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92、查问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灵玉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要是讲道理,她根本拿不出证据证明邱白与幕后人有关。确切地说,他们来这里,就是为了找证据。

    邱白被他们所杀,邱家怎么可能乖乖配合他们找证据呢?所以,灵玉干脆胡搅蛮缠了一通,往邱家头上不停地泼脏水,泼得他们降低下限……

    这个方法挺有用,看邱家众人被气成那个样子,关注点都不在邱白被杀上面了。

    当她说出最终目的的时候,邱家老祖冷静下来,沉声道:“程道友,你杀了我邱家少主,还想要搜查我邱家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说过这话。”灵玉才不会承认,“只要邱家拿出证据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没有任何证据,倒要我邱家拿证据,这是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道理。这么一会儿时间,邱家老祖讲了数遍,曾经在大梦泽横行无忌的他,着实没想到,自己会有霸着道理不放的一天。

    灵玉笑了笑,慢悠悠道:“邱道友真要我说实话吗?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时,她有些轻蔑地瞥向他身边的后辈。

    邱家老祖沉默了。

    不错,他们邱家有元后坐镇,又在自家大本营,不需要太过惧怕他们。但是,假如撕破脸皮,邱家就别想安生了。

    邱白已死,邱家后代没一个拿得出手的,他们没有底气与太白宗和紫霄剑派翻脸。就算是眼下,这两位联手,未必打不破邱家的防护大阵。

    这是赤裸裸的实力威胁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实力,灵玉就算胡搅蛮缠也没有用,但他们有实力,邱家老祖就不得不认真考虑了。

    计较邱白的死,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灵玉刚才虽然胡搅蛮缠,却真切地透露出一个消息:邱白之死,皆因杀人夺宝而起。

    她再怎样,也是个元后修士,这一点不会撒谎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邱家根本没有立场要求什么。邱家老祖心知,这个仇除了有机会再报,自己无法拿到明面上说。你邱家少主想杀人夺宝,却实力不足,被杀有什么可说的?

    邱家老祖暗恨,邱白怎么就这么倒霉?如果不是遇到这位煞星,他相信以邱白的本事,完全可以处理得干干净净。可现在,不但自己身殒不说,还给邱家带来了麻烦。

    “程道友,你要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灵玉露出灿烂的笑容,邱家老祖到底还是低头了。不管他心中多恨,只要现在愿意低头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要查了才知道,邱道友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邱家老祖沉着脸,听着家族小辈的禀报。

    “老祖,他们这样做也太嚣张了,难道我们就这么听之任之?”说话的是个面皮白净的青年,元婴初期修为。他就是被邱白冒充过的邱元,结婴才十几年。

    邱家老祖有些不满地扫过他义愤填膺的脸庞,如果邱白在此,一定不会这般怒形于色。他对邱白最满意的一点,就是他能屈能伸,该忍的时候,能够唾面自干,可以嚣张的时候,亦可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身为邱家这个第一世家的掌舵人,能够做到这两点,才能让邱家长长久久地兴盛下去。

    邱元修炼速度不敌邱白就不说了,认真算起来,仍然称得上优秀。可是,性格心计,邱白超过他太多了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这种情况,邱白绝对能够摆出一张笑脸,任由别人在自己脸上留下脚印。但是,他会把这个仇记在心里,一旦出现机会,毫不犹豫狠狠地捅对方两刀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邱家老祖冷笑,“你出手把他们赶出去?”

    邱元默了默,这一点,他当然做不到,心里也清楚,就连老祖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元少爷,喝杯茶。”老仆走过来打圆场,对邱家老祖道,“年轻人,没点锐气怎么行呢?老祖,您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脸色缓和了一些。罢罢罢,邱白已死,矬子里面拔将军,邱元无论哪方面都算不错,这邱家还得交到他手上。性格浮躁、心机不够,这都可以教,他还能活一两百年,细心教上一段时日,未必不能重用。

    接过老仆递来的茶,邱家老祖慢慢饮了一口,说:“打又打不过,说也说不过,咱们能拿人家怎样?该忍的就要忍,憋得内伤也要忍!”

    邱元收到老仆暗示的眼神,乖乖低头听训。犹豫了一下,他小心地问:“老祖,他们到底要查什么东西?我们邱家有什么值得两位元后修士如此算计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邱家老祖脸色更好看了,甚至给了邱元一个赞赏的眼神:“你总算知道用脑子了。”饮了口茶,缓和一下情绪,邱家老祖说,“你说的没错。我们邱家虽然是大梦泽第一世家,手中产业无数,可他们两个,一个是紫霄剑派的剑君,一个是太白宗的第一修士,家业比我们大多了。从我们手中抢产业,他们抢了也没法经营,陵苍宗门、大梦泽世家、星罗海散修,这三条线不容打破,就算他们实力强横,也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邱家老祖看了眼老仆:“他们这些天都做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老仆禀道:“他们将我邱家所有与少主有关的人物全部搜罗出来,一个个问话,说是要找出邱白没有勾结溟渊鬼修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胡须抖了抖,嘴角露出一个冷笑。到底是找出邱白没有勾结溟渊的证据,还是勾结溟渊的证据?

    他看向邱元:“你看出什么了?”

    邱元苦苦思索了一会儿,道:“他们……就是想踩我们邱家的脸?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哼了声:“你真以为我们邱家这么重要,值得他们这样的元后修士特意跑到阳川湖来踩脸?邱元,你要搞清楚,我们大梦泽的世家,就算再有势力,陵苍宗门也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邱元不服:“老祖,我们邱家现在有七位元婴,放在陵苍,怎么也算是二线大宗门了。”不敢跟太白宗和紫霄剑派这样的顶级大宗门比,但像化阳门、赤霞宫这样的门派,也就邱家的规模。

    “无知!”邱家老祖斥道,“就算我们有那么多元婴修士,也没办法跟宗门比。我们世家的根基,远远比不上宗门,懂不懂?”

    眼看邱家老祖又训出火气来,老仆忙道:“元少爷,您想想,所谓的第一世家,能保持千年就算不易了。可陵苍的宗门,往往一兴盛就是几千年,因为他们的根基太深厚了,一旦兴起,优秀弟子就会源源不断地补充进来。”

    大梦泽的世家也会选择资质优秀的散修进入家族,但是,他们毕竟是以血缘维系的,散修想要有所成就待遇苛刻得多,这就造成了世家优秀弟子不足的问题。大梦泽的世家,一般千余年就会洗一次牌,像邱家这样延续了几千年的,已经算是根基深厚了。

    邱元若有所思:“……那我们岂不是永远被陵苍宗门压上一头?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摇头叹道:“这是世家的缺陷,非一人之力所能改变。当然,我们也不是没有优势,因为血缘的存在,我们往往比宗门更齐心。”

    略点了两句,邱家老祖把话题转回来:“既然他们对我们邱家无所求,那么,他们的目标大概就是邱白本人了。”

    邱元不理解:“邱……少主跟他们有过节?”

    这一点,邱家老祖也只是猜测,他略一思索,对老仆道:“那边盯紧一点,发现什么异常,立刻报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立刻去传话。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转回视线,看着邱元,颇有些恨铁不成钢:“如今大梦泽英才辈出,听说五子湖周家的周玄英已经准备冲击元婴后期,你落后太多了,不要再掉以轻心,明白吗?”

    邱元喏喏地应着,心中却没什么底气。那周家的周玄英,是天生五灵之体,结婴才两百多年,就已经触摸到后期了,而他,结婴也才十几年而已。如果邱白在,应该会很自信吧?被邱白压了这么多年,他不得不承认,在修炼上,邱白比他优秀得多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姓名。”

    “李小二。”

    “性别。”

    五大三粗的汉子小心翼翼地道:“您看俺像女人吗?”

    这汉子面前,灵玉歪在太师椅上,两条长腿非常没气质地翘起来,搁在她面前的桌子上,整个人跟没骨头似的。

    她听了这话,抬起眼睛打量汉子两眼,说:“这可难说,谁知道是不是长得太粗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……

    汉子乖乖答道:“男。”

    “职业。”

    “马夫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邱白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汉子抓了抓头:“没啥关系,少主有回夸俺养的马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他?”

    “见过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见面的过程详细说来……”

    邱家特意拨出的院子里,一溜排开五条桌子,每张桌子面前都排着一条长队,而桌子旁则坐着个人,一边问话,一边记录。

    问话的人,当然是丹珠碧珠他们几个了,讹兽们擅长说谎,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一看就知,这种活最适合他们干。

    灵玉本来连花皮也拉出来凑数了,可惜,花皮那老实样,不被别人骗就好了,最终灵玉自己上场了。

    真是无聊的问话啊,堂堂元后大修士,干这种活是不是太屈才了?灵玉认真地想了一会儿,扭头一看,就见徐逆坐在小厅里,一脸木然。

    算了算了,就当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吧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