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3、知**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这边在江元白的住处埋下印记,那边灵玉就联系太白宗的暗线,打听邱家少主邱白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年灵玉去大梦泽遇到江元白,他才结丹中期,不过两百三十多年时间,就从结丹中期冲到元婴中期,天资不可谓不佳。而且,他能当上邱家的少主,智谋手段必定不缺。

    灵玉暗暗提醒自己,这不是个可以随意耍弄的人物。

    邱家是大梦泽第一世家,太白宗怎么可能没有关注?灵玉一提出要求,暗线那边就有了回报。

    而徐逆这边,同样动用了紫霄剑派的消息网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真有意思!”灵玉看着暗线回传的情报,啧啧道,“私生子出身,从小得不到邱家认同,最后赶走正牌的嫡支继承人,成为邱家少主,真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徐逆收到的情报大同小异。他只评价了一句:“本事不小。”

    灵玉眼珠一转:“我怎么觉得,他的经历看起来很像某个人呢?”

    情报上写着,江元白是一名散修女子所生,他在十岁之前,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。十岁时,他母亲故去,被带回邱家,才知道自己是邱家嫡支一位老爷的私生子。

    邱家不是普通的世家,对于血脉很看重,他的身份一直得不到承认。

    二十二岁,他筑基成功,并且在三年后的邱家筑基大比中力挫强敌,夺得魁首,这才被承认是邱家子孙,有了邱白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但他的磨难并没有到此为止,在成长的过程中,他一直受到邱家嫡系的敌视。幸而,他展露出极强的天赋,亦有邱家长老对他甚是看重。

    至于邱元,正是被他挤走的那个邱家曾经最优秀的弟子。

    徐逆淡定地道:“我跟他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一样,他没你过得那么委屈,也没你后来这么霸气。”

    徐逆想说,他哪里委屈,哪里霸气了?想想还是不争辩了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

    “咦,没说他跟化阳门有什么瓜葛。”灵玉嘟囔,“这情报做得也太不到家了,这么重要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徐逆看了看自己这边,递过去给她:“这里有。”

    灵玉接过,眼神有点怀疑。太白宗打听不到的事,紫霄剑派却打听到了?不行,她回去得跟端木澄说一说,管得太松懈了!

    看过徐逆那份情报,灵玉笑了:“难怪冰彤仙子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情报上说,冰彤仙子有位女徒,与结丹时的江元白共同冒险过,不巧遇到危险,江元白丢下那位化阳门女弟子,自己先走了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临时结为同伴的话,遇到生命危险,大家各凭本事逃命。江元白这个做法,说起来不算错,问题是,化阳门那位女弟子与江元白之间有点说不清楚的纠葛,他这么做就太冷血了。

    还好那女弟子最后逃出来了,不然的话,冰彤仙子哪还会愿意还什么人情,不成仇人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那尸寒岛和万骨窟,可不是什么善地,星罗海的修士,遇到他们向来绕道走,这个邱白,想做什么?”徐逆思索道。

    当年他们还只有结丹期,曾经遇到过一位魔修,想吞吃他们恢复自身修为。事后他们打听过,应该就是尸寒岛和万骨窟的魔修遭遇了,他们恰巧在场,因此被殃及。

    灵玉还记得,青光子后来这样跟她说,尸寒岛和万骨窟,星罗海的修士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去招惹。魔修没落了,他们很低调,但是,这两个地方太神秘了,法术又诡异,如果遇到了最好绕着走。

    以江元白的身份和经历,不会做无用功的事,他会打尸寒岛和万骨窟的主意,肯定有什么东西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可这两个地方,会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出手呢?他可是个货真价实的道修,攻打魔门有什么用处?还要为此用上邱家的人情,未免不值得。

    两人都想不出来,灵玉就道:“我们去找个知情人问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知情人?”徐逆想了想,明白过来,“冰彤仙子?”

    灵玉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修炼过后,冰彤仙子走出自己租住的小洞府透气。她没有住在那些免费供元婴修士居住的洞府里,而是找了间非常不起眼的小客栈,租了个小洞府。

    这小洞府灵脉低劣,不过环境不错,外面有大片竹林,闲来无事正好散心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一踏出竹林,动作有微小的停滞,恍若无事地走了数十步,突然转身,周围的空气像潮水一样起伏涌动,交织成一道无形的网。

    竹林突然静默了,好像时间刹那停止,一片叶子也不动,只有波浪一般起伏的空气,将周围化成一片无形的海洋。

    “谁?”冰彤仙子喝道。

    在她问出这句话时,有一道力量横空出现,像一座大山,骤然压下,海洋瞬间静止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心中大惊,如此强悍的力量,莫非是元后修士?

    她刚刚这么想,耳边就传来了有些熟悉的笑声:“冰彤前辈,在此相逢,真是幸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冰彤仙子略微一怔,绷紧的神经稍稍放松,不过,她的神识仍然警惕地扫视着周围。随后,脚步踏在草地上的沙沙声响起,两个人影从竹林外踏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?”看清来人,冰彤仙子愕然,“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徐逆收回威压,向冰彤仙子见礼:“冒犯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则回答刚才的问题:“我们特意来找前辈的。”

    “特意……”冰彤仙子更警觉了,她此行是门中机密,他们两个怎么会知道?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恶意,”灵玉微笑道,“我们白天与冰彤前辈在一间酒楼,这才凑巧遇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么小的机率被他们遇到,还真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静默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大概知道他们的目的,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何会对此事感兴趣。要知道,他们这次的目标是尸寒岛和万骨窟,不是什么好地方。

    “冰彤前辈是不是在想,我们到底想要什么?”灵玉笑问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平静地望着他们二人一言,说:“两位有何目的,不妨直言,我们没有必要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灵玉拍掌,赞赏道:“还是冰彤前辈直率,既然如此,我们就坦白直言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灵玉道:“敢问前辈,你与那邱家少主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有点刺人,最后淡淡道:“程道友,我知道你们实力很强,但是,既然还称我一声前辈,可否对我保持一点尊重?这种问题,我不想回答。”

    灵玉笑,不怎么有诚意地道歉:“抱歉,既然前辈不想回答,那就不回答吧。实不相瞒,在下与那位邱家少主有点不大不小的过节,意外看到他在宁安城现身,又与冰彤前辈秘密相会,忍不住想来探个究竟。不知前辈可否解惑?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正色道:“既然你们在酒楼就已经认出来了,想必我们之间的谈话,你们也都听到了,现在又保必多问呢?况且,不管我与邱白私交如何,既然我答应助他,就不该说出他的秘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灵玉皱了皱眉头,“这样的话,那就不好办了……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不答话,竹林陷入静默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灵玉说:“这样好了,冰彤前辈,你与邱白有约在先,我也不好逼迫你违背自己的原则。不如,前辈听听我的推断?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抬眼望向她,两人目光相对,虽然没有答应,但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灵玉就道:“邱白此行的目的是尸寒岛和万骨窟,是跟他们有过节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冰彤仙子否认。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:“那就是这两个地方,有他想要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可奇怪了,他一个道修,怎么会想跟星罗海的魔修过不去?这两个地方都修习幽冥之术,不应该有什么他需要的宝贝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看了看冰彤仙子的脸色,问:“他要的东西,是魔门之物?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目光动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灵玉就笑:“真有意思。他要这东西,不会是为了自己吧?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开口:“不知道。我只是应邀还邱家的人情,他究竟想做什么,不会管也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:“多谢冰彤前辈,我们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与徐逆二人转身离开,毫不留恋。

    他们来得突然,去得更突然,一眨眼就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在竹林中默默站了一会儿,确定他们真的走了,抚着胸口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别看她刚才那么义正辞严,其实心里也在打鼓。

    当年灵玉打上赤霞宫,她亲眼所见,那等实力,自己万万不是对手,更不用还有徐逆在场。

    那邱白怎么会惹上他们?哼,这可真是报应!

    冰彤仙子不无痛快地想着,转身回洞府了。

    竹林外,灵玉与徐逆边走边谈:“你觉得江元白要那件魔门之物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徐逆想了想,说:“我虽不认识这位邱家少主,可听你说了他的性格,必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物,此物必定对他大有益处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奇了,”灵玉喃喃道,“魔门之物,对他会有什么用处?而且,他针对的是两个地方,是这两个地方都有,还是他也不知道这东西在其中哪一处?”

    发现标题成了,其实这章的小标题是知情.人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