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7、指向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“怦”徐逆这一剑落到了实处,江元白身上浮起一层光罩,但迅速破灭,整个人化为一片血雾。

    这一剑,徐逆没有留手,哪怕是元后修士,受这一击都要血肉横飞,江元白当然不例外。就连他的保命秘术,也只是抵挡了一息不到。

    他身上发出尖利的啸声,浓烈的黑雾喷发出来,与周围的溟渊之气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灵玉脸色大变,到这个时候,她哪还会不知道江元白不正常?他身上这气息,分明与魔修有关,难怪他要过来夺魔修之宝。

    背后骨翼一闪,灵玉便要斩杀江元白的元婴,既然动手了,就不要给对方翻身的机会!看江元白的经历,他可是个记仇的人,如果让他跑了,将来一定会寻机报仇。有人时时惦记着自己的感觉可不怎么好,当然要把危险消灭于萌芽状态。

    可是,灵玉身影闪过,剑气斩落,却没有斩到任何实物。

    徐逆略迟一步,看得清楚,当灵玉的剑气落在江元白的元婴上时,血肉横飞的肉身上飞起一道黑色的幽光,将江元白的元婴一裹,陡然加速飞离。

    就算灵玉修炼的不是快剑,她剑气之快也不是随便什么东西能追上的,这道黑色幽光,竟然在灵玉剑气落下之时,将江元白的元婴抢出,挟裹而逃。

    徐逆当即转了剑气的方向。万千道紫色剑气飞掠而去,截断那黑色幽光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噗”轻微的声响,像蜡烛被吹灭的声音,血雾散落,但那道幽光还是远去了。

    徐逆收回剑气,看着剑上的血痕。刚才那一剑,还是削在了江元白的元婴上。元婴何等脆弱,就算江元白现在还活着,也活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追。那样的速度,追也白追。

    灵玉飞到徐逆身边,看着他剑上的血,皱了皱眉头:“江元白到底修炼了什么诡异的功法。怎么元婴的血气会带有鬼气?”

    徐逆弹指,剑上的血痕慢慢淡去,剑身恢复清澈透亮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望向元婴遁逃的方向:“溟渊,那东西带着他逃向了溟渊。”

    余下的话不用多说,江元白果然与溟渊有关?

    灵玉突然想起,当年她和江元白在寒鸦山密道里针锋相对,他曾经施展出溟渊之气对付自己。那时,她还以为江元白只是取了溟渊之气炼制成一项护身之术,如今看来。其中竟有深意。

    人都已经逃了,说这个毫无意义。灵玉摇摇头,将江元白散落的储物法宝收摄回来。

    她大概将几个乾坤袋、乾坤戒看了一遍,笑道:“我那话倒是说错了,邱少主的身家。堪比元后修士。”

    一堆堆灵石,其中极品灵石有上百块,还有各种珍贵的材料、法宝,这江元白生性果然多疑,像是把全副身家都带在身边的样子。

    要说他们两个,身家也是不凡。灵玉当年得了沧海派小库房的东西,后来在海底遗迹的飞舟中。与徐逆二人分了一半的宝物,堪比中等门派积藏。而江元白的身家,灵玉大致数了数,就算及不上她,也有三成。

    要是换个人截杀了江元白,那可就是一夜暴富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。江元白身为邱家少主,有这么多身家也不稀奇,可联系整件事,灵玉就琢磨出点什么来了。

    江元白这个人……好像不太单纯。

    他笃定自己不会被跟踪,是什么给了他信心?他身上的魔气是怎么回事?还有最后关头。为什么他要逃往溟渊?这天魔石究竟有什么作用?

    他身后似乎有一根隐隐约约的线,看似没有痕迹,又好像存在着。

    徐逆一直看着元婴遁逃的方向没说话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灵玉发现他不对劲,低声问。

    徐逆回神,轻声道:“你觉不觉得太巧合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徐逆握紧手中剑,说了几个词:“井宿,阴丹,江元白,魔修之宝,溟渊。”

    这些词,串联起来,指向分明。

    灵玉收了笑:“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徐逆眉头紧锁,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里,他与鬼帝最熟,两人在溟渊之中,甚至还合作过。他们之间有过默契,如果情势到了那一步,两人仍旧合作。甚至这些年来,没断过联系。

    现在,线索指向溟渊,徐逆不免郁闷。他到底该不该相信鬼帝?

    要说信任,两人之间并没有那么多,可要说不信,有过一段合作的经历,他对鬼帝仍然存有一点亲近感。

    徐逆的人缘实在不怎么样,八位天命之人里,除了灵玉外,也就是双成和鬼帝与他关系不错。其他几个,方心妍算是有仇,缘修相看两相厌,范闲书……不打起来就算不错了,剩下参商没接触过,不过两人性格南辕北辙,想也知道会是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可现在,线索指向他还算熟悉的鬼帝,这让徐逆一时无法判断。到底是巧合,还是真的跟鬼帝有关?

    “暂时先别下定论。”灵玉琢磨道“这两件事,并不能说明什么,我们还是谨慎些才好。”

    徐逆点点头。幕后人之事扑朔迷离,不是一时半刻能下定论的。假设与鬼帝有关,那时间上怎么解释?井宿得到延寿之法的时间,他们几个还没转世呢!

    灵玉又搜了一遍江元白的遗物,说道:“刚才那件东西,可能就是江元白从万骨窟夺得的魔修之宝,真是可惜,没有拦截住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徐逆却道“就算没拦截住那件东西,我们还有途径打听线索。”

    顺着徐逆的视线望过去,灵玉恍然大悟。对啊,江元白还有两个心腹呢!

    那两人与那位魔修去了哪里,他们没有追踪,不过,他们去得不久,并不难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道遁光在空中飞速掠过,强大的气势之下,即便有结丹修士遇到,也会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那可是元婴修士,而且,其中还有超过初期的存在,若是不小心得罪了前辈,对自己可没好处。

    飞到半路,邱家老者突然开口:“苍炎道友,有了我家少主从尸寒岛夺得的秘法,你应该能得到完整的鬼木了吧?”

    魔修苍炎谨慎地道:“只要你们履行诺言。”

    老者笑道:“这可要恭喜苍炎道友了,当年你那位师祖,万般算计,可惜差了最后一步。万骨窟历代之主多年的心愿,就要在道友手下实现了。”

    苍炎冷哼道:“谁能料到,尸寒岛竟然还保留了这么一手。那帮老家伙顽固不化,非要死守着天魔石,那东西不知用途,哪有鬼木有用!”

    当年尸寒岛和万骨窟的两位前辈,曾经因为鬼木大打出手,最后,尸寒岛的迟魅重伤而归,拖延了数百年,最终寿元提前终尽而坐化。而万骨窟的那位,本以为自己赢了,却没料到尸寒岛早就在鬼木上动了手脚,没有将鬼木完全带回。

    老者不着痕迹地恭维:“还是苍炎道友想得透彻,得到完整的鬼木,又灭了尸寒岛,还有什么可顾忌的?”

    苍炎确实没什么好顾忌的,尸寒岛已灭,万骨窟又被他自己坑了,星罗海魔修一脉,算是连根拔起,得了鬼木,他自可冲击元后、突破化神。祖师爷?他们是魔修,叛祖又如何?

    这边苍炎得意洋洋,那边老者与青年对视一眼,各自暗笑。

    与苍炎立下魂契的,是少主,又不是他们。唔,到了幽岛动手就不方便了,不如就……现在吧?

    一根根透明的丝线无声无息地出现,老者突然道:“苍炎道友,这方向好像不对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对……”苍炎略微一顿,突然有万千根丝线落下,而这一老一少,倏然退离。

    哪怕苍炎反应再慢,也知道不对了。

    他身上黑幽之光闪动,空间之力停滞,根根绝命丝停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他怒声道“不要忘了,你们少主与我立有魂契!”

    老者的声音悠悠传来:“可我们没有啊!”

    苍炎一震:“你们早就想好了反悔?”

    这次传来的是青年的笑声:“我说苍炎道友,你们是不是在地下做鬼做久了,一点心机都没了?少主的大事岂会让你一介外人知晓!”

    “你们”确认了他们的意图,苍炎大怒“好啊,你们邱家的人,比我们魔修还无信无义!不过,你们少主亲自出马还好说,你们两个,也太小看我了!”

    当灵玉和徐逆追踪到他们时,既意外,又觉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我说江元白怎么那么信守承诺,原来早就做好了反悔的准备。”灵玉也不急着插手“你说,谁会赢?”

    徐逆看了一眼:“以二敌一,就算胜,也是惨胜吧。”

    江元白做了这番安排,应该不会出太大的意外,但这魔修实力不弱。

    灵玉道:“那我们就坐收渔翁之利吧。”

    她由衷地佩服江元白,瞧瞧,这事情做得多利索,就连她这个来捡便宜的,也省了不少事。等到两败俱败,什么力气也不用,就把人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ps:明天中秋啦,先祝大家中秋快乐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