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2、准备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过了片刻,徐逆方才答道:“我答应药王,行端真人转世后,仍旧引他踏上剑修之路,收入门墙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知道你是谁?”

    徐逆道:“天命之说,已经传遍西溟,高阶修士心中都有数,只是不知道我们与那些大乘修士到底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得了传承也好,重新修炼的分身也罢,总之,他们与那些大乘前辈关系非常。药王和行端真人见到了徐逆,就该知道,他手中的紫郢剑就是明证。

    如果行端真人的转世能够被徐逆收入门墙,那就是北极上真宫的嫡传,这是剑修梦寐以求的仙缘。

    “那药王自己呢?”

    徐逆摇摇头:“她什么也没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灵玉道:“这是你的回报,我也有我的回报。”

    徐逆只在太白宗留了一天就走了,他离开陵苍数月,紫霄剑派还有许多事需要处理。

    蔚无怏知道徐逆来太白宗,没向他拜见就走了,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他算是回过味来了,灵玉之前那些话,根本就是哄他的!那个臭小子,当初筑基的时候就傲得没边,现在都元后了,怎么可能向他低头?要说起来,紫霄剑派的剑君都不是什么好货!

    师父大人生气了,灵玉只能回头赔小心,一副任打任骂的狗腿样,结果蔚无怏更恼了!

    这叫什么?娶了媳妇忘了娘!瞧瞧,还没娶进门呢,就这么迁就人家!

    呸呸呸!他才不是娘呢!

    蔚无怏一肚子气,灵玉在他面前胡说八道,结果把他也给带歪了。

    “笑,有什么好笑的?”洞府内,蔚无怏躺在树下的躺椅上,对着灵玉横挑鼻子竖挑眼。

    “我没笑啊!”灵玉抬起头,努力摆出一副“我很正经”的模样。可惜情不自禁挑起的嘴角泄露了她的真实情绪。

    蔚无怏看得心头火起:“滚回你的天池峰去,别在这碍我的眼!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灵玉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,“徒儿现在没有修为,飞不回去呢!”

    蔚无怏瞪了她好一会儿。冲外面喊:“把那个谁叫进来!”

    没有指明道姓,不过,洞府里的执事弟子们都知道蔚真人指的哪位。

    不多时,徐月进来了,毕恭毕敬地向蔚无怏行礼。

    她的态度,让蔚无怏的心情疏解了许多,口中却道:“你们都滚吧,以后观云峰不许姓徐的踏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正想控诉一下师父大人的霸道,就见蔚无怏甩袖起身,回休息室去了。

    “唉!”她垂头丧气。让徐逆来赔罪不是问题,可师父大人明显是在闹脾气。

    那个臭小子竟然不向我低头?那个臭小子居然不来讨好我!

    她猜都能猜到,蔚无怏心里肯定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问题是,这是徐逆干得出来的事吗?她问过了,送她回来的时候。徐逆对师父和师祖也是毕恭毕敬的,但那会儿,蔚无怏心里被怒火填满了,二话不说把他扫地出门。

    让徐逆来道歉赔礼,只是一句话的事,可是,徐逆根本不会讨好别人。而蔚无怏。也不是真的在乎这个,他就是心里不爽快,需要出气。

    灵玉都能想象,她要是把师父的态度告诉徐逆,他肯定摸不着头脑。在他看来,蔚无怏不喜欢他。于是他离远点不来碍他的眼,这不是皆大欢喜吗?

    徐逆这是典型的男人思路,而蔚无怏……灵玉越想越觉得,师父大人好像还真是新媳妇进门的婆婆……

    算了,过段时间。等徐逆忙完了来赔罪,她再哄一哄,保管把师父哄顺气了。

    回到天池峰,灵玉又上了那块最高的石头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的心情和上一次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她想起徐逆临走前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给你。”徐逆状似随意地将一枚小巧的印信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?”灵玉接过,翻看着这枚印信。

    印信上,刻有紫霄剑派的标志,紫气盎然,无法作伪。

    灵玉看着很眼熟,这怎么跟他的剑君印信那么像?只是小了些,上面也没有那么繁复的禁制,徐逆的个人气息更明显,像是他的私印。

    徐逆轻咳一声,说:“按紫霄剑派门规,你现在算是紫霄剑派的弟子,地位视同长老。不过,这种情况,没有身份令牌,只有印信为证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眨眨眼,明白他的意思了。这算是剑君道侣的身份证明吗?就这么收了印信,她怎么觉得自己好像真的私奔了似的?

    又听徐逆道:“我听说,你当年想入紫霄剑派,可是被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,灵玉一些好友都知道。想起来她就郁闷:“紫霄剑派那次招收弟子,就是你负责的。报名的时候,那个弟子不接我的报名单,还嘲笑我!”

    徐逆脸上露出笑意:“我知道,所以,你现在可以扬眉吐气了。当年他笑话你没机会进入紫霄剑派,现在我把这枚印信给你,告诉天下人,你不但能够进入紫霄剑派,还是剑君夫人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件事灵玉并没有放在心上,可是,听着他这番话,怎么就觉得那么爽快呢?

    两人拥抱了一会儿,徐逆又道:“你好好养伤,我回去之后,要对紫霄剑派进行整顿,恐怕短时间内没空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徐逆低头看着她,说:“事实证明,性别对修剑的影响并不大,倘若当初你能进紫霄剑派,今日也许是另一番情景。这条门规,没有存在的必要,还是废除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紫霄剑派不收女弟子的门规,在灵玉看来,这条门规确实很别扭。男修是比女修适合修剑,但女修中,亦有天资纵横之辈,比那些资质平庸的男修强多了。紫霄剑派想剔除那些不适合修剑的人,不如提高标准,而不是将女修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这条门规在紫霄剑派实施多年。想要废除并不容易。灵玉想象得到,徐逆这次回去,将会面临怎样的阻力。

    不过,不破不立。紫霄剑派到了应该改变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徐逆走后,灵玉隔了数日,将端木澄请过来,说了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听完她的要求,端木澄思量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程师妹的意思是,选五名资质过得去的筑基弟子,为你种药?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:“这五名弟子,我可以收为记名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确定不会有危害吗?”

    灵玉老实回答:“徐逆是这样说的,我并没有亲眼见过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思索:“以丹鼎道来说。人的身体,本身就是个完美的鼎炉,用来种药,以结成丹果,也说得通。只是。这法子有些古怪,一定要万般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不假思索:“如果此法害人,我会提前结束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笑道:“并非不相信程师妹,只是,一旦涉及邪法,于我太白宗名誉有损。既然程师妹这么说了,这件事我会吩咐弟子去办。这种药之人。程师妹可有要求?”

    灵玉将那三点要求说了,又补充了一条:“端木师兄,最好挑选那些资质普通、运道也一般的弟子。如果资质太好,循序渐进结丹对前途更好,给我种药未免糟蹋了。资质、运道都寻常的弟子,自身结丹希望不大。这么做也算是给他们一份结丹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就算她不这么说,端木澄也会这么做。他是掌门,任何时候都要把宗门利益放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灵玉是太白宗的支柱,为了修复她的伤势,太白宗付出再多也值得。

    可是。资质普通的弟子就能做到的事,端木澄不会拿那些优秀弟子来冒险。再说,那些优秀弟子明明前程远大,却被拿来种药,心中也会积存怨气,这可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端木澄细细思索了一番,问:“程师妹,种药的话,需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以筑基中期而论,大概需要五十年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吐出一口气:“还好,只要五十年。”

    五十年时间,显化真人和杨真人都能撑过去。虽说他们压下了灵玉受伤之事,可她不出现在人前,总会有风声传出来,宗门没有元后修士坐镇,着实心虚。

    端木澄想想又不放心:“荒废五十年,会不会对你化神有影响?”

    灵玉笑道:“这些丹果,不但能修复我的伤势,还能增长修为,助我化神。端木师兄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端木澄了解完,起身告辞,“那我先回去了,早点找到合适的人选,你也能早日痊愈。”

    灵玉起身相送:“有劳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离开后,灵玉眼角扫到一片绿裙,扬声喊:“阿碧!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阿碧磨磨蹭蹭地出来,对她露出无辜的笑: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偷吃了生死果后,阿碧经过几十年沉睡,结成了金丹。

    结丹而已,对如今的灵玉来说,这修为一点也不高。可是,阿碧的情况有些特殊,她清醒之后,身上明显多了一些不属于她的东西。

    本来她只是个小藤妖,血统寻常,化形早都是因为运气好。可结丹之后,她多了一项奇特的天赋。她身上有两道气息,生气和死气,就像生死树一样。当她调动生气的时候,可以迅速让花草树木开花结果,调动死气时,立时枯萎凋零。

    这生死气对人也管用,只是效果不如对植物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灵玉决定趁着这五十年,好好管教阿碧。这些年来,她忙于修炼晋阶,对阿碧放任不管。以前还罢,阿碧吃吃喝喝、玩玩闹闹,不用她操心,现在有了这项特殊的天赋,必须对她加以管教。

    “明天开始,由你随侍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阿碧眨眼,“不是有冬儿吗?”

    灵玉道:“冬儿要准备结丹,没有时间怎么,我的话不管用了?”

    ps:

    早点更新,大家都懂的!后面就要赶上来了,手上有票票的同学,麻烦投一下。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