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4、种药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灵玉坐在天池峰的小厅中,身后站着徐月,门口侍立着阿碧。

    她的面前,摆了五个蒲团,方明章等人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这个排场,跟传闻中嚣张跋扈的程师祖一点也配,甚至于,连一些结丹真人都不如。

    当然了,那些结丹真人可没有修为这么高的侍从。阿碧是结丹期,徐月他们已经打听过了,是一位元婴中期修士!

    元婴中期呢,就算是大宗门,也不是都有元后修士的,元中修士足够做他们的掌教至尊,可在程师祖这,就是个贴身侍从。

    “本座之前允诺过,愿意助我种药的,便收为记名弟子。既然你们五人同意了,那就拜师吧。”

    阿碧捧了茶过来,五名筑基弟子一一敬了拜师茶。

    记名弟子,收徒并不如入室弟子那么严格,没有正式的拜师仪式。灵玉接了他们的拜师茶,就算将他们收入门下了。

    意思意思饮了拜师茶,灵玉道:“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,以后天池峰任你们来去。只一点,非我允许,不得离山。”

    众弟子早有准备,恭声应是。

    一名女弟子迫不及待地问:“师父,我们何时种药?”

    灵玉道:“不急,你们的身体还没有调理好。”说着,她吩咐阿碧,“去把那些东西取来。”

    阿碧应命而去。

    众弟子很好奇,灵玉让阿碧去取的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阿碧回来了,手上拿着四个小药囊。

    灵玉说:“这些药材,可以调理你们的身体,每日汤浴一个时辰。若是用尽了,就到阿碧那里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方明章没领到药囊,心中忐忑,鼓起勇气问:“师父。为何弟子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对其他人道:“你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忐忑不安的方明章,灵玉笑了:“紧张什么,我又不吃人。”

    方明章不敢笑。他没有领到药材,心中正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灵玉不逗他了,唤了一声:“徐月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徐月永远一叫就到。

    “给他检查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月走上前。

    方明章更紧张。他能够被选中,还是靠了一点运气的。木灵体,木属性功法,这两个条件没什么,丹田要比普通人大,这个条件满足的人不多,就是因为如此,他才幸运入选。

    该不会师父对他身上有伤不太满意。所以想把他退回吧?

    方明章太紧张了,否则的话,他该想到,如果灵玉不满意,刚才就不会接他的拜师茶。

    徐月的手按在了方明章的天灵盖。一股庞大的力量冲进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方明章不由地“啊”了一声,痛得全身冒冷汗。

    他咬牙坚持着,没有当场晕过去。

    灵玉笑眯眯地看过,过了会儿,徐月收回手,禀道:“主母,他的伤主要在丹田。因为他的丹田比寻常人大一些。能承受的压力也小一些,所以受伤之后,不容易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灵玉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,“他现在能承受多大的压力?”

    徐月向方明章扫过来一眼,那目光,好像在打量一具死物。让他后背窜起一股凉意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种情况,他能够保持清醒,主母想做什么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灵玉就笑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方明章心里毛毛的,总觉得自己好像砧板上的肉,随时都要被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灵玉当然不可能把他大卸八块。找到合适的人选不容易,方明章既然入了端木澄的眼,就有他的可取之处,她相信端木澄的眼光。

    当日,方明章回了居处,顶着其他四人探究的目光,进了修炼室。

    不多时,有人敲响他的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雷天推开他的门,吩咐执事弟子搬进来一个大桶。

    方明章摸不着头脑,他不是不用药浴吗?

    “雷执事,你是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雷天却只是笑笑:“真人如此吩咐,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说罢,让几名执事弟子往里头倒水。等到水倒得七分满,雷天挥挥手,让几名弟子退下,自己取出一个药囊,亲自将一种种药材放下去。

    方明章这时才明白过来,他并不是不用药浴,而是所用药材跟其他人不同。

    等到桶内变成了一锅药汤,雷天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方明章正在琢磨,自己是不是该自觉一点进去泡着,门又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徐月,她说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明章乖乖解了外袍,跨进药桶。

    “都脱了。”

    方明章咬咬牙,把贴身衣物也去了,光溜溜坐在桶里。

    徐月一弹指,桶中的水立时沸腾起来,热气直逼皮肤。

    方明章倒吸一口凉气,按理说,他是筑基修为,就算真的扔到热锅里烧,也烧不坏肉身。可徐月法术之下,这些水的热度却让他有灼痛之感。

    药香弥漫在狭小的室内,一点点透过皮肤往他体内渗透而去。

    疼痛、煎熬。

    方明章一直咬着牙忍受,这时已经半昏半醒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他听到徐月的声音:“换你来。小心点,他现在丹田比较弱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这是阿碧不满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,方明章感觉到一股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他的体内,温润柔和,让他无比舒畅。就好像躺在云朵里一般,身体软得不可思议。又好像,自己是一株幼苗,带着无限的生机,在土中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这种玄妙的感觉里,他睡着了。

    雷天正峰顶小厅禀报:“其他四个人都药浴完了,两个人反应不大,另两个人在桶中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考虑了一会儿,说:“那两个反应不大的,明天加大药剂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徐月和阿碧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灵玉问。

    阿碧抢先回答:“我已经对他施展过生机之术了。现在正在修复,明天应该就好了!”

    脸上得意洋洋的,分明写着“快来夸奖我吧”。

    灵玉看向徐月。

    徐月道:“此名弟子天资只能算是中上,心志却非同小可。他导入药液的过程中。一声也没吭。直到阿碧施展生机之术,才失去意识。”

    灵玉若有所思:“天资中上,在五个人里也算难得了,还能有如此心志,倒是颇有培养的价值……”

    徐月眉头一皱:“主母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摆摆手:“别多想,我只是觉得,可以适当把资源往他身上倾斜。种子种下后,能够长出多大的丹果,还要看宿体的修为和意志。他资质越高,意志越强。将来结出的丹果品质也就越好。”

    徐月松了口气。她不是太白宗的人,太白宗如何,不关她的事,她奉命守在灵玉身边,只有灵玉的事。才关她的事。

    正如灵玉的推测,方明章调养了一段时间,身体恢复过来,开始跟其他人一样泡药浴,他的忍耐能力明显强了许多。如果不是他的资质算不上出众,可能已经被哪个结丹真人看中了。

    当然,在普通人中。他的资质算好的,不然也不可能二十五岁就筑基。

    如此一年,五个人的身体全都调养完毕。

    引入种子的时候,徐逆特地从紫霄剑派赶过来。

    特意清理出来的密室内,一名筑基弟子盘坐在正中央。

    他的周围,站着灵玉、徐逆、徐月和端木澄。

    端木澄是个负责任的掌门。为了弟子的安全,亲自来监督。

    被这么多元婴修士包围,这名弟子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端木澄微笑地看着他:“莫怕,若有差错,本座会立刻阻止。”

    这名筑基弟子的情绪慢慢松弛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恢复镇定。徐逆说:“让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灵玉没有异议。她没了修为,这事只能由别人代劳。如果徐逆不来,她会让徐月帮忙,或者端木澄也可以。徐逆来做,还更稳当些,毕竟这法子是他找来的,他亲眼见过药王怎么操作。

    灵玉张开手,手心躺着一枚微泛绿光的种子。

    徐逆凝神静气,缓缓用灵气操纵着这枚种子,看着它飘起来。然后,慢慢用真元渗透,将种子压成一团绿光。

    这团绿光在这名弟子面前停了停,慢慢移到天灵盖的位置,缓缓地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绿光一点点淡去,直到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不过,众人并没有放松。

    这团绿光进入弟子的经脉,慢慢下移。在这过程中,一直受到他自身真元的排斥。徐逆用自己的真元给它保驾护航,直到安全地抵达丹田。

    徐逆慢慢放开力量,绿光自然而然地进入丹田,有如真正的种子一般,在丹田里生根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会儿,都没出现异常,徐逆慢慢将真元撤出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四人静静地等着,一个时辰、两个时辰……整整一天过去,那绿光在该弟子的丹田中牢牢扎下根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算是成功了吗?”端木澄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逆说,“接下来一个月,小心他自身的真元与种子互斥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发生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就强行干预,用我们的真元护住它!”徐逆斩钉截铁地说。这件事,他绝对不会允许出意外。

    端木澄默认了。种子已经种下,为了恢复灵玉的修为,该下的决断不能迟疑。

    如此,花费数月,一个一个地引入种子,五名筑基弟子全部被种下药种,成为宿体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等这些弟子结丹了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求什么就不说了,大家懂的,今天比较累,明天再加更。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