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2、又一个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上真宫在幽冥异界的上空缓缓飞行,映着忘川水反应出来的光,一片静谧。

    华练仙子盘坐在偏殿里,吞了疗伤丹药,正在调息运功。

    联络的密符,她已经发出去了,目前还没感应到什么异常。这说明,他们要么相距太远,要么出了意外,被隔断了联络。

    华练仙子很希望能够联系上同伴,这样的话,在他们两人面前,不至于太弱势。

    可她除了等,没有太好的方法,只能抓紧时间运功疗伤。

    将药力全部吸收,华练仙子收回真元,停下调息。

    她睁眼看了看,自己布下的禁制没有被触动的痕迹。看来,这两个小辈倒不是那等心思狭隘的,这让华练仙子心情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此番从星罗海来到陵苍,她是受人之邀。天命之人的说法,如今已经沸沸扬扬,她想当没听到都不行。而不久前的莲台之会,他们又大大出了风头。

    华练仙子不认识徐逆,没多少想法。灵玉她却是见过的,称不上恶感,只是霸道的人本能地不喜欢硬骨头的人。如果可以,华练仙子并不想与她打交道。

    可惜,没办法,她们又碰上了。

    此番见面,华练仙子也不好再把灵玉当小辈。一个能够打败昭明剑君的人,实力未必比她弱,还称呼对方为小辈,就不是高傲,而是傲慢了。

    华练仙子虽然傲气,却不是那等不知情理的人。

    伤势略好了些,华练仙子从偏殿出去透透气。不管有了什么样的约定,她现在能有上真宫这样的栖身,已是幸事。

    灵玉也在疗伤,徐逆一个人站在前殿,望着远处的忘川水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,徐逆侧了侧身,招呼一声:“华练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前辈。”华练仙子的声音仍然冷傲,内容却很平和,“你们一个是紫霄剑派剑君,一个是太白宗第一修士,这前辈之称,以后不必再提。”

    徐逆露出淡淡的笑意:“既如此……华练道友。”

    华练仙子颔首:“徐道友。”

    两人不再说话,各看各的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,徐逆道:“华练道友是不是有话要问?”

    华练仙子突然发出一声轻笑,说道:“老身知道,程道友提出种种条件,是因为心中不忿。老身曾经半路截杀于她,虽然没有伤到什么人,却得罪了她。程道友不是个喜欢吃亏的人,可报仇嘛,又似乎不必要,于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道友到底想说什么?”徐逆淡定地重复。

    华练仙子哽了哽,微带恼意:“这里与你们有什么渊源?该不会老身答应种种条件,却是为你们作嫁衣裳吧?”

    徐逆转过头,微带笑意:“就算如此,华练道友难道要反悔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华练仙子努力顺了顺心中那口气,最终没忍下,怒道,“徐道友,你们俩可真是天生一对!”

    一个看着笑嘻嘻的就会趁火打劫,一个一派沉着说话噎死人。

    “过奖。”徐逆继续淡定地回答。

    沉默了许久,华练仙子才把那口气忍下来,重新开口:“既然我们已经是合作关系了,徐道友可否说一说,目前到底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徐逆扬了扬眉:“道友指什么?我们现在的情况,不就是找到你的同伴,一同离开这个鬼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徐道友不必装傻!”华练仙子拧着眉头,“之前程道友说过,此处叫幽冥异界,是不是你们知道这里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徐逆慢吞吞地答,“知道一些,不过,也不肯定就是了。不如,华练道友先说说你们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这一点没什么好隐瞒的,华练仙子说道:“当日,我们找到那处遗府,寻到陨落的飞舟。徐道友应该知道,这种飞舟,在上古时主要用来做什么的,我们推测,飞舟里应该有大批的物资,所以,就进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结果你们就被这个空间卷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想到那日的情形,华练仙子有些郁郁,“一进去,我们就发现不对,有异常的空间之力,正要离开,却不小心触动了那个东西,然后就被卷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逆淡淡一笑:“恐怕你们不是正要离开,而是舍不得离开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被这么毫不留情地戳穿,华练仙子默了默,所幸,她已经习惯了,没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舍不得离开,上古宗门,就算不是什么大宗门,也是有化神修士的,底蕴何等丰厚?他们推测,那具飞舟是最后逃离用的,必然存放了大批物资,用来东山再起,怎么能放过?

    结果就是如此,稍微一不小心,触动了空间之力,想跑也跑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以后呢?你们该不会大摇大摆地杀上鬼判殿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华练仙子又是沉默。自从遇到这对,她一直在沉默,实在是被刺得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徐逆奇道:“你们被卷进来,难道就没有探查过?那些判官都有元婴修为,十殿阎罗又会差到哪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探过!”华练仙子维护自己仅有的尊严,“我们就是发现,鬼判殿的秦广王没有化神,才杀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你们被杀得片甲不留,还全都被擒了。”徐逆淡定地又捅了她一刀。

    华练仙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缓和了一下情绪,她继续问:“徐道友,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为何你们知道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件空间法宝。”徐逆说。

    华练仙子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徐逆接了下去:“别想太多,这件法宝的等级,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收服的,它的元灵应该已经达到了化神期。而且,它早有主人,就算拿到手,也收服不了。”

    亮起的眼睛又黯淡下去。是啊,仅仅一个秦广王,就把他们几个杀得片甲不留,还妄想收服这件法宝?要是他们敢认主,恐怕会被法宝的元灵直接抹掉意识吧?

    唉,空有宝物在前,却只能看着,实在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知道这些?”

    徐逆道:“华练道友莫非不知,我们身负天命吗?”

    华练仙子没明白两者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没有料错,此物与当年大战有关,是鬼道之祖的法宝。”

    “鬼道之祖……”华练仙子喃喃念着。

    不错,这个诡异的世界,分明与冥界相关,也只有鬼道修士,才会有这样的法宝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出得去吗?”华练仙子不禁忧虑。那可是大乘修士,他的法宝,岂同寻常?

    “只要你们听话,就出得去。”徐逆说得平静自若。

    华练仙子郁闷又加倍了。什么时候,小她七八百岁的晚辈都能这么跟她说话了?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突然被徐逆打断:“有情况!”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上真宫陡然加快速度,往前方飞去。

    华练仙子身上的密符,突然亮起了光芒。

    她惊喜:“是他们!有人在那里!”

    上真宫越飞越近,忘川水蜿蜒而过,清晰可辨。

    无数的阴魂从忘川水里涌出来,前赴后继地扑上前。

    他们的包围圈中,一名修士正在浴血奋战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黑袍扬起,魔气弥漫。是灵官魔君。

    灵玉发现不对,结束疗伤,从殿中出来。

    “找到一个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逆应了声,指了指下方的灵官魔君,“我去把那些阴魂斩了,你接应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正要出手,徐逆像是想到了什么,对华练仙子道:“道友也帮我们挡一挡,这些阴魂很难缠。”

    “尽管放心。”华练仙子很自信。

    这时,灵官魔君发现了他们的到来。看到上真宫,他惊喜不已,高声喊道:“徐剑君,还请出手相助!”

    上真宫停下,一道紫气横卷而出,落在灵官魔君的身后,将一众阴魂打回忘川水。

    六道灵符同时闪现,雷光流转,互相勾连,结成一个玄奥的符阵,硕大的雷球落了下来,将另一边的阴魂击落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华练仙子不愧是星罗海三大元后修士之一,有伤在身的情况下,本命灵符仍然有这样的威力。

    围攻之势顿时瓦解,灵官魔君身上魔气鼓荡,飞掠而起。

    灵玉的法阵层层铺开,顺势托了他一把,将他带了上来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不肯放的诸多阴魂,被徐逆的剑气和华练仙子的本命灵符一一击落。

    当灵官魔君进入上真宫,徐逆一收剑气,将禁制闭合,迅速操纵上真宫飞离。

    那些阴魂,受到忘川水的牵引,无法追上来,纷纷落下,只能不甘心地看着上真宫远去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,就将灵官魔君从诸多阴魂围攻中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踏入上真宫,灵官魔君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顾不上维持自己的风度,抓住栏杆,筋疲力尽地喘息。

    他们没来之前,他已经被忘川水里的阴魂围攻了半天之久,迟迟找不到机会脱身。如果他们没来,他少不得要付出一些代价,施展秘术脱身。

    灵官魔君不想随意施展逃命秘术,虽然能够脱身,可付出的代价太大,就怕接下来还要遇到强敌。

    华练仙子向他走来:“灵官道友,只有你逃出来了吗?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