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0、道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灵玉坐在忘川蒿里,看着天上冥河流淌。

    徐逆这几天过得不太好,她也就没有去打扰。再说,她自己伤势也没好,要继续调息才行。

    这几天来,灵玉也见了怀素几次,不过,仙书吞吃掉碧落之晶时,她就已经通过了怀素的拷问,如今很是轻松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另一头的徐逆。他静静地坐着,直视前方。

    灵玉知道,这代表着在他的幻象中,紫郢天君出现了。几天来,紫郢天君出现得越来越频繁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个好消息,说明徐逆自身的意志慢慢变得薄弱。

    如果他坚持不下去,很可能最终被紫郢天君的道吸引,从而改变自身的道。

    但是,就算这样,他也未必能够安全度过。如果他能够重新找回紫郢天君的道,那倒还好,如果找不到,就会在前世与今生的记忆里迷失,失去自我。

    最好的,还是他能坚持下去。因为他现在是徐逆,不是紫郢,自身得来的,才是最真实的。

    片刻后,徐逆闭上眼,额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。

    灵玉走到他身边,坐下来,侧过身去轻轻地拥住他。

    这是自己与自己的抗争,她插不上手,所能做的,只是给他多一点的安慰。

    徐逆睁开眼,看着灵玉。

    他看得那么专注,令灵玉不由地松开手,讪讪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下一刻,徐逆转身拥过来,将她牢牢抱在胸前。

    他抱得那么用力。好像下一刻就要失去。

    灵玉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默默伸手回抱。揽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头顶上,他的呼吸始终沉重,充满了不安。

    灵玉犹豫了一下,轻轻地抚着他的背,安抚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徐逆的呼吸低下来,带着炙热,烙在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灵玉没有抵制,尽管他现在的状况明显不对。

    像夏日的暴风雨。突如其来,倾盆而下。

    但是,还在中途,他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徐逆的声音低低地在她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灵玉静静地拥着他,等他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轻声问。

    徐逆混乱地摇摇头,放开她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他仍旧坐好,闭上双目,似在调息。

    灵玉迟疑了一下,起身离开,远远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徐逆的意识沉入识海。

    识海中的他。也这么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他知道,刚才自己失控了。因为回答不了紫郢天君的问题,竟然妄想从灵玉那里得到支撑下去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这是他内心的拷问,灵玉只能安抚她的情绪,而不能让他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他必须靠自己。

    徐逆回想起自己化解紫郢天君留下的那抹神念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杀了怀素。”那抹冰冷的幻象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怀素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承认不承认,她跟怀素都是同一个人。现在不杀她,等她成长起来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他答得斩钉截铁,“我不管你是什么人,反正我不是你!”

    不错,他不是紫郢,为什么要被紫郢的道说服?紫郢七情尽去,将自己修得像把剑一样冰冷,这不是他希望的前路。如果自己都不希望,那为什么还要顺着这条路走?

    可是,如果不听从紫郢的,属于他的道,又在哪里?

    剑道至尊,走的就是那样一条路,于是,诸多大千世界的剑修,也像紫郢天君一样,一剑破开虚妄,斩断七情。

    即使有人走的不是这样一条路,徐逆也没有对证,因为,沧溟界被隔绝了。

    苦思无解,徐逆只能回过头,仔细地回想,他一生的道路。

    结丹之前,无需再提,那对他而言,是一条没有选择的路。

    落下溟渊的那一刻,他惟一的念头,就是活下去,挣出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只有活下去,他才能将仇人血刃,才能回报那些对他释出善意的人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都做到了。

    杀母改命之仇已报,救出了段飞羽,放了剑侍们自由,也得到了心中所爱。

    看起来,一切都圆满了。

    可未来呢?未来他的路在哪里?他要怎么走下去?

    走上天命之路,打开通途,不就是想继续走上剑道至尊之路吗?那与紫郢天君什么分别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徐逆终于明白,为什么在忘川这里,灵玉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,他却遭遇到了几乎毁灭信念的危机。

    因为,他虽有自我,却失去了目标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没有自己的道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道,所以,存在于他的内心的紫郢天君,出来拷问他的自我。

    那么,他的道在哪里?

    “谁?”灵玉突然睁开眼。

    冥河下,蒿草随风摇摆。

    阴风幽幽吹过,带来凉意。

    灵玉跃起,手腕轻轻转动,一柄剑在她手中现形。

    她慢慢拨开蒿草,一步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几个阴魂,出现在蒿草之中。

    当她出现,阴风吹起,阴魂面目狰狞地向她扑来。

    剑光闪过,绞杀过去。

    阴魂遇剑光而散,化为黑烟,消失了。

    灵玉却没有放松。这几只阴魂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鬼差们没有追到这里来,可见怕了此处的忘川之水。他们是魂体,如果被幻象缠住,就会像这些阴魂一般,慢慢失去灵智。

    这些阴魂,莫非就是鬼差误入此处,才化成的?

    不。灵玉很快否定了这个可能,因为,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感应到鬼差的存在。那些鬼差。实力不算很高。顶多只有结丹期。不可能瞒得过她的耳目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问题又回到了原处,这些阴魂,是怎么来的呢?

    蒿草之间,有忘川水漫流过来,形成一弯弯浅浅的水潭。

    水潭倒映着天上的冥河,闪烁着幽幽的光芒。

    灵玉打起精神,慢慢地扫视过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弯水潭中。一道影子慢慢飘了出来,化成阴魂。

    这阴魂明明没有了灵智,却充斥着仇恨、残暴等负面情绪,一察觉到灵玉的存在,便向她涌来。

    灵玉觉得不对,灭杀了这只阴魂后,她收敛了气息。

    又一只阴魂从忘川水潭中飘了出来。古怪的是,它几乎本能地向灵玉扑来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灵玉一剑绞杀了,百思不得其解。刚才在鬼门关,只要收敛了气息。这些阴魂就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一只又一只的阴魂在水潭中现形,前赴后继地涌来。

    要是这时候还没发现不对。灵玉就傻了。

    这些阴魂和鬼门关那些阴魂不同。刚刚踏入鬼门关的阴魂,没有灵智,没有情绪,没有实力。可现在从忘川水里钻出来的阴魂,几乎可以称为恶魂。他们身上保留了邪恶的负面情绪,也有一定的实力,发现生人,杀戮就是他们的本能。

    灵玉想起了一个传闻。

    有些恶魂,受尽了地狱之苦,仍然不能转生,便投入忘川河中,受着忘川水常年累月涤荡灵智的冲刷,直到消去所有的罪恶,成为没有自我的幽魂,才能转生。

    而在这之前,忘川水的冲刷会使得他们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莫非这些阴魂,就是在忘川水中,被日日冲刷的恶魂?

    这样的恶魂,不同于那些阴魂,自我极强,因而有一定的实力。该不会有一批恶魂随着忘川水飘到这里来了吧?

    若是如此,还真麻烦。

    灵玉转回头,看着盘坐在上真宫廊前的徐逆,他双目紧闭,似乎陷入了自我挣扎。

    徐逆现在没有办法操纵上真宫,只能将这批恶魂挡下来。

    灵玉握着剑,站在上真宫前,若有恶魂从忘川水中飘出,剑光便飞出去,将之灭杀。

    忘川蒿里,剑光飞舞。

    初时,她挡得轻松。尽管真元不多,身体也没有完全恢复,但对付这些顶多相当于结丹实力的恶魂,根本不用多少力气。

    可是,渐渐地,有元婴实力的恶魂出现,且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这么不间断地战斗,让灵玉感到吃力。

    她唤出仙书,一指点出,灵光滚落,化成五只妖兽。

    “挡住他们。”灵玉没时间解释,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丹珠等人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五只妖兽出来,灵玉身上的压力一轻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好像走了霉运,恶魂的实力越来越高,逐渐连五只妖兽都挡不住了。

    元婴中期实力的恶魂,他们还能凭借配合灭杀,直到一只元婴后期实力的恶魂出现,灵玉只能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仙书散开灵光,法阵一层一层地铺展,然后爆开。

    灭杀这么一只灵智不多的恶魂,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。但这么下去,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真元本就不足,她能撑多久?

    又一只元后实力的恶魂出现,上真宫那边,突然爆开紫气。

    剑气飞来,横扫而过,无数化为实体的剑气落下,将所有恶魂绞杀。

    “走!”徐逆飞掠到灵玉面前,低喝一声。

    灵玉唤回五只妖兽,退回上真宫内。

    徐逆又是一剑落下,将那些即将飘出的恶魂打回去,自己也回到上真宫中。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上真宫飞起,远离了此处。

    灵玉看着那一片密密麻麻的恶魂,忍不住摸了摸手臂。突然出了这么多恶魂,饶是她胆子大,也不由地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你好了?”她仰头问。

    徐逆面色从容,对她一笑:“抱歉,说过让你交给我的,结果还是要你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ps:被这章折磨得生死不能啊,终于写完了,睡觉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