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3、人选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“结丹,他会结丹?做梦去吧!”

    方明章听着外面传来的尖利的咒骂声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说婆婆,你还当是以前啊?你宝贝儿子二十五岁就筑基是很了不起,可你也不看看他现在什么样子!出去一趟,受伤回来,花光了自己的身家,还要我们整个家为他负债!婆婆,他是你的儿子,明辉就不是你儿子?明辉好不容易筑基,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他断了前途?这债我们不背,谁欠的谁还!”声音特意加大,冲着他这边喊。

    方明章嘴角挑起,露出一个讽刺的笑。想当初,他二十五岁筑基成功,这位嫂嫂对他处处巴结。大哥没什么修炼天赋,一直卡在炼气圆满,几个侄儿都是他在供养。本来,几个侄儿子资质都不佳,根本没可能被宗门看中,还是他到处求人,让两个资质稍好一些的侄儿进了宗门。

    一年前,他外出游历时受了伤回来。初时,嫂嫂还嘘寒问暖,等到确认他伤势难复,而且要持续修养时,就变了脸。

    那么巧,大哥蹉跎了几十年,年前筑基成功了。这下子,他这个小叔子彻底没用了。

    而大哥,除了刚开始安慰他几句,后来再也不踏进他的房间。几个侄子更是假装家里根本没有他这号人。

    欠债?他哪里欠下许多债?那些债,还不抵他这些年为家人付出的一成!说到底,嫂嫂只是想赶他出去而已。

    真是可笑,过去几十年。他怎么就把这样的人当成家人了呢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。一名妇人过来。推开他的门:“明章,别把你嫂嫂的话当回事。这是你的家,谁都不能让你走!”

    看着一年之间老了许多的母亲,方明章累了。

    既然想赶他出去,那就出去吧。留在这个家里,他怎么安心养伤?

    “我明天就回宗门,娘,你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章!”妇人急了。

    方明章淡淡道:“娘。我本来就要回宗门养伤的,镇上的灵脉,怎么比得上宗门的?”

    方家是依附于太白宗的一个寻常的家庭,和大多数太白宗弟子的家眷一样,住在附近的小镇上。

    方明章的父亲也是修士,不过已经陨落了。方母修为低微,只有炼气三层,不算太白宗的正式弟子。方明章和哥哥方明辉倒是宗门的正式弟子,因为方明章早早筑基,方家几十年来过得很不错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方明章所言也有道理。可让她跟去,方母犹豫了。

    这时。门外传来呼声:“方兄,方兄!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方明章露出真诚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起身打开房门,一名身穿太白宗道服的青年迎面而来,满脸喜气。

    “贺师弟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贺姓修士一进门,恭敬地向方母行了一礼:“伯母好。”没等方母离开,就大声道,“方兄,好机会,你的伤有希望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明章坐在太白宗主殿中,有些不自在地拉了拉身上的衣袍。

    受伤一年多,他瘦了许多,衣袍穿着不大合身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第一次踏入主殿,宽阔的大殿,古朴详和的气氛,让人心生肃穆。

    和他一样坐在这里的,还有四名修士,有男有女,共同点是,年纪都不算大,修为全是筑基中期。

    不多时,殿后转出来一名青年,他形貌并不算太出众,身上却有一种特别的从容气质,令人见之难忘。他身上穿的道袍,质地特别,绣着繁复的云纹,一看便知身份贵重。

    五人连忙起身见礼:“见过掌门。”

    这青年当然就是端木澄。

    他笑着摆了摆手:“免礼,都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五人恭恭敬敬答应一声,在蒲团上重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端木澄在上首盘坐下来,姿态放松:“你们既然来了这里,就说明你们已经了解此事的危险性。不过,本座还是要问一句,有没有人不想参加的?现在反悔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其中一位青年犹豫了一下,鼓起勇气问道:“掌门,此事到底有多大风险?”

    端木澄微笑道:“如果事如预料,你们结丹后会损失部分修为。除此之外,并无其他风险。可是,你们要知道一点,这种药之法,宗门从来没有用过,中间出什么意外,都是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青年挣扎许久,终于下了决心,起身深揖一礼:“掌门,弟子想退出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也不恼,挥了挥手:“那你就去吧。记得,此事不可外泄。”

    没有受到惩处,青年松了口气,赌咒发誓:“此事弟子决不外泄,否则,就叫我道心蒙尘,粉身碎骨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点点头,示意他可以退下了。

    看着剩下的四个人,端木澄又问了一句:“你们呢?”

    方明章想着原本很和睦如今却乌烟瘴气的家,想到嫂嫂那些尖利的话,在内心叹了口气,低头道:“弟子愿投身天池峰门下,为程师祖种药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应了。

    端木澄面露微笑:“好,稍后会有执事送你们去天池峰,到那时,你们就不能反悔了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不悔。”

    端木澄得到肯定的回答,招手唤过执事,交待了几句。

    执事应下,转身道:“几位师弟师妹,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四人起身,跟在执事身后,默默地飞往天池峰。

    说起这座天池峰,可是太白宗弟子心中的传奇。

    当年,这座天池峰只是座普通的小峰,除了上面有座适宜温养的温泉,什么都没有,根本不够资格做元婴士的洞府。

    后来,住在天池峰的程师祖一举结婴,宗门花费了几十年时间,转移灵脉,才建成了如今的天池峰。

    几座小峰拱卫,天池峰上灵气浓郁,草木苍翠。

    执事向雷天说明来意,带着他们往峰顶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们到了峰顶。

    踏上峰顶,第一眼看到的,是个美貌的绿衣女子,她蹦蹦跳跳地正在捡石子玩。

    让这些筑基弟子吃惊的是,这个看起来很无害的绿衣女子,竟是结丹修为,而且,身上透着一股妖气。

    他们想到那个传闻,程师祖门下有个炼气就化形的藤妖,想必就是这位了?

    “阿碧姑娘,”雷天走上前,“这是主峰的执事,奉掌门之命前来办事。”

    “掌门?”阿碧想了想,“哦,我知道了,你们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阿碧向执事招了招手,走到温泉的左边。

    那里有一块矗立的巨石,上面坐着个白衣人。

    从背影看,这人姿态随意放松,可有一种青松般的挺立之感。

    “主人,掌门派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执事急忙上前两步,躬身见礼:“见过程真人,属下奉掌门之命,送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得知这位果真就是程师祖,方明章等人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灵玉没有转回身,只是侧了侧头,扫了一眼,漫不经心地道:“怎么只有四个人?”

    执事禀道:“回真人,有一位临时退出,掌门说,晚些时候再补送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灵玉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发怒的意思,让这名执事松了口气。程真人可是观云峰门下,那边的两位,都是喜怒无常的主。

    执事取出一枚玉简,双手奉上:“程真人,四名弟子的来历,都记在玉简之中,请真人过目。”

    灵玉唤了一声:“徐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月一招手,从执事手中摄来玉简,飞上巨石。

    方明章等人一直没发现徐月的存在,她站在巨石边,就好像跟巨石融为一体似的。她这一动,筑基弟子们暗暗吃惊。

    这位……好像修为不止结丹,该不会已经元婴了吧?连元婴修士都是程师祖的仆从,程师祖果然了得!

    灵玉修为没了,神识还在,看完玉简,她道:“掌门有心了,你去回话吧,就说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是,收下他们几个了。

    方明章等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有人退出,可他们都知道,这差事还有很多人盯着。冒的风险固然大,可一旦成为天池峰程师祖的记名弟子,地位也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资质寻常,结丹希望很小的弟子,这样的机遇得来不易。

    执事告退离开,灵玉看着他们毕恭毕敬的样子,笑道:“你们不必拘谨,以后就在此住下吧。阿碧!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住到那边去。”灵玉指了指右侧。

    转移灵脉的时候,整座山峰都动过工。峰顶右侧,稍低一些的地方有块平地,修建了不少屋舍,阿碧和徐月她们,现在就住在那里。

    众筑基弟子喏喏应是,告退离去。

    峰顶重归平静,灵玉弹着手中玉简,笑道:“端木师兄考虑得还真周到,这几个人处境艰难,几乎走到了绝路,答应了种药,应该不会随便起异心。”

    比如那方明章,本来条件很不错,可惜,一年前受了伤,伤及根本,几乎不可能痊愈。对他来说,这是个梦寐以求的机会,给她种药,不但能够治好自己的伤,还有结丹的可能,一定要抓住才行。

    “端木掌门是个心思细腻的人。”徐月说。

    灵玉笑:“你也觉得?以前没发现,端木师兄和顾师伯很像呢……”

    ps:求票怎么好意思单更呢?这章晚了点……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