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9、忘川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幽冥异界,无日无夜。

    忘川蒿里,点点荧光闪烁,给这个世界增添了一分奇诡的美丽。

    徐逆抬起头,看着半空中幽幽而过的光带,就好像一条星星组成的河流一般,缓缓流过。

    他在识海中找到了属于紫郢的记忆碎片。

    有一个大千世界,叫做冥河界,整个世界,是一条宽阔无比的冥河。

    冥河界的幽都,就是鬼道之祖转轮王的道场。站在幽都往上望,可以看到整条冥河,环绕着幽都缓缓流过。

    无数的阴魂,在冥河里挣扎,失去灵智的他们,只剩下死前最痛苦的一幕,不停地轮放。

    明明那么幽暗可怖的真相,表现出来却是这样神秘得让人心折的美丽。

    徐逆不知道幽冥异界的冥河是个什么东西,想来,跟冥河界有点关系吧?若是此物回到转轮王手中,定会助长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垂眸,静心调息。

    灵玉现在不能动手,他要确保自己能够保护好两个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坐了多久,忘川蒿里,慢慢浮出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徐逆突然睁开眼,看着这个身影由虚幻到清晰。

    紫衣,黑发,俊美得如同雕像的面容,没有一丝表情,眼睛里更是清寒一片,就像最好的宝石,清澈却冰冷。

    无论脸还是身材,都与他一模一样,可他知道这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这个紫衣人的身上,有一种气势,仿佛万物在他之前,都会承受不住其锋锐之意,而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他只要出现,哪怕不言不动,都会让人无法忽略。

    “紫郢天君……”徐逆缓缓念出这个名号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前身,可是,每次见到紫郢天君。他都会想,这位不愧是剑道至尊,他站在那里,无论怎么看。都是一把冰冷冷毫无感情的剑,而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尽管回归本来面目的自己,与紫郢天君越来越相似,但是,他身上有更多的人气,哪怕现在的身体亦是紫气凝成,不再是人的肉身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冰寒的声音,从他口中说出来,明明不带丝毫感情,却让人感觉到他的不喜。“你竟然用上真宫保护怀素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事。”徐逆淡淡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用我的上真宫保护怀素,难道还想说不关我的事?”

    “你的?”徐逆脸上露出一丝嘲讽,“你确定是你的吗?紫郢天君,我不管你以前多么强大,也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前身。现在的你,已经死了,只残留下这么一点点神念,不甘心地怀念着过去……活着的人是我,如果你不甘心,当初为什么要让真灵转世?既然已经转世,凭什么用过的记忆来束缚我?”

    听着这番话。紫郢天君的眼睛眯起,冰冷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,你终究会成为我,到现在你还没有觉悟吗?看看你的命数,转世之后,明明是人。最终还是成为灵体,成为与我一样的存在,走上曾经的路。你在挣扎什么?难道这样的未来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!我不想跟你一样,做一把冷冰冰的剑。”徐逆毫不犹豫地说。

    紫郢天君眼中射出锐利的光芒:“不管是我,还是你。本来就是一把剑。难道你以为,现在的你,还能算是人吗?”

    徐逆寸步不让:“就算我现在重铸灵体,为什么不能算人?”

    紫郢天君闭了闭眼,他似乎有些无奈,喃喃道:“真是没想到,我的转世之身竟然会是这个样子。怀素,这是你的新计谋吗?让他沾染七情,耽于肉体之欢,简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肉体之欢!”徐逆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紫郢天君冷冷地望着他,“倘若不是肉体之欢,为何难分难舍,情难自禁?连自身欲念都割舍不了,谈何大道?”

    徐逆没再说话,似乎被他问住过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等到徐逆从沉思中回过神,眼前的紫衣人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他长出一口气,按了按额头。

    紫郢的神念被他化解后,虽然还有些微残留,但已经影响不到他了,为什么刚才会出现?而且,还不是在识海里。难道他的神念又强大起来了吗?

    刚才紫郢问他的问题,他竟然回答不了。

    他明明确信,自己的路没有问题,为什么还会被问住?

    紫郢有一点说对了,不管是肉体之欢,还是真情实爱,都是七情。而他现在,确实割舍不了七情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真的会走上前世的道路,断绝七情,成为剑道至尊紫郢天君?

    若是如此……

    徐逆转回头,看着静静躺在殿中的灵玉,心中浮起迷茫。

    忘川蒿里,天上冥河仍然缓缓流转,洒下点点荧光。

    冥界的阴风吹过,密密麻麻的蒿草随风起伏,就像他现在的内心。

    灵玉这一睡,就睡了三天。

    三天后,她清醒过来,神念之伤已经恢复了大半。真元耗损虽然严重,但那些伤都修复了。

    徐逆坐在她身边,似乎在出神,直到她出声,才发现她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“还好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灵玉转了转手腕,活动了一下,“伤不重,调息半个来月应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逆轻应一声。

    灵玉觉得不对劲,戳了戳他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徐逆回神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才怪!”灵玉笑嘻嘻道,“看你这样子就是有事,怎么,不方便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。”徐逆直觉地否认,沉默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说了,“我觉得这里有点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古怪?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徐逆觉得有点难以启齿,纠结了一会儿,到底还是说了,“我在这里看到了紫郢天君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灵玉的笑容慢慢收起,“什么叫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徐逆道。“我化去他的神念后,他残余的意念有时候也会出现在我的识海中,可是,这三天来。他就这么出现在我面前,好几次了。”

    紫郢天君指责他的言辞,一次比一次犀利,一次比一次让他难以回答。

    到后来,徐逆不禁自信,他这样真的错了吗?想要继续走下去,必须要斩断七情,割舍与灵玉之间的一切?

    “你这样说,我想起来了。”听了他的描述,灵玉面露沉思。“我修复神识的时候,好像也在识海中看到了怀素。不过我没理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她跟徐逆不同,对自己的前生并没有太多的敬意,而紫郢天君,在剑修眼中是不可逾越的高峰。徐逆不知道自己与紫郢天君的渊源之前。就已经建立起对他的崇敬向往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在这里留下去。”徐逆说,“另外找一个藏身之处吧。”

    灵玉却道:“我倒觉得,这里是很好的藏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面对徐逆不解的目光,她问:“这几天那些鬼差是不是没有来这里找过?”

    徐逆点点头。

    灵玉便道:“肯定是这里有问题,那些鬼差才不过来。我们藏身此处,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徐逆说完,她又道:“对你来说。也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徐逆一怔。

    灵玉说:“紫郢天君所问的问题,不是你不理会,就不用面对的。早晚有一天,你还是要面对这些。化神的时候,你要不要问清本心?如果心思杂乱,怎么迈过那一步?”

    经她这么一说。徐逆才发现,这对他来说,还真是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他内心认同紫郢天君的天道,那么,化神之时。必须要割舍掉不认同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觉得,你不如借此机会,过了这一关,到时候不会留下隐患。”灵玉说完,仔细看着他,“怎么,你觉得这样不好?”

    徐逆沉思许久,缓缓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,是我害怕了,才会急着离开。”

    灵玉笑了笑:“你跟我不同,这一关会比我难过许多。”尽管他们都打算割裂前世,不想成为前身的自己,可是,有些东西哪是那么容易断绝的?

    灵玉这么恣意,也是因为怀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。她可以接受怀素安排的修炼之路,但不能接受怀素仍然主宰她的人生。因为,她是现在,怀素是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摆脱不了过去,又怎么肯定自我?

    同样的,这也是徐逆必须面对的一关,除非迈过去,否则,他就算做回紫郢天君,也不可能继续走下去。因为,那样的他,就会迷失在不属于自己的人生里。

    真是有趣,就好像,紫郢和怀素的出现,就是为了帮助他们迈过这一关似的。要是他们的本尊在此,会怎么想呢?

    不过,灵玉知道,这种情况不可能出现,因为,他们的真灵已经转世。只要她和徐逆还活着,自我还在,紫郢和怀素就不可能真正地出现。

    忘川蒿里,一片寂静,偶尔冥界阴风吹过,越发安宁。

    灵玉静静地坐了一会儿,说:“我记得,有本佛典上说,忘川河之水,可以照见人的内心,烦恼、忧愁、喜悦、牵挂,都会一一显现。除非心无挂碍,才能跨过忘川,再入轮回。想必是这忘川水,影响了我们的内心,才会屡屡想起那些。”

    她转过头,望着徐逆:“还记得你之前说的话吗?我可以相信你,无论什么处境。我相信你,就算紫郢天君出现,你也不会改变。”

    ps:

    咳,这一段的设定,部分参考古剑奇谭一,就此声明。

    今天写得很卡,所以第二更赶不上十二点了,同学们该睡的就去睡啊!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