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2、海中意外

作品:《仙灵图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「三七中文网」地址:www.37zw.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!

    说话间,徐逆遛弯回来了。dm。

    程孝玉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徐逆摆摆手,难得和气地问了句:“怎么有空过来?”

    程孝玉惊得眼珠子快掉了,差点以为这个徐逆是假的。在他看来,徐逆是绝对不会跟他闲话的,这么多年,他虽然常住太白宗,但从来不跟灵玉以外的人多说话,更不用说与人闲谈。

    看灵玉神色如常,程孝玉收起自己的惊讶,小心地回答:“想四处走走,就到师姐这儿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徐逆点点头:“多看多听,对你有好处,好看的小说: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程孝玉恭敬听训。

    灵玉无奈地抚额,她就知道会变成这样。徐逆跟人拉家常,谁受得了?

    徐逆还算有自知之明,找了个借口进去了。

    灵玉问:“你来长宁岛,有什么打算?若是想停留一段时间,不妨住在师姐这里。”

    程孝玉道:“姐夫这人虽然不错,可让我跟他日夜相对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默契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笑完了,程孝玉道:“其实,我已经在附近租了一座洞府,大概会住两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灵玉说,“此处风景不错,正适合休养。”

    程孝玉就这么在长宁岛暂住下来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的时候,他也会跑过来,跟灵玉一起坐在高岩上,或是谈天说地,或是下盘棋。

    更多的时候,他自己溜达自己的。

    每每这个时候,他总能碰到龚小元。

    这个天性开朗的少女很喜欢程孝玉,不知道他到底哪里对了她的眼。或许是程孝玉不同于星罗海散修的行止,又或者是他温和耐心的脾气,也有可能是第一眼所见,对方就是自己喜欢的模样。

    龚文龙甚至来探过话,似乎有意给女儿找这么个女婿。灵玉含糊其辞,没有正面回答。不过。她把这些话转告程孝玉,让他自己选择。

    看到程孝玉为难纠结的模样,灵玉忍不住大笑出声……

    程孝玉也颇喜欢这个纯善的少女,但要说男女情爱之念。那就说不上了。

    再说,他现在看起来只是个筑基青年,龚小元大概觉得,他年纪再大也大不到哪去。而实际上,程孝玉已经过了四百岁,比龚文龙还要年长百岁。

    灵玉贼兮兮地跟他说:“咱们修士还用在乎年纪吗?你看纪师兄和胡师妹,不就差了上百岁?”

    “这能一样吗?”程孝玉无奈道,“我只是把她当孩子。”

    龚小元也就七十出头,当他几世孙都够了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你家的孩子。”灵玉说。

    程孝玉不理她了。他知道自己这个师姐不正经起来,跟师父师祖没两样。

    过了大半个月闲散日子。又到了出海之期。

    灵玉和徐逆仍如往常一般,按时上了海船。

    几十年过去,长宁岛的出海小队在附近积累了一定的名气,不但换了艘更好的船,人员也增长到三十人。

    这只小队。几十年不散,而且每次出海,都是满载而归,怎么能不出名?

    现在,小队里连后期修士都有了,除了灵玉和徐逆在三十多年间“晋阶”筑基后期,还有其他后期修士慕名而来。

    蔡宁仍然是他们的领队。她还没有后期,不过,已经达到中期顶峰,顺利的话,突破也就是这几年的事了。

    灵玉和徐逆听她的号令,龚家父女与她亲近。蔡宁这个领队的位置很稳固。

    其他后期修士也没意见,因为在他们这个小队里,领队并不能完全掌握利益分配,只要自己表现够好,一样有丰厚的收入,。而且。没有权力之争,不用浪费时间,有助于修炼。

    蔡宁一声令下,海船起航。

    到达珊瑚产地,海船照例停留两天。这是给低阶修士赚取积分的机会,不然的话,海猎他们能分配到的积分太少了。

    采完珊瑚,海船往外海前进……

    有了筑基后期修士,还有这艘能容纳三十人,带有捕捞禁制的大船,他们可以更加深入,甚至能诱捕筑基期的海兽群。

    一群筑基期的海兽,少说也能给他们带来万把灵石的收入,扣除海船的租借费、维修费,还有购买鱼饵、灵符等的损耗费,每个人都能分到几百块灵石,出力最多的后期修士,甚至能达到千余块灵石。

    就算是筑基后期修士,一次赚取千余块灵石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往深海航行了数天,中间猎到两批炼气海兽群,外加数只筑基海兽。这个收入大家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长宁岛小队现在是灵枢岛附近有名的小队,筑基期的出海小队中,他们算是最顶尖的那一批,这么点收获,怎么能满足他们?于是,众人向蔡宁提出请求,在附近多绕绕,晚些再回去。

    蔡宁对这个收获也不满意,经过慎重考虑,又问了龚文龙的意思,打算多转两天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这回好像得罪了哪尊冥冥之中的神灵,转了两天,也没找到更多的海兽。

    垂头丧气的时候,他们碰到了另一艘海船。

    敢把船开到这里来的,实力都不差,同为灵枢岛的高端出海小队,彼此大都认识。

    两只海船并行转悠,那边有人飞过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蔡领队,好久不见,越来越漂亮了啊!”这是个四十出头的汉子,身材不高,但很精干。

    “乌道友,你可别笑话我了,一把年纪了,还漂亮什么?”蔡宁也过了百岁,这个年纪对筑基修士来说不算大,她这么说,只是谦虚而已。

    两人寒暄几句,这个叫乌七的修士说:“这回真是邪门了,我们转了七八天,愣是没遇到一次海兽群,只有几只零星的海兽。我说蔡领队,该不会是被你们给捞了吧?”

    蔡宁摆手:“乌道友真会开玩笑,我们也还没开张呢!”

    乌七说的当然是筑基期的海兽群,对他们这样筑基期的顶尖出海小队,炼气期的海兽群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难道还有别人在附近?”

    怀着这个疑问。两只船队没多久又遇到第三只海船,可是一问,对方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蔡宁疑惑了:“怎么回事?难道他们一个个都在骗人?”

    这当然不可能,大家都是筑基修士。要脸皮的,隐瞒收入就算了,明晃晃骗人这种事很少有人干,更不用说串通好。

    自己想不通,蔡宁去请教龚文龙。

    在现在的海船上,龚文龙的实力不算很高,但他的见识很广博,连那些后期修士都及不上。

    龚文龙皱着眉头喝了一会儿小酒,说:“返航吧。”

    “龚叔,咱们还可以转两圈,。出来还不久呢!”蔡宁并不想返航,这一趟收获太少了。

    龚文龙坐在甲板的角落里,看着这些不解的后辈,慢慢说道:“这种情况,老头子两百多年前见过。那时。近海突然猎不到海兽,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。许多海船不信邪,在海上溜达了好些天都不回去。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怎样?”蔡宁问。

    一名后期修士像是想起了什么,面色突变:“龚叔说的是开陵岛的事吗?那可是一桩惨案……”

    龚文龙点点头:“老头子年轻的时候,在开陵岛混过,那次险险与惨案擦肩而过。”

    “开陵岛?”蔡宁茫然。

    那名后期修士说:“两百多年前,开陵岛附近突然找不到海兽。岛上的修士百思不得其解,除了在海边四处寻找,没有其他办法。有一天,一只硕大的海兽出现在附近的海域,掀起巨大的风浪,将那些捕猎的海船全都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后来怎么样了?”高子安迫不及待地问。

    这名修士摇摇头:“那是只元婴海兽。你说怎么样?就算没有进它的肚子,也都被冲到外海去了。那件惨事,死的人足有千数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心里都打了个寒颤,蔡宁不再犹豫:“返航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离得还不远的两艘海船,分别给他们发了传讯符。

    都是同道。遇到了怎么也要提醒一声。

    海船调转方向,往内海驶回。

    开出没多久,海上的风浪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灵枢岛附近海域,一向平静,只有每年的七八月份,才会有稍大一些的风浪,一般这个时候,海船都会休猎。其他时候,附近不会有超过三丈高的海浪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周围的海浪越掀越高,甚至于,浪头打上了甲板。

    刚刚听了那么个故事,众人心里沉沉的。看着越来越不平静的海面,那个令人恐惧的猜想不禁浮上心头,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出口。好像一旦说出口,这个猜想就会变成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龚文龙起身,站到船头,盯着海浪沉默不语。他的脸色像浸了水一样沉重。

    那些灵智不高的野兽,往往直觉很准,很有地盘意识。低阶海兽突然潜伏不见,很可能海中来了一个它们都感到惧怕的高阶海兽。

    能够让这些筑基期海兽害怕到潜伏起来,最起码也是元婴修为……

    龚文龙希望自己猜错了,毕竟元婴海兽跑到近海,是很少见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越不希望发生的事情,越有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功夫,海浪就已经大得让他们难以掌控海船的行驶方向,那几名精通海船禁制的修士都去操控海船了。

    众人心惊胆战,似乎在等待上天的判决。

    龚文龙默默地想,开陵岛的惨案,除了没有经验外,岛上没有元婴修士,也是一个重大的原因。灵枢岛有元婴修士坐镇,只要他们撑下去,岛上的元婴前辈就会出来阻挡高阶海兽进入内海,他们还有机会得救。

    现实里,事情顺着他们惧怕的方向发展,远处的海平面,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吼叫声。

    真的是高阶海兽出现了!

    PS: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,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,谢谢!