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2、路遇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灵玉道:“找鬼帝干什么?时候到了,他自然会出来。你在溟渊经历过追杀,回去难道不危险吗?”

    徐逆微笑道:“那时我神智不清醒,才会无头苍蝇似的乱撞。无妨的,上真宫可以抵御溟渊之气,小心一些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事情都过去,再计较也没有意义。灵玉又问:“你怎么知道,他就是转轮王的转世?”

    “自然费了一些手脚,仔细打听过的。”他们这些人有共通点,鬼帝当然也在其中。尤其鬼修修炼速度极快,鬼帝在其中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你和鬼帝达成了协议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逆摇了摇头,“那几个人,我不大信任他们。”

    灵玉知道他说的是谁。徐逆和方心妍在筑基期就结下了仇,缘修的个性与他不合,还有范闲书,神神秘秘的,除了灵玉没人敢相信,参商和他又没有交情。算起来,只有双成与他谈得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他们查得怎么样了……”想起那几位,灵玉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大家都发现了这件事,着手查的不止他们。如今没一个人有消息传来,应该都还没有头绪吧?

    去过大衍城,两人也不急着回去,就这么乘着上真宫,慢悠悠地往回飞。

    两日后,刚刚离开溟渊的地界,灵玉忽然感应到什么:“怎么会有好几位元后修士?”

    徐逆也觉得不对劲。陵苍的元后修士不多,总共也才十几位,有几位已经临近坐化,近年不出山门,没道理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可他们应该不会感应错,至少有位元后,出现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。”徐逆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灵玉同意。现在是非常时期,溟渊一带的上空。陆续出现漏洞,万一有什么事情,错过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上真宫加快速度,往元后修士所在地飞去。

    飞得越近。感应就越清晰。

    不是四个,应该是五个才对,还有一个,潜在海底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收敛威压,远远的,有人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道友请留步。”拦住他们的,是个体形消瘦如鬼的魔修,整个人干巴巴的,像具骷髅。身上的黑袍风一吹,就好像要被吹走似的。

    灵玉与徐逆对视一眼。低声道:“幽冥教的灵官魔君,他在这做什么?”

    对方很快到了眼前,徐逆来不及回答。他站在上真宫前,说道:“路经此处,发现有道友在此。好奇前来一看,打扰灵官魔君了,还望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发现是他们,灵官魔君直愣愣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异色,声音幽幽地道:“原来是紫霄剑派的徐剑君和太白宗的程真人,幸会。”

    见过礼后,灵玉开门见山:“灵官魔君。此处离溟渊甚近,你们在此作甚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灵官魔君警惕地看了他们两眼,说道,“两位见谅,怕是不便告知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续道:“皇风书院的兰台公子。以及极意宗的不归道友亦在此处,不过,他们不方便来见礼。”

    灵玉与徐逆相视一笑,干脆地回道:“既如此,我们不打扰了。再会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上真宫转了个方向,往西边继续飞去。

    灵官魔君暗暗松了口气,往回飞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座露出海面只有十几丈方圆的小岛上,站着三个人。如果灵玉在此,就会发现,其中有一个还是她的熟人。

    华练仙子。

    当年沧海派一别,也有三十多年了,华练仙子和梅远之二人疑心重,没有让药王医治自己的伤。这些年来,华练仙子遍求良药,总算将身上的伤治好了大半。可惜的是,那次重伤,伤到她的根基,始终不能根除。

    前些天,华练仙子来到陵苍,听说了灵玉击败昭明剑君的事,心中不无后悔。既然能击败昭明剑君,灵玉身上的伤自然是全好了,而且修为大有精进。如果自己当初也留在沧海派给药王治伤,说不定也已经好了。

    可惜,星罗海那个鱼龙混杂的环境,出身于此的修士大多疑心重,当时让华练仙子相信药王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所幸,她也没有完全拒绝,离开前,在生机池里泡着,受损的根基修复了许多。现在虽然伤还没好,只要多花时间,一样能够康复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两个人,正是灵官魔君之前提过的两个。皇风书院的兰台公子,以及极意宗的不归真人。

    兰台公子是个二十出头的书生,青巾束发,儒衣潇洒,手握折扇,风度翩翩,一派公子风范。

    他与灵玉在极光城见过的存思公子不同,存思公子也是儒雅斯文,却衣着华丽,更像个贵公子。兰台公子素衣淡衫,从衣着到气质,更像个单纯的风流书生。

    另一位不归真人,则是极意宗的元后修士。他个子高大,体形又胖,看起来像座肉山,满面横肉的,不像个修仙的真人,倒像个穿了道袍的屠夫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不归真人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几个月前,莲台之会上出尽风头的两个人。”灵官魔君这话酸溜溜的。

    幽冥教这代本来也有优秀弟子,可惜啊,丁玉成那个家伙不争气,当年莲台之会一败,就一蹶不振。前些年,据说出去游历,其实灵官魔君知道,他是跟着程灵玉跑到星罗海去了。二十多年前,他直接在星罗海结婴,而后回归门派,给幽冥教添了一位元婴修士。

    如果是往常,灵官魔君已经很满足了,可惜,他们这一代出了多少优秀弟子?天命之人那么多,幽冥教怎么就没轮到一两个呢?

    这么一想,丁玉成结婴之事也变得索然无味了。

    “是程灵玉和徐逆?”不归真人摸了摸肥嘟嘟的肚子,眼珠转来转去,似乎在考虑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他们已经走了。”灵官魔君望着不归真人,嘿嘿一笑,“我说,不归道友,那徐逆不是极意宗出身吗?你没趁这个机会把他拉回门派?”

    不归真人收回眼神,一派淡然地道:“谁家的弟子,这都是机缘,他与我们极意宗没有缘分,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。”

    灵官魔君在心中冷哼了一声。无可奈何?这老小子还在他面前装,谁不知道他心头在滴血?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,面上却很赞同地点头:“说的是。紫霄剑派的人,就是可恶,不知道他们怎么教的,都是死心眼。我幽冥教就算了,跟你们道修不是一路,可要说的话,你们极意宗也不是没有剑修,为什么非得留在紫霄剑派呢?”

    没等不归真人再说什么,华练仙子冷冷插话:“你们说完了没?别人家的弟子,你们也这么感兴趣?”

    不归真人和灵官魔君都闭嘴了。心里却想,这老太婆,他们星罗海的懂什么?一个好弟子,足以撑起宗门千年,哪是他们这些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散修能明白的?

    华练仙子瞥了眼他们离开的方向:“算他们识相,没来打扰。”

    兰台公子挥了挥扇子,一派写意地问:“几位,还有多久?”

    他这一打岔,小岛上的气氛松驰了下来,华练仙子缓了缓语气,说:“不必着急,寻脉之事,本就耗费时间,总要耐心些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水柱冲天而起,一道身影飞掠从海中而出。

    四个人同时转过头,望着此人。

    这是个形貌打扮都不起眼的修士,他抖了抖身上的衣衫,将身上的水汽蒸干。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,他道: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灵官魔君等人大喜:“那我们这就下水?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此人说,又一次跃了下去。

    四个人紧随其后,没多久,海面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眼看着小岛离得越来越远,灵玉有些可惜地道:“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,能出动这么多元后修士,应该不是凡品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逆缓缓凝练手中的紫郢剑,他已经习惯了在闲暇时将紫郢剑拿出来祭炼,这样心意更加相通。

    刚才灵官魔君出来相阻,分明是一起寻宝探险,怕他们来分一杯羹。一般来说,这种事情,相熟的人都会避开。除非利益大到值得翻脸,否则,谁也不愿意随意结仇。

    灵玉或者有点贪心,但看不到宝贝,她可不会贸然去抢。再说了,就算想抢,也未必抢得过,对方有五名元后呢!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徐逆收了剑,说:“你要是好奇,我们可以在这里等等,说不定过会儿就会出现异相。”反正他们现在也没什么事了,那些待办的事都不急。

    灵玉想了想:“那我们留一会儿?你有没有办法把上真宫隐藏起来,不让那几个人发现?”

    徐逆沉吟:“五位元后,有点冒险,再远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又飞了一段距离,上真宫停下,落在海面上,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,不远不近,那边发生事情,这里可以看到,但又不会离得太近,引起对方的警觉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的事情顺利,灵玉就当自己闲着无聊在这玩一会儿。要是出了什么差错,给了她机会……嘿嘿,送上门的好处,灵玉从来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错字待修。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