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91、胡搅蛮缠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“阳川湖,果然是个福地!”上真宫内,灵玉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进入大梦泽后,徐逆没再限速,飞快地往阳川湖飞去。

    以邱家的势力,他们一踏进大梦泽,想隐瞒行踪就有点难度了,因为邱鸿和邱晖还在上真宫里。

    他们也没打算遮掩,来大梦泽,就是向邱家问罪来的,何必遮掩?

    于是,他们就这么堂而皇之,乘坐着上真宫直奔阳川湖而来。

    阳川湖的灵脉,比之寒鸦山好多了,五子湖也比不上,不愧是第一世家的驻地。

    刚刚飞入阳川湖,湖畔的邱家庄内,掠起一道遁光,目的地正是他们。

    感觉到对方的修为,灵玉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“道友何方人士,来我阳川湖有何贵干?”一道声音响起,正是邱家老祖。

    灵玉收起脸上笑容,露出些微冷意,故意傲慢地道:“在下太白宗程灵玉,携同外子,特来拜访!”

    太白宗程灵玉?

    邱家老祖很快想起了这号人物,他心中一惊,是他们夫妇一起来访?

    陵苍的局势,他怎么会不清楚呢?这可是目前的沧溟界惟一一对修为皆在元后的道侣,他们夫妇联手,还真没有哪个势力敢与之正面对敌。

    邱鸿居然跟他们在一起,莫非其中有什么隐情?而且这语气……

    这会儿,邱鸿已经带着邱晖出来了,邱晖苏醒才几天,一看就是伤势极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祖!”二人双双拜倒。

    邱家老祖看了他们一眼,态度温和了下来:“原来两位就是程道友和徐道友,当真年轻有为啊!两位这是送我这不孝子孙回来?老夫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的态度却不怎么好,她冷冷道:“谢就不必了,送他们回来,不过顺手为之,我们是来向邱道友请教的!”

    “请教?”邱家老祖心中惊疑。这请教是什么意思?要跟他动手,还是……莫非邱家谁人得罪了她?

    “邱道友,敢问令少主邱白,究竟是魔道还是道修?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一愣。一边琢磨着灵玉这话什么意思,一边答道:“我邱家历来是正统道修,邱白自然也是道修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?”

    “道魔并非不能相通,他身上若有一两件魔修之宝,也没什么稀奇的。”邱家老祖留了个心眼。

    “好个没什么稀奇。”灵玉悠悠说道,下一刻,态度一变,厉声道,“那么。上门抢夺魔修之宝,甚至灭他人满门,最后逃往溟渊,也没什么稀奇的?”

    她之前那句话问得奇怪,邱家老祖心中已有准备。猜测邱白之死恐怕与他们二人有关。可灵玉这一番话,还是将他问蒙了。

    抢夺魔修之宝?灭他人满门?逃往溟渊?这是在说邱白吗?他这趟出门,是为了抢宝灭门?

    这种事,邱白干得出来,邱家老祖不觉得稀奇,可是,最后逃往溟渊。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邱家老祖眼中渐渐露出杀气,沉声道:“程道友,莫非邱白是你所杀?我邱家与你何冤何仇,就算他杀人夺宝,又与你何干?!”

    灵玉轻蔑一笑:“他杀人夺宝,是与我无关。可谁叫他在我面前杀人夺宝呢?我少不得掺和一下。可是,他不但不愿意把宝物交出来,还要暗算于我,既然如此,就不能怪我下杀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邱家老祖想怒斥她一番。可灵玉前头这番话,让他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杀人夺宝这种事,并非争夺机缘,若是被人碰到,只能凭实力说话。抢来的法宝,被别人抢走,无理可说。邱白既然动手了,灵玉反杀他,这道理上确实没法挑剔。

    只是,想到自己精心挑选出来的继承人被灵玉所杀,邱家老祖岂能心甘?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道:“程道友,我邱家何时得罪了你?杀了邱白不够,还要上门问罪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灵玉寒声道,“本座来阳川湖,就是问罪来了!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大怒:“问罪?程道友想问什么罪?想问邱白没有乖乖任你抢的罪,还是我邱家不识相的罪?”

    寄予厚望的后辈被杀,该上门问罪的人是他吧?当然,他不敢上太白宗问罪,知道了真相,只能把这仇压在心里,遇到机会再报。然而,邱白被她所杀,她还要上门问罪,简直就是欺人太甚!

    听了邱家老祖的讥讽,灵玉不怒反笑,她道:“邱道友,你这是顾左右而言他,刚才没有听到吗?邱白逃往溟渊,可见与鬼修勾结,包藏祸心,难道你想说,你邱家与此毫无干系?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闻言惊怒:“话可不能乱说!邱白之死,程道友还未向我邱家交待,竟然还要往我邱家头上冠罪名。与鬼修勾结?包藏祸心?程道友,你红口白牙,两片嘴唇一碰,就想往我邱家泼脏水?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证据?本座亲眼所见,就是证据!”灵玉说得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你”邱家老祖气了个够呛,这要是换成别人,敢说这种话,他必要出手震慑,可对方是两名元后,任何一位实力都不比他差,这叫他怎么震慑。可是,他又不能任由对方胡乱栽赃。

    会魔修手段没什么,杀人夺宝顶多名声难听些,可是,与鬼修勾结,包藏祸心,这话也是随便说的?

    鬼修躲在溟渊之中,神秘莫测,人类修士与他们虽然无仇,却一直保持着警惕。说邱家与鬼修勾结,以后他们还怎么与别人来往?

    邱家老祖沉声道:“程道友,邱白被杀,我们邱家还未找到他的尸首,你就上门来,什么情况也不说清楚,就说我们与鬼修勾结,天底下哪有这个道理?没有证据,如何让人信服?”

    “本座说了,乃是亲眼所见!”

    “见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邱白临死,使出一件诡异法宝,往溟渊遁逃!按道友所说,他是个纯正的道修,往溟渊逃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听了这句话,邱家老祖震惊了:“程道友,你这是强词夺理!邱白逃往溟渊,你就说他与溟渊鬼修勾结?”

    “不然他逃往溟渊做什么?嫌自己死得太快?”灵玉理所当然,“你倒是给个解释啊!”

    上真宫内,还没离开的邱鸿默默地撇开头。

    当初,他就是被灵玉的强词夺理给震慑,然后一五一十全部交待了。邱家老祖倒是没有被震慑,但是,面对灵玉的胡搅蛮缠,完全没有办法。她就是摆明了不讲道理,别人能怎么着?

    邱鸿心里也觉得奇怪,为什么灵玉这么在意这件事?甚至远到大梦泽来问罪,好像这个推理真的没有一点问题似的。嗯,依他所想,少主逃往溟渊是有点奇怪……

    邱家老祖的胡须都抖了:“就不兴他慌不择路吗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灵玉点点头,“令少主真厉害,生死关头,慌不择路,一头往溟渊栽过去。你们邱家人挺聪明的!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。这个人到底讲不讲道理?

    他缓了缓情绪,说道:“程道友,邱白逃往溟渊,就可以证明他与溟渊鬼修勾结?且不说这道理对不对,就算邱白与鬼修有联系,那又如何?你怎么就推断他包藏祸心了?你不是与妖修有联系吗?是不是老夫也可以说你包藏祸心?”

    “看来,邱道友还是没有领会这件事有多严重。”灵玉悠悠道,“既然如此,本座不介意浪费点口舌,跟你们解释解释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在邱家的元婴修士身上转了一圈,说道:“诸位应该知道,沧溟界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吧?”

    在她的注视下,邱家一名年轻的元婴修士弱弱地答道:“开启天途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!”灵玉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,这名年轻修士还没来得及得意,就被自家老祖狠狠瞪了一眼。她问什么就答什么,要不要这么听话!

    “众所周知,沧溟界现在最重要的事,就是开启天途,与各界相通,只有如此,沧溟界才能够出现化神以上修士,才能够欣欣向荣。可是,开通途之事,哪有那么容易?这背后一直有一股隐藏的势力,在与我们作对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笑道:“邱道友,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冷声道:“老夫不明白!就算如此,此事与我们邱家何干?难道这股隐藏势力是鬼修?老夫怎么记得,天命之人中,有一位就来自溟渊呢?程道友,你要诬赖我们,也请你找个站得住脚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呵,本座几时诬赖你们了?我何时说过邱家与隐藏势力有关?”灵玉无辜地道。

    邱家众人听得吐血。你刚才每句话都是这个意思!

    “那你想说什么?”邱家老祖强自忍耐。

    “关键不是我想说什么,而是邱道友想说邱家与此事无关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天途若是不能开启,对我们邱家又有什么好处!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灵玉露出笑容,“既然如此,邱家就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无辜吧。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愣了愣:“你……”她绕了一圈,胡搅蛮缠,就是想说这句话吗?

    ps:

    稍后修改。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