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0、最后一个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上真宫的主殿中,灵玉睁大眼睛看着。

    一团朦胧的紫气,出现在眼前,随着徐逆的操控,一个虚幻人影渐渐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影有着灵玉熟悉的面容,脸庞清秀,此刻眼睛闭着。

    灵玉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。这是段飞羽的本来面貌,并非他深受摧残后的模样。可是,能看到这个样子的段飞羽,说明他已经抛弃了肉身。

    熬了五十年,段飞羽最终身殒,徐逆费了一番功夫,才将他的魂体留在上真宫内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怎么样?”灵玉问。

    “寿元终尽,我用上真宫截留了他的魂体。”徐逆皱着眉头说,“但是,重塑身体之事,我还没有头绪。”

    灵玉安慰他:“他的魂体还在,将来就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徐逆轻声道,“如果让他转世,现在的我们,无法推算他的下一世在哪里。只有还他一个正常的身体和人生,我才能安心。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振袖一挥,段飞羽的魂体被紫气包裹着,慢慢消失于面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雾气未消的问剑峰顶,紫气映照,剑气纵横,引得诸多在小剑池修炼的炼气弟子伸长脖子看着。

    有结界在,上面的剑气不会影响到他们,那些绝妙的剑意,也只能感受到些微分毫。不过,能学到些微分毫,于他们已是天大的机缘。

    上面那两位,可是本门第一修士,天池峰的程真人,以及她的道侣,紫霄剑派的徐剑君。

    程真人是闻名的剑道高手,剑法双修的天才人物。那徐剑君更是身怀剑祖传承,一身剑术绝妙难言。

    传说当年的莲台之会,徐剑君出了一剑,在陵苍呼风唤雨横行无忌的昭明剑君。就落败了。

    如此剑术,说是沧溟第一,也不算夸张吧?

    众弟子看得如痴如醉,一道遁光飞掠而来。停在上方的巨岩之上。

    这人身穿太白宗高阶道袍,面如冠玉,唇红齿白,一不小心,就会把他看成女子。

    不过,在小剑池的大部分剑修,都认得这位。这是剑修一脉擎岳峰的钱真人,当年也是小剑池出身。

    小剑池的弟子们很是兴奋,难道钱真人也要露一手?

    钱家乐到了问剑峰,静静地站在巨岩之上。看着峰顶二人的比试。

    等到红日升起,峰顶的紫气消散,灵玉和徐逆各自收回剑气。

    “这些真元,你已经运用自如了。”徐逆说。

    灵玉感受着真元在经脉中奔腾不息,愉快地点头:“五年时间。总算没有白费。”

    用丹果恢复修为后,她花了五年时间,将体内杂乱的真元全部化解理顺,今天正是功成之时。

    “钱师兄。”灵玉转头唤道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来学习一下啊!”钱家乐飞到他们面前,笑眯眯地说,“你们两位交手。可是难得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灵玉弹了弹手中的剑,说:“更难得的机会你也有,我们过过招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钱家乐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徐逆让到一旁,问剑峰顶再起剑光。

    钱家乐的剑气,原本走的是暴戾的路线,后来。他得到断岳真人的看重,授他真传,剑气逐渐浑厚凝重,补上了之前的缺点。

    不提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,钱家乐是个很难缠的对手。他善于捕捉漏洞。剑气暴戾霸道,而防御方面也不弱,很难抓到他的弱点。

    不过,他会的东西,灵玉也会,而且,她的剑气更敏锐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持续得并不长,一刻钟后,问剑峰顶的剑气消散了。

    钱家乐收回自己的剑,吐出一口气:“程师妹,你不修剑真是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灵玉毫不谦虚地回答:“很多人都这么说,我也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钱家乐失笑,拍了拍她的肩:“走了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说着,身裹剑光,远遁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走吧。”灵玉说。

    徐逆点点头,已经试过剑了,他们没必要再留下去。

    回到天池峰,方明章已经在等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灵玉一直不去解释,为什么不让他结丹,这使得方明章一直处于流言之中。有人说,是他表现太差,程真人不满意,也有人说,他得罪了程真人,所以在其他四人都已经结丹的情况下,迟迟没有让他结丹。

    方明章表现得很从容,不管别人怎么说,他都按部就班地修炼,磨练心性。

    灵玉回到厅中坐下,问跟进来的方明章:“有什么想问的?”

    今天不是讲道之期,方明章来求见,必是因为心中有了困惑。

    可是,这回好像有些不同,方明章面露踌躇,似乎难以启齿:“师父,我……还不能结丹吗?”

    灵玉喝茶的动作一顿,将茶杯往桌上一搁,淡淡地问:“这是你自己的想法,还是因为别人的眼光?”

    看出灵玉的不悦,方明章按下心中的惶恐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。他说:“师父,我自觉已经做好了准备,已经没有顾虑了,可是您迟迟不提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灵玉的语气缓了缓,问:“你说做好了准备,意思是不是可以随时闭关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这个问题,方明章答得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灵玉轻轻点头,说:“既然如此,你今天就闭关吧!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方明章愕然。

    他初时还以为灵玉恼了他,才刻意说这种话,可抬头一看,灵玉的表情没有任何不快。

    他试探地问:“师父,您……不生气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生气?”灵玉道,“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,那就闭关,这不是理所当然吗?”

    这确实理所当然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还是说,你其实并没有准备好?”灵玉抬手阻止他接下来要说的话,“不用顾虑为师,你自己用心想想。”

    方明章低下头。片刻后,他下了决心,抬头对上灵玉的视线:“师父,我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灵玉袖口一拂。案几上多了几件东西,“拿去吧,今天就闭关。”

    结丹时聚灵的阵法,防御的禁制,理顺灵气的丹药,定神静心的宝物……原来,师父早就准备好他结丹所需?

    一时间,方明章心潮起伏,几乎热泪盈眶: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挥出一道灵气,阻止他下跪。口中淡淡道:“如果你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还是过些天再闭关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明章当天就闭关了。

    他的磨练已经圆满,无论修为还是心境,都达到了结丹的要求,可以让他自主结丹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结丹失败。你会不会给他服用丹药?”徐逆在她身边坐下,看向她目光的落点。

    方明章没有去宗门清修之地静思谷,而是就地闭关了。

    “要是他要求的话,我会同意。”灵玉说。

    徐逆就笑:“以前我总觉得,你不会是个好师父,可这几十年,你做得比谁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灵玉大言不惭。“只要我认真投入地去做,少有做得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害臊!”徐逆这么说着,却伸手揽住了她的肩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地坐了一会儿,灵玉突然开口:“要不要打个赌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赌方明章会闭关多久。”

    徐逆奇道:“这有什么好赌的?结丹闭关,少则一两年,多则十来年。这可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觉得,他不需要十来年,最多一年,就有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看灵玉这笃定的样子,徐逆笑道:“如果不准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……”灵玉想了想。她和徐逆之间好像没什么可以拿来打赌的……

    想了半天,她一拍掌:“这样好了,如果我说准了,以后你跟我住在太白宗。如果我说得不准,那我跟你去紫霄剑派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逆失笑,口中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没把这个赌约放在心上,仍旧每日修炼、练剑。

    一年转眼过去,天池峰忽然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近年来,太白宗的弟子已经很习惯这一幕了,看到天池峰起了天象,就近找地方躲避,找不到的,就随便抱个什么东西,防止自己被刮走,然后,等待天象过去,该干嘛干嘛。

    “这是第五次了吧?”两名弟子抓住栏杆,互吼着聊天。

    “对!好像是最后一个了!”

    “终于完了,这几年老是动不动刮风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?还好就一会儿!”

    可惜这一回,他们猜错了。

    风起云涌之势,久久未歇,甚至有云霞涌起,铺满天际,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这结丹天象,怎么好像不对啊!

    天池峰一座侧峰上,安媛愣愣地站在洞府门口,看着天池峰顶的霞光。

    如此结丹天象,堪称近年第一,是方明章结丹了?这怎么可能!他们四人结丹的时候,天象不过持续短短半个时辰,没有云霞,灵气旋涡也较小。可现在呢?周围的灵气全都往天池峰顶涌去,旋涡的虚影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不可能!难道结丹的另有其人?

    安媛心潮起伏,没等天象结束,便起身往主峰飞去。半路上,遇到了另外一名同门。

    “汤师兄!”安媛唤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安师妹,你也去主峰?”

    “是,也不知道是谁结丹了……”

    师兄妹都是心思重重,到了天池主峰,一路踏上峰顶。

    云霞铺得天池峰锦绣无边,原本氤氲的峰顶,更是一片瑰丽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两人向霞光中的灵玉见礼。

    灵玉淡然道:“你们来得正好,再等一会儿,明章就该出关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方明章结丹了?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