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3、值了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这一等,就等了三天。

    此处离溟渊不远,海浪仍然很大,徐逆为了隐藏行迹,撤去了上真宫的禁锢之力,使得整座上真宫随着海浪起伏,颠簸不已。

    灵玉打了个呵欠,倚在栏杆上,说:“他们该不会三五个月不出来吧?”

    这对寻宝来说,也是常事。因为很多遗府,布有重重禁制,且多年下来,大多被掩盖得不露痕迹,想要从中找到真正的入口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几个人已经聚在一起,应该已经有明确的线索了。五名元后,这么大规模,肯定早就来探过,知道危险性极高,才会聚集这么多的高阶修士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。”徐逆说,“他们已经入海了,想必已经有了头绪,运气不太差的话,也就几天的事。”

    最花时间的,是寻找线索,一旦找到确切的入口,并且已经探过路,有没有可能成功,几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如果几天搞不定,他们估计会暂时偃旗息鼓,准备好了再来。

    灵玉也希望如此,只是,凡事都有例外,比如他们上次去沧海派,就耗了很久。上次显化真人去冰湖的无底洞,用的时间也不短。

    灵玉干脆钓起鱼来。西溟这边的沧海,妖兽不太多,大都是没有修为的海兽。

    她钓上来,又抛回海里,不在乎钓不钓得到鱼,自得其乐而已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日,徐逆忽然停了祭炼:“有动静。”

    灵玉还没来得及问,就感觉到脚下的上真宫在抖动。

    这抖动越来越剧烈,仿佛海底有什么东西喷薄而出

    “走!”徐逆说,将上真宫一收,两人化为遁光,往那群元后入海之处而去。

    刚刚飞上半空,就听“轰隆”声连绵不绝,空气中响起尖锐的鸣叫声。

    海水汹涌,仿佛下面有一股吸力,掀起巨大的海浪,往那小岛所在之处涌去,迅速形成漩涡。无数的海兽被冲进漩涡。

    灵玉和徐逆都没有动,他们站在高空,看着下面这个巨大的旋涡逐渐显形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是元婴修士,面对这样的天地伟力,也不敢随意涉险。况且,这个旋涡一看,就不是单纯的海底地形变动。

    那些人,在下面引动了什么东西,很可能是上古禁制,才引发剧变。

    这种时刻,没必要冒险,不如等旋涡稍微平息,再入内一探。

    灵玉扭头往另一方看去,细细的呼叫声传来:“救命,师父,师娘……”

    她身形一闪,遁光在空中拉出长长的一道虚影,往呼救声处掠去。

    汹涌的海水中,有五六名修士正在挣扎。这些修士只有筑基修为,看起来年纪都不是很大,另有两名结丹期放出飞行法宝,想将他们捞上来。

    这里离漩涡有些距离,结丹期的勉强可以抗衡吸力,可想去救那些筑基修士,却是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那两名结丹修士刚刚察觉有什么人出现,就见一道灵光掠出,化为法阵,将海水中的筑基修士一一卷起,抛在其中一名结丹修士放出来的飞行法宝上。

    那几人得救,惊魂未定。其中一名结丹修士看到灵玉,大吃一惊,连忙行礼:“晚辈裘飞鹏,参见前辈。敢问前辈高姓大名,救命之恩,不敢相忘。”

    灵玉摆摆手:“举手之劳,不必挂心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飞行法宝的情况,另一名结丹女修正在极力操纵法宝,与旋涡的吸力抗衡。

    不止海浪,就在风也在海面上形成了一个旋涡。

    救人救到底,灵玉伸指一弹,一道灵光飞出,将整个飞行法宝一裹。青蓝色的光芒一亮,形成一个护罩,稳稳地停住了。

    那名结丹女修也腾出手来,向灵玉道谢:“晚辈狄小琴,多谢前辈伸出援手。”

    灵玉道:“此处靠近溟渊,陵苍各大宗门已经下令,没有准许不得入内,你们跑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如果灵玉没记错的话,再往里一点,就会有镇守小队巡视,这里正好是划出来的禁止入内分界之处。

    两名结丹修士对视一眼,这个名叫裘飞鹏的男修道:“不瞒前辈,我们夫妇二人,是玄阴宗的掌门和长老,这几位是我们的弟子。前些天,我们得到一张遗府地图,探过路后,带着弟子们来见识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玄阴宗,这个宗门灵玉没听过,掌门和长老是结丹期,想来也就是个不起眼的小宗门。

    “这里可不是近海,你们两人倒罢,带着筑基弟子来此,是嫌他们命不够长吗?”

    裘飞鹏惶恐低头:“是晚辈考虑得不够周详……”

    狄小琴见丈夫如此,忙道:“前辈有所不知,我们夫妇寿元不多了,最不放心的就是门下这几名弟子。若是他们之中无人能够结丹,我们玄阴宗就算没落了。所以,我们才想带着他们来历练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别人宗门的事,灵玉懒得多管。她道:“现在这里出了事故,你们赶紧回去,再迟的话,本座就顾不上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裘飞鹏与狄小琴对视,狄小琴给了丈夫一个眼色,裘飞鹏却面带迟疑。

    见灵玉要走,狄小琴连忙唤道:“前辈稍等!”

    灵玉转回身: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狄小琴说:“事到如今,这个遗府我们也不好去了,不知前辈对此可有兴趣。”生怕灵玉误解,她忙道,“我们之前来探过了,这个遗府虽然小,可附近很有可能是某个上古宗门的遗址。我们不敢细探,前辈却可一试。”

    灵玉笑了笑:“你们这是打算把地图卖给我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狄小琴脸上堆笑,“前辈救了我们的性命,只当是报酬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笑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狄小琴揪着裘飞鹏,总算把那张地图要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古旧的兽皮地图,那兽皮已经磨得不像样了,上面的地图也有许多破损。不过,大致可以看出,上面画的遗府所在地,就在此处海域附近。

    “请前辈收下。”她低头恳求,“出发之前,晚辈就反对过,怕是会有意外,奈何夫君执意要来。现在出了这等变故,这遗府我们夫妇不用想了,还不如送给前辈,断了他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灵玉没有说话,似在思索,片刻后,她接过地图:“好,既然你如此要求,本座就应了。”

    狄小琴松了口气,裘飞鹏却垂着头,似乎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“不过,本座也不好随便拿你们的东西,这个就当回礼吧。”灵玉随手一抛,将一只玉盒抛到狄小琴手上。

    没等她打开细看,剑气一裹,遁光倏然远去,转眼就回到了原处。

    在灵光护罩的保护下,那几名筑基弟子已经恢复过来,他们循着遁光看去,见到远处高空并肩而立的男女,羡慕道:“这两位前辈看起来好年轻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驳道:“只是外表而已,谁知道他们真实年龄为何?指不定是上千岁的老怪物。”

    裘飞鹏失了地图,郁闷不已,听了徒弟此言,斥了一句:“那是元后修士,不可冒犯。”

    几名筑基弟子大惊:“元后修士?怎么会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好像是紫霄剑派的剑修吧?”紫衣剑气都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裘飞鹏往那边看了两眼,对狄小琴道:“唉,你……明知道那两位是谁,把东西给了他们,以后就不关我们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狄小琴目带幽怨:“若不如此,你能甘心放弃?我之前就在担心,出了意外怎么办,现在果然出了意外。溟渊出事以来,这一带就处于监管中,万一引来其他修士怎么办?这位好歹是名门正宗,刚才又救了我们,给了她也不冤。”

    裘飞鹏原本坚持,可此番遇到意外,如果不是灵玉出手,他们夫妇或许无恙,徒弟却保不住,也没底气反驳了。

    毕竟,狄小琴有一点说对了,这里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,以他们的修为,基本不可能插手了。若是等到平息后再来寻宝,谁知道需要多久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送都送出去了,咱们回吧。”裘飞鹏说着,袖子一拂,操纵起飞行法宝。

    狄小琴略感安心,想到灵回赠的那只玉盒,拿出来瞧了瞧。

    上面贴了张灵符,似乎是预防灵气散逸的。她轻轻揭开,立时有浓郁的灵气透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玉盒缓缓开启,狄小琴睁大眼,好半天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裘飞鹏以及一干弟子,亦被玉盒中的事物吸引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玉盒中,躺着一枚灵果,一瓣一瓣晶莹的果肉,异香扑鼻。

    这是生死树果,不过外壳破了,没有保存好。灵气散逸太多,元婴修士服用效果不大,扔了又可惜,灵玉就随便放在身上,正好回赠给他们。

    这对结丹修士来说,却是难寻的宝物。狄小琴一把抓住裘飞鹏的衣袖:“飞鹏,我们送出那张地图,值了!”

    灵玉回去,向徐逆扬了扬手中的地图:“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,这趟出手救人,值了!”

    她刚才看了一眼,就发现这张地图上显示的遗府,与灵官魔君等人相距极近。这么近的距离,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个遗府,所以,它们肯定有关联,很可能就是他们说的,一整片遗迹。

    徐逆看过来看了看:“我们也下去看看?”

    他们如果刚才插手,那叫抢机缘,现在手中有了这张地图,那又不同了。无主之物,能者得之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