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7、离山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日子就这么平静而略有波折地过着。

    蔚无怏看徐逆不顺眼,徐逆又不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,两人实在没法交流。灵玉无奈,干脆断了这念头,偶尔领着徐逆给师父大人喷一顿,调解一下心情,就算是孝顺到了。

    用掉最后一个丹果,休养小半年,灵玉修为大涨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范闲书送信过来,说他要闭关冲击圆满境界。

    除了缘修遭遇佛心之变,以及本来就慢了一拍参商,其他人纷纷向元婴圆满发起冲击。

    就连徐逆,隐隐靠近那个境界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灵玉决定外出游历。

    这次游历,不同以往。以前的游历,主要是见识各方同道,经历冒险。这次游历,她打算隐姓埋名,见识各处风土人情。

    她这是为化神做准备。

    失去修为五十年,刚刚恢复不久,闭关并不妥当。既然如此,那就出去游历一番,为体悟世情做准备。

    她把这个打算一说,徐逆十分赞同,打算跟她一起去。

    两人轻装简从,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太白宗。

    这次外出,灵玉没打算公布消息,除了亲友,其他人并不知道她不在宗门内,天池峰更是宣称程真人闭关了。

    陵苍西北,一座凡人修士混居的小镇,出现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两人外表看来毫无修为,骑着马悠悠地踏进这个叫做曲阳的小镇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张家祖籍?”灵玉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。”徐逆答道。他知晓自己身世后,悄悄查过,他的父亲张麟光出身于陵苍西北的曲阳镇,家里有几位低阶修士,勉强称得上修仙家族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母亲文芳,虽然出身也很普通,可比张家好多了。

    当初他的父母结缡双修,几乎可以说是私奔。因为文家并不同意文芳这个难得的筑基修士嫁给同是筑基的张麟光。

    张麟光无论出身还是人才,都算不上出众,两人的结合,不会给文家带来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文芳嫁给张麟光后。一直得到家族的谅解,只有几个姐妹,与她关系不错,私下有来往。

    后来,徐逆的身份揭晓,文家也曾想与他搭上关系。可惜,徐逆完全没有跟他们认亲的打算,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而张家,出了张麟光这个筑基修士,曾经兴旺过几十年。可惜,张麟光死在了临海战场,张家仍然没落下去。

    以张家的等级,根本接触不到高层面的消息,以致于他们根本不知道。紫霄剑派的现任剑君,与自家有着这样的机缘?

    “这算不算是寻根?”灵玉搓了搓手臂,“想到你原本姓张,我就有点……”

    不在于乎名字好听难听,习惯之后,她觉得徐逆这个名字跟他很配,再换成什么正常的名字。反而不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打算换回姓氏。”徐逆说,“不管换不换,都是我自己,何必多此一举?”

    修仙之人,没有那么重的宗亲观念,并不觉得姓氏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再说。对徐逆而言,不管姓张或者姓文,他都觉得没必要,因为,现在的他。与张家或文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张麟光和文芳是他的父母,这一点不会改变,哪怕他不再有他们的精血,生命总是他们赋予的。可张家和文家,于他不过是两个陌生的家族而已。

    他们进入镇中,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看衣着,似乎出身不凡,可身上没有任何的修为,看起来只是凡人而已修仙之人,谁会骑马?就算只是炼气修士,骑灵鹤岂不是更有仙气?

    其实,他们之所以骑马,只是灵玉在路上看到别人骑马,心痒而已……

    一名刀疤脸的男子,正在路边摆着小摊,看到他们二人,转过头,望向铁匠铺。

    铁匠铺里,一名长脸汉子点点头,示意小学徒跟上去。

    走了一小段路,灵玉突然笑道:“真有意思,被人当成肥羊了。”

    徐逆说:“别理他们,我们走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慢悠悠地走过长街,绕过小巷,最后在小镇一角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里吧?”灵玉看着那破旧的门匾,上面写着张府两个字,“看起来,张家过得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徐逆道:“他们要是过得不错,也许早就到紫霄剑派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想想也是。

    两人下马,上去扣了扣门环: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过了许久,一名老仆开了门,睁着一双老花眼打量着他们:“两位,你们找谁?”

    灵玉露出亲切地笑:“老人家,这里是张家吧?”

    “张……哦,对,不过,再过两天就不姓张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奇道:“为什么?张家不是曲阳镇几百年的家族吗?难道你们要搬迁?”

    老仆叹了口气:“搬迁,是啊,不得不搬呢!两位,你们要是来讨债,现在怕是什么可以让你们搬的了,这不,连宅子都卖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与徐逆对视一眼,两人都很惊讶。就算张家出不了几个修士,好歹对凡人来说是个大族,怎么会混到这个程度?这房子看着这么破,也值不了几个钱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们不是来讨债的,是来访友的。”

    “访友?”老仆困惑,“不知你们要拜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叫张麟光,说自己是曲阳人氏。”

    “张麟光……”老仆对这个名字很陌生,念了一遍,摇摇头,“没有这个人,恐怕两位记错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笑道:“可他说的很清楚,否则我们怎么会找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老仆想来想来,实在想不出来,就道:“要不这样吧,两位进来坐会儿,等主母回来了,也许能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灵玉与徐逆一进去,发现里面比外面更破旧。

    这张家,恐怕败了有段日子了,里里外外,看起来几十年没修缮的样子,许多屋子门窗都坏了。

    他们进来之后,也没见到什么人,只有这个老仆,在前面带路,絮絮叨叨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两位看起来不像坏人,就算是坏人,张家也没什么可以抢了。你们看看,这宅子都破成这个样子了,就算不关门,小偷也不上门。只有整座宅子还值点钱,可惜也卖喽!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为什么要卖这宅子?”

    “还能为什么?家败了呗!”老仆说得坦率,“这几百年的大家族,生出个败家子,也就完了!”

    灵玉听了奇怪:“张家不是有很多人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”老仆带着他们往看起来勉强还算整齐的正房走去,“当年老爷过世,祈少爷接掌家业。可祈少爷……唉,一言难尽,总之,张家败了,那些旁支嫡支都跑了个干净,现在只剩下我们了。两位坐吧,家里没茶,喝口水将就一下。”

    正房的家具,大多缺胳膊少腿,老仆找出一条还算完好的长凳,用袖子擦了擦,请他们坐下。

    桌上摆的一个粗瓷茶壶,不过,就像老仆说的那样,连茶叶也喝不起了,倒出来的只是水。

    灵玉和徐逆坐下,继续套话:“老人家,您说的祈少爷是……”

    给他们倒了水,老仆坐到角落的小凳上,拿起地上的细竹条,编起了箩筐。他老眼昏花,编起来却快,手上厚厚茧,想秘就是常年编箩筐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祈少爷是我们张家现任的家主。”反正宅子都卖了,老仆也没什么不好说的,“唉,小时候的祈少爷可聪明了,老爷还指望他入道,成为仙师。祈少爷真的入道了,老爷还以为后继有人,谁知道……还好老爷死得早,不然,非给气活过来不可!”

    这老仆说得有趣,灵玉兴致勃勃地问:“既然入道了,就是修士,为什么张家会越过越落魄?”

    老仆说:“祈少爷沉迷丹道,天天关起门来炼丹,家里的钱财,都让他换成了炼丹的材料,就这么败啦!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出乎意料,灵玉看了眼徐逆,笑道:“除了炼丹呢,他还喜欢做什么?”

    老仆摇摇头:“祈少爷只喜欢炼丹,其他事情一概不理。”

    灵玉这下是真的笑了。遇到过吃喝嫖赌把家败了的,还没遇到过喜好炼丹把家败了的。这个祈少爷,到底是个不通事务的呆子,还是个炼丹狂人?张家越过越差,难道他就没有感觉吗?

    “你家祈少爷呢?”

    老仆答道:“不知道,大概又跑到哪里采药去了吧!唉,早说他炼丹没有天分,他就是不听!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程度,心里还惦记着炼丹,这个祈少爷,还真不是一般人,灵玉产生了一点兴趣。

    聊着聊着,大门被推开了,一名妇人踏进屋中。

    这妇人四十岁光景,风韵犹存。衣着虽然破旧,举止却大方。

    看到屋里有客人,她愣了愣。

    老仆放下编到一半的箩筐站起来,唤道:“主母。”

    妇人向灵玉二人点点头,笑道:“老孙,这两位客人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仆正要开口,灵玉截住了他的话头:“这位就是张家主母?我们是令郎的朋友,听说你们遇到点困难,特意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老仆听得发愣,他刚才听到的好像不是这样,是他人老了记错了吗?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