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95、低头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灵玉眼睁睁地看着,当邱家老祖施展搜魂之后,这老仆迅速化为一摊血水,洒落在地。

    邱家老祖收回手,惊魂未定地望着地上的血水。

    灵玉长叹一声,不知道该失望还是该愤怒。

    如果老仆身后真是幕后人,怎么可能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?陵苍那么多宗门,都被渗透成了筛子,可灵玉追查了那么久,连个实质的证据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她早猜到这个结果,梦引术没有作用,搜魂当然也在对方防范之列。惟一一个例外的,是赤霞宫那个夺舍失败的炼丹师,因为只剩下一抹神念而没有受到限制。

    不然,为了这么件事,她何必动用仙娥这个老怪物呢?让仙娥帮她追查,灵玉可是答应了许多条件的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坐了回去,连指责邱家老祖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反倒是徐逆目含怒意:“邱道友,你可知道你仓促行事,完全斩断了我们的线索?莫非你刻意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哑口无言。他刚才只是想着,既然老仆背叛了他,那他就亲手处决。要是让灵玉和徐逆在邱家的地盘上处置了自己的贴身仆从,岂不丢人?谁料到……

    “老、老祖……”邱元战战兢兢地唤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认输也是无用,邱家老祖干脆嘴硬到底:“这是我邱家仆从,如何处置,老夫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灵玉懒懒道:“邱道友,现在说这些有用吗?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老脸一红,没接话。

    灵玉叹了口气,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对徐逆道:“行了,我们回吧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干脆,邱家老祖和邱元反而愣住了。

    徐逆什么话也没说,与灵玉一起出了小厅。

    花皮守在外面,看到他们出来,忙问:“主人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灵玉打断花皮的话,“再留下去也没什么意义,你把丹珠他们召集回来,明天我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花皮非常老实地一问一答。

    留在外面的邱家子弟,无一人敢拦截他们。

    回到暂居的住处,灵玉郁闷的情绪还没缓和过来。好不容易追查到这一步,结果成了空,她怎么不郁闷?

    徐逆坐在那里,拿出那团黑气,默默地沉思。

    他对此事十分关注,因为目前的线索,越来越多地指向溟渊,而他,在七人之中,与鬼帝关系最好。

    两人谁也不说话,就这么坐了个把时辰。

    眼看天快亮了,外面传来声音:“程道友,两位还在吗?”

    这是邱家老祖的声音。灵玉自嘲一笑,他们来到邱家这几天,邱家老祖可从来没有给过他们好脸色,没想到今天竟然亲自来小院拜访他们,而且语气还这么亲和。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灵玉说,院门无人自开。

    邱家老祖只带了邱元一人,进了会客厅。

    灵玉连起身见礼都懒了,指了指旁边:“此乃邱家,两位自便。”

    他们二人坐着不动,算是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这一回,邱家老祖没敢计较,带着邱元随意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双方默默坐了一会儿,谁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邱家老祖一直在观察他们二人的动静,徐逆旁若无人地看着那团被紫气包裹的黑雾,灵玉则是一脸木无表情。

    这两人,怎么反应倒过来了?

    邱家老祖在心里嘀咕着,轻咳一声,率先开口:“两位道友,今日之事,是老夫思虑不当,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眉毛挑起,露出一点嘲讽。这个时候,邱家老祖倒是能忍下气,向他们低头了,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他低头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“不敢,邱家仆从,邱道友当然可以随意处置。”她懒懒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”邱家老祖态度放得更低,“是老夫太狭隘,对两位怀有戒心,以至于……”

    “邱道友,”徐逆冷冷打断他的话,“你现在说这些是何用意?如果担心我们对邱家不利,大可不必,我们没那么多时间。”

    冷硬的语气,一点面子也不留。邱元面有不愤之色,正想说什么,却被邱家老祖瞪了一点。

    邱家老祖露出一丝苦笑,道:“此事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两位道友,莫要见怪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般作态,倒是让灵玉产生了一点兴趣。这个邱家老祖,还真是能屈能伸,身为一名元后修士,说出这些软话,简直就是把自己的脸送上来给人打。莫怪邱家能成大梦泽第一世家,这忍人所不能忍的本事,就不是普通人能有的。

    灵玉在心中恶意地想,想必他之前看中邱白,就是因为这一点吧。

    “邱道友,你那仆从已死,线索已断,我们留在邱家也没什么意义,你大可不必如此,明日我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”邱家老祖脸上堆起笑容,“老夫不是想请二位离开,而是想请二位留下。”

    这话有意思。徐逆抬起眉,望着他没说话。

    灵玉毫不犹豫地拒绝:“邱道友真当我们闲着无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邱家老祖几乎可以说是低声下气,起身向二人深揖一礼,“两位,此前冒犯之举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!”邱元低呼,在他看来,老祖一向霸气凌人,在他们二人面前低头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没想到邱家老祖能做到这个程度,连徐逆都惊讶了。

    元婴修士多数重脸面,别说元后修士,就算哪位元中、元初,把姿态放得这么低,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灵玉不怕别人耍横,但别人摆出这么一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姿态,她反而没气了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:“邱道友,你有话就直说吧,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一番不顾脸面的低头,终于换得灵玉松口,邱家老祖心中一定,他重新坐下,说:“既然程道友这么说,老夫就不客气了。”顿了顿,他道,“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名堂,不知两位可否解惑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指向徐逆手中那团黑气。

    灵玉目光闪了闪,说:“此事与邱家关系不大,邱道友不必知道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程道友别这么说,”邱家老祖做出一副知错就改的模样,“此前得罪了两位,是老夫不知好歹。两位是陵苍大宗门修士,家大业大,不知道我们大梦泽世家的艰辛。我们资源不如陵苍那么丰富,人才也没有陵苍那么多,为了维持家族的荣光,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力。你们陵苍大宗门是万人巨舟,我邱家就是艘小舢板,经不起那么多风浪……”

    灵玉不耐烦了:“你要说的就是这些?”

    奈何邱家老祖脸皮够厚,续道:“别看我邱家在大梦泽这么风光,其实也是举步维艰,还希望两位能够体谅老夫的难处,不要与我们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”灵玉懒得扯下去,“你直接说吧,想要我们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脸上堆起笑容:“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,可否将此事详说一番?说不定两位有什么疏漏之处,老夫可以帮忙添补一二。”

    灵玉在心中哼了声。说到这里,她还会不明白邱家老祖的来意?说是帮忙添补,其实是担心邱家还有其他奸细,想借他们的手将之除去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佩服邱家老祖,为了家族利益,堂堂元后修士,把姿态摆得这么低。之前不知道也不罢了,现在亲眼看到他最信任的老仆原来是潜伏的奸细,忧心家族内还有其他隐患,所以一改态度,跑来讨好他们。

    换成她自己,还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徐逆的态度也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听有门,邱家老祖忙道:“还请两位详告此事,老夫别的不敢说,只要邱家内还有什么残留线索,老夫一定可以揪出来,助两位道友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他话倒是说得好听,明明是自己有求于人,却说成帮他们的忙。

    灵玉看了眼徐逆:“邱道友,我们之前就已经说过缘由,你又何必再问?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心道,就是你们之前含含糊糊地说了几句,老夫才会不要脸面地跑来求饶,不然你以为?

    “两位的意思是,此人意欲阻止天命之人开启通途,所以利用我邱家子弟?”

    灵玉没有否认,但也没有承认。

    邱家老祖又问:“邱白当真是那人埋伏的棋子?”

    灵玉淡淡道:“信不信由邱道友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没有怀疑两位的意思。”邱家老祖又问,“依两位所见,此人在邱家还有没有暗藏的棋子?”

    灵玉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:“这一点,还要问邱道友。”

    邱家老祖明白了:“两位不介意的话,在阳川湖多停留两天,让老夫尽尽地主之谊。时候不早,两位安歇吧,老夫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带着邱元从小院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徐逆道:“我们多留两天?”

    “留就留吧,反正也不吃亏。”灵玉无所谓地说,“既然他肯尽力,我们何必阻挠呢?”

    徐逆点点头:“两天时间不多,那就留着吧,说不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其实,能得到这团黑气,已经是收获了。这是他们追查这么久,找到的第一件实质的证据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