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0、叔祖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虚影所说秘法,其实也简单。排除意外,人之所以会死,是体内的本源不断地流失,直到终尽,生命自然就停止了。

    这本源得自先天,落胎之时就已经决定。而修士修炼,从某个角度来说,实是逆天之举。在修士晋阶的一瞬间,本源会得到补充,这就是晋阶而寿元延长的原因。

    至于延寿丹药,并不能直接补充本源,而是利用各类珍稀药物滋养本源,令本源流失变慢。

    井宿炼制的延寿丹却不同,他的延寿丹药,用的不是灵气充沛的天材地宝,而是用的阴气森森的幽冥之物。

    他以幽冥之物入丹,制出一颗阴丹,这颗阴丹服用之后,直接将元灵像魂体一样困在肉身之内!

    换句话说,他自身的寿元已经终尽了,本源也流失得差不多了,身体变成了一个容器,装着魂体,外表看起来还是人。

    魂体天生会滋生阴气,用这种秘法延寿,需要长期洗炼身体的阴气。如果不能将阴气及时洗掉,长此以往,就会变成一个真正的鬼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,不仅逆天而行,也违背了生命的原理,想要再晋阶,难上加难。不过,办法是人想出来的,能搞出这个秘法的人,想必也是天才之辈,说不定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。

    灵玉不相信井宿这种人,会跟当年在汇灵湖遇到的忘离居士一样,放弃晋阶,只是为了“活着”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能晋阶又怎么样?这样违背天地法则的晋阶,肯定越走越难,想要迈入大乘,几乎是妄想。

    所以,听这虚影说了延寿秘法,灵玉和徐逆都不甚在意。如果真有寿元终尽而无法晋阶的一天,他们都宁愿再入轮回,重新踏上仙路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了记忆又怎么样?他们上辈子还是怀素和紫郢呢,身为大乘修士,都能够舍得如此干脆,他们为什么下不了这个决心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们可不想这么“不人不鬼”地活着,那也只是“活着”罢了。

    “井宿的秘法,是从哪里来的?”徐逆问。

    延不延寿的,他不关心,反倒是这个秘法的来历,他很关心。

    灵玉也盯着这个虚影,他们认定井宿与幕后人有关,这个延寿秘法,很可能跟昭明那个融合精血的秘法一样,来历可疑。

    毕竟,修为达到井宿这个程度,那个幕后人想操控他,决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能够让当年的井宿感兴趣的,大概只有这么个延寿秘法了吧?

    而这秘法也很古怪,他们都觉得,不像是本界的东西,除了幕后人,还能是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虚影踌躇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”虚影不敢得罪灵玉,忙道,“说实话,晚辈并不清楚。晚辈虽然侍奉老祖宗数百年,可只是个炼丹师,根本称不上心腹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他真是井宿的心腹,想必井宿不会拒绝他的要求。话说回来,赤霞宫和化阳门最不缺的就是炼丹师,这东西既然是秘法,用到的材料一定很贵重,哪有可能他想要井宿就给?大不了换个炼丹师就是了。

    灵玉却道:“你也说了,你侍奉井宿数十年,想必知道他许多秘事。就算不知这秘法从何而来,总有什么蛛丝马迹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一看有门,又加了句话:“我虽然答应了你的要求,可到底把你安置在哪里,那就看我的心情了。如果我心情好,放在某个人来人往的地方,说不定你能在消散前遇到个合适的对象,在对方身上寄居个几十年。要是我心情不好,呵呵,放到哪个人迹罕至之处,你等个几百年都没人来……这块阴玉又不是什么古宝,虽然可以减缓神念消散的速度,可也不能完全停止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,我说!”虚影叫道,“无论您问什么,晚辈知无不言!”

    灵玉和徐逆对视一眼,露出个满意的笑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仔细想,慢慢想,我们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祈悠悠转醒,愣愣地看着屋顶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,刚刚才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全身很舒服,经脉畅通,真元奔流,似乎蠢蠢欲动地想要突破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按住头,迷迷糊糊地想着,为什么过去二十多年的记忆,也变得不清晰了呢?他到底是谁,真的叫张祈吗?

    门被推开,接着响起了惊喜的声音:“阿祈,你醒了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慢慢聚焦,定在对方身上。

    洗得发白的的袄裙,挽得整整齐齐的头发,虽然眉眼间已经有了明显的皱纹,但还是能看出昔日的美貌。

    他迟疑地唤: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!”张夫人应了一声,又细细地问,“阿祈,你真的好了吗?没有不舒服吗?能不能起床?”

    张祈坐起身,看着屋子里摆设,眼中露出微微的困惑。

    他记得,小时候家里还算富有,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?回想了一下,记忆实在模糊,只记得他总是在炼丹,家里怎么样,已经很久没有关注过了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,他怎么会那么喜欢炼丹呢?现在想起来,炼丹也没那么有趣啊!

    张夫人仔细地观察他,见他神情迷茫,担忧起来:“阿祈,到底怎么样,你跟娘说说!”

    张祈回过神,笑道:“没事,娘,我好着呢!”

    比之前二十多年都要好,这一次,他真正醒来了,身体里真元充沛,相信很快就会晋阶。

    张祈没有急着出去,而是慢慢翻找着自己的记忆,一年一年,跟现实对应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,但大概明白,好像摆脱了什么东西,前所未有地轻松。

    “娘,家里是不是又没钱了?”

    张夫人顿了顿,沉默地点头。

    张祈却笑道:“娘,你别担心,这房子……我们暂且卖了还债,以后我好好干活,让您和老孙过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听着好像做梦一样,张夫人望着儿子,热泪盈眶:“阿祈,你真的想开了,不是故意哄娘的?”

    张祈又露出那种困惑的表情,说:“孩儿也不知道以前怎么想的,居然把家败成这个样子,就连老宅都只能卖了还债,真是愧对列祖列宗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病了。”张夫人抹掉自己的眼泪,“你病好了就好,祖宗不会怪罪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娘。”张祈露出笑容,安抚自己的母亲,“我会赚钱把宅子赎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!你这么想,娘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母子俩说了一会儿话,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老孙去请客人,可惜两位客人都说不吃,让他们自便。

    回来时,老孙还嘀咕:“主母,要不,我们去酒楼里订一桌?也许是我们太寒酸了。”

    张夫人正想说话,张祈道:“老孙,不用忙活了,两位高人不食人间烟火,并不是嫌弃我们寒酸。”

    老孙奇道:“祈少爷,人怎么能不吃饭呢?又不是神仙……”

    张祈笑道:“可不就是神仙?你见识少,筑基以上修士,不用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呀!”老孙大惊,“原来那两位也是仙师啊!”

    张祈哭笑不得:“老孙,你这老花眼得多严重?自己想想看,两位高人救我的手段,怎么不是仙师?”

    张夫人看着眼前的儿子,心中幸福满满。听这话,多有条理,儿子是真的好了!

    吃过饭,老孙再去请人,这一次,灵玉徐逆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进了正房,张祈端端正正地坐着,看到他们过来,起身行礼:“小子有眼不识泰山,对两位前辈多有冒犯,还请前辈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没了那股疯疯癫癫的气质,张祈也是个面目端正的好青年。

    看张夫人的长相,但凡遗传些,张祈长得就不会差。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,你没有什么冒犯之处。”说话的是灵玉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祈看看他,又看看徐逆,心中暗暗奇怪。别人男主外女主内,这对高人倒好,男的沉默女的外向,不过,看起来有种奇妙的和谐之感。

    “你心中有什么疑问,尽可以问了。”徐逆突然开口,把张祈惊了一惊。

    他不好意思地摸摸头,试探地问:“敢问两位前辈,与我们张家是不是有什么渊源?”

    灵玉笑道:“小家伙,挺聪明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祈心说,外表看起来,我可比你大多了。不过,他知道那些前辈驻颜有术,看起来十七八,未必真的十七八。

    他恭敬地道:“两位前辈的来意,小子都听家母说了。两位来到曲阳镇,直奔张家而来,可见之前早有目标。小子实在想不出,哪里能够吸引两位前辈,只能是张家与前辈们有渊源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微笑,这张祈恢复正常之后,不但稳重许多,人也聪明了。

    这孩子,要不是当初被夺舍,倒是个好苗子。可惜啊,现在年纪有点大了,就算现在开始苦修,也未必能赶上那些优秀弟子了。唔,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徐逆的后辈,要不要给他个机缘呢?

    灵玉正在这想着,忽听徐逆道:“不错,我确实与张家渊源。论辈分,你可称我一声叔祖。”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