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6、小人得志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白衣人的模样越来越清晰,江元白一惊:“你……是程道友?”

    知道他原本叫江元白的人不少,但会喊他江道友的人,却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灵玉微微一笑:“江道友,又或者,应该称呼你为邱少主?”

    江元白很快镇定下来,淡然道:“那么,程道友呢?程真人?”

    当年在大梦泽,灵玉用的是程君影这个名字,不过,她并没有改变形貌,再加上修为手段,有心人很容易打听到她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近两百年来,程灵玉这个名字在陵苍大名鼎鼎,只要稍微打听一下,就知道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没想到阻拦自己的人居然是灵玉,江元白暗暗警惕:“在此处相逢,程道友所为何来?”

    灵玉瞟了他左袖一眼,笑道:“江道友,如果我是你,就不会轻举妄动,在一名元后修士面前哦,不对,是两名元后修士面前,搞这种小动作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江元白一向表现得和气亲切的脸庞微微涨红。当年被灵玉半路劫下好处,他虽然心中不忿,但并不觉得自己输给灵玉多少。

    他有大机缘在身,结丹中期和结丹圆满,在他眼中不过几十年的差距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说不定,等他结丹圆满,灵玉还迟迟寻不到结婴机缘呢!

    没想到,他从寒鸦山回阳川湖,闭了一次关出来,就听说了五子湖各世家被人玩了的消息,而那场闹剧的中心,赫然就是那位程道友。

    他是何等人物?当即发现,自己判断有误,随后派人到陵苍打听……

    太白宗程灵玉,这个名字真是如雷贯耳啊!

    之后的百余年,江元白为了争夺少主之位,殚精竭虑,顾不上陵苍那边。但,他时时关注陵苍的消息,知道她一路突飞猛进,中期、后期……

    邱家绝少人知道,那次莲台之会,他也去看了。那时,他还卡在元婴初期顶峰。

    江元白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,震撼,惊讶,但更多的是不服。

    他心里还憋着一口气,想要有朝一日报了当年夺宝之仇,怎么对方反而走在了他的前面?

    可他不得不承认,在修炼上,他真的不如灵玉。

    身负天命?这种说法,让江元白更是不忿,他输了什么?资质?智慧?机缘?如果没有这个莫名其妙的天命,他相信,自己一定不会比程灵玉差的!

    可是,他再不服,事实就是事实,他还在中期,晋阶后期也许还要百余年,对方却已经后期多年,即将迈向化神。

    江元白承认,自己是个记仇的人,从小到大,但凡冒犯过他的人,等到自己有了足够的力量,都会一一报复。惟有这一桩,他牢记于心,却始终找不到机会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所以,在看到灵玉的一瞬间,他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偏偏,灵玉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,这种盛气凌人可是他后来最喜欢做的事!

    江元白将自己的不快隐藏起来,这对他来说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“在下不过求个自保罢了。程道友,一别多年,能在此处相逢,真是太巧合了。”江元白神情和煦地笑道,好像双方是多年不见的好友似的。

    灵玉轻笑一声:“江道友,这可不是什么巧合。实不相瞒,从宁安城开始,我们就跟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江元白一怔,脸色数变,脱口而出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灵玉淡淡道:“你们一位元后都没有,跟踪你们很难么?”

    江元白没说话,可灵玉敏锐地发现,他的表情似乎有点不自然,好像他真的认定不可能似的。

    奇怪,就算江元白有秘宝在身,这种事情,怎么能这么笃定呢?

    江元白很快冷静下来,一派温和地道:“既然程道友跟了我们许久,此时现身,想必已有打算,不如,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“好说!”灵玉抚掌道,“把你得到的那个东西交出来,便可自行离去。”

    江元白神情微微一动,笑道:“程道友,这有些强人所难了吧?你们既然跟了一路,就该知道为了此物,在下请了数位帮手,你们就这么夺走,未免……”

    “未免如何?”灵玉笑吟吟地望着他,“欺人太甚?真是不巧,我就喜欢欺人太甚,谁叫你是中期,而我却是后期呢?”

    这简直是……小人得志!

    江元白深呼吸,及时压下自己的怒火。他已经多年没有尝过这般滋味,自从他踏着尸山血海成为邱家少主,再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出这些话,甚至连一个轻蔑的眼神都不敢有。那些曾经欺压他、轻视他的人,都成了他的垫脚石!

    江元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要忍受这种情形,但此刻他只能忍受。

    “程道友,”江元白说,“今日落在你手里,我无话可说。不过,此物对我颇为重要,还请你网开一面。我邱家秘宝无数,只要你愿意离开,我愿以全副身家相酬!”

    每说出一个字,江元白都感觉到心尖在滴血。今日之仇,他牢记在心,只要能够全身而退,早晚有一日,誓雪此恨!

    灵玉却不为所动,她摇头笑道:“江道友,你还是没明白啊!以我程灵玉今日的身份地位,你的身家我岂会看得上眼?跟踪你是我心情好,拦截你是我心情不好,你若顺了我的心意,今日事今日毕,就此罢休。可你若不顺我的心意……”她笑得越发灿烂,周身杀意却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嚣张、自大、狂妄、跋扈!江元白恨不得把所有同类词全都用到灵玉的身上!这小人得志的模样,看得他咬碎刚牙,不由想起自己还落魄时,那些轻视的嘴脸。

    同时,他心里也暗暗庆幸,还好她这么自大,叫他赔上自己全副身家,实在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“程道友,”江元白试图用其他东西打动她,“即便你是元后修士,又有太白宗为后盾,但我邱家也不是无名无姓的小家族,你如此做法,就不怕给太白宗带来麻烦?你可是身负天命之人,早晚有一天要离开沧溟界,到那个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待我身后,哪管洪水滔天?”灵玉打断他的话,那笑得痞痞的模样,怎么看怎么可恶!“江道友,我劝你还是识相一些,不要再挣扎了。痛快交出来,干脆走人,说不定以后还有报仇的机会。要是一直不交……呵,我杀人专灭元婴,多你一个,也不算多。”

    江元白脸上的笑,终于收了起来。此时此刻,他十分清楚,自己绝对不可能凭借言语,逃过此劫了。可要是动手的话……

    眼前的灵玉暂且不提,身后还有个一直沉默的徐逆。那位话不多,却是个狠角色。江元白心里更忌惮徐逆,因为他相信一句话,会咬人的狗不叫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江元白说,“还望程道友遵守诺言,拿了东西,不再为难在下。”

    要求得到满足,灵玉得意洋洋,她满不在乎地挥挥手:“放心好了,你的财我都不想劫,何况你的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元白在心中暗暗地诅咒,这种女人,怎么还会有人看得上?女人的动人之处,就在于她们的安静柔顺,那个谁眼睛瞎了吗?

    那个谁眼睛当然没瞎,而且正盯着他,指不定什么时候,那要人命的剑气就出手了。

    江元白将手伸进乾坤袋,缓缓取出一物:“程道友,接好了!”

    一块幽光闪烁之物被抛了出来。

    灵玉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江元白眼中突然闪过利芒,似有黑焰跳动。他掐了个指诀,突然整个人化为黑烟。

    “轰”一声巨响,同时,身后剑气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江元白心中冷笑一声。像这种嚣张跋扈的人,往往疏忽大意,元后?哼!真是白瞎了她身上的天命,若是给自己的话……

    刚刚想到一半,突然感到一阵剧痛,江元白不由惨叫出声:“啊”

    灵玉笑眯眯地站在他前方,白衣仍然如雪,头发丝毫不乱,根本没有他预想中的狼狈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,刚才那是他的保命绝招,就算是元后修士,一击得手,也要遭到重创!她到底是怎么逃过的?

    一个云篆飞了出来,带着淡淡的金光,笼罩在江元白身上,令他刚刚虚化的身体逐渐凝实。

    他的胸口,鲜血直流,就在刚才,徐逆剑气飞去,正好穿透他的前胸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……”江元白喃喃道,鲜血从嘴角流下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可能?”灵玉笑道,“你真以为我会自大到对你没有任何防范?邱白,你到底怎么当上邱家少主的?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唤的是邱白。明明声音平和,可江元白就是听出了嘲讽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教你一个乖,”灵玉一指弹出,云篆缓缓转动起来,无形的压力向江元白挤压过去,“元后修士,没你想的那么没用,想玩阴谋诡计,最起码要有差不多的实力才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眼中流露出真真切切的轻蔑:“你,太弱了!”

    江元白只觉得怒火充斥着胸膛,几欲将自己焚毁。煎熬中,他勉强保留住理智,冷静地思考着。

    那块天魔石,不可以落于他们之手,不然,会激怒那位前辈的。他今日拥有的一切,都是从那个机缘开始的,就算他抛弃性命也不能……

    “啊”江元白突然仰天大叫,身上腾出一缕一缕的黑烟。

    灵玉看向徐逆,两人都很意外。这气息,怎么这么诡异,他不是个道修么?

    “快阻止他!”徐逆突然道。

    可是,来不及了,一道庞大的力量从江元白身上浮现,反弹向云篆。

    灵玉被震退,一时间竟被他挣脱,随后,江元白以不可思议的力量飞速遁离。

    徐逆一言不发,紫气骤然发动,爆开惊人的速度,一剑斩落在江元白身上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