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1、丹果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徐逆这一去,就去了数月。

    灵玉倒不担心,每天吃好睡好,没事泡泡温泉,跟师父大人聊天打屁。

    师祖最近没那么闲,他新近得某道上古灵符,正在研究符文。

    当然,灵玉也不是完全没有事情做。大衍城得的云篆,需要细细摸索,宗门外埋下的暗线,时常问一问,还有紫霄剑派那边,也要看顾一下。

    她倒是挺闲的,只管发号施令,就是徐月每天忙忙碌碌。

    另外,陆盈风闭关结婴了。四百岁出头,她浪费了太多的时间,就算一次结婴成功,也称不上天才了。

    她自己倒是不在意,蹉跎过百年,她明白自己不需要别人肯定。

    灵玉和蔚无怏正在闲聊,忽然各自收到了传讯符。

    两人接过传讯符,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默然片刻,蔚无怏起身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,跟在蔚无怏身后,无声地出了洞府。

    苍华真人也出来了,祖孙三人,默默地驾起遁光,直飞擎岳峰。

    擎岳峰洞府外,跪了一地。最前头是断岳真人的真传弟子,然后是入室弟子,再是记名弟子……

    擎岳峰一脉,都是断岳的徒子徒孙。如今这个时候,他们跪在断岳的洞府外,低着头,身上弥漫着悲伤。

    有几位与断岳真人感情深厚的,甚至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今日,就是断岳真人的坐化之期。

    灵玉祖孙三人到达之后,直接进了洞府。

    断岳真人盘坐在石床上,面色平静。

    已经有好几位元婴修士到了,站在一旁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钱家乐跪在断岳真人面前,听着断岳真人缓慢地说着遗言:“……你是我门下最优秀的弟子,将来就由你继承衣钵。善待你的师兄师姐,他们虽然不及你出众。也许一辈子也结不成元婴,但却是擎岳峰的根基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钱家乐哽咽着,抬起头,眼睛里闪动着泪光。“众位师叔在此见证,徒儿一定遵照师父之命行事。”

    断岳真人露出微笑,看向端木澄:“阿澄,按照门规,元婴修士的私产,一半归入宗门,一半自行处置。我这里已经列好了处置之法,等我去了,就交给你执行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低头,恭声应道:“是。师伯请放心。”

    接过断岳真人递来的玉简,端木澄手指微抖。断岳真人坐化,就该轮到他的师父杨栖真和前任掌门顾真人了。想到师父说,自己寿元不足百年,端木澄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意。

    仙路未能走到尽头。仍然要面对这种生死离别。

    断岳真人笑着,对钱家乐道:“把你的师兄师姐叫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钱家乐擦去眼泪,直起身,走出洞府。

    不多时,断岳真人一干弟子鱼贯而入,在他面前一一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是真是假,每个人都面带哀容。

    断岳真人反倒是笑着的。他修炼多年,心境豁达,死生之事,已经不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“都别哭了,为师今日坐化,早入轮回。说不定下一世还能踏上仙路,甚至取得比今生更高的成就,有什么好哭的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断岳真人的弟子们纷纷擦去眼泪,强忍悲伤。

    “为师今日就会去了。临去之前,有些事要嘱咐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断岳真人慢慢地将遗言交代完,末了道:“我去之后,擎岳峰就交给家乐了,你们莫要心怀不满,他年纪虽小,却修为最高,将来擎岳峰发扬光大,还要靠他。”

    越秀忍着泪意,说道:“师父放心,这些道理我们都懂,以后一定会敬重钱师弟,助他打理擎岳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明白就好,擎岳峰的将来,还需要你们师兄弟齐心携手。”看到几名弟子面有异色,似乎想问什么,断岳真人慢慢说道,“为师的后事,已经安排好了,待为师去后,自有掌门为你们作主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断岳真人长叹一声,目光带着眷恋,缓缓扫视过洞府里一个个同门、弟子。

    显宣真人面露不忍,转开了头。

    显化真人、杨真人、顾真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断岳真人动了动嘴角,似乎想说“再会”之类的话,最终却什么也没说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显化真人轻声道:“断岳师兄……已经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最后留给这个世界的,只是那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洞府内,悲声大作。

    这是灵玉第一次亲身经历修士坐化的情景,这种悲伤的氛围,并不比凡间的生死离别轻松。

    她走到钱家乐面前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,以示安慰。除此之外,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走出断岳真人的洞府,沉重的钟声响了起来,传遍整个太白宗。

    听到这钟声,跪在洞府外的擎岳峰弟子伏地大哭。

    修仙之人,没有俗世那么多的规矩。当日,断岳真人的遗体便移到了归息谷。

    这里是太白宗修士的安息之地,无论炼气还是元婴,只要在门派坐化,最终都会葬身于此。

    没有坟头,也不必立碑,肉身不过一具臭皮囊,赤条条来去,何必牵挂。

    可擎岳峰悲伤的氛围,却持续了月余,才慢慢地散去。

    灵玉坐在天池峰最高的那块岩石头,望着高远的天空、宽阔的大地。

    太白宗依然如往昔一般,并没有因为一个人的辞世,而有什么改变。

    她转过目光,看着另外几座高峰。

    断岳真人的坐化,只是一个开始。近两百年内,太白宗的老一辈修士,都将坐化。

    看着显化真人、显宣真人、杨真人、顾真人等一干熟悉的长辈,都将辞世,灵玉心里弥漫着挥之不去的伤感。

    这几位都坐化了,就该轮到她的师祖苍华真人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苍华真人运道不佳,没能突破后期,已经过了一千两百岁的他。再次晋阶的希望已经很小了。

    灵玉很低落,她可以帮师祖找到续命之法,却没有办法让他在仙路上更进一步。就像她曾经对徐逆说的那样,不管修为多高。实力多强,有些事做不到就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有人拾级而上,踏入峰顶。

    她听到袁冬儿的声音:“……徐剑君。”

    灵玉转过头,温泉的雾气中,徐逆的身影渐渐清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灵玉微愕,虽然劝服了师父,可蔚无怏当初下过禁令,应该没有弟子敢违反才是。

    徐逆笑了笑:“端木澄让我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灵玉失笑,看着他腾身而起,在自己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师父闹脾气。端木澄可不会跟着闹脾气。眼看着蔚无怏气消了,端木澄怎么可能还会任由弟子把他拦在门外呢?

    “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灵玉往身后一靠,继续看着苍茫大地。

    “有点小麻烦。”徐逆说。

    “没找到药?”这么说着,灵玉却一点也不紧张。

    “……药王说,七叶凤尾花还没成熟。短期内制不出复灵丹。不过,她这些年研习药理,找到了一个修复丹田更好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你当初在星罗海见到的小菩提树吗?”

    灵玉怀疑地道:“药王该不会说,用小菩提树的果实吸收别人的修为吧?”星罗海第一修士可就是这么挂的……

    徐逆笑,理了理她散出来的发丝:“你就算不相信药王,也该相信我才是。这种不靠谱的方法,我会给你用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灵玉对小菩提果很抵触。实在是当初被恶心到了。

    徐逆摸出五枚果核一般的东西,说:“这是从小菩提树上剥离出来的种子,药王摸索了几十年,才找到了用法。”

    灵玉接过这些微泛绿光的果核,仔细地感应其中的力量: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些东西。不会像小菩提果一样,吸人修为,变成假的内丹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徐逆肯定地说,“药王前辈已经在活人身上试过了,所以才会让我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。无论药王的人品。还是徐逆的行事,都是值得信赖的,一定是确保万无一失,才会将这些种子带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要怎么用?”

    徐逆道:“这些种子,已经被药王用秘法化去了邪念,可以安全无虞地种在修士身上。但不是所有修士都可以种。第一,宿主必须是纯正的木灵体。第二,修习的也是木属性功法。第三,宿主丹田要比一般人宽阔,才能容纳这些种子。如此,细心培养几十年,等到宿主结丹之时,体内就会另外结出一枚丹果。将这枚丹果取出,就能修复你的丹田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若有所思:“对宿主不会有害吗?”

    “会损失一部分修为。”徐逆顿了顿,说道,“你不必忌讳,挑选合适的弟子,再跟他们说清楚利害,自然会有人愿意。要知道,只要答应帮你种药,你就会尽力帮他们结丹。这可是低阶弟子求都求不来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灵玉明白。她想了想,又问:“你求了五枚种子,是不是结成丹果的成功率不高?”

    徐逆摇头:“药王说,基本每一颗种子,都能结成丹果,只是有大有小。你的伤可能需要两三枚的丹果,才能修复。剩下的两枚,如果能够结成,你就服用了。为了丹果的成功率,你最好不要挑选筑基后期的弟子,这么一来,最少需要五十年时间。浪费这么长时间,丹果好歹能够弥补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他考虑得这么周到……

    灵玉发了一会儿呆,说:“你是不是答应了药王什么条件?不然,怎么求取得到这样的宝物?”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