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4、尸寒岛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冰彤仙子是一宗之长,既然受了江元白之邀,能说这么多,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。

    不必灵玉嘱咐,她也知道,今天晚上的事不能泄漏出去。得罪他们两个是其一,以江元白那多疑的性格,说出去了反而更麻烦。

    因此,灵玉没有跟冰彤仙子多说什么,回去后就盯着江元白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十来天,江元白那边终于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应他之邀而来的几名修士,分别通过传送阵,悄悄去了星罗海。

    灵玉和徐逆也跟过去了。

    星罗海域,脚下是波涛汹涌的海洋,灵玉和徐逆躲在上真宫里,隐藏行迹,慢慢缀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“看来,江元白准备得很充分啊!”

    他们一到星罗海,就有明确的目的地,明显规划过。

    徐逆道:“按你所说,他是个胆大心细的人,尸寒岛和万骨窟不是什么善地,敢打这两个地方的主意,一定会准备妥当。如果可以,说不定还会找两个内应。”

    灵玉想想也对。当年江元白觊觎寒鸦山的宝物,可以潜伏在许家数年,不管他出身为何,那时候,结丹中期,在邱家肯定已经培养出了自己的势力,他还拉得下脸面,这么能忍耐的人,不会仓促行事。

    “还好尸寒岛和万骨窟是魔修之地,不然,以这位邱少主的个性,说不定又会潜伏进去。”灵玉玩笑道。

    徐逆瞥了她一眼:“遇到你,算他倒霉,上次让你捞了好处,这回你又要截他的胡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不对。”灵玉道,“我可不是想截他的胡,只是很好奇他想干什么而已。”

    江元白既是这等身份,尸寒岛和万骨窟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?其中有什么隐情?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遇到了怎么能不弄个究竟?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这次你不会出手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。”灵玉笑眯眯。“要是有值得出手的好处,我不介意出一下手。”

    徐逆给了她一个“果然如此”的眼神,他就知道,灵玉不可能光当看客。反正她不出手。江元白也不会感激她。

    江元白一行总有六人。其中两位,好像是他自己的心腹,一老一少,老的那个中期修为,看起来是个经验丰富的老修士,少的那个还有稚嫩,应该与江元白同辈。两人对江元白的态度,带着明显的恭敬意味。

    另外三人,一个是冰彤仙子,一个是名和尚。还有一个是魔修。

    冰彤仙子暂且不提,那和尚看起来好像是归安寺的元婴修士,同样也是元中。那魔修则是个初期修士,是个外表美艳的女子,一身红色劲装。颇有武修的气势。

    灵玉问:“这和尚是不是归安寺的尽空?看他手上的木鱼,修炼的应该是万象佛光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了。”徐逆说,“归安寺一向低调,那位尽空大师,甚少现于人前,这位邱少主请动了他,看样子势在必行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魔修。看起来像是七杀谷的修士,你记得七杀谷有这么一位修士吗?”

    徐逆略一思索:“七杀谷?是不是红袖刀?”

    红袖刀是个绰号,其人真正姓名为何,无人知晓。七杀谷比归安寺更低调,他们是魔修门派,而且修炼的是血煞之道。擅长暗杀。

    七杀谷的人才不多,但,越到高阶,越是厉害。据说,七杀谷里有一条密道。入口处立着七杀碑,里面煞气冲天。七杀谷的弟子,修炼到一定的境界,就会进入这条七杀密道闭关,若是能活着从里面出来,同境界少有敌手。

    这条密道,最低也要结丹期才能进入,许多七杀谷弟子,直接将这条密道当做试练之地,用来闭关结婴。

    所以,七杀谷的元婴修士不多,但个个实力很强。要不是他们晋阶困难,连中期修士都很少出,说不定能和剑修一争胜负。

    可惜啊,魔修晋阶迅猛,容易走火入魔的缺点却始终克服不了,能够走到元婴的,始终是少数中的少数。

    “七杀谷我不熟,可能是吧。”灵玉歪着脑袋想了想,点评道,“江元白这个组合,挺有意思的。有魔修有佛修,应该不是随便挑的。”

    徐逆则道:“也有点古怪。尸寒岛和万骨窟修习的是幽冥之法,跟血煞不是一条路,如果他想找人探路,不是应该找幽冥教或森罗殿吗?再不然,白骨寺也比七杀谷合适。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个疑点。

    “佛修比较好理解,他们的功法克制魔修,关键时刻,比后期修士还好用。”

    想不出个合理的答案,灵玉说:“我们跟着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江元白一行人在星罗海域绕了好些天,灵玉和徐逆耐下心,不紧不慢地跟着,只要不被甩脱就行。如此半个月,他们才一改方向,往某处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灵玉他们也不急,他们早就在冰彤仙子身上做了手脚,只要不是太远,都能大概感应得到位置。

    “咦,他们一路往东北,再过去可就是溟渊了。”灵玉皱着眉头说。

    星罗海这边的地势比陵苍要好,当年溟渊之变,溟渊之气散逸,出现了一条天然的隔离带。一般来说,没有人会跑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,尸寒岛和万骨窟就在溟渊附近了。”徐逆说,“他们修炼的是幽冥之术,靠近溟渊,反而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太浓烈的溟渊之气,本身还是人类的魔修可能受不了,但在溟渊之气稀薄之处,却有益修炼。

    当溟渊之气肉眼可见,灵玉终于发现了尸寒岛所在。

    这尸寒岛,确切地说,是一座岛中岛。

    溟渊之气弥漫中,一座孤悬海外的大岛中央,隐隐有禁制之力。

    为了隐藏行迹,上真宫离得有些远,只能隐隐看到一团黑雾。

    江元白一行人出现,那黑雾涌动起来。

    在尸寒岛上空停住,江元白微微欠身:“几位道友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冰彤仙子和那位魔门女修没有说话,只有尽空大师合十宣了一声佛号:“阿弥陀佛,贫僧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黑雾涌动中,一名面色苍白如纸的魔修无声无息地出现,他凭空站着,看不出修为,望着眼前六人,幽幽道:“几位光临尸寒岛,所为何来?”

    江元白站了出来,笑问:“敢问这位道友,可是尸寒岛血云岛主?”

    这魔修僵硬的脸庞上,眼珠微微一动:“这位道友居然知道本座姓名,看来是有备而来。阁下到底有何目的,不妨明说。”

    江元白一派温文地道:“不敢,在下姓邱,大梦泽邱家修士,此行只是想向岛主借件东西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借?”血云幽幽一笑,眼睛呆滞的他笑起来比不笑更可怖,“本座不知道尸寒岛有什么是阁下需要的。大梦泽邱家,本座虽然孤陋寡闻,好像也听说过,邱家是大梦泽第一世家,阁下有什么东西弄不到,需要到我尸寒岛来借?”

    说话间,血云身后的黑雾越发浓重。他显然已经看出来者不善,启动了尸寒岛的禁制。

    江元白面带微笑:“这件东西,还非得到尸寒岛来借不可。血云岛主,听说当年倾天之祸,曾经从天际掉下一块天魔石,被令祖师所得……”

    血云脸色一变,刚才还僵硬的面容,释出了幽冷的杀意:“阁下哪里得来的消息 ,真是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江元白脸上笑容更大了:“血云岛主,此事是真是假,让我们进去看看,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这是明白的挑衅!别说尸寒岛一向神秘,不管多么开放的组织,都不可能任由外人来去。

    血云眼里闪过怒火:“阁下,这是要挑战尸寒岛吗?”

    江元白仍然笑容满面:“不敢说挑战,只要血云岛主肯出借,在下马上退走。”

    说是借,却从头到尾没有提出过条件,可见江元所谓的“借”,根本就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。

    再说,那天魔石既然是尸寒岛祖师之物,不可能随便出借给不相干的人。

    血云怒极反笑:“好,既然阁下有备而来,那就试试能否破了我尸寒岛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的身影倏然消失无踪,只留下淡淡的黑雾。

    黑雾涌动得越来越急,像是海浪,起伏汹涌。

    江元白收了笑,淡淡问:“如何?”

    他身边那位年轻的邱家修士一直垂眸不语,此时抬起头来,说道:“这应该就是魔罗冥波阵,此阵借溟渊之势,易守难攻。刚才血云岛主在此,有丝丝阵法之力系于他身,想来此阵应该以人为阵眼。”

    江元白带着这么多人,明目张胆地打上门,哪会跟血云岛主商谈什么“借取”,刚才那番话,激怒对方是其一,借机观察尸寒岛的防止禁制是其二。

    远处,灵玉叹道:“我那次能够捡他的便宜,还真运气好。如果不是那时他只身一人,修为又低于我,以其计划的周详,指不定吃亏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徐逆望着她,眼神温和:“你能明白这一点就好。”

    想当初,他们还只有筑基修为,他曾经痛斥过她,说她不努力,粗心大意,浪费了自己的天分。如今看来,这几百年的沉淀,灵玉已经将自己的缺点都磨去了,哪怕实力比对方高得多,也知道谨慎行事。

    说话间,江元白那边动手了。尸寒岛黑雾骤起,护岛大阵已经启动。

    ps:

    萌萌哒兔子变成了袜子,这是提前过圣诞节么……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