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1、时光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蔡宁等人装不知道,正中灵玉下怀,大家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高子安和龚小元这些年轻人,根本不知,经过这次出海,对灵玉二人敬佩不已。认真说起来,他们没有表现出太超凡的东西,但是,有些东西是渗透在骨子里的,一出手就知道不简单。

    况且,这次收获这么丰富,难度却比以前小了许多,就是因为有他们加入,还不够说明问题吗?

    龚小元是龚文龙的女儿,不知道龚文龙怀着什么样的心思,并没有阻止她接近灵玉。

    于是,灵玉很快跟他们这队人混熟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出海一次,每次五天到十天,剩下的时间,各人自行修炼。

    灵玉逐渐爱上了这种平静详和的日子,这让她回想起最初的自我,重新感受到修炼的乐趣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,自己并没有迷失过,始终坚定执着地走在这条路上。直到现在,回过头她才现,原来真正的迷失,自己是不会现了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开始,她对这个世界的渴望,变成了对力量的渴望?修炼对她来说,就是增强自己的实力,努力地向上爬,成为谁也不能打倒的存在,而不是为了更加了解这个世界,去感受它的美好。

    她的仙路没有走歪,也不曾丧失进取心,但是,最初的敬畏,在不知不觉间被磨掉了。

    对于天地的敬畏,对于力量的敬畏,对于人生的敬畏。

    这些是最初,也是最终。

    每次出海归来,灵玉都会坐在海边最高的那边岩石上,静静地望着海天一线。

    那里潮起潮落,那里海鸟争鸣,那里有海船晃晃悠悠地摇荡而过,那里有努力生活的人们。

    徐逆有时候会跟她坐在一起,但更多的时候。他会在灵枢岛四处闲逛,他好像现了一个新的世界,一个有别于他之前生活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过多地交流,各自咀嚼着自己的体悟。感受着自己的内心。但他们也没有拒绝对方进入自己的世界,闲谈,练剑,仍如以往。

    他们都爱上了这种生活,谁也没有说离开。

    一年一年,他们听着海浪声,看着幼子成年,看着老者入土,看着稚嫩的年轻人变成老道的修士,看着人们来来去去……

    灵玉终于明白。为什么化神这一关要体悟世。

    结丹的时候,他们都是初生牛犊,急切地希望打破那层禁锢,进入自己渴望的世界。所以,他们要勘破弱点。放平自己的心境。否则,他们没有足够强大的心去驾驭突然增长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到了结婴这一关,他们要明白,前面的路更远,远远没有达到尽头。身为结丹修士,他们已经拥有了相当的地位,可以主宰多数人的命运。如果他们沉浸在这种感觉里。认识不到前路的艰辛,看不到更加美丽的景色,那就只能走到那里为止。

    这一步,叫坚定道心。

    而在化神这个关口,他们将会见识到全新的世界,沟通天地。运用法则,举手沧海桑田。倘若他们沉迷于力量的强大,就会失去控制。

    所以,想要化神,就要寻回自己对天地的敬畏之心。寻回自己最初的真诚。

    这就是体悟世。

    一年,两年,五年,十年……

    灵玉逐渐忘记了自己来到这里有多久,明明修炼的时间并不多,进步却快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当她达到元婴圆满的时候,有一种不真诚的恍惚感。

    怎么这么快就圆满了呢?

    没过两年,徐逆也圆满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有闭关,只是在日复一日平静的生活中,自然而然地突破了。

    灵玉哑然失笑,这想法要是被那些元后修士知道,一定会愤怒的吧?事实就是如此,心心念念着的人,往往蹉跎百年而不得,几乎忘了这回事的他们,却在不知不觉间突破了瓶颈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有对宗门提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每隔一段时间,他们都会收到宗门的传讯。

    徐逆这边,每年都有。剑侍们把紫霄剑派管理得很好,不用他费心。徐正那边,也一天天地在进步。

    灵玉则懒散得多,她这个座,本身没有实质的权责,只要太白宗没有生大事,她就可以两手一摊,万事不管。

    反正,有端木澄和蔚无怏在,太白宗不会有事。她这个座虽然是摆着好看的,可要真有事,别人也得掂量掂量。

    “君影!”岩石下,有人高喊。

    灵玉转回头,看到龚小元对着她喊道:“有人找你!”

    几十年过去,有人走有人留,当初的出海小队,队员换了大半。龚家父女倒是一直都在,蔡宁和高子安也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谢启在不久前晋阶后期,去了星罗三岛,准备加入某个大势力。谷秋和夏明义夫妇亦离开了灵枢岛,外出游历。

    灵玉顺着龚小元指的方向看去,一名俊朗青年站在那里,白衣潇洒,双眉飞扬。他收敛了修为,但,就这么平凡无奇地站着,都能感觉到他身上不同寻常的气势。

    灵玉向他轻轻点头,从高岩上下来。

    龚小元拉着她说:“君影,那是你的朋友吗?好像来头很大呢!”

    她正说着,那青年走近,深揖一礼: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龚小元嘴巴张在那里,惊诧莫名。她看看灵玉,又看看那青年:“师、师姐?”

    灵玉笑着拍拍她的手臂:“小元,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亦对她施礼:“多谢姑娘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用谢……”龚小元有点脸红,这青年不但形貌英俊,举止间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飞扬,让她一颗少女心怦怦直跳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们慢慢谈,我、我先走啦!”龚小元一步三回头地离开。

    “孝玉,你怎么有空来了?”灵玉问。

    这青年就是程孝玉,与分别时相比,他眉目间的郁色已经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自信洒脱。

    灵玉一定神。笑道:“你结婴了?”

    程孝玉颔,面带微笑:“总算没有辜负师姐一片苦心。”

    灵玉摆摆手:“只是指点几句,谈不上苦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谈,一边往洞府走去。

    “师父和师祖好吗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师祖说闲着无聊。有意再收个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灵玉失笑,“师祖要是再收徒,我们岂不是又多了个长辈?”

    “师父也是这么说的,所以坚决反对。可是,师祖贼心不死,说自己只有一名徒弟结婴,连徒弟都比不上……”

    苍华真人只有蔚无怏这名徒弟结婴了,而蔚无怏有灵玉和程孝玉两名徒弟结婴,可不是比不上徒弟?

    “孝玉,你说师祖贼心不死。这可是冒犯长辈。”

    程孝玉淡然自若:“反正师祖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灵玉哈哈大笑,拍着程孝玉的肩:“这才是我观云峰一脉的风范。”

    以前的程孝玉,总是恭敬有礼,生怕自己冒犯师长。眼前的程孝玉,多了点自信。也多了点洒脱,不再拘泥于表相,可见真的领悟了许多。

    看他眉目间隐带风霜,想必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算起来,他也四百岁了,不再是初见的稚嫩少年。

    回到洞府,灵玉请他坐下。

    程孝玉看了看空荡荡的洞府:“姐夫呢?”

    这个称呼。让灵玉恍惚了一下。徐逆在太白宗多年,门中弟子对他始终恭敬有加,保持着距离,至今只有程孝玉这么直接地称呼他为姐夫。

    “大概又在附近溜达。”灵玉说,“他是属螃蟹的,一不注意。横着走啊走,就走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程孝玉失笑。从到处乱爬的螃蟹,联想到徐逆那张脸,怎么想怎么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笑完,灵玉问起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程孝玉道:“我稳定境界后。想四处走走,知道师姐在灵枢岛,顺便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是个平凡普通的渔民,是不是很失望?”

    程孝玉摇摇头:“我倒觉得很羡慕。”这句话,他说得真诚。

    身为沧溟界顶尖的元后修士,掌握着宗门的命运,只要轻轻皱下眉头,就会有无数人为此奔忙。能够舍下这样的权势与霸道,窝在小小的长宁岛做个渔夫,何等畅快?

    程孝玉从来就不是贪恋权势之人,他的经历让他早早认识到贪心的可怕,对平凡充满向往。他不羡慕呼风唤雨的程灵玉,却羡慕窝在长宁岛,过着平凡生活的程君影。

    心思飘得有些远了,程孝玉回过神,忽然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一定神,望着灵玉片刻,惊道:“师姐,你圆满了?”

    灵玉笑着点头。回到洞府,她没必要再遮掩修为。

    程孝玉真的被震惊,好久,才呆呆地道:“好快啊……”

    算起来,师姐也就刚刚五百岁。

    五百岁晋阶元后的有,元后圆满的从来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高兴吗?”看他傻呆呆的样子,灵玉打趣。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孝玉这个样子了,自从离开汇灵湖,他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,总是行事沉稳,决不失礼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哦,不是,我是说……我高兴。”程孝玉有点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元婴修士不少见,可这几百年来,达到圆满的只有真华仙门的张千影一人。现在,太白宗也有人元婴圆满了,是不是下一步就会化神?

    程孝玉陷入兴奋之中,压根忘了,圆满和化神是两回事,不然的话,张千影又怎会蹉跎数百年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