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93、找人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灵玉和徐逆的到来,把邱家搞得一团乱。

    邱家这潭原本很平静的水,被他们拨弄了两下,泛起了无数涟漪。

    刚开始,邱家许多人还心生怨气。等到灵玉丢出一包灵石,凡是来接受问话的,都有两块灵石可以领,这被动的问话就变成了主动的交待。

    两块灵石呢,这对于低阶修士来说,问几句话,一盏茶不到的时间,就有两块灵石赚,太容易了。以至于那些跟邱白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,也要蹭过来。

    灵玉玩了一天,就懒得再动了,把事情全都交给丹珠他们。

    四只讹兽在仙书关了许久,纷纷晋阶中期,难得有机会出来溜达,哪怕是这等无聊小事,也充满了兴趣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四只讹兽往灵玉面前一站,几乎不用思考就把几条有用的线索扒拉出来,灵玉终于找到了他们的用处。

    讹兽善于说谎,不是因为他们思维散漫,恰恰是因为他们思维缜密,否则的话,那一个个的谎言,不得把自己先绕晕了?

    丹珠他们四个,问的人有没有说谎,问题出在哪,只要一听,就清楚了。

    听完了丹珠等人的禀告,灵玉点点头,说:“很好,明天继续,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难得出来一趟,他们死活不愿意再进仙书,灵玉索性给他们放了个假,在阳川湖期间,随便闲逛反正是别人家的地。

    等丹珠等人离开,徐逆道:“这样有用吗?这些人,跟邱白根本没有实际联系。”

    他的眉心一直蹙着,灵玉要求他在场,于是他只能坐在小厅里板着张脸当神像,实在郁闷。

    灵玉把丹珠他们整理出来的线索一抛,扔到桌上,说:“查这些人,当然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伸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笑眯眯道:“不打草,怎么惊蛇呢?”

    夜已深沉,邱家庄内,还有人没有睡觉或者修炼。

    此人在屋子里转来转去。似乎有什么事很难抉择。许久后,他终于咬咬牙,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只见他伸手从耳朵里勾了勾,一道黑色的符线随着他的动作缓缓地流出来,像水一样落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默念了一遍口诀,而后喷出一滴精血,落在黑色符线组成的符文上。

    黑色符线陡然有了生命一般竖了起来,化为一团黑影,破窗而去。

    速度虽快,声音却无。飞跃过邱家庄子的上空,往阳川湖掠去。

    小院内,灵玉突然睁开眼:“有动静了,走!”

    徐逆二话不说,紧随她身后。无声无息地遁出庄子。

    灵玉早就在阳川湖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,只要邱家有人跟外人联系,都逃过她的耳目。

    这两天来,她过滤了大部分传讯,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可今晚,这个与外人联系的手段太不寻常了!

    黑暗中,两人几乎化为一道残影。飞掠到阳川湖上。

    阳川湖上空某个点,一张小小的蜘蛛网一样的法阵上,粘着一个黑色的符文。花皮守在一旁,正全力压制这个符文。

    多年过去,花皮也元婴中期了,他基础比四只讹兽牢固。比他们更早晋阶。在仙书里温养多年,身体也渐趋完美,几乎看不出与寻常妖修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看到灵玉,花皮唤道。

    他生性老实,做事兢兢业业。灵玉便把他派出来,时刻关注着她布置在阳川糊的警戒线。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,一指点在那个细小的法阵上,从花皮手中接管过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灵玉眉头皱了起来。这个符文,力量太古怪了,竟然连她都有点按不住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力量差距,而是……这东西滑不溜手,几乎抓不住。

    灵玉正想收缩法阵,将它困住,不料,黑色符文一抖,竟然弹了开来,像一尾游鱼,扭身飞速游开。

    灵玉大惊,紧追而去。

    这道符文速度极快,传讯一类的法术,速度本来就不是人能追上的。

    灵玉知道,如果让这符文甩开她的束缚,那就别想追上去了。她当即施展法术,一层层地裹上去,试图将这符文拖住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溜出来,没有惊动任何人,但这会儿,没时间遮掩动作,邱家老祖立时发现了。

    灵玉顾不上这茬,她一边向符文施压,一边越飞越远。

    等到邱家老祖来到阳川湖上,只看到一脸呆滞的花皮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邱家老祖知道花皮是灵玉的灵宠,眼看灵玉遁离的速度飞快,自己恐怕追不上,就把气发在了花皮身上。

    花皮转过身,回应他一脸呆滞的表情。

    邱家老祖大怒:“你……你们太白宗的人也太过分了,难道我邱家是任人来去的菜市场吗?”

    花皮眼皮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邱家老祖气得直发抖,可是面对一只呆呆的灵宠,他有气也没处发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灵玉到底没能抓到这个符文。它的力量实在太古怪了,不道不魔,她连空间法术都动用了,可是效果不佳。毕竟她所谓的空间法术只是个皮毛,失去幽冥异界后,威力有限。

    看着消失不见的诡异符文,灵玉懊恼:“我太托大了,对方既然是幕后人,手段自然高超,而我竟然妄图截住对方发讯……”

    徐逆却看着那诡异符文消失的地方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灵玉懊恼完了,看到他这个样子,便问:“怎么了,你发现什么疑点了?”

    徐逆说:“那符文,像不像我们在幽冥异界遇到的鬼符?”

    灵玉一怔。

    说起来,样子确实有些像……

    难道说,他们之前的猜测是真的?

    “先回去再说吧。”徐逆道,“符文虽然没抓住,可那个人,我们可以揪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在邱家布下的法阵,能够感应符文发出的位置,找过去就是了。

    等到两人回转。邱家老祖已经回去了。对着花皮那张脸,他寿元都要气短好几年。

    两人没回自己暂住的院子,反而大喇喇地往邱家主院闯。

    “两位,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邱元赶过来。面露怒容,“你们要检查,已经让你们检查,如今夜闯我邱家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发现了疑点,所以来查证。”灵玉说,“这位邱家公子,你拦着我们,该不会是心虚吧?”

    “心虚?我……”邱元的道行远远及不上邱家老祖,一听灵玉这说法就怒了。“我们心虚什么?都让你们查了,还心虚?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心虚,那就让我们进去看看啊!”

    “这是邱家主院,我邱家重地,你想进就进?”

    灵玉笑:“还说不是心虚。不心虚为什么不让我们进?”

    邱元气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还没想好怎么回嘴,身后传来邱家老祖的声音:“两位,你们这又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邱道友,打扰了。”灵玉随便行了个礼,“我们发现,你们邱家有人手段诡异。想要暗算我们,所以要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饶是早知道灵玉的无耻,听到这番话,邱家老祖还是瞪大了眼:“程道友,你可不要胡说!半夜三更,我邱家子弟不是在睡觉。就是在修炼,好端端的谁暗算你们了?证据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这灵宠就是证明。”灵玉打了个响指,花皮从她身后走上来,“他半夜出去散步,却被人暗算。暗算他的法术,就来自主院,你们还想撇清?”

    “暗算……”要是眼前有张桌子,邱家老祖一定会拍得震天响,“老夫刚才出去看过,你这灵宠好好的,哪里被人暗算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本座去得及时。”灵玉话接得极顺口,“邱道友,原来你刚才出去过,该不会暗算他的人就是你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张口胡说的本领,简直无敌了!邱家老祖深深吸气,试图冷静,“程道友,我邱家实力不如你们,只能任由你们踩上两脚。但是,你应该知道,如果让你闯进主院,我邱家就什么脸面都不剩了。这一步,我们绝对不会退让的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邱家老祖的眼神锐利起来。如果他们要硬闯,行,防护大阵开起,打吧!邱家再怎么当乌龟,也有一个底线!

    灵玉笑道:“邱道友何必这么严肃呢?不让我们进主院,那也么,把人交出来吧。我们已经追踪过了,那人就在最后第二排左数第三间屋子。只要邱道友把那间屋子里的人交出来,我们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暗暗松了口气,说是把握着底线,可他心里是真怕这两个煞星。

    他冷声道:“程道友,邱白之事,我们无话可说,但你随便这么一说,就想让我邱家交出人,老夫可不答应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邱道友还是希望打上一场了?”灵玉笑眯眯地说着,叠了叠自己的袖子,似乎在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“不用拿动手来威胁老夫。”邱家老祖冷声道,“既然你们说,我邱家有人暗算你的灵宠,那我们就摊开来说。你们要那个人,行!不过,你们不能带走。我们把人找出来,你们当着邱家的面,好好审问!如果问出来,事情是真的,我邱家无话可说,要是问不出证据来……哼!你如此污蔑邱家,我们也不会善罢干休。”

    灵玉一拍掌:“好!邱道友果然干脆,那就这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好说话的表情,邱家老祖心里憋了一口气,吩咐道:“去,把程真人说的那个人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邱家子弟应声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那人被带到主院门口。

    邱家老祖眼风一扫,愣了:“怎么是你?”rp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