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6、都走了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宋诩没有收徒,他的师父元宁子已经坐化,所以,他的遗产全部归入宗门。

    端木澄从宋诩的洞府出来,看到外面的灵玉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后事都处理了?”灵玉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端木澄的声音很沉重,他失去恩师没多久,现在还在悲痛中。宋诩与他关系不错,即使这些年因为接任掌门而忙忙碌碌,与宋诩还是常有往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?”灵玉忍不住问,声音有些尖锐,“看顾他结婴的是谁?难道没有发现他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……”端木澄说,眼里有着深深的愧疚。

    灵玉怔了一会儿,垂下视线,说道:“对不起,端木师兄,你比我更伤痛才对……”

    她和宋诩来往不多,虽然对彼此印象不错。真要说感情,是比不上端木澄的。

    端木澄苦笑着摇头:“是我的错……宋师兄决定结婴的时候,我本该阻止他的。”

    宋诩的功法一直不完整,这一点,他们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种情况下结婴,本来就勉强。”端木澄轻声说,“我那时就应该发现,他情况不对。”

    宋诩看起来冷漠,其实只是不擅长跟人打交道,本质是个老实人。像他这样的性格,很容易让人放心,也很容易让人失去警惕。

    宋诩决定结婴,端木澄尊重他的选择,因为他相信宋诩有判断的能力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想起来,他才发现自己疏忽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责任,他是掌门,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端木师兄,你的意思是,宋师兄闭关之前就不对了?”

    端木澄深吸一口气,回想这件事:“当时。宋师兄来找我,说要结婴,请我帮他看顾,我没多想就答应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垂下头。低声说:“他结婴的时候,我发现他情绪有点不对,可是太迟了,他已经碎了丹……”

    碎丹之后,就算端木澄在旁看顾,也无力阻止了。

    灵玉明白了,这件事,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出在宋诩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他功法不全,始终不能结婴,陆盈风结婴后。他内心有一种急迫感。可是,他表面又是个很稳重、让人很放心的人,就连端木澄都失了警惕心,认为他有能力判断自己的状况,从而做出了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说到底。还是别人对他关心不够的缘故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中,宋诩的师父修为最低,走得也最早。他又是一个不容易与别人建立起关系的人,以致于心态出了问题,都没有人提醒。

    端木澄自责不已。一则,他身为掌门,二则。他也是与宋诩关系最近的朋友,如果他能对宋诩多关心一些,也许就可以阻止这个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“端木师兄……”灵玉心中后悔,早知道看顾宋诩的是端木澄,她不应该放任自己的情绪,说出那句话。这种情况。端木澄比谁都自责。怪到他身上,是没道理的,如果风险可以完全规避,岂不是没有了意外?结婴本来就是充满风险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,我也是他的朋友。根本没发现他不对,我比你还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宋诩结婴之前,当然见过她。结婴是大事,必然会通知宗门。

    灵玉想,如果她修为还在,如果她对宋诩再多关注一点,是不是可以避免吧?

    可意外已经发生了,回不到过去……

    紫盖峰,显化真人最常坐的树下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显宣真人也在,师兄妹两个谁也没说话,静静地坐着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石桌上,摆了一副棋,可半天没人落子,好像根本没有在下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以往紫盖峰常见的一幕,显宣真人无事,时常来此与显化真人对弈。

    风吹过,树叶簌簌响动,宁静而安逸。

    可今日的气氛却有些奇怪,安静中,多了一份死寂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显化真人长叹一声,悠悠道:“走了,都走了!”

    宗门一代代更替,他们这辉煌的一代,终于到了落幕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显宣真人眼中有寂寥,脸上却笑道:“师兄何必感怀?还有我在呢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还有你在,只有你在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杨两位走得太突然,到现在,显化真人还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显宣真人也是如此,总觉得,只要一个传讯符,就能见到两位真人,可每当要发传讯符的时候,又想起来,他们已经天人永隔了。

    人越老,越是怀念从前,也越发觉得孤寂。

    年轻的显化真人,可不会这般伤感,能够修炼到元后,心境早已勘破。可他现在已经放下了化神的希望,心态就像寻常老人一样。

    显宣真人明显感觉到显化真人情绪低落,便笑道:“师兄,盈风那丫头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打算?”显化真人没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她和阿澄啊!”显宣真人说,“既然他们都元婴了,该办就办了吧!”

    想清楚显宣真人说的什么,显化真人笑了:“师妹,你怎么也纠结于表相了?盈风和阿澄如今这样,不是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事情,他们自己清楚,就这样过一世,也没什么不好的。”显化真人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是这样没错,可现在……”显宣真人坦白直言,“师兄,盈风也是我看着长大的,总觉得去之前没个结果,心里不安定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?你要什么结果?”显化真人摇头取笑,“师妹啊,你这念头可不好。对修士来说,什么才是结果?两情相悦,喜结连理?那是凡人的想法,凡人讲究的是成家立业。可我们呢?就算喜结连理又如何?该分开还是要分开。盈风不是会为难自己的孩子,她若是有这样的念头,自然就去做了。既然她没有做,就说明她觉得现在这样最好。”

    显宣真人细细想了想,愕然失笑:“果然是我想差了。我还当他们是孩子。其实,他们都已经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显化真人的笑容有些苦涩,孩子们长大了,他们可不就老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灵玉坐在修炼室内。静静沉思,门外,有人恭声禀道:“师父,徒儿明章求见。”

    她收回思绪,出声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方明章推开门,行礼之后,在灵玉对面的蒲团坐下。

    来到天池峰已经四十多年了,方明章已经了解自家师父的性格,不会再像刚开始那么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方明章已经筑基圆满,他的修为。可以说是被催生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五个筑基弟子,丹田种药后,待遇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元后修士每月讲道,元中修士随时解惑,还有数不尽的灵药。只要允许,无限供应。

    就算是结丹修士,也没有这么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谁叫他们现在是天池峰的人,而天池峰的程师祖就是这么地财大气粗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方明章定定神,躬身一礼,开口:“师父,上次在三世镜中。遇到了一些事,徒儿不大明白,特来请教。”

    不仅修为是催生的,灵玉还打算连阅历也一并催生出来。

    她筑基之初,没少被三世镜折腾。决定种药的时候,就从蔚无怏那里借来了这件宝物。交给徐月精炼,将之修复得更完美。

    方明章五人圆满之后,每隔一段时间,灵玉便会把他们扔进三世镜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们既能得到历练。有徐月看顾又不会出事。

    只是,其他人事后总有种懈怠心理,觉得三世镜的经历毕竟是假的。灵玉发现这个苗头,正在琢磨用什么法子把他们扭过来。

    方明章倒是出乎她的意料。明知道自己的修为是催生出来的,也知道三世镜的历练是假的,却一直认认真真对待。

    其他人知道,灵玉会把他们催生至结丹,自己等着成为结丹真人就好。而方明章,却有着自主结丹的念头,甚至到,还想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灵玉喜欢有野心的人,但凡方明章来问,她都会详详细细地解答。

    解答完,方明章正要告辞,忽听灵玉问:“结丹之后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他愣了愣,仔细思索了一会儿,答道:“若是能够结丹,徒儿就在天池峰附近寻个洞府,等稳固了修为,再出去游历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家人呢?”

    方明章默了默,说道:“母亲几年前已经故去,徒儿已经没什么牵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中不是有产业吗?”灵玉继续问。方家不是什么大户,可方明章的父亲,留了一份不大不小的产业。灵玉记得,雷天曾经去查过,方明章来天池峰后,家中产业都归其兄所有了。

    方明章摇头,重复一句:“徒儿已经没什么牵挂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明白了。她说:“你结丹之后,若是能静心打磨百年,不急于求成,基础可以一步步夯实。”

    方明章愣了愣,眼中绽出惊喜,声音颤抖着问:“师父,徒儿可以成为正常的结丹修士吗?”

    灵玉笑道:“结丹哪有不正常的?差别只在于,有的人基础薄弱,有的人基础雄厚。那些薄弱的人,若是不能够弥补自己的缺失,想要继续走下去,就很难了。”

    方明章把这几句话在心中回想了几遍,慢慢明白过来,突然“扑通”跪地,叩了几个头:“谢师父教导之恩。”

    ps:

    传说中的双更。

    放个友情推荐:凤轻轻新书《贵女拼爹》 穿越成侯门未婚媳,可高贵的继母与未来婆婆长公主视她如眼中钉肉中刺,

    一心除了她为心仪世子的继妹开道。

    不怕,未来侯爷公公可是她前世爱女如宝的老爸,

    有老爸护着,看她如何斩五关过六将,为已造一世福运绵长。

    这拼爹的时代,宅斗也悠闲啊。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