要拿宗门撒气,何须夺剑君之位?直接打上门,又有谁能拦我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始终平缓,没有半点高高在上之意,可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傲气。

    星河真人噎住了,尽管不想承认,但这话不无道理……

    话虽如此,他还是不甘心地补充了一句:“你以为挑战成功,就能破开护山大阵?那大阵是本君加持过的,就算来个化神修士,也未必能够攻破。”

    徐逆仍然平静应下: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态度,让星河真人一肚子不甘心无处可发。

    护山大阵确实攻破不易,可一个门派绝对不能只靠护山大阵维持,徐逆要真心想整垮紫霄剑派,多得是办法,不是一个护山大阵就能保住的。

    星河真人这般想着,心情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货真价实的天命之人。当初昭明想出那个主意的时候,他并没有反对,严格来说,对不起这孩子的,也有他的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星河真人肃然开口:“徐逆,你登位之时,不曾对前任剑君作出过承诺,如今,可愿对本君作出承诺?”

    按照宗门规矩,除非前任剑君身死,新任剑君继位时,要对前任剑君作出承诺。可徐逆登位,那是非常规的,别说昭明剑君疯了,就算他没疯,他不会甘愿把剑君之位传给徐逆,徐逆也不会愿意对昭明跪拜。

    略一迟疑,徐逆拂袖,单膝跪下:“请剑君训示。”

    星河真人沉肃的声音传来:“徐逆,你为紫霄剑派剑君,可愿终你一生,不叛师门?”

    “弟子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愿尽你全力,将紫霄剑派发扬光大?”

    “弟子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愿以本心为誓,维护宗门?”

    “弟子愿意。”

    星河真人露出微微的笑意:“好,从此刻起,你为紫霄剑派剑君,望你不要忘记自己今日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牢记。”徐逆如此答道。

    在他决定回紫霄剑派的时候,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。不回去便罢,即便回去只是为了让紫霄剑派度过这个特殊时期,也要将之视为自己的责任。

    关于宗门的问题,暂时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星河真人的声音放松下来:“好了,本君要问的问题,都问完了。你来此处,肯定有许多疑问,想问就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逆起身,深吸一口气,“敢问师祖前辈,当年为什么会认为徐正是天命之人?”

    星河真人没有立刻回答,安静了一会儿,他慢慢说起:“当年,大衍城刚刚算出天命之事,为了尽快找出天命之人,我们曾经分头出去寻过。”

    徐逆没想到背后有这么一段,便道:“可是,你们没有找到其他天命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星河真人淡淡道,“不要太高看大衍城的推算之术,虽说化神已经可以推衍,但我们刚刚触摸到天道,推衍并不是很准确。寻找天命之人,我们也只是尝试,结果你也看到了,不算西溟那边的,我们人族这边,从头到尾,只找到了一个,而且这个还是推算错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徐逆听出星河真人话中的苦笑意味。从这一点来说,大衍城非常失败,八个天命之人,暂且不论妖啊鬼的,其他五个人明明白白地出现在沧溟界,却一个也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“他们妖族,由血统主宰,天生敏锐,且异象明显,我们与他们不能比。”星河真人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,如此解释。

    徐逆轻轻点头。确实不能比,参商诞生时的血统已经说明了一切,而方心妍,诞生之初,便化出灵体,这一点妖族很占便宜。

    “本君回到紫霄剑派,只是顺便看看,本门有没有这个运道。不料,竟让我看出,本门即将有剑心之体诞生。”

    此事徐逆疑惑许久,他问:“徐正当时没有异常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星河真人很肯定地说,“徐正那时还在母腹中,本君可以确定,他没有被人动过手脚。他的剑心之体是真的,身上有浓厚的剑气和气运,正是因为如此,本君才觉得,他很有可能就是天命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之后呢?你们是怎么确定的?”

    “本君将这个结果传递回大衍城,由天机子进行推算,再回馈过来。”星河真人顿了顿,“天机子说,这很可能是天命之人。还未出母胎,他不能确定,说等这孩子出生,他再亲自推算一遍。”

    等到徐正出生,结果不用说了,他身上有徐逆的精血气运,怎么算都跟天命有关。

    徐逆沉默片刻,问:“晚辈能见一见天机子前辈吗?”

    星河真人轻笑,感叹道:“不能了,你见不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徐逆听出他话中之意,眉头一皱: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第十二代天机子,他已经陨落了。”

    徐逆想了想,满心疑惑:“师祖前辈,化神修士的寿元,不是可以达到万年吗?”

    晋阶化神,可以动用天地元气,寿元也会有一次大的突破。照理说,除了少部分修士,大衍城的化神前辈应该都在才对。况且,天机子已经十几代了,怎么听都觉得古怪……

    星河真人简短地道:“现在不是告诉你此事的时候,你只要知道,大衍城为了推算天命,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就可以了。第十二代天机子已死,他当时怎么推算的,我们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徐逆选择了相信,现在的他,除了相信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觉得推算有问题?”

    徐逆想了想,没有把他和灵玉的分析说出来,只道:“此事颇有古怪,就算真的算错了,正好把真正的天命之人牵扯进来,也太巧合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星河真人不能否认。无论多么强大的气运,也只是增加了机缘,不能完全避免坏的运道。换句话说,徐逆很有可能在给徐正做替身的过程中,殒命而亡。要真的发生这种事,沧溟界到底能不能正常开启通途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还有一个疑问。”

    经过一番恳谈,星河真人大方多了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昭明是怎么得到那个秘法的?晚辈曾经查过典籍,融合精血,这种秘法在典籍中从来不曾看过,似乎不是沧溟界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星河真人道:“这件问题,本君答不了。天命出现之前,大衍城发生了一件大事,就是这件法宝,突然出了意外。刚开始,法宝的牵引之力没有那么强,我们还能外出寻找天命之人,后来,这法宝的力量越来越强大,我们为了防止大衍城被拖进去,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里了,没有心思去管其他外面的事。再说,昭明先斩后奏,本君知道的时候,你们已经精血相融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星河真人继道:“当时,本君大发雷霆,谁知道精血相融之后,会发生什么后果?他想把天命的表象转移到你的身上,让你去承担天命所带来的风险,而真正的天命仍然保留在徐正身上……他简直是异想天开,天命岂是那么好骗的?再说,谁知道转移的是天命带来的劫难,还是机缘?”星河真人叹了一声,“可是,他做都做了,本君又能如何?后来,你果然承担了大部分劫难,本君就默认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就没有问过那个秘法的来历?”徐逆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当然问了。”星河真人说,“他当时搪塞了几句,正好又是大衍城被拖入此处的关键时刻,本君实在是顾不上。”

    徐逆忍不住沮丧,果然,那个幕后人算计得清清楚楚,一点痕迹不露,就连大衍城这边都找不到线索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事再追究下去也没有意义。你难得来一趟,本君有些事情要告诉你。紫霄剑派为陵苍大派,有些事情,一向由代代剑君口耳相传……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