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9、问话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灵玉一番强压,老者得知邱白已死,干脆竹筒倒豆子,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最大的底气就是邱白这个少主,现在邱白已死,回到邱家,不但要承担这个责任,还要受到另一方的打压,这种情况下,还有必要为邱白保守秘密吗?人都死了,保守秘密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所谓忠诚,那是针对活人来说的,人都死了,效忠也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两位的名声,即使是大梦泽,高阶修士大部分也都知道。灵玉的性格脾气,从她结丹期就敢与昭明剑君叫板,还定下两百年生死赌约就可以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而徐逆,他死里逃生,晋阶元后归来,莲台之会只出了一剑,就击败昭明,之后更是回到紫霄剑派,夺得剑君之位。这样一个人物,哪怕他沉默寡言,也没有人敢轻视他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会咬人的狗不叫。

    如果徐逆知道,他几次三番被人形容成会咬人的狗,不知道作何感想……

    总之,老者觉得,自己还是老老实实一五一十和盘托出比较好,这条命他还想活到寿终正寝呢!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家少主此事都是亲历亲为,并没有交待给你们?”灵玉缓缓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老者道,“少主一向高深莫测,不喜欢我们这些下属窥探他的,我们向来懂得,不该问的不问。”

    这很符合江元白的性格,灵玉也觉得,如果江元白身后真的有人,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泄露给别人。他这种人,心狠多疑,不管多么忠诚的手下,都不会赋予太多的信任,何况这种要命的事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老者仔细思索了一番,犹豫道:“真说起来。老朽觉得,少主应该在几十年前,就已经着手此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几十年前?”灵玉眯起眼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老者回忆,“大概有二三十年了吧。少主那时开始,隔一段时间,就会到星罗海一趟。星罗海商铺繁多,我们大梦泽不管出售还是购买物资,都绕不过去,少主自从掌了大权,此事也算是他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初时,老朽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。后来有一次,老朽发现,少主在暗暗打听尸寒岛和万骨窟的消息。我还以为。他有什么仇人是这两处的魔修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尴尬地笑笑,看来,江元白这记仇爱报复的性格,他身为下属,也是知之甚详。

    “少主一直密切注意这两个势力的动静。但一直没有动手。直到个把月前,突然把我们召过去,向那几位发出了邀请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算的话,他们在宁安城遇到江元白的时候,他也是刚刚着手这事,还真是雷厉风行啊……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者的飞行法宝上。传来一声呻吟。

    老者低头看了看,却见那重伤的初期修士脸色苍白得可怕,身上灵息迅速流失,已经无法维持护体真元了。

    “阿晖!”他面露急切地唤了声。

    那青年无力地睁开眼,实在是撑不起身子了,说道:“鸿叔。我……有点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连忙从袖中摸出一只玉瓶,取出颗疗伤丹药,塞到他嘴里:“撑不住也要撑着点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过来,恳求地望着灵玉:“程真人。徐剑君,你们要问什么,老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只求两位给我这后辈一条生路,他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杀江元白,是因为他行事诡异最后又摆明了要翻脸。对江元白这种人,要么不得罪敬而远之,如果已经对立了,就得当机立断斩草除根,否则后患无穷。至于这两位邱家修士,没有杀人的必要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徐逆,徐逆道:“你们上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老者没有怀疑,连连感谢:“多谢两位。”

    随即收了飞行法宝,带着后辈进了上真宫。

    如果灵玉和徐逆要对他们不利,完全可以直接杀他们,只是进上真宫,他有什么不敢的呢?

    灵玉看了看青年的脸色,俯身摸向他的脉门。

    老者张了张口,什么话也没说。这种情况,灵玉根本没必要作态。

    “伤势有些重,所幸根基受到的影响不大。”灵玉说着,从袖子里取出灵药袋,从中摸出张树叶,抛给老者,“给他服下吧,休养数月吸收药性,这条命算是保住了。不过,想要完全养好伤,没十几年不行。”

    这青年已经伤重欲死,能够保住他的性命,老者不敢再要求太多,疗伤十几年算什么?

    “程真人,”拿着这片树叶,老者吞吞吐吐,“此物想必是疗伤至宝,老朽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至宝算不上,只能说是灵药。我既然主动拿出来,就没有收报酬的意思,你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老者略一迟疑:“那就多谢程真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将树叶塞入青年口中,这树叶不知是何宝物,缓缓化成汁液,顺着青年的喉咙流下去。不一会儿,青年的脸色就好看多了,没那么痛苦了。

    老者松了口气,心中却他们两个的抵触大为减轻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要是一开始就示好,别人习惯了反而会要求更多。灵玉这般,初时震慑,这时表现出一点善意,反倒能得到感激。

    老者语气真诚了许多:“程真人还想知道什么,尽管问来。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,问:“你叫何名?”

    老者答道:“老朽邱鸿,这是隔房侄儿邱晖。”

    像他们这样的大家族,族人不知凡几,能够被称为隔房侄儿,上几代应是同一个先祖,所以,关系较一般族人亲近。

    要知道,涉及到利益之争,邱家的内部不可能一团和气,勾心斗角栽赃陷害这种事多得很,直接要人性命的也不是没有。像江元白,他以一介不受承认的私生子身份成为少主,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命。而这邱鸿,对邱晖倒是有几分真诚的关心在内。

    灵玉这会儿已经有了决定,她露出笑容,说道:“令侄伤势过重,想必邱道友眼下也没心思,不如稍等几日吧。如此,邱道友既可以看护令侄,又可以好好回想一下邱白的事,如何?”

    见识过灵玉的强势冷酷,再看到她这一派和煦人畜无害的笑容,邱鸿打从心里发寒。但他也不敢跟灵玉唱反调,只能说:“多谢程真人体谅……”

    徐逆指了指前殿:“此处适宜疗伤,你们自可随意进出。我们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和灵玉二人绕过他们,去了后殿。

    邱鸿呆了一会儿,回过神。刚才他心中惊惧,没好好看周围的景物,此时,仔细一打量,不由暗赞。

    这上真宫有殿有廊,有亭有台,甚至还有花园池塘,是个货真价实的随身洞府,难得的是,竟然还有飞行法宝的功能。如此宝物,从未听闻。

    他不由想起那个关于天命的传闻。天命之人吗?果然得天之幸……

    回到后殿,徐逆问:“你留下他们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想做什么啊,发发善心不行吗?”灵玉说。

    徐逆摇头:“你蒙别人就算了,连我都想蒙?”想发善心,什么都不用干,让他们离去就是了。

    灵玉笑了两声,说:“这邱鸿跟出来做这么隐秘的事,一定是邱白信任的心腹。我们觉得他不正常,当然要从他的身边人着手了。”

    徐逆若有所悟:“你的意思是,从邱鸿这里,了解邱白,找到疑点?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:“就算邱鸿在邱白元婴后才归顺于他,也有一百多年了,他一定知道不少邱白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们猜测邱白身后有人,到底这人是谁,跟溟渊什么关系,是不是与幕后人有关,这都是需要一一验证的。而想要验证这些问题,就要从细节入手。打听细节不是问两句话就行,有些事情,邱鸿一时之间,恐怕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邱白已死,邱家恐怕已经得到消息,我们把这两人扣下来,邱家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笑道:“放心吧,我们有理有据,就算把他们扣下一段时间,邱家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。何况,我还想着,亲自去邱家一趟呢!”

    “亲自去邱家?”

    “对!”灵玉眼中闪过冷光,“邱白之事,邱家必须给出交待。我们如果把人扣下,只是去传话,邱家说不定还不以为然,可我们带着邱鸿和邱晖上门问罪,邱家敢不慎重对待?”

    就算邱家有元后修士,那又如何?他们两个的分量,岂是普通的元后修士能够衡量的?只要邱家想办法交待,他们就能找到更多的线索。

    目前这种情况,任何有关幕后人的线索,都是宝贵的,灵玉不介意盛气凌人一回。

    当然,邱白身后的人也可能不是幕后人,若是那样,只不过白忙一回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”徐逆沉吟,“大梦泽一直是个被我忽略的地方,会不会幕后人其实就在大梦泽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梦泽阳川湖。

    邱家祠堂的偏殿,一名老朽的筑基修士正在慢慢地拂扫灰尘。

    忽然,摆放本命牌的地方,突然“啪”一声发出断裂声。

    是哪位族人在外身殒了吗?老修士慢悠悠地想着,转过头一看,浑浊的眼突然瞪大了。

    摆放在第二排的本命牌,有一根齐折而断,上面写着“邱白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是少主……”老修士喃喃念着,声音满是震惊。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