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4、海底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地底禁制触动,引发海水漩涡,从而引起海啸。

    与灵玉做了笔交易后,裘飞鹏那群人很快离开了,这场海啸并没有引发什么大事故。

    此处远离海岸,施行禁令多年,早就没有人烟了。倒是在附近镇守的一些修士被这场海啸惊动,过来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他们一来,看到灵玉和徐逆在此,知道没有自己插手的余地,很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如此等了一日,海啸渐渐平息,漩涡也缓和不少,灵玉和徐逆才潜了下去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出来,说明这些人要么无恙,要么遇到了难处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循着灵官魔君等人的路线下去,而是按照换来的那张地图,去找地图上标示的那个小遗府。

    狄小琴所言不假,他们很快找到了他们夫妇留下来的印记,轻而易举找到那个小遗府。

    他们夫妇敢带一群徒弟过来,这个遗府本身的禁制并不是多高深,大部分都被破坏了。灵玉甚至没有动用一些破禁手段,只是随便施了几个法术,就将禁制给抹了。

    两人布了个隔水禁制,进入这座小遗府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确实是上古遗址。”搜寻了一番,灵玉说。

    徐逆则道:“小心些吧,并不是很久远的样子,说不定还有什么隐藏禁制没失效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灵玉应了一声,仔细地将洞府的方位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座洞府,其主人明显只有结丹修为,并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出手,因此,灵玉没有急着搜寻宝物,而是将洞府的方位遵循某种规律,记在玉简中。

    无论是洞府还是门派建筑,都会按照阴阳方向进行调整,尤其是大型组织势力。其驻地不可能毫无规划。这座小遗府如果是某片遗迹中的一部分,肯定符合规律。

    “这座遗府,恐怕是因为什么天灾而脱出来的。”做好了记录,灵玉大致推算了一下。“我们往那个方向去,在地底。”

    两人施展遁术,按推算的方向寻去,果然找到了遗府原先所在之处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寻找整片遗迹就容易了。

    这片遗迹,处于深海之中,倾天之祸发生后,沧溟界还没有哪个宗门在沧海深处建立过驻地,所以,应该是倾天之祸发生前的。

    可这遗迹看起来也不是很久远。细想来,也就是倾天之祸那段时间毁弃了。

    这里靠近溟渊,受到当年大战影响的可能性很大,对于大乘修士而言,大打出手毁掉一个大千世界。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,何况当年整个沧溟界都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两人从小遗府脱出的海底洞穴进入,循着乱糟糟的腐蚀碎岩,慢慢潜下。

    随着两人越来越深入,遗址的痕迹也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灵玉看着一面被打破的玉壁,说道:“果然是倾天之祸被殃及的门派。”这面玉壁上有法术的残留,火属性气息明显。应该是那只毕方的。

    看着这黑黝黝的海底遗迹,碎石断壁到处都是,灵玉心有戚戚,说起来,这些都是被前世的他们连累的修士。

    一位高阶修士举手投足,影响何等深远?从这个方面来说。所谓因果,也是不公平的。就好像,他们八个人差不多毁了沧溟界,结果转世后只是受了点小难,再加上开启通途。以还掉这份因果。

    那些在倾天之祸中遇难的修士,却是白白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灵玉顿时觉得,这座巨大的遗迹里,漂浮着许多的幽灵,而这些幽灵,都是他们造成的冤孽。

    她寻宝的热切之心顿减,还是徐逆在前头催促:“快走吧,那几个人,也不知道引动了什么禁制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点点摸索过去,灵玉在玉简中慢慢绘出了这片遗址的地图。

    “这在万年前,应该算是个中等宗门吧?”灵玉将自己绘了一半的地图递给徐逆。

    徐逆接过,推算了一下,说道:“按这个规模,这个宗门应该有不少元婴修士,或许还会有一两位化神坐镇。”

    沧溟界并不是什么大界,别说大乘坐镇,就连合体修士都只出了一位。炼虚修士,就是未被隔绝的沧溟界的顶层力量,有炼虚修士坐镇的宗门,就是大宗门。而且,炼虚修士的数量不多,那些大宗门能出一个就不错了。如此算来,这个可能存在化神修士的宗门,可以算是当年的中等宗门。

    “出动五位元后,说不定他们找到的就是化神修士的遗府。”灵玉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徐逆同意这个推测。元后修士在如今的沧溟界可不是大白菜,聚集五个之多,肯定是预谋已久的行动。

    海底还在轻微地抖动,灵玉仔细听了听,说:“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离得越近,就越好找。两人速度加快,片刻后,到了震源所在地。

    外面被设了幻象禁制,以迷惑他人。

    灵玉看了徐逆:“你来还是我来?”

    徐逆道:“事情都让你做了,还要我做什么?”一道剑气从他袖中游出,光芒骤然绽放,化出一片的剑芒,向周围的碎石海草削去。

    那些看起来无害的碎石海草,受到剑气的压迫而反弹,化出一个防御阵法。

    灵玉看了两眼,笑道:“元后修士出马,就是不同寻常,这个阵法,足以做一个小宗门的护山大阵了。”

    徐逆的剑光略微停了停:“直接破去,怕是会惊动他们。”

    灵玉满不在乎地挥挥手:“惊动就惊动吧,我们可是自己寻宝来的,可不是抢机缘。”

    徐逆略微一想,明白她的意思了,不再留手,剑气爆开眩目的紫光,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那些碎石海草,随着海水涌动起来,看似剑气在独自肆虐,其实上却是双方的较量。

    灵玉在旁看着,知道这波动很快就会传到布下此阵的修士那里。这样也算是给那几位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紫色剑气越来越亮。释出的剑意也越来越强,这个防御阵法慢慢薄弱下来,一点点被削去力量。

    灵玉奇怪道:“怎么没人出来?”

    这么大的动静,死人都会被吵醒。何况那些布下阵法的元后修士?他们没有出来,果然是出了事吗?

    紫气爆开,终于将剩下的阵法力量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刚才碎石海草的假象消失了,露出一扇古旧的石门。

    这座石门大概在海里浸得久了,爬满了暗绿色的海草,看不出原来的模样,只隐隐约约显露出几个深刻的符文。

    灵玉凑上前,仔细看了看上面的符文,点头:“果然是化神修士的洞府。”

    按理说,他们一靠近。这扇石门就会自动放出法术,不过,那五名元后先一步到达,石门上的禁制已经被封存了起来。

    符文这方面,灵玉最是精通。没什么可怀疑的。

    “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灵玉应了一声,两人推开石门,踩了进去。

    化神修士的洞府,灵玉曾经进过一次,就是探沧海派遗址的时候,其中险情,至今想起来都冒冷汗。一个看起来很平常的藏宝室。却安置了那样的机关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她忽然想起来,那个人偶模样的机关中枢,还在她的身上,现在正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了摸,取出人偶。用神识启动上面的符文。

    人偶身上的符文一亮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,人偶提着镰刀,走在前面探路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,它突然停下,镰刀一挥。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镰刀舞动时,一股奇异的力量充斥周围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细微的响动,石壁深处,有什么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徐逆道:“这东西哪来的?对机关之力如此敏感,莫不是哪位机关大师所制?”

    “是我在星罗海得来的。”她将沧海派之事简略地说了一遍,“它可以拆分成好几个限制对手,很好用。”对战昭明的时候,她就用过。

    “对了,”说到沧海派,灵玉想起药王,“你还记得药王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那是他们相识之初的事情,也是因此有了交集。

    “他们还活着,就在沧海派的遗址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徐逆略一回想,“他们年纪也不小了,能活到现在,应该结婴了吧?行端真人治好了?”

    “是结婴了,不过,他们的情况有些特殊。”灵玉把药王和行端真人的现状告诉他,“……他们现在,不能算是真正的活人。”

    徐逆轻叹一声:“能做到这个程度,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灵玉问,“你觉得,他们这样值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灵玉思考很久了:“为了相守一生,这样拼尽全力。可是,他们最终又选择,今生的执念,以今生为终。我不知道该说他们执着,还是该说他们洒脱。”

    至少,以药王的本事,大可以风风光光地过这一生。

    “值与不值,只在于他们自己。”徐逆语气很淡,“自己的选择,没有他人置喙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灵玉低声道,“换了我,肯定不会愿意这样结束。”

    徐逆转过头看了她一会儿,伸出手,摸了摸她的头:“因为,在你看来,前世今生并非虚无飘渺。可是对他们来说,这是最好的选择。下一世,他们连能不能重新踏上修行路都不知道,何况再续前缘?”

    没等灵玉回答,他又道:“别想太多,我们和他们不同。”

    是啊,他们都是大乘转世,有那么一个辉煌的前世,前世今生之说,并非不可捉摸。可灵玉总是想,她宁愿与那个前世没有关系,因为,她不知道前世的怀素,会不会最终成为她的自我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玩键盘泥着魔了,发了再修……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