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99、平凡生活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晨光微曦,海风拂面。

    灵玉坐在船头,听着海鸟鸣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海船上,众修士有条不紊地忙碌着。

    那名老修士龚文龙提着葫芦,端着小酒杯,坐在甲板上,有滋有味地喝着小酒。

    太阳从海平面升起,红彤彤的圆日,在水波之间洒下一层细碎的金光。

    很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平和宁静了,灵玉都快忘记了偷懒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仔细想来,自从丹碎重修,她没有闲下来一天。就算是前几十年,失去修为的时候,她也是日日殚精竭虑。

    修炼、天命、阴谋……时间久了,还以为自己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。

    其实,她也有过修为低微的时候,辛苦赚钱,一分一毫算计着花用。

    成为高阶修士,有了移山倒海的力量,却越来越不满足。想要拥有更强大的力量,想要打倒与自己作对的人,想让所有人都不能在自己面前说不……

    什么时候,变得这么汲汲营营?

    回想当初,她如果知道自己有这么一天,高高在上,掌握着宗门万千修士的性命,站在沧溟界的顶峰,想给谁脸色看就给谁脸看,一定会兴奋得睡不着觉吧?

    可是,当自己站得越来越高,往往习惯了这种感觉,而不再有任何兴奋感。

    如今,她身处这些筑基修士之中,重新体会到了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对仙路的敬畏,对未来的期盼,以及,那种有所收获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高台上传来蔡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到了,下锚。”

    众人合力,将铁锚抛入水中。

    船停稳后,有些人穿上装备,准备下海。

    蔡宁走过来,对灵玉他们解释:“这一片,是灵枢岛最密集的珊瑚群。采珊瑚的收入不多,不过很稳定,万一没有遇到海兽,我们就要靠采珊瑚的收入混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蔡道友,我能下水吗?”灵玉问她。

    蔡宁面露犹豫,筑基修士,能够凭借修为在水下潜伏比较长的时间,她倒是不担心灵玉下水会有什么意外。只是,采珊瑚的手法,有独到之处,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学会的。

    “小蔡,让她去吧。”龚老爷子喝着小酒说,“程道友修为够高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龚文龙都发话了,蔡宁也就不反对了:“程道友,你第一次出海,没有准备相应的装备,下水看看就好。赚钱嘛,不急在这一时。”

    灵玉满口答应。至于下水之后怎么做,蔡宁就管不着了……

    说话间,那些准备下水的人,已经穿好了装备。他们身上穿的衣裳是特制的,看材质是某种海兽的皮,方便在海里游动。装珊瑚的乾坤袋,以及割珊瑚用的刀具,与普通的也有差别。

    每个人身上还带了一件用来示警的灵器,关键时刻,可以救命。

    下水的几个,都是初期修为,蔡宁、龚文龙以及谢启三人都没有动,他们要保存实力,留着对付海兽。

    七人纷纷下水,灵玉跟徐逆说了一声,也跃入海中。

    珊瑚生长在近海,需要阳光,所以不会太深。

    灵玉潜入海中,能看到阳光从海面上穿透下来,映得透明的海水间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深蓝的海水间,七彩的珊瑚若隐若现,鱼群在中间穿梭,撞到下水的人们,丝毫不惧,甚至凑上来咬,似乎在好奇这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灵玉一边在鱼群中追逐,一边观察那些人采珊瑚。

    他们要采的,当然不是普通的珊瑚,那些没有灵气的,再美观对修士来说也是无用。他们要找的,是深藏在普通珊瑚中的特殊品种。

    这件事说容易也容易,说难也难。容易的是,找到特种珊瑚,采上来就是了,没有特别的要求。难的是,要从茂密的珊瑚丛中,找到特殊品种,并不容易。这一片海域,底下有个不大不小的灵脉,所以生长出来的珊瑚,多半带有灵气,只有品质达到一定的要求,才能够卖钱。

    下水的修士们,在珊瑚间翻找起来,除了特种珊瑚,他们还会翻找珠贝、海石,又或者海草,说不定里面藏着什么宝贝。

    不多时,高子安找到了一株珊瑚,他向灵玉打了个手势,示意她过来观看。

    灵玉游过去,看到他抽出那柄特殊的刀,沿着底部轻轻撬动,然后利索地一割,迅速将珊瑚放进乾坤袋。

    “程道友,这些珊瑚下面的珊瑚虫,基本是活的,要小心别伤到它们。”高子安用神识传音,“回去后,你也买一把珊瑚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灵玉点点头,向他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找了一会儿,又挖了几株珊瑚,高子安在海草乱石间翻找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同伴中,有一位找到了一个硕大的珠贝,挖出一颗滚圆的灵珠,羡煞众人。这灵珠品质极佳,可以入药,卖价比他们采到的珊瑚还高。他们自己采到的东西,按分数来算,一半能入自己的腰包。

    每找到一件宝物,喜悦的氛围传遍海底。

    哪怕不是自己找到了,他们也能分到钱,总收入越多,能分到的也越多。

    采上半天,休息一会,又继续下水。

    如此采了两天的珊瑚,又有一艘海船向这边驶来,蔡宁一声令下,所有人都回到船上,开始清点收获。

    他们运气不错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悦。

    听着甲板上吵吵嚷嚷估价的声音,灵玉对徐逆道:“是不是觉得很生动?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找到一株小小的珊瑚,居然会带来这么多的欢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逆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,但灵玉分明在他眼中看到不一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徐逆的感觉会更深刻吧?他与她不同,炼气、筑基时,根本没有机会体会这种生活,不知道普通修士是怎么过的。

    他不用为生计担忧,只要修为到了,自然有大笔灵石供他花用。他也不会因为一点收获而觉得欣喜,因为头上悬着随时会落下的利剑,生存成了最大的问题……

    现在,接触到这些平凡普通的修士们,他才发现,这种平凡普通的生活,有着比他多得多的快乐。

    修为越高,拥有得就越多,能够触动人心的东西也就越少。

    是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逐渐地失去获得的喜悦,而沉醉于自身的强大与霸权?

    在这只出海小队里,徐逆看到了自己从来没有过的生气勃勃,而灵玉,更多地反省自己对力量的依赖。

    尽管总是有人说,她为人霸道,嚣张跋扈,但灵玉从来不觉得,自己真的是依靠强横的实力而横行无忌的人。她倚仗自己的修为,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而不是为了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但是,真正反省内心,她并不能否认,自己对力量越来越依赖。

    不管自己怎么认为,她确实在依靠实力而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,没有修为怎么办?她冒出这个念头,不由地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假设自己没有了修为,她竟觉得没办法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这样,算不算对力量过度依赖呢?自己是不是成了力量的奴隶?

    她不敢细想,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心境根本不像自己以为的那么完美。

    甲板上,所有的收获都被收了起来,海船起锚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要往深海行去。

    几天时间里,灵玉一直沉默着,徐逆也心不在焉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高子安倒是经常来找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程道友,听说陵苍的宗门很强势,你们在陵苍是不是过得很难?”他最感兴趣的,还是关于陵苍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,星罗海的散修们总是以为,陵苍宗门霸道强横,散修们过得艰辛无比。

    而陵苍的散修,往往会觉得,星罗海秩序混乱,不如陵苍平和安全。

    “还好,也不是很难,跟这里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咦,不会吧?听说你们陵苍的宗门很霸道,大部分资源都被他们控制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也没错,不过,有部分资源是开放的。而且,有宗门维持秩序,不会有人随便欺到头上来。”灵玉含蓄地道。

    在陵苍,散修的地位当然比不上宗门弟子,但是,有宗门维持秩序,无论是各大仙城,还是汇灵湖这种散修聚集之地,都是比较安全的。

    星罗海相对自由些,但也乱一些,要是没有靠山,吃亏了没处说理去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散修在星罗海还是过得比陵苍好些,各种资源开放,有多种途径可以获得,不会被宗门扣在手里。

    高子安兴致勃勃地问了许多陵苍的事情,连带的,其他人闲着无事也都围着灵玉问东问西,这让灵玉压抑的心情得到了缓解。

    心境修炼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有很多人,在心境中迷失多年,直到一朝顿悟。

    航行数天后,他们终于到达深海。

    蔡宁将大家召集起来,发布指令:“我们已经到了深海,大家要提高警惕,一旦出现海兽,马上进入战斗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子安、小元,你们轮班守卫。”

    高子安和一名少女应了声。

    “谷秋,明义,你们两个辅助他们,一有不对,立刻警示。”

    一对外表三十多岁的初期夫妇表示了解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照旧。”蔡宁说完,让他们各归各位。

    “蔡道友,我们做什么?”灵玉问。

    蔡宁笑道:“你们叫我小蔡或阿宁就行了,不必这么见外。”随后说,“你们修为高,坐镇就行了,到时候找到海兽,你们就是主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灵玉对这个分配方式没意见。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