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2、借取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有点起风了。

    显化真人站在树下,眺望着远处苍莽的山脉。

    还记得年轻的时候,他站在这里,看着远处的风景,想的是,天地洪炉,山河广阔。而现在,他想的却是,天阴得怎么这么快呢?

    显化真人叹了口气。他真真切切,发现自己老了。

    尽管外表还年轻,心却已经苍老得失去了进取的动力。

    不认命又能怎样?寿元已到,化神无期,多少前辈就是这么过来的?不能化神,那就等死……

    显化真人不由自主想起方明章拿出来的那颗丹果,绿荧荧的颜色,生机盎然。

    还有许久以前,端木澄似乎曾经跟他说过这么一句话:“显化师叔不必担心,程师妹说,只要能顺利结出丹果,她就能恢复修为,还能助她化神呢!”

    化神……

    显化真人在心中咀嚼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明明心已经老了,为什么想到这两个字,还是那么火热?

    如果化神,寿元就能增长到万载。如果化神,他还可以继续追寻前路。如果化神,他说不定还能离开沧溟界,到外面看一看……

    显化真人按了按胸口,阻止自己想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他怎么能不想呢?这两个字有着非一般的魔力,从年轻想到年老。

    年轻的时候,他还有许多的牵挂。宗门、师长、亲友、后辈……现在,宗门后继有人,师长亲友逐渐坐化,后辈也成长起来了。没有了其他挂心的事,能够牵动他的,只有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化神。

    显化真人抬起头,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心跳已经慢慢平缓下来,可热度却不止。

    他从袖中摸出一张传讯符,说了一句话。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陆盈风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她笑嘻嘻地跑过来,“想我了?”

    显化真人忍不住露出笑意。他喜欢这个小徒弟,并不是因为她资质好。而是因为她身上有一种蓬勃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这种生命力,他在灵玉身上也看到过。这就是年轻人,哪怕被打压了,也是暂时的。他们热烈地活着,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“你都元婴了,也稳重些。”显化真人说,“不然,为师坐化,紫盖峰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两位师兄吗?”陆盈风满不在乎地说。

    显化真人门下,还有两位元婴徒弟。这才是紫盖峰在太白宗最强势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两位仍然停留在初期,等到显化真人故去,紫盖峰的风头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盛了。

    这些话,显化真人没说。陆盈风未必不懂,但她并不觉得需要在意。宗门尚且有起伏之时,何况一峰传承?

    “盈风,”显化真人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涩,清了清嗓子,“你去帮为师办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师父尽管吩咐,徒儿赴汤蹈火。在所不辞。”好听的话陆盈风顺口就来。

    显化真人深吸一口气,慢慢说出那句在心里不知道滚了多少遍的话:“你到天池峰,向灵玉借那颗丹果,就说,为师想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陆盈风丝毫不疑,“师父稍等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她下了紫盖峰顶,往天池峰飞去。

    落在峰顶之侧,陆盈风跟值守的弟子招呼一声,直接上去了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还没上到峰顶。就看到徐月站在入口处。要不是她没有隐藏气息,陆盈风几乎把她当成块石头。

    “徐月,你站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徐月看了她一眼,没有动。

    徐月虽然长得像灵玉,可那性格,更像徐逆,陆盈风有点怕跟她打交道。她缩了缩脖子,打算自己上去:“怪怪的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她踏出去,徐月上前一步,挡在她面前:“陆真人若要见主母,暂且等等。”

    陆盈风眨眨眼:“哦,我上去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等。”徐月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徐月不说话。

    陆盈风看着看着,突然发现了什么。峰顶的禁制一向开着的,这会儿好像关了?

    她脸上慢慢泛起红晕,小声问:“那个,你家主上也在?”

    徐月点点头,表情没有丝毫波动。

    陆盈风伸手盖住眼睛。怎么这么巧,就碰到这个时候?还有这徐月,她到底是不是人啊,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吗?

    可她现在转身走人也不对,好像太刻意了……算了,等吧……

    没等太久,峰顶的禁制打开了。

    徐月退了一步:“陆真人,请。”

    陆盈风清咳一声,拍了拍自己有点红的脸颊,假作正经地踏了上去。

    灵玉仍然坐在她们惯常坐的温泉边,翻着一本道经。

    不过,陆盈风还是敏锐地发现了,她的发尾有点湿,身上似乎有一股雾气。

    灵玉被她贼溜溜的样子弄笑了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干什么啊!”陆盈风一脸无事。

    可她是什么性格,哪里忍住不笑话。看了一圈,没发现徐逆,便凑过去小声取笑:“你这叫什么?白日宣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个?”灵玉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陆盈风没想到她一点也不脸红,可那个字就算是取笑她也说不出来,只能悻悻地败退:“程师妹,你就不会脸红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我脸红什么?”灵玉的表情比她更无辜,“我在自己的地方泡温泉,为什么要脸红?”

    “呸!”陆盈风毫不客气的揭穿她的谎言,“你要只是泡温泉,徐月会守在下面?连我都骗……”说得她都要脸红了!

    灵玉不跟她开玩笑了,陆盈风私下说话是比较随便,可也没随便到荤素不忌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就是找我闲话的?”

    “哦,有件事。”陆盈风说,“我师父想借你的丹果研究一下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灵玉想了想:“问题是没有,不过,显化师伯想研究多久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太久。”陆盈风从盘中拿了颗灵果,“咔嚓”咬了一口。“我师父什么人啊,不会误你事的。”

    灵玉想想也是,冲修炼室喊了一声:“徐逆,帮我把丹果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。徐逆走过来,把玉盒放到桌上,对陆盈风点点头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陆盈风反倒心虚,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“拿去吧。”灵玉扬了扬下巴。

    “谢了!”陆盈风把玉盒一揣,起身走人,“我就不留在这里碍你们的眼了,继续泡温泉吧!”

    灵玉失笑。

    徐逆重新出来,问:“显化真人要丹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灵玉答得干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也敢借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敢?”灵玉挥挥手,“别拿你们紫霄剑派那套放在我们太白宗。显化师伯经手的宝物多了去了!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……”丹果到底不同。徐逆看灵玉满不在乎的样子,把下面那句话吞回去。

    就算他和灵玉关系非同一般。有些话还是不好说,不然,别人还以为他挑拨离间。

    算了,反正灵玉的伤已经好了,就算真的有什么。也不是什么不能挽回的大事。

    紫盖峰顶,显化真人不知道第几次看向天池峰的方向。

    其实,陆盈风离开并不久,可他却度日如年,脑海里时时刻刻翻滚着几个念头:怎么还没有过来?会不会出什么事了?灵玉不借怎么办?他还能找什么借口把丹果弄过来?

    他若自己前去,未免显得急躁。派遣别的弟子,又不够熟悉。只有盈风。一向和灵玉交好,不存在信任的问题……

    心绪起起伏伏,那边终于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陆盈风的遁光飞回,落在下面不远处。

    显化真人激动得想亲自迎下去,发现自己这反应不对,连忙稳住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陆盈风回到峰顶:“师父!”

    显化真人极力保持镇定,扯出笑容:“如何?”

    看到陆盈风手伸进袖子,拿出一只玉盒,显化真人提在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放松了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。”显化真人说,力持镇定地接过玉盒。收回袖中,“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这么快就想赶我走啊?”陆盈风笑嘻嘻,“难道不喜欢徒儿多陪您一会儿?”

    显化真人心中焦灼,脸上却还笑着:“你都多大了?还在师父面前撒娇?别闹了,为师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陆盈风摸摸鼻子,“那徒儿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陆盈风下了峰顶,总觉得有点奇怪。师父的脸色好像不大好看呢,难道修炼出了差错?

    等到陆盈风的身影消失,显化真人按捺不住激动,从袖中摸出那只玉盒。

    不对,这样不对。

    看着玉盒上的封印的灵符,显化真人有刹那的清醒。这不是他的,这是灵玉的东西,他怎么可以将宗门小辈的东西据为己有?再说,这件宝物关系到她化神……

    化神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两个字,显化真人的心神定住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有一种魔力,吸引了他所有的心神,让他不由自主地着迷。

    化神啊……如果化神了,他就不会受到寿元终尽的困扰;如果化神了,他就可以继续在仙路上走下去;如果化神了,他能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,整个人界是什么样子。说不定,以后还能炼虚、合体,乃至大乘……

    化神的机缘,不就是要自己争取的吗?平白把机会推出去,岂不是白白错失机缘?

    对,这是他的机缘。如果是灵玉的,就不会这么轻易把丹果给他,既然给了他,就是他的机缘!

    显化真人劝服了自己,眼中闪过毅然的光,快步往洞府走去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真的是双更!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