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9、延寿秘法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张家老宅,张祈躺在简陋的木床上,昏睡不醒。

    张夫人和老孙已经把他洗刷干净了,身上没有了那股酸臭。

    恐怕张夫人也不知道这是怎样的机缘,为了增强他肉身的抵抗能力,徐逆用紫气给他洗涤了一遍,等于提前给他洗髓了。也就是说,等到张祈修炼到炼气圆满,筑基会比别人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当然,张祈想要筑基,也不是容易的事。他已经年近三十,却只有炼气三层,除非接下来他能够像大宗门弟子一样,专心修炼,且修炼得法,才有可能在四十岁前迈入圆满。若是过了五十,还不能够筑基,以后想晋阶就难了。

    灵玉站在床头,看着床上的张祈,伸手按在他的头顶,真元小心地探了进去。

    温和的真元,缓缓进入他的识海,灵玉很快发现了徐逆说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东西就在张祈的识海之中,堂而皇之地占据了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嚣张啊!”夺舍失败,换成其他人,早就被灭了,这人却还有神念残留在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而张祈,因为被夺舍时年纪太小,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,也就不知道识海里有这么个东西。

    想必就是此物蒙蔽了他,令他不能自控,说不定那个炼丹的爱好,也不是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灵玉突然觉得这孩子有点可怜,活了这么久,估计他都不知道,自己身上有着另一个“灵魂”。

    真元裹住那团异物,慢慢往外面带。

    那团异物即将拖出张祈的识海时,突然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没完全死去……”灵玉说着,毫不留情地打算将那团异物捏碎。

    夺舍,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。成功还好说,一旦失败,真灵会被一并抹去。无法转世。

    既然选择了夺舍,就要承担起这个风险。何况,这团神念只是残留而已,他的真灵早就在夺舍时泯灭了。

    不要。不要杀我……

    意念顺着真元透出来,灵玉眯了眯眼,略微停了停。

    这团神念就像落水者抓到了一根浮木,拼命地向她求饶:前辈饶命,我愿为前辈效劳,只求前辈饶我一命。

    灵玉淡淡道:“继续放任你留在这孩子的识海里吗?你已经失去真灵,就算还有神念,也不能完整地夺舍,这种活着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啊……

    灵玉不再搭腔。真元用力。

    前辈不要,我有秘法要告诉前辈!

    灵玉放慢速度,却又持续压下去。

    压力下,这道神念叫了起来:我有秘法要告诉前辈,只要前辈饶我一命。

    灵玉理都没理。继续施压。

    那道神念终于喊了出来:前辈难道不想知道延寿的秘法吗?我这里有秘法,可以增寿五百载!

    灵玉一顿,没再继续压下去。

    五百载,对于修士来说,还真是无法拒绝的数字。

    如果能多活五百载,也就多了无数的可能。

    压力一轻,那神念迫不及待地说:只要前辈放过晚辈。这延寿之法就是前辈的。

    灵玉笑了起来:“延寿五百载,还真是无法拒绝。不过,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是真是假,前辈一听就知。

    这神念信心满满,灵玉倒是有了点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神念道:前辈先放了我。

    “你真当我非听不可?”灵玉毫不在意,真元持续压下。

    前辈饶命。神念大叫起来。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:前辈可知道赤霞宫的井宿真人?就是用这种秘法活到现在的。

    灵玉心中一动:“哦?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晚辈性命就在前辈之手,听听对前辈来说,又没有损失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要将秘法交待清楚,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。如果前辈非要将晚辈从此人身上剥离,还请前辈将晚辈安置于一件容器之中。前辈真元深入此人体内。也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灵玉略一思索,笑道:“暂且信你。”

    安置神念,需要特殊的容器和手法。灵玉当年从东溟得了不少古怪的矿石,其中正好这类玉石。

    她取了一块带有阴气的玉石,将这团神念拖出张祈的识海,引入玉石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张祈识海中的对话,徐逆听不见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那个夺舍的人,神念没有全消。”灵玉说,“他说有秘法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徐逆摇摇头,对这个不感兴趣。就算张祈天生神念强大,当年被夺舍时,不过是个孩子,这人夺舍失败,除了自身受了重创外,本身也不会多强大,也就是结丹而已。这个等级的秘法,能高深到哪里去?

    “解决了,让他休息一会儿吧。”灵玉说。

    两人从房间出来,张夫人和老孙立刻围上去。

    张夫人紧张地问:“两位高人,犬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人安心,他休息一晚便好。”

    张夫人露出惊喜的表情:“高人的意思是,阿祈好了?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:“等他醒了,一如常人。”

    张夫人的眼泪涌了出来。这么多年了,求医无门,她只能放弃了希望,安慰自己,至少儿子好好的在自己面前,就算呆一点,至少他活着。可她身为母亲,怎么会不希望儿子一如常人?

    他要是像常人一样,自己就算去了,也不用挂心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两位高人,小妇人无以为报,只能给两位高人磕头了。”张夫人“扑通”跪下,重重地叩地。

    老孙也跟着跪下,一边磕头一边念着:“老仆也谢谢两位高人的大恩大德……”

    坦然受了他们这一跪,灵玉道:“跪过了就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就算没有血缘关系,徐逆也算他们家祖宗,这一跪他们受得起。

    张夫人已经收拾了客房出来,让他们安顿下来。这大概是张家难得还算完整的院落,门窗勉强还能掩上。

    灵玉布下个简单的阵法。将那块存放了神念的阴气玉石抛在桌上,道:“你说,你知道井宿活下来的秘密?”

    “井宿?”徐逆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灵玉向他竖起食指,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阴气玉石上。慢慢现出一个虚影,低低的声音传出来:“晚辈若是说了,前辈可否给晚辈找个肉身?”

    灵玉冷冷道:“我可不曾答应你什么,爱说不说!”

    虚影动了动,说道:“就算前辈不肯给晚辈找肉身,那找个灵气充足的地方安置晚辈,总是可以的吧?”

    灵玉撑着下巴道:“你这人真有意思,都只剩下这么一抹神念了,还想求什么?真灵已散,就算夺舍。也不过苟延残喘。这么活着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虚影悲愤地道:“前辈修为高深,岂懂得我们小修士的苦处?正因为夺舍失败,倘若就这么放弃,晚辈再也不能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灵玉竟然无话可说,他说的倒也不错。就这么放弃的话,他连下辈子都没有了。而如果能够夺舍成功,就算最终神念还是会消散,怎么也能多“活”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好吧,这个要求我能答应。”灵玉思考了一下,答应了。

    虚影长出一口气,情绪稳定下来。他不敢让灵玉发誓或者什么。免得激怒了这位前辈。元婴修士很少有说话不算数的情况发生,这种情况,他只能相信这位前辈的操守了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晚辈其实是赤霞宫的弟子。”虚影说,“晚辈资质寻常,在炼丹上却颇有天分。炼气时被宗门前辈看中,做了个炼丹童子。后来,筑基成功,升为炼丹房丹师,好运结成金丹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的炼丹术。在赤霞宫结丹修士中也算数一数二。那时,井宿真人受伤,点了晚辈炼制延寿丹药,晚辈欣喜若狂,还以为自己的机缘到了,若是能得井宿真人看中,传授一二,说不定我也有机会元婴……”

    虚影语气中对元婴充满了向往,不过,他的结局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,炼丹之后,晚辈就失去了自由,井宿真人多少年没有外出,晚辈就被囚了多少年。可恨的是,我侍奉他多年,最后仅存数十年寿元,他却不肯替我寻找那延寿丹的炼制之材。无奈之下,我只好逃出赤霞宫,一路被追杀,最终伤重,而不得不放弃了肉身。看到那小孩时,晚辈还以为自己运气不错,竟然遇到了适合夺舍的身体,可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,张祈天生神识强大,他受伤过重,竟然没有夺舍成功,只留下一抹神念,在张祈的识海中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“前辈,事情经过就是这样,晚辈这就把延寿之法告诉前辈,还望前辈遵守诺言。”

    此人将那延寿丹的炼制之法缓缓说出,灵玉和徐逆听着,表情越来越凝重。

    他说完之后,灵玉轻轻敲了敲桌面,问:“所以,井宿现在就是不死不活的怪物?我还以为是什么秘法,这种活着,有什么趣味?亏你也想步他后尘。”

    虚影的声音带了悲意:“我虽不知前辈是谁,可听前辈这些话,想必是英才之辈。像前辈这种优秀弟子,不曾面临过寿元终近的苦恼,也不知道卡着瓶颈迟迟不能更进一步的悲哀,又怎么会明白我们的挣扎?就算活得惨了些,好歹还能活着,等到前辈寿元终尽,自然会明白这种想法。”

    灵玉却道:“我若寿元终尽,不如干干净净地去投胎,下辈子说不定还能踏上仙路,岂不比这样活着痛快?”

    “下辈子与我何干?”虚影道,“说是同一个真灵,可没有记忆,与另一个人何异?再说,谁知道下辈子还能不能踏上仙路?晚辈不想赌,也不敢赌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番话,灵玉有些诧异,没想到,这个怕死的神念,居然看得这么明白。不过,太执着于现世的记忆,又有什么用呢?死了就是死了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昨天半夜拉肚子到现在,腿都软了,食言了,很抱歉。

    这更补上。今天本月最后一天,晚上还有一章正常更新,希望后台别抽了。

    顺便再提醒一遍,九月末应该有双倍月票,请同学们保留到月末投。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