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7、成熟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太白宗内,不知道哪里刮来一阵大风。

    正在山门值守的弟子搔了搔头,奇怪地问同伴:“今天下雨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他的同伴抬头看了看突然昏暗下来的天色,很是困惑:“刚才还大太阳,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一声闷雷炸响,狂风骤起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两名弟子连忙抱住一旁的石柱,感觉风呼呼地从耳边吹过去。

    “天池峰又有哪位师叔结婴了。”其中一人大声喊。

    大风起得突然,刮得猛烈,灵气往同一个方向涌去,灵气旋涡成形,所在方向正是天池峰。

   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另一名弟子淡定了:“这都第几次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第四次吧!”

    两名值守弟子,就这么淡定地在大风中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太白宗内,弟子们各找地方躲避,秩序有条不紊,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。

    结丹天象来得快去得也快,大概半个时辰就结束了。于是,众弟子继续干之前没干的事,好像刚才只是下了一场雨似的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飞来一道遁光,落在太白宗山门外的玉阶上,往上行去。

    此人身穿紫衣,面容俊美,身上剑气盎然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,山门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?”有值守弟子悄声问同伴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被问到的弟子面有得色,“这位就是紫霄剑派的剑君前辈。”

    紫霄剑派的剑君,那不就是……

    这名女弟子忍不住抬眼往那人看去,都说紫霄剑派新任剑君容色过人,果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会儿时间,徐逆已经到了他们面前,一枚令牌从袖中飞出,落在值守弟子手上。

    灵玉收了他那枚印信,也找端木澄做了个身份令牌。太白宗没有紫霄剑派的规矩。一般来说,弟子的道侣修为资质过关,也会收入门中,不过关或是他派弟子。那就是家眷,有所宽待。

    值守弟子看到令牌角落里刻着“天池峰程灵玉”的字样,再对照了两者的真元,将令牌还回去:“令牌无误,剑君请。”

    徐逆点点头,收回令牌,进了山门,便身裹剑光,往天池峰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等到他的身影消失,值守弟子这边才有人敢说话:“原来这位就是紫霄剑派的剑君啊。既然他拿的是程真人的令牌,为什么没有双修大典呢?”

    便也有人回答:“谁说双修一定要举办什么大典?咱们程真人又不是那种高调的人!”

    不高调吗?就有人怀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想了想程真人生平,这位坚定了信心。是不高调,程真人连元婴大典都没办,算什么高调?

    徐逆到达天池峰时。灵玉正在训诫徒弟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管你因何结丹,也不管怎么结丹,在你成为结丹修士的那一刻,就是货真价实的结丹真人。希望你们时时刻刻谨记这一点,不要忘记自己的初心。”

    除了跪在中间的那位,其他三人亦躬身下拜,恭敬应是。

    看到徐逆踏进来。灵玉摆摆手:“你们三人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三名弟子转身,见到徐逆,恭敬行了一礼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剩下那名弟子,也就是今天结丹的弟子,站起身。站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次来得这么快?”灵玉笑问。

    徐逆道:“已经在来的路上了,这么巧,正好就是今日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好,省得我再传讯。”说着,灵玉站起身。“安媛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等到灵玉和徐逆都出去了,这个名叫安媛女弟子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进入密室,安媛非常自觉地坐到中间去。

    她已结丹,随着金丹凝成,丹田内诞生了一颗绿莹莹的丹果。这颗丹果的存在,让刚结丹的她就有比同阶修士更澎湃的真元,但她知道,这颗丹果马上就会失去。

    这让安媛有些可惜,如果这颗丹果一直是自己的……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,徐逆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:“若是心思不净,取丹有可能伤及自身。”

    安媛一颤,不敢面对徐逆的目光。

    灵玉随意在旁坐下,笑道:“安媛,还记得之前说过的那个故事吗?”

    之前说的过……是星罗海第一修士的故事?

    安媛脸色一变,连忙撇开自身的浮想,收束心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终于平静下来,低声道:“师父,徒儿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,示意徐逆。

    徐逆一掌落在安媛天灵盖上,真元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安媛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。徐逆的剑意锋锐,真元似乎也带了攻击性,一入体,便让她感到疼痛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不能半途而废,她只能深吸一口气,将这痛忍了下来,开放自己的经脉,让徐逆的真元进入。

    真元游过经脉,慢慢抵达丹田,安媛耳边听到灵玉的声音:“放松,不会很痛苦的。”

    安媛刚刚紧张起来的情绪慢慢放松下来,假装不属于自己的真元不存在。

    徐逆的真元在丹田入口停了许久,等到安媛真正达到放松的一瞬间,倏然探入,将其中的丹果一卷而走,迅速游出。

    丹果从她体内慢慢浮出,徐逆的真元也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安媛感到丹田剧痛,有什么东西被生生剥走了。

    这颗丹果,在她体内生长了将近五十年,就跟她的血肉一样。

    丹田一下子空了许久,刚刚结丹的那股充实感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安媛的脸色有些难看,她取出早就备好的丹药,服了下去。

    徐逆拿到那颗丹果,稍稍检查了一下,对灵玉点点头。

    灵玉起身:“你在这里好好休息,将修为稳固了再出去。记住,不要贪快,你的根基本来就不稳,一定要把持住!”

    安媛点点头。声音微弱:“是,师父。”

    出了密室,徐逆将这颗丹果放到早就准备好的玉盒当中,贴上符纸。交给灵玉:“四颗,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药王说过,大概需要两三颗丹果修复她的伤,有四颗,算是多上了一重保险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灵玉的修炼室,对坐下来。

    四个玉盒摆出来,灵玉问:“你说,我现在就修复,还是等第五个也结丹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徐逆轻轻皱起眉:“还没结丹的那个。叫方明章是吗?我记得当年你说过,他的资质不错,心性也非常好,为什么会是最后一个结丹的?”

    灵玉摊了摊手,无奈地道:“就是因为太好了。所以才迟了。”

    徐逆不明白。

    灵玉解释:“他虽然是在三世镜里历练的,但心性进步非常明显,自主结丹的可能性很大,倒是让我下不了手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助他们结丹,说白了,就是用丹药催熟的,这种方法。有后遗症,会使得结丹到元婴的路很难走。但对有些资质不显的弟子来说,连结丹的可能性都小得抓不住,又怎么会奢望元婴?所以,灵玉才会找这些资质普通的弟子做宿体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,对于能迅速结丹。已是欣喜若狂,灵玉并不觉得亏心。

    可是,方明章却让她不忍心。如果强行用药助他结丹,心性上的不足,以后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弥补。这几十年来。方明章一直默默地修炼,没有消极怠工,也没有刻意表现。就好像,不管这是条什么样的路,他都尽自己的能力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是公平的交易,如果方明章恳求了,也许灵玉不会动容,正因为他没有求,反而让灵玉不忍了。

    这一步走出去,将来要花费数倍甚至十数倍的精力去弥补。

    徐逆不以为然:“以当年他的处境,如果不是助你种药,别说结丹,可能连筑基后期都突破不了。今日得到这一些,又有什么不满足?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舍得。”灵玉说,“不管怎样,这几十年来,我在他们身上耗费许多心力,就算只是记名弟子,也是我的弟子。就好像,把自己亲手打造的精品,给削成了凡品一样,下不去手。”

    徐逆就有些无奈,说道:“这件事应该让我来办,只是……”只是那时候紫霄剑派的事情太多,他腾不出手。

    灵玉也跟着无奈苦笑。从某个方面来说,徐逆比她更能下狠手,因为他面对过太多的生死抉择,关键时刻能够毫不留恋地放弃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,他还有多久结丹?”徐逆说,“五年十年倒罢,几十年的话,难道你无限期等下去?”

    灵玉拨弄着桌上的玉盒,道:“不然的话,先着手恢复修为吧。”四颗丹果,虽然品相一般,但也够了。

    徐逆考虑了一会儿:“好吧,这次我会留比较久,你可以慢慢想。”

    灵玉惊喜:“比较久?那是多久?”

    看着她眼睛发亮的样子,徐逆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:“只要没发生什么要事,留个几年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来,一直是徐逆两头跑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十几年,他着手清理紫霄剑派的旧势力,最长的时候有三年没有到太白宗来。那时甚至风传,他们二人已经翻脸……

    之后好一些,但每次来太白宗,最多也就留个把月,一年也就两三次。

    灵玉倒不觉得有什么,反正她事情多着。教徒弟,研究云篆什么的,不是不修炼就没事情做。

    可是,有更多的时间相处,她会更高兴。

    “紫霄剑派那边,你理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逆说,“现在就等徐正后期了。”

    ps:

    谢谢大家的礼物,晚上出去吃吃喝喝了,这个生日很快乐。更新当然还是有的,建议明天再来看吧,都这个点了……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